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灭门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了一会,柳寒有些纳闷,这些兵丁只是将方府围起来,却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他们在等,宫里还没来人呢,”萧雨的语气中有一丝轻蔑,这瞬间,柳寒似乎感觉到他的狂傲,连内卫都看不上的江湖豪客,能一手打下帝都地下世界一遍天空的江湖帮派首领,岂会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

    珍娘领着个姑娘过来,这姑娘看上去二十来岁,同样高挑美丽,同样彩衣抹胸,穿楼而过的夜风吹拂着裙裾,展露出美好的曲线。

    “柳先生,这是我女儿,玉儿。”珍娘笑盈盈的给柳寒介绍,玉儿并不害羞,很大方也有几分好奇的看着柳寒,眼神中有几分崇敬,还有几分惊喜。

    “呵呵,柳兄,珍娘挺巴结啊,我来了数次都没见着玉儿,今儿你一来便让玉儿来了,看来还是你面子大。”萧雨微醺,语气中夹杂着丝丝醋意。

    珍娘似乎并不怕萧雨,嗔怪的拍了拍萧雨的肩:“这帝都没有十万,也有一万美女期待和萧楼主交往,那轮得上我女儿,在这吃什么瞎醋。”

    “什么叫瞎醋,这样,今儿玉儿我就定下了。”萧雨的神情有些不满,又似乎在故意刁难,提出了个让珍娘很为难的要求。

    “呵呵,今儿柳大家来了,自然就没你什么事了。”珍娘一点不绕弯,也一点没给萧雨留面子,同时让柳寒觉着倍有面子。

    柳寒一时对他们的关系有几分好奇,要知道在帝都敢拒绝萧雨的青楼妓院可没两家,哪怕他是在开玩笑,其实,就算萧雨进了那家青楼妓院,也是那家青楼妓院的荣耀,还不上赶着伺候,那象现在推推让让的。

    萧雨只瞟了眼便明白柳寒在想什么,他没有解释,只是顺手将珍娘拉进怀里狠狠的咬在她的唇上,珍娘热烈反应,丝毫不顾忌柳寒。

    柳寒忍不住摇头,这种情形已经不止一次了,这个时代的男女似乎比前世还开放。

    玉儿抿嘴一笑,移步到柳寒身边蹲下,给柳寒倒上酒,双手捧着送到柳寒唇边,柳寒看着玉一般娇嫩的面容,心中一动,就着酒杯将酒喝干,而后伸手轻轻一拉,玉儿顺势坐在他的腿上。

    “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乃人生之至乐,柳兄,以为否?”萧雨靠在珍娘怀里,边上的美女也如同玉儿一样,一杯接一杯的给他喂酒。

    柳寒看着对面的府邸,微微叹道:“萧楼主好志向,我乃草民,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能吃碗平安饭就心满意足了。”

    萧雨稍稍一愣,随即大笑:“柳兄呀柳兄,文能三篇震帝都,让玉儿崇拜不已;武能达宗师;掌控瀚海商社,财通天下,这样的人居然说只渴望能吃碗平安饭,珍娘,你信吗?”

    说着手在珍娘的粉脸上抚摸了一把,没想到,珍娘却不以为然的说:“这有什么不信的,我看柳大家的想法就好,你们男人啊,就是雄心壮志,可怜的都是咱们女人。”

    “有理!”萧雨略微沉凝便含笑道,柳寒看着满街的兵丁,从街口又过来一辆马车,马车没有抵近府门,而是在一个小巷口停下,两个内卫站在车边。

    萧雨顺着柳寒的目光看去,脸上的笑容顿时散去,珍娘妩媚含笑,玉儿依偎在柳寒怀里,不过,柳寒感到,那辆马车出现时,她的娇躯微微僵了下,而后才松开。

    “看来朝廷是要方大将军死啊!”萧雨轻轻叹道,柳寒疑惑的哦了声,这个结果他并不意外,这是老黄和他分析的最差结果,四大总督必死一个。

    “看见那辆马车了吗,那是内廷供奉,只有重大行动,他们才会出动,平时根本见不着他们的影。”萧雨面无表情的解释道,柳寒想起了药老,药老便是与内廷供奉同归于尽的。

    “内廷供奉的修为很高吗?”柳寒问了个极傻的问题,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他将玉儿揽进怀,手又伸进了她的裙中,顺着滑嫩的肌肤向里探索,玉儿没有拒绝,相反稍稍移动了下身体,让他能够更方便,从她的动作来看,对这一套很熟。

    玉儿很懂眼色,没有插话,只是默默的顺着柳寒。

    柳寒的问题让萧雨怔了下,然后他想起柳寒是才从西域归来,对大晋的好多事不了解,于是轻轻叹口气:“内廷供奉都是大宗师,你看那马车,那就是大宗师,今天好像只来了一个。”

    柳寒沉默了会才小心的说:“我曾听说,当今天下有八大大宗师,大晋得其六,其中有三个乃内廷供奉,另外三个,一为长生宗掌教,一为太平道太上长老,还有一个神秘莫测,萧兄在帝都江湖多年,可曾见过。”

    萧雨扭头默默的看了看柳寒,然后淡淡一笑,端杯喝了口酒,然后才说:“柳兄对大晋所知不少嘛。”

    “西域商道上,马贼肆虐,等若半个江湖,就算想不知道也难啊。”柳寒半玩笑半认真的解释道。

    萧雨略微点头:“这话说的是,其实不管是大晋还是西域,商人都等于半个武人和半个朝中人,不了解这两方面的商人要么都还是小商人,要么早就折戟沉沙了。柳兄能将瀚海商社作得这么大,自然明白其中道理。”

    柳寒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这萧雨似乎对他了解极多,而且他根本不像外表所表现出那样狂傲,相反,这人应该是城府极深的那种,整个帝都都被他骗了。

    “天下都在传闻大宗师的修为有多高,其实谁都没见过,我也没见过,见过的估计都死了。”萧雨最后说道,他看着那辆马车,目光热切:“听说方回手下有数名宗师修为的高手,内卫统领金雕江风修为已到宗师巅峰,内卫之中,我知道的至少有九个修为已跨过宗师境界的高手。”

    “这方大将军敢反抗吗?”柳寒问道。

    萧雨没有回答,朝廷抄家缉拿,敢反抗的不少,别说反抗了,就算举私兵反抗也不是没有,数年之前,太子抄灭兴阳杜家,绍山马家,中岭齐家,等士族门阀,绍山马家和中岭齐家便曾举兵反抗。

    再说远点,邵阳郡王主政期间,门阀士族便曾以谋反为要挟,逼得皇帝不得不杀了邵阳郡王,以平息士族的反抗。

    故而,方回方大将军要不愿束手就擒,那也是说不准的事。

    “内卫,供奉都出动了,我看,就算方大将军愿意束手就擒恐怕也不可能了。”萧雨面无表情的说,眼神中似乎有某种情绪,不过,柳寒没注意到,他现在也紧盯着那辆马车。

    马车很安静,也很孤独,漆黑的车厢,漆黑的马,象一副黑色棺材,阴森森的,除了两个驾车的内卫外,其他人都不敢靠近了。

    马蹄声响,一队人马护着乘轿子不紧不紧的过来,在府门前停下,轿中下来个太监。边上有个军官过去,那个太监拿出圣旨,军官跪下,太监宣读圣旨后,将圣旨交给军官。

    “接圣旨的便是金雕江风。”

    柳寒凝神观察想看清这位内卫统领的相貌,可惜的是,江风先是低着头,而后转身下命令,始终没有正脸对着这边。

    内卫和兵丁迅速分成数十个小组,府门前,江风则集结了一个大队的内卫和禁军,在这些禁军后面则有一队弓箭手,弓弩手手持弓弩等候命令。

    府门前已经准备妥当了,可江风还是没有下令进去,而是依旧在等待,不时有兵丁前来报告,待最后一名兵丁报告后,他一挥手,一个内卫上前敲门。

    “方回,出身平民,连庶族都算不上,却身居高位,掌控十余万甲士,却不知收敛,行事孟浪,士族早看他不顺眼了,这次趁机将他拿下,算是拔了一颗眼中钉。”萧雨喃喃说道,神情中有些落寂。

    “这方回也算是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了,可惜下场不好。”柳寒调侃着,将脸贴在玉儿脸上,手不老实的在她小腹上轻抚,玉儿先还绷着,可没多久,身子便越来越软。

    “爷,别看了,咱们进去吧。”玉儿脸蛋滚烫,在柳寒耳边呢喃低语。

    玉儿声音虽低,可那瞒得过萧雨,萧雨冲柳寒竖起大拇指,笑呵呵的说:“柳兄好手段,第一次来,便让玉儿自荐枕席,佩服佩服。”

    柳寒没有言声,只是紧盯对面,府门开了,出来个边军军官,内卫对军官说了几句,军官叫来几个家丁,朱红色的府门缓缓打开,太监没有进去,他和几个内卫站在府外。

    马车缓缓开动了,慢慢的移动到府门外,然后又停下来,柳寒和萧雨都盯着那马车,忽然膻中穴微动,柳寒心中一动,连忙收回目光,在玉儿粉腮上轻吻一下,手顺着抹胸伸进胸衣中,轻轻捻动柔软上的那粒葡萄,玉儿先是一惊,随即便软下来。一股庞大的神识罩下来,将整个小楼笼罩下来,神识迅速在柳寒身上一转,随即转移到萧雨身上,萧雨正盯着方府和门前的马车,丝毫没有察觉人家已经发现他了。

    这就是大宗师实力!

    柳寒心里暗暗发冷,神识居然能穿越整条街道,穿越数个院子,柳寒自问办不到,一半都不行。而且,隔着这么远,这位大宗师居然能感应到他们的目光,这太令人震惊了。

    大宗师,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柳寒想到那老头离去时曾经告诉他,那些火晶可以帮助他修炼到宗师巅峰,也就是说,无法帮助他突破宗师和大宗师的门槛。

    这些天,他吸取火晶的频率有所下降,最主要的是,他发现每次吸取火晶后,便*大增,天娜三女高挂免战牌,而绿竹看着想吃又觉着她恐怕应付不了自己。

    所以,他只好见底吸取的速度和频率,可即便如此,他也感觉到,那层曾经阻挡了他很长时间的壁垒,已经隐隐有松动的迹象,这让他信心大增,也让他有了一个疑惑。

    从火晶中抽取的能量,应该是进入膻中丹田,而他宗师境界用的是丹田内气,膻中和丹田是不统一的,膻中内气怎么可能帮助丹田内气,是不是两股内气可以合起来呢?不,以前他试过,合不起来的,那次差点让他走火入魔。

    那么,干脆将膻中和丹田融合。

    柳寒被这个念头吓了,膻中和丹田融合,..,这怎么可能,查遍道藏,都没有这样的记载,这会成什么怪物!!!

    耳边传来低低的轻呼,包含一点痛楚,怀里的娇躯在轻轻颤抖。

    这声轻呼将柳寒唤醒,他这才发现,自己过于投入,手上的劲道大了点,两根手指正捏着那点蓓蕾。

    他赶紧松下来,用唇轻轻安慰怀中玉人。

    这时,一阵暴喝从对面传来,柳寒赶紧扭头望去,守在府门外的兵丁和内卫没有丝毫混乱惊慌,弓弩手拉开弓弩,瞄准府内。

    府内传来阵阵弓弦响动,还有便是隐约的刀剑交击声。

    微风中,夹杂了淡淡的血腥味。

    “竟是灭门!”萧雨喃喃自语,眼神中有些惋惜,也有些愤怒。

    方回是并州总督,护匈奴大将军,是朝廷四大总督之一,位高权重。这个位高权重不是靠出身得来的,而是一刀一枪杀出来的。

    三十多年前,鲜卑入侵,方回所住的村庄被屠戮一空,方回和七八个村里的年青人当时不在村里,侥幸存活,而后加入大晋军队。

    从小兵开始,一刀一刀的砍出前程,从伍长升为都尉,泰定皇帝登位后,将其破格提拔为校尉,他给皇帝的回报是。

    至正三年,方回率八百死士夜袭牟平鲜卑大营,八百死士勇破三万鲜卑,随他出击的大晋死士仅有一百余人回来,人人带伤,方回负伤七处。

    至正四年,武安会战,方回率麾下三千兵士正面出击,大破东部鲜卑大王麾下五千狼骑,重创鲜卑大军,迫使鲜卑大军放弃南下之举。

    至正八年,皇帝提拔方回为前将军,统一指挥冀州大军,方回与鲜卑大战七场,小战十余场,最终迫使鲜卑退出冀州。

    至正十年,鲜卑入侵并州,连破雁门,宁武,马邑三关;包围晋阳,皇帝急宣方回增援,方回率部自冀州越五行山,十天内赶到乐平,与鲜卑连场大战,五战五捷,大破鲜卑,解了晋阳之围。

    至正十四年,方回率军出雁门,征讨鲜卑,杀鲜卑八万,夺牛羊百万,掳人口十余万,大胜而归。

    方回从军以来,无役不冲锋在前,杀得鲜卑人胆战心惊,鲜卑人望方回军旗而逃。

    大晋最终迫使鲜卑投降,方回居功至伟。

    可现在,皇帝要灭方家满门。

    甚至不给他分辨的机会,连萧雨这样的江湖人都感到寒心。(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