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欲擒故纵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告诉你干嘛!难道说过来一起逛吗?”白烟蓉皱了下自己的五官,这样神色凝重的一个他,可是自己第一次见到。..

    “你觉得可能吗?真傻,自己的腿不好,也不知道跟妈说一声。”秦书寒用手在她受过伤的腿上来回的按摩着。

    “看见她那么的兴致勃勃,我不忍心坏了她的好心情,再说了,我这不是想要讨好她吗?这样一来的话,应该也不会有所谓的婆媳关系了吧!”白烟蓉细数着手指,虽然知道自己婆婆是属于那一种讲理的人,不会做出些什么过分的举动来,但预防一下总是好的吧!

    “说得妈有多么的难以相处般,放心吧!她不是那一种无理取闹之人。”关于这一点,秦书寒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性格温和之人,有着良好的个人修养,是一个比较知性的女人。

    “我知道啊!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不忍心。”白烟蓉摸了下鼻子,这就是她的弱点,别人越是对自己好,她也就越是心软。

    “所以呢?就只能自己受罪了,先上去洗澡吧!完后我给你擦点药。”秦书寒轻叹了口气,虽然说有一些的红肿,但还不至于弄成二次受伤。

    “可是要开饭了,就等你回来呢?而且我也饿了。”白烟蓉是一个忍受不了饥饿的人,所以在美食当前的情况之下,又怎么可能会去先做其它的事情呢?

    “你该不会是连午餐都没有吃吧!”秦书寒新奇的看着她,难道说她为了讨好自己的母亲,就连午餐都给省了吗?原因就是因为不好意思。

    “不是没有吃,而是吃不下。”一想到那几个做作的贵妇说话时阴阳怪气的嘴脸,她的心底就一阵的郁闷不已。

    “为什么?食物不可口吗?”秦书寒把她的脚给放了下去,随之也跟着站了起来。

    “不是,只是跟一大堆三姑六婆在一起有点的影响食欲。”白烟蓉实话实说,觉得并没有瞒着他的必要,毕竟这确实是自己的心底感受。

    “噗!你说的应该是妈的那些场面上的朋友吧!”秦书寒失笑,虽然说自己也不喜欢那些老女人,但是这丫头的反应也未免的过激了些。

    “原来你也知道啊!话说我还真佩服妈的忍受能力,竟然能跟这样的一群人成为朋友。”白烟蓉觉得自己婆婆的心理抗压能力很强,要是换成自己的话,肯定早就翻脸了。

    “在这个世界上,你讨厌着很多的人,却不得不去应酬,看清了很多人,却不能轻易的拆穿,这就是现实,虽然有些的无奈,但却不得而为之。”秦书寒苦涩的一笑,知道她刚走出社会不久,所以没有自己看得透彻,才会产生这样的消极情绪。

    “唉!突然觉得,这样的人生很累。”白烟蓉轻叹了口气,想着自己以后要去应付这么的一些人,她就整个人都提不起兴致来。

    “怎么,害怕了吗?可是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秦书寒吓唬她,其实她不想要去应酬的话大可以不去,毕竟他可不是一个需要老婆去替自己打点关系的人,更何况,他也一直对拍马溜须这一做法很是反感,所以又岂会让自己的妻子去虚与委蛇。

    “那我到了最后会不会也成为那样的俗气之人,完全的没有了自我。”白烟蓉纠结的看着他,突然觉得婚姻所带给自己的那一种美好感觉在此刻瞬间的消之贻尽了。

    “你是不是很想听这么的一句话: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秦书寒一边洗着手,一边的看着紧跟着自己的白烟蓉,眼里闪烁着一抹狡黠的光芒。

    “嗯!可你不会说是吗?”白烟蓉有些的沮丧。

    “你觉得现实生活中会存在着童话吗?别傻了,如果真的有人会这么说,那也只是敷衍的话而已,其实内心并不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不想骗你。。。”秦书寒走过去烘干手,俊逸的脸上带着一抹自嘲。

    “可你不觉得,有时候谎言也尽美吗?”倚靠在门边,目光紧随着他的身影而动。

    “那要看是什么时候,走吧!不是饿了吗?去吃饭。”秦书寒不打算跟她再执着于这个问题上,所以牵起她的手走向餐厅。

    虽然说白烟蓉已经跟他打过预防针,但当他饭后上楼看见那满地的物品之时,他还是难免不了的惊愕了下,这是把整个商场都搬回来的节奏吗?

    “怎么样,是不是被吓到了。”白烟蓉就知道会这样,因为她自己也被吓到了。

    “咳咳!还行。”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看来自己母亲是真的打算把这丫头给培养成她的接班人了,只是她忽略了一点,蓉蓉并没有她的那一种高超的交际手腕,所以注定了会吃亏。

    白烟蓉笑笑,动手开始整理这一大堆的东西,是福是祸,总要走一遭才会知道,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不相信自己一个新时代的女性还对付不了一群老女人。

    s市的早晨总是透着几分的寒意,米寒快步的往公车站走去,俏丽的短发,加上中性的打扮,怎么看都是一个充满了活力跟朝气的阳光女孩,因为起晚了的原因,所以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上车。”一辆墨黑色的奢华跑车停在了她的身边,罗昊那酷酷的脸也瞬间的跃入了眼帘。

    “你不用陪大哥去公司吗?”米寒质疑的看着他,因为自己婆婆的一再坚持,所以她也只能称呼穆季云为大哥。

    “已经安排有人尾随,快点,不是要迟到了吗?”罗昊皱了下眉,升起了一丝的不耐。

    “哦!”米寒赶紧的上车,一边扣安全带,一边狐疑的看了他几眼,今天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吗?要不一向就不爱管自己的他怎么突然心血来潮的要送自己去学院呢?

    “不是有车吗?为什么不开。”对于这一点,罗昊很是不解。

    “因为不想太过于的招摇,所以还是坐公车比较自在。”米寒收回了视线,可能是因为学会了收敛自己的热情吧!所以在面对着他的时候,早已没有了最初的那一份痴迷。

    “其实你也可以让家里的司机送,反正能用到他的机会很少。”罗昊直视前方,虽然说是在跟米寒说话,但是脸上却不见半丝的情绪起伏,让人难以看透。

    “还是不要麻烦了,这样就挺好,我很享受这一种上学的乐趣。”因为这样,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不是谁的妻子,谁的女儿,只是一个简单的学生而已,身后没有过多的奢华背景衬托,会显得更加的随意舒适。

    “上学就真的那么好吗?”罗昊终于轻瞥了她一眼,虽然说有几分的冷意,但总算是不再把她给当做空气般的在应付着。

    “嗯!因为学的是自己所喜欢的东西,所以觉得特别的充实。”在爱情的道路上跌倒了,她只能在别的地方爬出来,不然怎么办,真的自怨自艾的去做一个深闺怨妇吗?对不起!别人怎么样那是别人的事,但却不是她米寒的作风,虽然说她也会伤心,也会落寞,也会彷徨,但却不会萎靡不振。

    罗昊不再说话,只是紧抿着唇,一如既往的冷酷,而米寒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一种阴冷的气息,所以并不在意,只是转头看着窗外,如果说婚姻的最终目的是想让自己变得更为成熟的话,现在的她已经算是褪尽了稚嫩的外衣,变得深沉而又知性了起来,不再那么的骄躁浮动。

    “在前面的路口放我下来就可以了。”看着准备到学院,米寒突然的提醒到。

    “可那不是还离你们学院有好一段的距离吗?”罗昊疑惑的看着她。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是被这样的豪车送来的。”她只想把心给用在学画画上,所以尽可能的低调,可不愿引来别的什么风波。

    “原因呢?”罗昊冷冷的斜睨着她,目光有些的阴鸷。

    “你可别多想,我只是不想引来别人的过多注目而已。”米寒见他这样,急急的解释道,她很喜欢现在这样的一种惬意的求学之路,所以就让人以为自己是一个穷酸的丫头吧!可不愿这样的宁静被打扰了去。

    “如果说不愿意让人知道我的存在,你大可以跟我说一声,没有必要这么的遮遮掩掩的。”罗昊一个用力的打弯,车子便以漂移状停在了她指定的路口,其实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毕竟这正是自己所希望的,跟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他为什么会觉得心里很不爽呢?有一种被嫌弃了的感觉,虽然说并不是太强烈,但他却是这么认为的。

    “呵呵!罗昊,知道吗?你真的很不讲理,一开始,是你跟我说的,别试图对你存在着想法,而我现在终于的如你所愿了,难道说也错了吗?”米寒苦笑出声,所有的规矩可都是由他所定下的,她也只不过是顺从他的意思而已。

    “不,你没错,错的那一个人是我而已,下车。”罗昊有些的烦躁,话确实是他说的不假,但是没有想过她会真的执行到底,这一段时间以来,真的把自己给当成了陌路,就算住在同一间屋檐之下,也只是点个头而已,说实话,这样的冷战状态让他感到很是不适应。

    米寒咬了咬唇,眼眶有些的红润,但很快的便就释然了,抬了抬头之后,拉开车门便步下了车,连个告白都没有,疾步的向前走去。

    罗昊并没有马上启动车子离开,而是看着她的背影好一阵的出神,是什么致使了她的改变呢?她不是一直都对自己很热情的吗?可这一团火怎么却慢慢的熄灭了呢?

    “嗨!米寒,好巧。”刚走到校门口,便碰到了何安轩,如每一个富二代一样,开着极炫的跑车。

    “早。”米寒皱眉的打了个招呼,虽然很不想搭理他,却也不是极具的讨厌。

    “上来吧!我载你进去。”何安炫放慢车速跟在她的身边,年轻的脸上透着青春的耀眼光芒,跟罗昊的那一种深冬的冰冷可是差别太大。

    “不用了,我可不想莫名的跟人树敌。”米寒的语气带着一丝的嘲讽,快步的向前走去,可不愿跟他有过多的接触,免得被他的那一群追捧者给围攻。

    “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最多也只不过是扯个头发而已。”何安炫轻描淡写的说道,其实每天都被一大帮的女生给当作猴子般的看,他也很烦心的好不好。

    “这样还不严重吗?我可不想变成秃子,毕竟我对生活充满了理想,可不会轻易的想不开到跑去当尼姑。”米寒说完抄了条近路去走,也趁机的把他给摆脱了。

    何安炫努着嘴,眼里带着一抹的玩味,看得出来,他对米寒很感兴趣,可能是一直以来都被别的女人给捧在手心的缘故,所以碰到了一个不把自己给当回事的后就萌生出了要折服的念头。

    刚一走进教室,米寒就收到了众多的注目眼神,让她感到有些的不太自然,总感觉是不是跟自己身上的打扮有关。

    “米寒,听说你刚刚是跟校草有说有笑进的校门啊!”沈佳佳八卦的小声问着她。

    “谁说的。”米寒皱眉,什么叫做有说有笑,自己可是从头至尾都没有笑过好不。

    “就是有人看见了啊!要知道,校草可是从来不对女生笑的,可他竟然对你笑了,那是不是说他对你有意思啊!”沈佳佳很是兴致勃勃的说着,如果是真的话,她可是很乐意看见这样的一种现象。

    “你那脑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呢?你觉得他会放着大美女不喜欢,来喜欢我这种假小子吗?”米寒不置可否的一笑,怪不得自己一进教室就觉得气氛怪怪的,原来原因出在这里啊!

    “这可难说,难道你不知道吗?现在的有钱人都很变态,就喜欢像你这种另类的。”沈佳佳一脸的神秘,就好像她懂得挺多似的。

    “嘿!你这话可一点也不像是在夸我,倒是觉得我有多么的不堪入目似的,所以他才会对我感兴趣,以此来彰显出他的特别来。”米寒没好气的说着,眉宇有些的纠结,觉得自己以后还是远离那一个何安炫为好,免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像现在,自己只不过是跟他说了几句话而已,可女生们看自己的眼神马上就不同了。

    “米寒,你上次怎么说的,怎么,现在自掌嘴巴了吧!”余曼气呼呼的走到了她们的跟前,怒气冲冲的说着。

    “我是说过不会喜欢他,但是可没有说过不跟他说话。”米寒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会来找自己麻烦的,可不,自己刚刚才想到这个问题,她就悄然而来了。

    “你这是在钻文字的漏洞。”余曼是很怕她不假,但那是在无人的情况下,所以现在人多的情况之下可是有点的肆无忌惮起来。

    “我说余曼同学,我总不能跟一个对我示好的同学口出恶言吧!不然这样,你自己亲自去告诉他吧!就说你不想看见他跟我有任何的交集。”米寒把身子靠向后面的桌子,做出了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来。

    “你故意的是吧!如果我真的这样去跟他说的话,他肯定会更加的讨厌我,然后你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余曼轻抬着下巴,气恼的狠瞪着她。

    “随你怎么说,如果说你一定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无话可说。”米寒扶额,莫名的成为了假想敌,她应付起来真的很烦的好不好。

    “哼!我就知道,有哪个女人会抵挡得了安炫的魅力,原来你这只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戏码而已。”余曼看见何安炫走进教室,故意大声的说着,反正不管怎么样,她都一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得逞。

    “是啊!我已经被他给秒杀到了,所以我改变主意了,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米寒怄气的说着,目的就是想要她别再烦着自己。

    “我很高兴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何安炫的嘴角微微勾起,很是兴奋的看着米寒。

    “安炫,这个女人她并不是真的喜欢你,只是喜欢你家的钱而已。”余曼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结果,所以呆愣了几秒之后,便有些慌乱的说道。

    “你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就是贪我家的钱呢?”何安炫轻瞥了她一眼,带着几分的睥睨。

    米寒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满脸的尴尬表情,她刚刚只是一时气急之下才会那样说的,谁知道这个该死的何安炫会突然的进来啊!

    “像她这样的穷酸女,当然是希望乌鸦变凤凰了,这还用说吗?再说了,她哪点配得上你了。”余曼嫌弃的看了米寒一眼,虽然说她身上的衣服看起来是名牌不错,但现在的假冒产品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谁知道是不是假名牌呢?

    “如果说她配不上的话,难道说你就配得上了吗?在我看来,自然美可是给你这种后天的美女强多了。”何安炫嘲讽的看了余曼的脸一眼,随之把目光给放在了米寒的身上。

    “我说,你们能不能换个位置讨论这个话题,我可是对你们的谈话内容一点也不感兴趣。”米寒轻按了几下自己的眉心,这下可好,自己跟何安炫的事情,一会不知道又该被传成什么样版本的了,但管他的呢?反正她可是对这个自傲的家伙不感半丝的兴趣。(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