第203章 两府相争(下)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崔府乐声传遍巷子,丁府却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连彩台都安静下来,就听着这古朴悠远的乐曲。

    乐曲不是很长,刀锋战士展露舞姿后,祭舞便进入*,地面上人们虔诚的舞蹈,白衣少女缓缓登上祭坛,向上苍伸出双手,音乐在祈祷中有了一丝悲伤,也有一分悲壮。

    天空中忽然波云翻滚,好像有仙人驾临,舞蹈变得更加疯狂,祭祀缓缓跪下,白衣少女神情平静,一道七彩祥光从云层中落下,罩在白衣少女身上。

    这一瞬间,舞蹈停下来,所有的人都跪下了,虔诚的向天空伸出双手。

    圣洁的乐曲传来,白衣少女在乐曲中缓缓升空。

    “浚哲维夏,长发其祥。洪水芒芒,圣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夏。

    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相士烈烈。”

    数十人的合唱传来,声音先小,而后渐渐增大,就像有群人唱着歌从远处渐渐走来,越走越近,他们手挽手,肆无忌惮的唱着歌,歌声豪迈苍凉。

    “这是不是就是古曲《夏颂》!”鲁璠惊讶得失口叫出来。

    秋戈也同样惊讶:“不是失传了吗?他怎么找到的?”

    柳寒不懂想要问可看俩人都痴迷的样子,又不好开口。

    “这夏颂传说是夏代乐圣康嵇所作,可又有传说,这并不是康嵇所作,而是康嵇游昆吾山时,遇仙人,仙人赏其才,传以仙乐,可惜,后在战乱中失传。”秋戈似乎察觉到柳寒的情绪,低声解释道。

    歌声渐渐低沉下来,就像那群人渐渐走远,消失在苍茫的天地间,只有隐约的歌声还在大地上飘荡。

    “神乎其神,不愧是仙人所传。”鲁璠浩然长叹。

    “我倒是更期待这丁府能拿出什么来?”柳寒语带调侃,秋戈和鲁璠几乎同时扭头盯着他,对他这种亵渎仙乐的语气非常不满。

    看俩人恋恋不舍的样,柳寒试探着提议干脆上崔府,参加崔府宴会,不成想,俩人同时摇头。

    “既然已经答应丁轩,那还是上丁府。”

    柳寒好像很惊讶:“你居然还是守信之人,以前怎么没发现!”

    秋戈给了他一个幽怨之极的白眼。

    “柳先生误会了,秋公子真是守信之人。”

    柳寒背上寒毛哧溜下便立起来,这声音虽然只遇上一次,却很有特色,温和中带着丝阴柔。

    延平郡王燕亮正含笑看着他们,三人赶紧向燕亮见礼,燕亮穿着件很普通的便装,月白色的棉布长袍,长袍上绣着红色的梅花,他身后有个年青的侍卫,侍卫年青英俊,同样穿着件月白色的棉布长袍,上面绣的却是一只只翩飞的蝴蝶。

    “王爷这是要上.。?”秋戈问道。

    “我没有什么目的地,随意而已,三位这是要上丁府,那我就去丁府。”延平郡王随意答道。

    “王爷也是贪心之人啊,”柳寒玩笑道,延平郡王略有疑惑,柳寒解释道:“帝都两大宝,崔府编钟,丁府如玉,听过了崔府的编钟,更对丁府的如玉充满期待,说来我也是个贪心的人。”

    延平郡王忍不住大笑,秋戈鲁璠也同样乐起来,几个人笑呵呵的朝丁府走去,延平郡王边走边看两边的灯谜,问他们猜中几个。

    “草民一向不擅长这事。”柳寒随口说。

    秋戈和鲁璠却点头,秋戈说他猜中了三个,两个二品,一个四品,鲁璠则猜中四个,两个四品,一个五品一个六品。

    “鲁公子藏拙了,以公子的才智,这些灯谜不过手到擒来。”延平郡王目光四下打量,他身后的那侍卫始终沉默不语,只是在经过几个英俊的士子时,他的眼色略微有些不耐。

    说笑着到了丁府,递上请帖,守在门口的家丁赶紧进去禀报,不一会丁轩便迎了出来,不过很显然,他是来迎接延平郡王的,对秋戈鲁璠柳寒三人只是礼貌的招呼下。

    “丁兄,我给你带来三个才子,这位柳先生可曾三篇震帝都,今晚你能不能露脸,就看柳先生和两位公子了。”延平郡王笑呵呵的,随意的却是善意的提醒丁轩,不要怠慢了身后这三位才子。

    丁轩都成人精了,当然听出延平郡王的意思,也没在意只是回头简单的和三人打个招呼,柳寒心里很不以为然,秋戈和鲁璠也同样不以为然,鲁璠站在门口,看看里面,照壁挡住了视线,可依旧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真正丝竹之声。

    “我不想进去了,我要回去。”鲁璠对秋戈和柳寒说。

    秋戈也点头:“回去干嘛,还是上崔府吧,那编钟也挺不错,柳兄,你说呢?”

    “随便,上那都行。”柳寒也一点不客气。

    三人一起向后转,跟在边上的管家有点摸不着头脑,可看到三人要走,顿时有些慌了,赶紧劝阻:“三位公子,今日宾客众多,家主人多有怠慢,还请三位公子多多体谅。”

    三人根本不理会,甩开管家便出了丁府,管家慌忙进去禀报丁轩,丁轩闻报忍不住皱眉,府里宾客的坐席早已经排定,上席的自然王公贵族,中席的则是出身士族的士子,下席的则是出身庶族的士子和官员。

    秋戈和鲁璠在帝都小有才名,柳寒虽然是庶族还干着经商的贱业,可名气却很大,一个拍卖会便卖出百万两银子,三文震帝都,豪掷万两包下百漪园名妓,桩桩件件,让他在帝都也同样小有名气。

    “我说你要注意他们嘛,这下好了,人走了。”延平郡王语带嘲讽,丁轩面色平静,示意侍女给延平郡王倒上酒。

    酒宴就设在丁府前院,丁府前院是个方方正正的空地,长宽各有数十米,中间由数步台阶分成上下两层,上层较小,下层较大,了容纳下数百人一点不显得拥挤,每个数百名宾客每个人身边都有个美貌侍女,另外还有几十个侍女穿梭期间,负责为宾客上菜和酒。

    延平郡王自然是在上层,他的前面不远便是搭好的舞台,两个舞姬正在上面婆娑起舞,两个舞姬虽然妖娆,可延平郡王只是随意的扫了两眼,端起酒杯就喝了,侍女赶紧又给他添上酒,延平郡王立刻又喝了,就这样连喝三杯。

    丁轩见此满意的露出笑容,延平郡王在心里却再度摇头,这丁轩对待下人狠辣无比,这些倒酒的侍女无不战战兢兢,宾客若不喝酒,负责倒酒的侍女就会被拉出去处死。

    薛泌坐在延平郡王对面,他正四下张望,寻找着柳寒三人,延平郡王摇摇举杯,薛泌只好举杯以应。

    柳寒三人穿过拥挤的巷道,到了崔府门外,柳寒站在门口,皱眉看了看,正犹豫着是不是要进去,里面忽然传来震耳的鼓声,鼓声喧天,一下一下就象敲在他们心上。

    “要不进去看看。”秋戈刚说完,里面出来个管家,看到鲁璠和秋戈便连忙过来,老远便弯下腰,双手抱拳施礼。

    “秋公子,鲁公子,柳先生,家主人早就盼着你们了,已经备下酒席,还请三位公子入席。”

    秋戈抬头看看,听着那鼓声,随口问道:“这是鱼龙舞吧。”

    “公子真是高明,正是鱼龙舞,听老爷说是修改过,小的也不懂,公子进去听听,看看家主人说得是不是。”

    管家很机灵,顺势使出激将法来,柳寒虽知激将,可也不在意,随着俩人便进了崔府。

    一进院子,柳寒便不由倒吸口凉气,这院子是他见过的最大的院子,上百人在院子里毫不拥挤,中间围出块空地,一青一红两条长龙在场中翻滚。

    “崔丁二府较劲,这崔家院子造得威武,丁轩看着眼红,于是便造了个更大的,把崔均气得胡子都揪落几根,在家躺了三天才起床,起来便对院子进行改造,你看了这院子便知道丁家是什么样了。”鲁璠懒洋洋的说道。

    管家在边上听着便插话:“这姓丁的忒不要脸了,你造成什么不行,干嘛非要和咱们一样,这事搁谁身上都得生气。”

    “那是,这丁轩就是照虎画猫,模仿而已,”柳寒盯着那两条飞舞的巨龙说道:“这第一个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这丁轩说来也不过是个庸才。”

    管家一听大为高兴:“柳先生高才,这眼光见解高明!高明!”

    秋戈扑哧一笑:“这马屁拍得,柳兄,舒坦吧!”

    鲁璠笑着打岔道:“那这第三个呢?”

    “那自然是蠢材了!”柳寒说着便朝里面走去,管家高高兴兴的陪着他们进去,引着三人到上层宴席来。

    上层平台已经坐了不少人,可还有好些空座,崔均正强颜欢笑,频频劝酒,看到秋戈三人进来,虽然不觉着有什么,可新来了客人,毕竟是为他添了几分颜面。

    崔均迎上来与秋戈客气几句,看到柳寒,犹豫下正准备是让人招呼他到庶族席上,秋戈淡淡一笑:“我和鲁兄与柳兄坐一块吧。”

    柳寒已经注意到崔均的神情,这种神情已经见过太多,他已经不再生气了,可他也没客气,于是冲崔均拱拱手:“崔大人,我们进来是答谢大人相请,今日城里热闹,我们还想出去看看,就此告辞。”

    说完转身便要走,鲁璠轻轻哼了声转身便走,秋戈却笑了笑,冲崔均抱拳,也跟在柳寒身后。(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