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旧怨难消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们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的去海边吗?怎么搞得这么的狼狈。..”几人一回到家,傅冰蝶便惊讶的问出了声。

    “出了点意外,我们先去洗个澡,回头再跟你说。”穆季云担心欧阳瑞西在经期湿着衣服会感到不舒适,所以打断了母亲的询问。

    “妈,没事的,别担心,我上楼收拾一下自己再下来。”欧阳瑞西淡然的轻扯了下唇角,还披着那一张浴巾在身上,因为她的衣服被海水打湿后显得有些的透明,在海边的时候因为忙着救人的缘故,所以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嗯!快去吧!虽然是夏天,也别大意,免得感冒了。”傅冰蝶就是喜欢这样的一个儿媳妇,永远都是一副淡然无波的样子,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是恰到好处,不会给人带来半丝的困扰。

    目送着两人上楼,这才把目光放到了小轩轩的身上,一脸的若有所思。

    “奶奶,你干嘛这样的看着我啊!就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似的。”小轩轩被傅冰蝶的目光给看得有些的心虚,明明自己就没有做错事情,可还是会不自觉的让人产生错觉。

    “那你说自己有没有做错。”傅冰蝶本来并不是这么想的,现在听他这么的一辩解之后,反倒觉得有些的欲盖弥彰。

    “有,我不该任性的游说他们去海边。”小轩轩撅嘴,想起刚刚所引出来的轰动,觉得自己的父母确实不太适合在公众面前过多的亮相。

    “难道真的出事了不成。”傅冰蝶回想了下那两人刚刚的窘态,不由得紧张起来。

    “哎呀!没有了,就是妈咪救了一溺水的姐姐,然后身份被曝光了而已,所以估计会出现在明天的报纸上。”小轩轩知道自己妈咪为人比较低调,最不喜欢的便是被过多的报道,因此可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烦恼了。

    “那是好事啊!救人了而已,又不是害人,有什么好怕上报纸的啊!”傅冰蝶以前一直都是社交界的宠儿,是出了名的聪慧女人,所以可没少被报道,因此对于这些,并不觉得有什么好介意的。

    “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巴不得的事情,可妈咪不会喜欢的。”小轩轩很清楚的知道,之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妈咪的身份神秘,那是因为她拒绝了一切的采访,而为了爹地,她已经有了许多的妥协。

    小轩轩猜得很对,欧阳瑞西确实不喜欢被大篇幅的报道,所以刚洗完澡出来就开始跟穆公子摊牌了。

    “今天的事情,你能不能压下来。”倚靠在梳妆台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企盼的看着那个梳洗过后已然神清气爽的男人。

    “我试试看吧!但不一定能行。”因为在场的都不是媒体,而是广大市民,所以他得知道该找谁施压才行。

    “嗯!尽力吧!实在不行就算了。”欧阳瑞西轻吐了口气,有一些的泄气。

    “没事,有的事情,你不去关注的话它很容易就过去,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而已,没有什么好在意的。”穆季云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毛巾,给她温柔的擦了起来,眼神尽显溺爱之色。

    “呼!只能这样了。”泄气的把身子靠在了他的身上,有一种听之任之的慵懒感觉。

    “明天真的不过去吗?”穆季云再度的提起了昨天的话题,因为有的东西并不说你去逃避便会过去。

    “你好像很希望我过去是吗?”欧阳瑞西咬唇,欧阳连城是她心底的一根刺,稍微的触碰下都会觉得有疼痛感袭来。

    “不,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他已经跟我开了口,那么我势必会过去,只因为他是你的父亲,就算他再怎么的十恶不赦,都无法改变你的身体里面所流着的是他的血液。”目光认真的凝视着她的双眼,就好像想把自己的想法给灌输到她的脑海般执着。

    “好,我会想想。..”伸手圈住了他健硕的腰身,把头给抵在他的怀里,很是享受这样的一种可以有人依靠的感觉。

    穆季云低头,在她还没有干透的发顶上轻吻了下,知道她在纠结些什么,所以他给她时间跟空间去思考。

    最终,欧阳瑞西还是再次的走进了那个家门,所不同的是,里面的一切都早已物是人非。

    欧阳连城没有想到欧阳瑞西真的会来,所以感动到不知该如何自处才好。

    “我是来看辰海的。”欧阳瑞西不是没看见他眼里闪动着的泪花,但她的心底却在拧着一股劲,说什么都不会让他这辈子好过。

    “我知道,我知道,辰海在楼上,你上去找他吧!”只要她肯来就好,至于目的,真的不是很重要。

    穆季云眉头轻蹙,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她任性也好,倨傲也好,他都乐意宠着她。

    “外公,祝你生日快乐!”小轩轩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也不愿意去介入,所以只做一个小孩该有的本分。

    “轩轩,又长高了不少,来,外公有礼物送你。”欧阳连城虽然是被女儿的冷漠给伤到了,但却在外孙这里寻求到了安慰感。

    “什么礼物,外公,是不是你上次答应给我买的遥控飞机啊!”小轩轩很高兴的迎了上去,可见他对欧阳连城一点也不陌生,应该是常有见面才对。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欧阳连城很是喜欢这样的一种和乐融融的感觉,虽然是假象,但对于他来说,已经心满意足了。

    看着他们两人手拉着手的离开,欧阳瑞西的心底说不出的百转千回,总感觉某些东西正在慢慢的把自己心底的防线在逐个的击破。

    “姐姐,姐夫,你们来了。”欧阳辰海一身的休闲装,给起一年多以前,现在的他看起来更是成熟了不少。

    “辰海,不错,好像又长帅了。”欧阳瑞西终于扬起了笑脸,很是亲切的跟他拥抱在了一起,但很快的便被某个小气的男人给拉了回来,用极尽挑衅的目光去看着欧阳辰海。

    “怎么,姐夫还是这么的不自信啊!”欧阳辰海嘴唇努动,满是玩味的看着穆季云。

    “我不是不自信,只是在捍卫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被外人所沾染而已。”这小子,从一开始就跟自己过不去,所以说什么都得提防着他才行,因为就像自己老婆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他可是给原来又飞跃了一个层次。

    “说得好像我是什么污染源似的,不自信就不自信,我们又不会取笑你,姐,跟我上来,我给你带了礼物。”欧阳辰海才不管穆公子有没有吃醋呢?拉起欧阳瑞西就往楼上带。

    “真的,你还给我带礼物了,是什么啊!”欧阳瑞西被动的跟着他上了楼,完全的忽视了穆公子的存在。

    “你猜。”欧阳辰海一脸的神秘,丝毫也没有发现穆公子一脸的黑线,目光喷火的死瞪着他的背影。

    “不好猜。”欧阳瑞西很少收礼物,因为在她的世界里,所接触到的都是一些冷兵器,所以还真的没有什么是自己所喜爱的。

    “看看,是buck&strider888,因为比较短小,我觉得非常的适合你。”这一款作战匕首,外形虽然很像一款厨刀,但在这不起眼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可怕的杀气。888饱满的切割线,及短小厚实的刀身与手柄,能隐蔽而快速地出刀,干净利落地结果敌人,是cqb类小直刀的典范。

    “你怎么带得回国的啊!”欧阳瑞西很是雀喜,因为她很早以前就想要得到这么的一款适合自己在出任务时防身的匕首,却一直都没有如愿,想不到欧阳辰海竟然给她买了回来。

    “这个嘛!秘密。”欧阳辰海才不会告诉她,为了这把匕首,他可是求着朋友用私人飞机把自己给送回国的。

    “不管怎么说,谢了。”欧阳瑞西爱不释手的左右比划着,眼里散发出对某种东西感兴趣之时的灼灼其光。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贵重物品呢?只是一把军事匕首而已,像这样的,要多少我就能给你找多少。”穆季云酸溜溜的说着,才发现自己倒是忽略了关于这一方面的东西,原来她的喜好竟然是这么的简单,一把小小的匕首就能让她感到欣喜若狂,果然,她说得很没错,他们的感情是真的变得淡然了不少,因为自己竟然没有感受到她的所需。

    “那你倒是给我找一把试试看啊!怎么就不见你送过给我呢?”说到这个,欧阳瑞西便觉得有些的委屈,虽然说她不是一个矫情的女人,但总归是个女人好吧!可怎么就不见他像别的男人那样,偶尔的给自己送个礼物惊喜一下呢?

    “我那不是以为你不稀罕吗?”穆季云真的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们军区要什么没什么啊!又怎么会在意这些的小玩意呢?

    “不,我很稀罕,因为我也是俗人一枚。”欧阳瑞西轻抬着下巴,挑衅的看着他。

    “好,既然你喜欢,改天我送你一大堆。”穆季云被她的眼神给看得很是憋气,所以不假思索的撂下了豪言壮语。

    “嗤!你以为是大白菜呢?一来就是一大捆,你总不会告诉我不懂得什么叫做物以稀为贵吧!”欧阳辰海忍不住的失笑出声,一点也不避讳的当面嘲讽他。

    “我乐意,要你管。”穆季云咬牙切齿的狠瞪着他。

    “果然是暴发户,可以理解。”就是要气他,怎么着吧!

    “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能不一见面就吵架吗?”欧阳瑞西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拌嘴,他们两个,就像轩轩跟伈伈一样,总想着怎么把对方给踩到脚下才能解恨。

    “还不是姐夫他自己先挑起来的啊!”欧阳辰海觉得有些的委屈。

    “如果不是你有意的挤兑我,我才懒得跟你吵呢?”穆公子傲娇起来那就不是人,而是一个狡猾的狐狸。

    “算了,我先下楼了,你们两个继续。”欧阳瑞西说完转身便走,反正眼不见为净,才懒得搭理他们呢?

    晚餐的菜肴异常的丰盛,很多都是轩轩跟欧阳瑞西喜欢吃的东西,看来欧阳连城在这一点上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要不也不可能会如此的清楚他们的喜好了。

    “今天难得的一家人聚在了一起,这一杯,就由我来敬你们吧!”欧阳连城的声音有些的颤抖,因为这个家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么的充满了人气味了。

    所有的人都拿起了杯子,唯独欧阳瑞西不为所动,让欧阳连城深感尴尬之余也有些的心伤,但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而来,所以他怨不得任何人。

    “妈咪。”小轩轩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了欧阳瑞西,撇开以前的恩恩怨怨不说,其实他觉得外公也挺可怜的。

    “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所以不适宜饮酒。”这已经是欧阳瑞西最后的底线了。

    “我们喝吧!她昨天泡了水,所以有点感冒。”穆季云出面打圆场,知道她能来就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了,这会儿又怎么可能会跟欧阳连城碰杯呢?

    “那就不勉强了,身体要紧。”欧阳连城讪笑了下,显得很是牵强。

    欧阳辰海的眼底有些的受伤,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造成今天这样一种局面的人究竟是谁,说到底,自己就是那一个侮辱的最大存在。

    这一餐饭,表面上看似并没有什么,可每个人的心里都好像压着一块大石般的感到窒息,所以并不是很尽兴。

    穆季云他们并没有停留太久,切完蛋糕就告辞回去了,而欧阳瑞西一直都是冰冷着一张脸,谁都无法融化她心底所凝聚起来的寒冰。

    遗憾吗?可能吧!但不管怎么说,这个生日对于欧阳连城来说还是特别的富有深意的,至少他也享受了一回天伦之乐不是吗?

    “爸,我觉得你还是放过姐姐吧!你这样只会让她更加的烦躁而已。”欧阳辰海完全的能理解欧阳瑞西的心情,无论她站在哪一边,都势必会对另一方造成伤害,而她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紧守着自己对母亲的誓言了,所以只能在父爱的这一块上去作出放手的举动。

    “我知道,但总是忍不住的有所期盼,看来,这一辈子,她是不可能再原谅我的了。”刚刚她的态度表现得那么的明显,如果说他还残存着期盼的话,那么就太不会察言观色了。

    “姐姐她有着自己的苦,但我能感觉得到,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恨,只是也爱不起来而已。”别看欧阳辰海年纪尚轻,但却很能琢磨别人的心境。

    “唉!就这样吧!至少她今天还是给了我面子不是吗?”对于这一点,欧阳连城已经深感满足了。

    “我明天要去监狱看一下妈,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就算自己的心底有多么的不愿意去承认莫雅萍,但也还是无法洗脱她是自己母亲的这个事实。

    “你自己去吧!我不想见到她。”那个女人,每每想起,还是会让他为之咬牙切齿的,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现在应该过得很幸福吧!

    “由你吧!那我自己去。”欧阳辰海苦涩的一笑,其实他才是其中最为难做的一个人,但他还是厚着脸皮的告诉自己,他并没有错,只是错在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而已。

    时间很快的便来到了秋天,而离冷伈伈的预产期也越来越近了,每天晚上都会因为肚子太大的原因而睡不安稳,从而也间接的影响到了顾阡陌的睡眠质量。

    就好像现在,她只不过是想起来上个卫生间而已,但脚却突然的抽起筋来,差点没让她摔倒在地,还好及时的扶住了旁边的梳妆台才幸免于难。

    “伈儿,你怎么了。”顾阡陌被响声惊醒,快速的按亮了床头灯,一骨碌的爬了起来。

    “没事,就是想着起来上卫生间,没有想到脚突然抽筋了。”冷伈伈整张脸都扭曲到了一起,可见并不像她所说的那般轻松。

    “我看看,来,扶着我站起来,这样能很快的缓和脚抽筋。”顾阡陌把她给扶起来,让她两只脚都踩在了地板上,等到缓和了才让她坐回床上,蹲下身子给她温柔的按摩着腿部。

    “阡陌,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就连腿也粗了很多。”冷伈伈咬着唇,越是随着月份的增加,她便感觉到自己一天天的在变样。

    “瞎说,哪里难看了,还是那个最美丽的小公主。”宛如每一位孕妇一样,总担心自己的身材走样后会让老公嫌弃,所以这样的话,这丫头总会时不时的冒出来。

    “真的吗?可我总觉得现在的自己好臃肿。”冷伈伈有些的沮丧,因为担心宝宝吸收的营养不够,所以她摄取了不少的营养成分,感觉到是不是有点过了,所以才会让自己也跟着胖了许多。

    “那是因为你的肚子里面孕育着宝宝的缘故,所以才会产生了这样的一种错觉,好了,走吧!我陪你去厕所。”顾阡陌担心她一会儿会因为迷糊而摔倒,所以觉得还是由自己陪伴着她比较的安全。

    “呃!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就行。”冷伈伈羞红了脸,虽然说他们已经结婚很久了,但她还是不适应那一种过于涉及到**的亲密相处方式。

    “那你小心点。”顾阡陌不放心的叮嘱着她,再有三个月,他们的宝宝就要降世了,想想都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情。(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