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互相猜疑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凯特酒店,安小雅刚进入浴室,这边,她的房门便被诡异的打开,随之几人鱼贯而入,把什么放下之后再迅速的离开,整个过程一分钟不到,可见速度之快。

    关上房门,罗昊邪魅的一笑,为了算计好这个时间,刚刚可是让酒店客房服务特意的以赠送红酒为由跑了一趟,目的就是把摄像头给不知不觉的带了进去,而现在,那摄像头正完好无损的被紧握在自己的手中,为了少爷的那一句要做得毫无痕迹,他可是浪费了不少的脑细胞。

    安小雅把自己整个人都泡进了水里,丝毫也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因为她的思绪还停留在酒会之上。

    一想到他那一声淡漠而又陌生的安小姐,她的心便紧紧的揪起,疼得失去了自主的意识。

    一直都以为他是那一种不易于被家庭所困锁住的男人,却没有想到他不但在短时间内结了婚,还有了那么可爱的一个儿子。

    原本自己的心底还残存着那么一丝的侥幸心理,可今晚所看到的一切再次把自己的私心给击得粉碎。

    假装的坚强在这一刻再也没有隐忍住,在热气的蒸发下瞬间的溃不成军,随着眼泪一起的滚落。

    泡完澡出来,她的情绪平静了不少,因为哭过的眼睛有些的红肿,所以并没有发现床上的那一个明显的凸起,所以等她拉开被子要上床的时候,被那突然多出来的个体给吓得尖叫出声,幸好这里的隔音很好,要不这么高的分贝,非要把全酒店的人都招来不可。

    定了定神,待看清床上之人是谁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呆愣了起来,不对,肯定是自己眼花了,要不就是他已经在自己的心底幻化成魔了,要不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只是,他是怎么进来的啊!安小雅不安的观察起四周来,还披起了睡袍打开房门看了看,寂静的走廊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说是活见鬼了不成。

    再次回到床边,还没有靠近,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让她不由得紧皱了下眉头。

    事别经年,他还是一样的妖魅勾人,想当初的自己,不就是因为这个而对他穷追不舍吗?

    “雨晨,你醒醒。”情急之下,也就忘了要收敛自己的内心,亲昵的称呼就这么的轻启而出。

    “嗯!伈伈,别吵。”夏雨晨翻了个身,潜意识的话就这么的说了出来,因为这几年里,他身边除了冷伈伈之外,就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近距离的跟自己接触过,所以才会误以为是她。

    安小雅的脸色因为听了这个而一阵的煞白,差点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很幸福甜美的家庭,也对,那么漂亮而又高雅的一个女人,又怎么可能会掳掠不到他的真心呢?

    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的让他睡在这里吧!要是回头他的妻子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怎么是好,她可没有当人小三的嗜好。

    站在床边头大的团团转了起来,比较让她好奇的是,他是怎么出现在自己房里的,总不会是走错了房门吧!这么大的一间酒店,她就不信在安全措施上会如此的大意。

    现在的情况,就好像几年前一样,有所不同的是,那时候的他还是自由之身,而现在却成为了有妇之夫,所以在很多的事情上,出发点都会有所不同。

    “水……”突然,夏雨晨再发出了一声的低吟。

    水?安小雅有点的反应不过来,但很快的就明白了,所以急急的走到饮水机那里,给他打了杯温水。

    “水来了,先把它喝了吧!”安小雅站在床边,把水递了过去,但对方毫无反应,看来刚才只是他深睡之时所发出的轻喃而已。

    咬了咬唇,略一思索之下,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弯身伸手去扶他,只是当自己的手指接触到他的温度之时,马上便受到惊吓般的收了回来。

    夏雨晨,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不能狠心的弃你于不顾,更不能把你纳入我的羽翼之下,可知道,你这样的出现已经给我造就了很大的困扰。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比较适合于用来怀念,但有太多的东西真的是错过了就已经错过了,无论你再怎么的后悔,都不可能让时间再倒回去。

    卷缩在一角,静静的看着床上那一个熟睡的男人,虽然她很想亲近,但她所受到的教育跟道德在提醒着她,这个男人,他是别人的老公,他属于另一个给自己更为优秀的女人,而不属于自己,所以,就算有着多大的情感想要喷发,都要努力的强压下去,只因为,她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毁了一个美好的家庭。

    扬唇自嘲的一笑,一阵苦涩也随之自心底蔓延开来,直接的浮现于她娇丽的容颜之上,瞬间的烙下了印记,显得是那么的凄美而又无助。

    顺手的拿起手机,无意识的滑开屏幕,指尖在屏保上那一对可爱的人儿上轻抚着,对不起!宝宝,这辈子,只能是妈咪欠你们的了。

    夏雨晨是因为口渴难受才转醒过来的,睁开眼的第一感觉便是头疼得不行,所以伸手不停的按压着自己的眉心,直到有所缓解之后才去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猛然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不会吧!竟然不是自己家,难道说那几个损友就连送自己回家都嫌麻烦,所以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安置自己吗?

    目光来回的扫视了一遍,最终,锁定了一个地方不放,安小雅?她怎么也会在这里,不对,是应该问他们怎么会同时的相处一室才对。

    远远的凝望,不敢举步向前,就好像这是一个美丽无比的梦,只要自己一有动静便会将其打破。

    她好像睡得并不安稳,而且手里拿着的手机有一种即将要往下掉的感觉,所以他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在手机将要落地之前把它接住。

    都说探人**不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还是忍不住的滑开了屏幕,在看见屏保上那对可爱的孩子之时,他的心竟然微微的被刺痛了下,原来她都已经有儿女了,而且还这么的大了,原来,她一离开就结了婚,动作可真是够快的。

    只是,为什么这两个孩子总给了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呢?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般让他产生了共鸣感。

    摇了摇头,收起了这样奇怪的一种感觉,肯定是因为自己对安小雅太过于的用情至深了,所以才会产生了这样不靠谱的想法。

    把手机放在了一旁,既然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如果说他再去横加破坏,这并不是爱她的一种表现,而是在把她给往地狱里拽,他夏雨晨虽然说也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却还没有坏到那一个份上去。

    抬手看了眼时间,凌晨四点,看来自己睡了很久,再看了眼房内的标识,不由得嘲讽的一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地了,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老大搞的鬼,因为也只有在自己的酒店里面,才会闹出这么大的乌龙来,只是那个男人呢?怎么就没有出现呢?还是说老大并不只是单纯的把自己给送进了安小雅的房,而是直接的把她给掳了过来。

    就是不知道他这样费尽心思的安排还能起到什么作用,毕竟一切都已经在随着她结婚的那一刻都成为了定局不是吗?

    “嗯!”安小雅梦呓了声,因为沙发上睡得并不是很舒服,所以一个翻身的动作便让她差点的跌倒,也就因此把她给吓醒了过来。

    夏雨晨轻咳了声,急急的移开了视线,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的去面对这一尴尬的事情。

    “雨晨,你终于醒了。”安小雅并没有过多的注意细节,看见他站在面前,欣喜的站了起来。

    “嗯!我怎么会在这里。”虽然已经猜出了答案,但他还是选择了佯装糊涂。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是洗完澡出来就发现你躺在了我的床上。”安小雅觉得自己是何其的无辜。

    “对不起!打扰了。”还是生分的语气,所不同的是,给在酒会上温和了许多,不再那么的冰冷。

    “那个,你过得好吗?”这本来是相遇的那一个瞬间想要问的话,却改变了时差。

    “如你所见,不过看得出来,你很幸福。”夏雨晨恢复自己那痞子般的个性,并不知道安小雅已经误解了他跟冷伈伈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这么轻描淡写而过。

    “其实……”安小雅想要解释自己跟陈子喻之间的关系,但想想还是算了。

    “什么?”夏雨晨好奇。

    “没有了,祝你幸福。”多么大度的话,可她的心底却在不停的淌着血。

    “谢谢!”僵局又再度的回到了最初的状态,让夏雨晨的心沉到了谷底,也对,还是快刀斩乱麻吧!

    “你儿子很可爱,还有夫人也很漂亮。”安小雅努力的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来,但她的颤音却出卖了她。

    “你说什么?儿子、夫人?”夏雨晨整个人都懵了,想了想才知道她说的儿子指的是翊宸,但夫人,他是完全的没谱。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安小雅不解。

    “没事。”本想着要不要跟她解释一下,但一想到她已经结婚的事实,便觉得没有了解释的必要。

    气氛变得有些的低沉,夏雨晨借机告辞,就算再爱又怎样,她终究不再属于自己,只可惜了老大的一番费心的安排。

    安小雅看着他踉跄离开,收回了想要抓住他的手,算了吧!与其强求,还不如给双方一点追忆。

    夏雨晨并没有真正的离开,而是直接的去了自己专属的套房,把整个人都投到了柔软的大床之中。

    他们之间,走到这一步,可谓是完全的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再也无路可走。

    隔天一早,安小雅还没有起床,手机铃声便急迫的响了起来,让还没有休息好的她不得不伸手去拿起了电话。

    “喂!”睡眼惺忪的坐起靠在床头,还有点的不在状态上。

    “妈咪,是馨馨哦!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跟哥哥想你了。”软绵的童音自电话的那端传来,瞬间的让她提起了精神来。

    “馨馨,妈咪也想你们,有没有好好的听管家奶奶的话。”听见是女儿的声音,安小雅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

    “有,馨馨很乖,可是哥哥不乖,哥哥不跟馨馨玩。”奶声奶气的告着状,通过声音,安小雅可以想象到那小家伙撅得老高的嘴来。

    “是吗?那哥哥在干什么呢?”对待孩子,安小雅一直都是温柔有加,从来不会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染给他们。

    “哥哥在玩遥控汽车,他说我是女生,所以不跟我玩。”小丫头继续的喋喋不休着。

    “哦!是吗?那馨馨让哥哥来接电话好不好。”其实安小雅不用猜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就在旁边,之所以不出声,那是因为他真的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当中。

    “哥哥,妈咪说让你接电话哦!”三岁半的小丫头,说起话来咬字非常的清晰,可是一点也不含糊。

    安哲霆放下遥控器,无奈的接起了妹妹手里的电话,“喂,妈咪。”

    “霆霆,听说你又不理妹妹了是不是。”安小雅的声音就算是责怪的语气也是柔柔的。

    “她这么跟你说的吗?”小小的人儿,透着单亲家庭的那一种早熟的神态。

    “怎么,还错怪你了吗?”一直都教导他们,他们是兄妹,是天底下最为亲近的人,所以一定要相亲相爱才行,但好像他们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过。

    “大话精。”安哲霆看了妹妹一眼,就会打小报告,明明是她自己说汽车不好玩的,想不到这到了最后却变成了自己在欺负她。

    “你说什么?”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虽然说请有一个管家,但还是会感到吃力。

    “不是,我什么都没有说,妈咪,你跟陈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啊!”安哲霆赶紧的转移话题。

    “我们订了下午的航班,估计晚上就会到家,所以你们两个不许再闹别扭了知道吗?”安小雅不放心的叮嘱着。

    “知道了,妈咪再见!”安哲霆挂掉电话,转身去找自己的妹妹,但那小丫头自知惹了祸,所以早就跑开了。

    安小雅无奈的摇了摇头,被他们吵醒,就再也睡不着了,所以干脆的起床,想着趁早上的时间到处的看一看。

    跟陈子喻偶遇,是夏雨晨所不乐意的事情,因为现在的他因为昨晚宿醉的原因而有些的精神不佳,所以在气势上直接的输给了对方。

    “夏副总,好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陈子喻并不知道凯特是风行旗下的酒店,所以看见他出现在这里很是意外。

    “怎么,难道说陈先生不知道这酒店是风行旗下的吗?我出现在这里,当然是来视察业务了。”昨晚,自己在喝酒的时候,便听到秦书寒一个劲的在旁边絮絮叨叨着,就差没有把这个姓陈的祖宗八代报告给自己听了,所以对他自是重新的有了一番了解。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接下来的话,陈子喻并没有明说,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猜测貌似有些的小人了。

    “以为什么?以为我对陈先生有所图吗?”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夏雨晨的话语之间总是带着挑衅的意味。

    “不,不,夏副总想多了。”陈子喻对夏雨晨的了解紧止于他是风行的副总而已,并不知道他的最新身份是柯达的ceo。

    “那么再见!我还有事忙。”夏雨晨就跟穆公子一样,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人,那是从来不会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

    “再见!”陈子喻觉得,自己跟他们这些商业精英们,并不会有过多的交集,所以也没有想过要费心的去了解。

    夏雨晨转身进入电梯,是自己太傻了吗?临走前还想着要跑到这一楼层来碰碰运气,却没有想到想要见的人没有见着,反而是被正主儿撞上,想想都觉得是够倒霉的了。

    陈子喻自嘲的笑了笑,对方的那一种傲慢对他来说倒是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因为站在他的角度里,自己也同样是傲慢的,只不过出发点有所不同而已。

    “小雅,起来了吗?”站在安小雅的房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哦!等我一下。”对于外面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安小雅一无所知,此刻,正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认真的拍打着乳液,听到陈子喻的声音才站了起来,走过去给他开了门。

    “好了吗?还有些时间,我们去外面走走,顺便的吃早餐,听说s市有着很多出名的小吃。”陈子喻贪恋的看着她,眼里全是爱慕之意,只是某个短根筋的女人一直都没有感觉到而已。

    “好啊!我正有此意呢?”安小雅没有想到陈子喻的想法竟然会跟自己不谋而合,所以有些的小雀跃。

    “那就走吧!”看见她这么的高兴,原本的那一丝猜忌也就随风而去了。

    对s市,安小雅说不上熟悉,但也并不完全的陌生,毕竟以前她有来过,只是城市的每一天都有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所以让她忘了许多的东西,但这座城市的人却一直都深刻在她的脑海深处,估计要到永远……(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