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柳暗花明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许这么的贬低自己,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在爱情的国界里面,并没有那么多的参照值,只要跟随着自己的心去爱即可,别的都只是浮云。

    “子喻,真的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因为我不会再去爱上任何人了。”安小雅很想说服陈子喻,毕竟他这只是在做无用之功而已。

    “是因为夏副总吗?”陈子喻轻阖了下眼帘,在爱情的道路上,不是他不够努力,而是起跑晚了别人一步。

    “既然你都已经猜到了,那么我也没必要继续的瞒着你,是的,我这一辈子,估计都只会爱他一个人了。”安小雅凄苦的笑了下,她这个人就这样,一旦爱上了就不允许自己去后悔。

    “可他也同样的只爱你一个吗?你这样的为他付出,他都能感受到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自己认识她的时候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苦苦的支撑着呢?

    “我……”安小雅有些的尴尬,因为关于这个问题,她一直都不确定,所以才会对自己、对夏雨晨没有信心。

    “看吧!你自己也不敢保证不是吗?但我却能保证自己此生都只爱你一个。”陈子喻乘胜追击,在试图着一步步瓦解她心底的防线。

    “子喻,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无论是夏雨晨还是陈子喻,安小雅都选择了以逃避的方式去解决,却不曾想过这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

    “小雅,我还是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一下。”陈子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之站了起来,向孩子们走去,给她绝对的私人空间,只是觉得她并不是那么容易便会想通的一个人。

    可能是因为玩得太累了,又或者是在郊外吹多了冷风的缘故,安馨菲晚上就开始身体不适起来,到了零晨时分更是发起了高烧,给吃了退烧药也不见有所好转,这可吓坏了安小雅,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她对s市的医院分布图一点也不熟悉,所以不知道该往哪里送才对。

    “妈咪,要不给爹地打电话吧!”妹妹生病,霆霆也不敢睡觉,跟妈咪一起守护着妹妹,虽然说平常时他有多讨厌妹妹的作风,但在这样的一种时刻却最能体现出作为一个哥哥的浓浓爱意来。

    “可你爹地出差了。”安小雅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上官楚楚说他要到海外去一个星期,所以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回来吧!

    “也许他提前回来了呢?”霆霆假设道。

    “不可能,如果回来了的话,他一定会过来看你们的。”安小雅咬唇,不停的用毛巾给馨菲做着物理降温。

    “我去给爹地打电话试试看。”霆霆不死心,迈着小短腿去拿手机。

    安小雅看了他一眼,但也没有阻止,自己在这座城市貌似能求救的也只有他一个了,虽然说陈子喻是自己的好友,但他也对这里不太熟,所以还是不要随便打扰为好,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有些的诡谲。

    接到霆霆的电话之时,夏雨晨刚回到家,本来一个星期的行程,因为谈判顺利而提前的回国,只是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呢?

    “喂!我是夏雨晨。”知道这号码是安小雅的,所以心底带着一丝的忐忑,因为出差的那天过于匆忙,所以并没有跟她打声招呼,而到了目的地后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所以有点的分身乏术。

    “爹地,你在哪里?妹妹发烧了,妈咪都要急哭了。”霆霆故意的把情况说得很严峻,目的就是想要看看,他们在爹地的心目中究竟有多重要。

    “什么?送医院了没有。”夏雨晨来不及洗去一身的疲倦,便再次的席卷出家门。

    “还没有,因为我们对这里都不熟。”霆霆就跟轩轩一样,有着不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那一种沉稳跟机智,可见都是不错的两个娃。

    “等着,我马上便到。”夏雨晨挂断电话,上车疾驰而去。

    霆霆楞了许久才从他最后的那一话中反应回来,爹地说马上便到,那是不是说他现在已经回到s市了呢?

    “妈咪,妈咪,爹地说让我们等着,他马上就过来。”霆霆炫耀似的大呼小叫着,可一接触到妹妹那难受的样子之时便瞬间的闭了嘴。

    “真的吗?他已经回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说夏雨晨会过来,她的整颗心都安定了下来,就好像有了依靠般再也无所害怕。

    “嗯!我刚说妹妹发烧了他就立刻过来了。”霆霆的脸上是止不住的高兴,因为夏雨晨的反应已经超出了他所想要看到的范畴。

    安小雅抿着唇,说不清自己的心底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有点的期待,但又有点的忧虑,反正就是异常的纠结就对了。

    夏雨晨一边开车一边给秦书寒拨了个电话过去,只是对方那过于愤怒的高嗓音让他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

    “该死的夏人妖,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十万火急的理由,否则都难以抵消你选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的罪行。”秦书寒冒火的怒吼着,要知道他可是刚睡着的啊!

    “我正在开车呢?叫这么大声干嘛!差点吓得我要出车祸,馨菲发烧了,你看,是送到你医院去,还是说你直接到家里去看。”夏雨晨先是傲娇了下,然后才切入了正题。

    “应该只是一般的发烧而已,你别太着急,这样吧!我这里的药品不齐全了,你直接的送到医院去,我马上过来。”秦书寒起身,本来是想要交给别的医生的,但想想还是自己亲自跑一趟为好,毕竟夏雨晨可不是什么外人。

    “好,知道了,那一会儿见。”夏雨晨说完便摘掉耳麦扔到了一旁,脚下更是踩了踩油门,加快速度的往安小雅的住处驶去。

    到达住处的时候,夏雨晨按门铃按得有些的急,所以在等待的时候来回的走动着,只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来开门的那一个人竟然会是霆霆,这样的一个现象让他紧皱起了眉头,看来,自己该跟他们说一下安全问题才行,但现在送馨菲去医院才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这个情况先往后压压。

    “爹地,你到了,真的好快。”看见门外之人是夏雨晨的时候,霆霆都要高兴坏了。

    “嗯!妹妹呢?没事吧!”夏雨晨进了门,顺手的牵上了霆霆。

    “还在烧着,妈咪正给她敷毛巾呢?”霆霆仰头的看着他,很喜欢小手被他牵着的那一种感觉。

    看见夏雨晨出现,安小雅的双唇颤抖了下,但却发不出一个字来,只能是不安的看着他。

    “准备些馨菲的东西,马上送医院。”夏雨晨没空去研究安小雅现在的心情,只是急切的走过去摸了下女儿的额头,那滚烫的温度让他不由得缩了下手,下一秒钟立刻的连带着毯子把她给抱了起来。

    “哦!”安小雅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拿上一旁的水杯,还有就是厚一点的外套,但夏雨晨现在的这一种举止貌似已经用不到外套了。

    “走吧!霆霆,你也要去吗?还是留在家里。”夏雨晨本来要走了的,可是想了下还是问了一句。

    “我不去了,我跟保姆阿姨在家。”霆霆不想跟过去给他们添麻烦,所以很乖巧的选择了留在家里。

    “也好,你该去睡觉了,放心吧!妹妹会没事的。”夏雨晨很是赞赏儿子的懂事,看来,对于儿子,安小雅教导得还是不错的。

    “嗯!我在家等妹妹。”霆霆很是坚定的说着,看得出来,他其实也很担心。

    “我们走吧!”安小雅催促着,转身的时候突然弯身,在儿子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下,这才紧跟着夏雨晨走出了家门。

    到了仁伈医院的时候,秦书寒已经等候在这里了,所以很快的便给馨菲会诊了起来。

    “怎么样,没事吧!”夏雨晨着急的问道。

    “没多大的事,就是吹冷风多了引起的感冒而已,还有就是喉咙有点的充血,我先让护士给她打支退烧针吧!三九度二,温度确实有点高。”秦书寒把电子体温器放到一旁,开始在病历本上写起了医嘱。

    “吹风?”夏雨晨皱眉,疑惑的看了安小雅一眼,后者心虚的低垂下了眼帘,不敢跟他的目光直视。

    “嗯!可能是玩出汗了又吹了冷风才导致得了风寒的。”秦书寒因为低着头的缘故,还以为夏雨晨那是在问他呢?所以很自然的把话给接了过去。

    一听秦书寒这么的一说,安小雅觉得自己更加无地自容了,因为她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还让孩子们在郊外吹了那么久的风,幸好只有馨菲感冒了而已,霆霆并没有事,要不她非得内疚死不可。

    秦书寒很快的便让护士配好了药,给安馨菲打了进去,可能是因为感受到疼痛的原因,所以一直被烧得昏昏沉沉的她突然的挣扎大哭了起来,夏雨晨见状,赶紧的伸手抱住她,不让她乱动。

    “馨菲,别怕,只是打针而已,爹地在这里保护你。”轻声的安抚着女儿的情绪,夏雨晨很少接触过类似的情景,所以看见女儿这样的嚎啕大哭,他不由心疼得红了眼眶。

    “好了,没事了,先在这里观察一下,烧退了就可以回去了。”秦书寒看了眼夏雨晨,没想到这小子平常时总是吊儿郎当的一副痞子相,却在女儿的面前这么的柔情似水。

    “谢谢你,书寒。”安小雅终于是松了口气,虽然见过他,但一直都不知道他是一个医生,所以刚才见到他的时候还深感意外呢?

    “别客气,雨晨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先回办公室了,有事叫我。”秦书寒是故意的在为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所以很识趣的走开了。

    安馨菲好一会儿才安定了下来,可能是因为夏雨晨的怀抱太过于的温暖了,所以很快的再度睡了过去。

    “上官姐姐不是说你正在出差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安小雅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夏雨晨的反应,总觉得今晚的他显得特别的沉郁。

    “霆霆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刚到家。”夏雨晨给馨菲拉了拉被子,这才转头的看向了她。

    “谢谢!要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安小雅一接触到他的眼神便开始心慌,就好像一个留守家中的妻子被丈夫给捉奸了似的不安。

    “谢谢?你在跟我开玩笑吗?馨菲可也是我的女儿,而你竟然跟我说谢谢!”夏雨晨凌厉的盯着她,很为她的这一句话而大冒肝火。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小雅有些的紧张,所以潜意识的往后退了下。

    “好,那你来说,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让馨菲吹了冷风,你们究竟去哪里玩了。”夏雨晨倒是想要听听看,为什么要跟自己如此的见外,她跟书寒道谢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跟自己道谢就显得有些的难以解释了。

    “我,子喻说郊外的空气不错,所以带上孩子野炊了,但这是我的失策,跟子喻没有丝毫的关系。”安小雅如果说不强调后面那一句的话,估计夏雨晨也只是问问而已,可她竟然一再的去为陈子喻说话,这便冒犯到了他的底限,从而引发出了浓浓的醋意。

    “哈哈!可真够有意思的,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过最为无耻的笑话,你们两个去谈恋爱,为什么要把孩子给带上,而且还是郊外,难道说你不知道现在是冬天吗?不知道郊外要给市区要来得冷上许多吗?”夏雨晨咄咄逼人的狠瞪着她,每一句话都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愤怒感。

    “夏雨晨,你混蛋,为什么要凶我,馨菲发烧,我本来就已经六神无主的了,再加上人生地不熟的,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可你倒好,不安慰我一下也就算了,竟然还对我大吼大叫的。”安小雅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决堤而出,崩溃的大喊了出来,委屈的眼泪也紧跟而下。

    看见她失控,夏雨晨错愕了那么的几秒,最后一个伸手,不顾她的挣扎,霸道的把她给扯进了自己的怀中,他可以忍受她不停的在往自己的心底加刀子,但却不能忍受她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伤心痛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受不了你对我这么的见外。”这样的一个拥抱,在自己重遇她的那一刻便想要去做了,但却被该死的大男人主义给占去了上风,所以错过了一次又一次可以跟她亲近的机会。

    “不,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的在我的面前耍酷,故意的对我冷言冷语,还说要娶我,可是连个求婚戒指都没有。”安小雅继续的挣扎着,一条一条的控诉着他对自己的残忍。

    “好,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也不在你的面前耍酷,也不再对你冷言冷语了,不就是一个求婚戒指吗?我现在就给你去买。”夏雨晨心疼的重复着她的话,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等到他明白过来之时,兴奋的把她拉离了自己一点,自己刚刚没有听错吧!她不是不想跟自己在一起,而是嫌弃自己没有拿结婚戒指跟她求婚而已。

    “小雅,你刚刚说什么,是不是只要我跟你求婚了,你便会带着孩子回到我的身边。”夏雨晨的声线有着几分的颤抖,很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有说什么吗?我什么都没有说。”安小雅懊恼的别过去了脸,这下可是丢脸丢到家了,只顾着一味的发泄情绪,竟然把自己心底的想法也给喊了出来。

    “不,你说了,你说了只要我拿着戒指来跟你求婚,你便会嫁给我的。”夏雨晨双手都搭在她的双肩之上,强迫她面对着自己,不再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

    “我那只不过是气急之下的话而已,所以这个可不能算。”安小雅回答得有些的心虚羞怯,所以低垂下了眉。

    “真的吗?你确定只是气急之下说说而已。”夏雨晨的周身瞬间的布上了伤悲的气息,就好像受到了多大的重创般没有了生命力。

    “你怎么了,我……”安小雅在犹豫,所以紧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急得都有些的想要冒汗了。

    夏雨晨的表面上虽然很难过,但他的心底可是乐开了花,因为就在刚刚,他认知到了一点,那就是安小雅的心里还是爱着自己的。

    “雨晨。”看见他不出声,安小雅有一些的紧张,不会吧!他这么容易的便就相信了吗?不应该是对自己死缠烂打下去才对的吗?

    “别说话,让我好好的看一下你。”夏雨晨的双手改捧上她的脸,深情无限的凝视着她,在自己即将要放弃的时候,她竟然给了自己绝处逢生的机会,所以现在的他,已经说不清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了,只知道,他很想吻她而已,而他也是这么做的,所以薄唇慢慢的靠近,可就在即将要碰到的时候,馨菲突然难受的呻吟了声,这才瞬间的把他们给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咳,我看看馨菲。”安小雅推开他的手,疾步的走到了病床前。

    夏雨晨看了眼自己那空落落的手,有几许的失落,但他并不泄气,至少,他们之间已经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