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宫里要换人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萧雨摇摇头,柳寒耸耸肩,俩人就像两个奸诈狡猾的老贼似的,都在等待对方出牌。不过,柳寒还是占着主动,他没有任何负担,有的便是看萧雨给的诱惑够不够大。

    萧雨手中的牌不多,柳寒笃定他来找他自然有他迈不过去的坎,需要自己的帮助。

    “谁提出来的,我还真不能告诉你,”萧雨终于憋不住,慢慢的说道:“我想了想,觉着首先组成一支船队,需要买船二十条,我没有这么多钱。”

    柳寒想了想问:“为什么不找通汇钱庄贷款呢?”

    “我去过了,他们要抵押。”萧雨双手一摊。风雨楼没有产业,收入全部来自赌场和妓院的保护费,通汇钱庄不可能给他贷款。

    柳寒想了想又问:“你算过没有,大约需要多少钱?”

    萧雨略微沉凝说:“一条船要大约一千二百两银子,我需要二十条船,总共需要二十四万两银子,另外还要添置些东西,总共需要大约三十万两。”

    “三十万?”柳寒沉凝片刻,心中疑虑顿起,这个数字看上去很大,可帝都能拿出三十万两银子的门阀不少,而且,既然有朝廷的意思在里,朝廷难道一点不拿?

    “你拿得出多少?”柳寒又问。

    萧雨伸手个巴掌:“五万。”

    “也就是说,我要投入二十五万?”柳寒反问道,萧雨点点头,柳寒思索下说,不置可否的继续问道:“上面为什么要动漕帮?”

    这个问题很关键,也很重要,萧雨清楚,柳寒的问题实际上是在问他的支持是否强大。

    “能在帝都这个地方站稳的,背后都有朝中大臣的支持,”萧雨慢慢的说,尽量让柳寒能懂得自己的意思,柳寒轻轻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听懂了,萧雨接着说:“漕帮有船八百,从齐地到帝都,昼夜不停,只需半月。”

    柳寒猛然一惊,萧雨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方震早年走的是宫里的路子,可这几年,他脑子糊涂了,与齐王走得很近,两年前,齐王世子在齐地组建郡国兵,漕帮捐献了十万两银子,而当时还是太子的当今,因为汝南郡水灾,在帝都募捐,方震却分文没给,相反,齐王募捐,他却捐了五万两。

    除了这点以外,他还充当齐王在武林中的代言人,四下宣扬兄终弟及,暗地里向齐王效忠,有此等形迹,当今岂能放过他,更何况,他的漕帮,占据了运河,如果帝都有事,他可以将齐地的军队在十五天之内送到帝都。”

    柳寒默默的盘算,这萧雨说的是真还是假,很快他便断定,这话不假,不过,他也很好奇,这萧雨怎么抱上了当今皇帝这条粗腿的。

    “齐王就藩后,方震这家伙意识到不妙,于是又靠向潘家,希望通过潘家向皇帝献媚,可已经晚了,皇帝已经决定让漕运易主。”说到这里,萧雨又笑了笑,柳寒觉着他这笑容有些无奈,想了想也是,这些贵人们一个决定,就注定江湖上将上演血雨腥风。

    “怎么样?这生意做得吧。”萧雨说完后看着柳寒,柳寒没有立刻回答,沉凝半响后才说:“此事巨大,萧楼主见谅,我必须好好考虑。”

    萧雨也没逼他,叹口气:“说实话,最初,我也在犹豫,可.。,你也知道,我们这行当,多少有些把柄握在人家手中,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不答应是不行的。”

    “你找上我,也是他们的要求?”

    “这倒不是,”萧雨很坦率:“其实,如果能扳倒漕帮,漕运倒是块肥肉,可我没那么多钱,思来想去,这帝都城内,拿得出二十五万银子,而且又是我能控制得了的,就数你了,我可不敢招惹那些门阀士族。”

    看着萧雨诚实的面容,柳寒倒乐了,他带着三分好奇三分调侃的问道:“你怎么保证我不会被你连骨带肉被你吞了?”

    萧雨不敢招惹门阀士族,是因为他知道,风雨楼再强,也架不住门阀士族的力量,打个比方,他与河东三大家之一的落家联手,可若落家要吞了他,就不会是落家一家出面,可能是河东三大家一起出面,这就不是风雨楼能抗衡的力量了。

    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这也可能是宫里的要求。

    弄掉一个漕帮,换一个容易控制的风雨楼,若风雨楼与门阀士族勾连在一起,时间一长,又可能尾大不掉。

    “你的修为和你的这些修为不俗的下属就是保证。”萧雨平静的答道,柳寒摇摇头:“合作是基于信任,如果要靠威慑才能合作下去,如此,合作的基础便不存在。”

    萧雨眉头微蹙,有些无奈的看着柳寒,柳寒考虑了下:“必须再拉一个进来,我的建议是,三方一起。”

    “第三个倒是可以。”萧雨苦笑下:“可这第三个找谁?”

    “第一要有钱,第二要有实力,第三没有朝廷背景。”柳寒耸耸肩:“用这三个条件去套,江湖上这么多门派,你找找。”

    萧雨沉默下来,他明白柳寒的意思,三方中任何两方加在一起都可以制服剩下的一方,他不清楚柳寒修为的境界,但感觉他已经跨过那道门槛了。

    一个商人居然能有此修为,这让他很好奇,更惊讶的是,发现他还有这么多修为精深的属下,这让他更好奇了。前几天,内卫找上他,让他出面接替漕帮,这让他很惊讶,又感到恐惧。

    是的,是恐惧。

    漕帮使个庞大的组织,帮主方震已经到宗师九品,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帮中藏龙卧虎,风雨楼现在名气是比漕帮强,可萧雨自己清楚,抡起底蕴来,风雨楼远远不如。风雨楼能有今天的名气,更多的是方震的藏拙。

    在帝都江湖中混了七八年,萧雨清楚方震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漕帮看上去被风雨楼挤兑了,可实际上,他是主动收缩,漕帮的势力从江南到帝都,战线过于漫长,而且这几年,漕帮在江南受到南江会的攻击,这分散了漕帮的兵力。

    据萧雨得到的消息,南江会是个以走私私盐为主的帮派,这个帮派原来一直默默无闻,数年前突然冒起,并向强大的漕帮发起进攻,萧雨得到的消息称这个会背后有江南几家世家在撑腰,另外还有盐帮的影子。

    方震当时亲自在江南处理这事,他的精力和漕帮的实力都被拖在江南,风雨楼才趁机崛起,一举揽下帝都过半妓院青楼和赌场,江湖上传言,风雨楼揽下了帝都所有青楼妓院和赌场,那不过是以讹传讹。

    这样庞大的一个帮派,上面那些居然就像是在说一件小孩玩具似的,换一下就行了,那样轻描淡写,殊不知这里面会有多少条人命。

    柳寒和萧雨没有再说什么,俩人都陷入沉思,萧雨是不得不跳这个坑,可柳寒不一定,他可以跳也可以不跳,但不跳的危险在于,他势必得罪萧雨,得罪风雨楼,得罪他后面的势力,这个势力可是大晋最强大的势力。

    很快,柳寒便决定跳,不但要跳,还要在这其中成为主要力量,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萧雨将这样重要的消息透露给他,肯定有所倚仗,不然,不担心他转身便将他出卖给漕帮了?

    其次,因为这可以引起内卫的注意,也可以让他更靠近宫廷,更靠近内卫档案库。

    但他不能这样轻易应承下来,萧雨这样的引诱还不够。

    萧雨没有再开价引诱柳寒,俩人改为聊天,说起风花雪月来,这样聊了一阵后,萧雨才告辞离去。

    柳寒将萧雨送走后,没有去老黄的院子,而是走进静室,目光沉沉的看着静室角落的几口箱子,这箱子里的火晶是他突破境界的希望。

    轻轻吸口气,将最外面的箱子打开,拿起最上面的一块火晶,这块火晶与其他火晶比起来,红得要暗淡些。

    柳寒盘膝坐下,将火晶捧在手心里,细细摩挲,看着石头上那莫名其妙的纹路,数千度高温铸成的纹路,深深的铭刻在石头表面。

    深吸口气,柳寒又开始了新一次的抽取。

    灼热的气流从石头中进入经脉,在体内循环数次后,进入膻中,将膻中的内息点燃,而后内息快速的在经脉中游走,将经脉再度灼烧一遍。

    十几次循环后,膻中的热度减弱,于是他又抽出一股热气,重复这样的经过。

    消化火晶的难度远远超过了柳寒的估计,几个月下来,连一块火晶的能量都没有吸取完,这么多火晶,要吸取到那年那月,难怪当初那怪老头没有强抢这些宝贵的火晶,恐怕早就知道吸取的困难了。

    几个小时后,柳寒觉着经脉已经隐隐生疼,于是停止吸取热气,改为运行丹田内气,经脉还是*辣的,柳寒忽然觉着丹田内气运行时,可以减轻经脉的热度。

    他突发奇想,将丹田内气沿着膻中内气的路线运行一次,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两股内气的运行线路不同,丹田内气走任督二脉,膻中内气的路线则是走冲脉和带脉,然后再入任脉,再过督脉,一直到百会,再归于膻中。

    从丹田中抽取股内气,沿着冲脉带脉再入任脉督脉,回到膻中,而后再重复数次。

    柳寒惊奇的发现,经脉的热度降低了,膻中内隐隐有些躁动的内气也稳定下来了,最重要的是,以往吸取了火晶后,会在体内留下些杂质内气,这些杂质内气散布在经脉中,而后通过各种方式排泄出去,特别床上运动,可今天,在丹田内气经过时,这些杂质居然融入其中。

    可很快,他又发现个奇怪的问题,丹田内气在融入了那些杂质后,变得粗壮起来,可在经过膻中时,膻中内气对它们居然隐隐有亲近之举,开始靠向这团内气。

    于是,柳寒慢慢的驱动两团内气靠近,两团内气居然合在了一起,这让柳寒惊讶得差点心神失守,内息差点崩散,他赶紧集中注意力仔细观察。

    这***发生了什么?!!!(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