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名篇

文 / 有时糊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柳寒愣住了,身形顿了下好像才反应过来,迟疑下赶紧冲秋戈深施一礼:“秋兄过奖,不过有感而已。”

    秋戈哈哈一笑长身而起,笑声中有欢喜也有几分苦涩几分嫉妒:“你这一感,可让这满座士子无颜,天下从此再不敢作春江月夜。”

    秋戈大笑着给柳寒倒上酒,双手端着送到柳寒面前:“能得此诗,不枉我今夜一行!”

    柳寒心中掠过一丝惭愧,随即神态自若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大声说:“早知秋兄高才,还请秋兄一展胸中沟壑!”

    说着柳寒便要去取笔,秋戈一把拉住他,柳寒抬头看着他,眼中满是诧异,秋戈面带微笑:“柳兄勿要为难我,有兄专美于前,小弟不敢露丑于后,还是柳兄一并作了。”

    柳寒心中正有此意,既然抄了,咱们就抄到底,斜瞟了庞阳几人,几人都傻了,几个人面面相窥,庞阳刚才还口出讥讽,现在则明显不知所措,听到柳寒还要作,几人都有些呆了,要知道,刚宣布香快燃尽,这还来得及吗?!

    “下元?!”柳寒望着新月,秋戈再度拿起笔,柳寒看着月亮:“道藏上说,月上有宫,宫内住有仙人,不知他们现在做什么?”

    秋戈愣了,庞阳都傻了,现在居然还有心思去想天上的仙人在做什么,庞阳有心嘲讽,可看到案桌上的春江诗,便又强压下去。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秋戈边录边吟,吟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由再度痴了,庞阳数人则完全无语,看着柳寒的神色都变了,醉醺醺的鲁璠却象酒醒了似的。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妙,妙,”念叨着,抓起酒壶便要长饮,不想酒壶空了,将酒壶一扔,高声叫道:“酒!酒呢?!”

    边上的侍女连忙送上酒,鲁璠抓过来便长饮不歇,一壶将尽才接着叹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鲁璠摇摇晃晃站起来:“从此之后,下元可以无诗也!”

    秋戈看着柳寒,满是妒忌:“柳兄啊柳兄,从此之后,天下可说无人不识君。”

    柳寒望着月亮,满是萧索和遗憾,轻轻叹口气:“诗词不过小道,助兴而已,秋兄,还有点时间,这洛水还请秋兄大作。”

    秋戈依旧摇头坚持不肯:“柳兄惊艳,小弟不敢露丑,还请柳兄继续。”

    鲁璠倒在席上,边上侍女小心的伺候着,侍女没有一点诧异,这样的事见得太多,鲁璠还算好的,醉了就睡,更有不堪之人,醉了便是她们这些侍女的灾难。

    柳寒还在迟疑,从庞阳那群人中走出来一个年青人,冲柳寒顿首:“柳兄高才,令我等汗颜,还望柳兄再施神妙之笔,让我等拜读。”

    柳寒扭头看却是徐州的陈旭,眼角再瞟了眼庞阳等人,除了庞阳再三得罪他和秋戈,神情有些尴尬外,其他人也同样露出热切之色。

    要说这个时代还是很重视才华的,有才华之人称为贤者,嫉贤,可是一项严重的道德污点,所以,一旦被品鉴为有才,那声望立刻便有了,虽然不至于立刻被征辟为官,但也无人敢刻意刁难你。

    柳寒招手叫过侍女,拿了一壶酒,也不浅斟慢酌,就像鲁璠那样,对着壶口长饮,就见他喉头不住吞咽,居然一滴酒都没漏出,眨眼间一壶酒就没了。

    将酒壶随后扔掉,柳寒长笑一声:“我闻昔日洛水暴虐,天帝之女羲女怜人间悲苦,降身人间,服洛水,垦良田,百姓遂安,天帝闻之,遂封羲女为洛神,两岸百姓感其恩德,立庙于邙山,四季香火不断。

    惜乎,我从西域归来,沿途流民不断,百姓困苦不堪,想到洛神之恩,何日再临人间,解黎民之厄。”

    说罢长叹一声,漫声吟道:“泰始二十一年,余朝帝都,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羲女。昔日洛水肆虐,羲女降临,降服洛水,福泽两岸。今日余自西域归,沿途流民肆虐,哀号不绝,思昔日洛神之恩,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帝都,言归东藩,背龙门,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

    初始平淡,可有刚才春江花月夜于前,众人谁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聆听,不过,在不知不觉中,包括庞阳在内,都围过来了,将柳寒围在中间。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辞藻渐渐华丽脱俗,众人目光渐渐变得热切。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念到这里,柳寒停顿了下,抬头望着明月,今夜的月光很好,皎洁明亮,伊水上升起一层薄雾,在半空中飘浮,飘进了园子,在竹林边徘徊。

    大多数人已经做完题目,竹林里议论声不断,嗡嗡的,就像一群觅食的蜜蜂,曲水斜对面的竹丛中,一个士子正搂着个侍女肆意调笑,边上的同伴看着哈哈大笑。

    柳寒轻轻叹口气:“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

    至此一篇《洛神赋》堪堪作毕,柳寒犹如卸下一副重担似的,瘫坐席上,疲倦之极,众人皆知,这是作文损耗极大,于是没人去打搅他,都紧盯着秋戈。

    柳寒的语速有时很快,有时很慢,但无论快慢秋戈的笔都跟不上,亏得秋戈的记忆力好,居然完整的记下来。

    柳寒躺在地上心里挺得意,自己的演技还行,这篇洛神赋还是高中时背下的,当年高考时还有两道题,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没忘记。

    躺在地上,望着星空,江风吹散了竹林中的薄雾,露出璀璨的星空,群星嵌在天幕,中间堆积的就像一条长河,对,那就是银河,多年来,他早就观察到的自然现象,可他无法确定的是,这是不是熟悉的太阳系,是不是熟悉的地球。

    地球上已经有璀璨的工业文名,与之相比,这里不过还是蛮荒年代。

    “柳兄看看,有没有抄错!”

    秋戈将两张墨汁淋漓的纸递给柳寒,就在这时,曲水尽头传来叫声:“香已燃尽,时辰已到,诸生停笔!”

    “念吧!”柳寒有气无力的说道,他装得很象,就像大病初愈似的。

    秋戈看着他微微一笑,兴致勃勃的念道:“泰始二十一年,余朝帝都,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羲女。昔日洛水肆虐,羲女降临,降服洛水,福泽两岸.。。”

    他的声音就像文章一样,初始平淡,随着文章渐渐高涨:“.。。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

    声音渐渐高涨,将四周正肆意调笑取乐的士子们吸引过来,将他围在中心。

    小亭内,郑恺和太学掌院王沛数人正看着交上来的诗词文章,郑恺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很端正严肃,可实际上,在内心里却很有些激动,这场诗会是近十年来最盛大的一次诗会,往年诗会少者不过四五十人,多者不过七八十人,可今年却有四百多人,仅凭这就值得大书特书写,若再出几首不朽诗篇,这场盛会就更加光彩夺目。

    “颍川苟循,到底出身名门,诗文立意甚正,光明磊落,大气磅礴,可为上品。”郑恺很满意的将文章递给王沛,今晚的盛会乃他俩共同主持,不过王沛一向谦逊,故而让他出前。

    王沛认真看后点点头,表示赞同郑恺的品鉴,还补充了句:“苟家一向以经学为主,这苟循之文,有苟群之风。”

    苟群乃百年前苟家出的大儒,名传天下,五十岁时在汶水边设书院讲学,短短数日之间便有三千士子登门求拜于门下,一时传为美谈,故而,王沛对苟循的这个品鉴相当高。

    王沛说完之后,又递给边上一个着白衣的中年人:“顾公子,你也看看。”

    顾公子低着头正看着手中的一篇文章,闻言抬起头来,这一抬头才发现居然是位中年人而不是少年公子,更要命的是,这位中年人居然还是位相貌俊雅的美男子。

    “能得郑公和王公赞赏的,自然非同凡响,晚生当拜读一下。”顾公子含笑接过,却没有立刻就读,而是放在手边,继续读正在看的文章。

    王沛见状微微一笑,没有催促,拿起另一份文章看起来,没看几行即微微摇头,再看名字,便叹口气:“这周泯是河东周家的三公子吧,唉,看来周家是衰落了。”

    边上一位着黑衣的老者闻言抬起头来,有点意外的问:“周三公子参加今年的品鉴吗?去年周二公子参加府评,只得了中品,今年三公子也来了?”

    白衣顾公子抬头看着他说:“这事我知道的,周三公子是到孟津书院读书,恐怕不会参加今年的品鉴,只是来参加诗会。”

    亭内众人闻言这才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世家公子会抓住一切机会,当然这种世家肯定不是上品士族,比如鲁家秋家那样的家族,这种上品士族,他们参加这样的诗会,多数是来凑热闹,就像秋戈,根本没作题,这一点不影响他的品鉴。

    这时,亭外传来喧哗声,顾公子只是稍稍纳闷,随即就释然,这些士子多是些年青人,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自然少不了玩闹,他没在意。

    郑恺也听见了,不由有些生气,冲着外面问道:“何事喧哗?成何体统!”

    守在外面的申府下人连忙报告:“好像是在传抄诗文,大家争着要抄,以至闹将起来,具体小的也不知。”

    郑恺愣住了,王沛也愣住了,顾公子眉头微蹙,他正要对申府下人说,转念却对郑恺言道:“郑公,还有诗文没送过来吗?怎么这就传抄起来?”

    郑恺闻言点点头,对下人吩咐道:“你去看看,要是还没送来的诗文,立刻送来,我们看后,好做品鉴。”

    这个时期的诗文都是传抄,除非大家才可能集结出书。而且,这出书还得自己出钱,耗费颇多,也就只有豪门世家才出得起,就像在坐的,也就王沛出过书,郑恺自己出不起,但门下弟子众多,想着老师年岁已高,正商议着为老师出本册子。至于其他人,还没这个资格。

    下人答应着退下去,自去查看。

    可让亭内众人意外的是,竹林里的喧哗声并没有因此平息,相反愈加热闹,好像还在争论什么,郑恺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王沛顾公子等人却有些好奇了,这是篇什么文章,居然引起这样大的震动。(天苍黄../19/19569/)-- ( 天苍黄 /36/3698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