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遇见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去你的,你以为我是你啊!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了。。”秦书寒轻啐了他一口,却连自己也没有发觉,其实他的内心也因为某人而有了松动。

    “生气了,我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好了,就这样吧!我该去跟老大汇报工作了。”夏雨晨是个随性惯了的人,所以就算是身居要职,也依然的不愿循规蹈矩而行,总是依着自己的性子,择取最为舒服的上班方式,这一点,是穆公子最为郁闷的事情,但只要他能完成工作,别的一切也就由着他了。

    “蓉蓉,你的眼睛怎么了。”米寒一看见白烟蓉,便紧张的惊叫了起来。

    “没事,昨晚睡前水喝多了,所以有些的肿。”白烟蓉的眼神有些的躲闪,不好意思说自己在不久前刚刚哭过。

    “那你还要训练啊!这样会不会造成视觉上的困扰啊!”米寒有些的担心,只因为白烟蓉的眼睛实在是太红肿了。

    “没事,放心吧!”白烟蓉给她一个宽慰的眼神,已经做好了蓄势待发的准备。

    “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这样吧!蓉蓉,我们今天就别训练了,我请你喝酒怎么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米寒总觉得自己的眼神跳得厉害,所以不是太放心。

    “可我衣服都已经换好了呀!”白烟蓉有些的犹豫,就因为自己心里郁闷难受,所以才会想着借助速度的激、情来让自己发泄一下。

    “可以再换回来啊!”反正米寒就是打定了主意不想让她现在开始训练就对了。

    “那好吧!”白烟蓉之所以妥协,是因为觉得米寒的提议很不错,觉得酒精或许真的能让自己沉醉一下,借此减少些许的痛苦。

    “这就对了,走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去喝酒。”米寒趁她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赶紧的拉着她离开,就担心一会儿她会反悔。

    缘分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的凑巧,所以当白烟蓉跟秦书寒再次的在妖娆盛世碰见的时候,她微微的愣了下,随后当作陌生人般擦肩而过。

    “夏副总,好巧,我们又见面了。”米寒伸手跟夏雨晨打了个招呼,可没有忘记上次自己在路上跟人发生摩擦的时候是他跟欧阳瑞西给自己解的围。..

    “你是……”夏雨晨有些的愕然,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着她的影子,可无论他再怎么的努力也是毫无所获。

    “我是米寒啊!上次我的车跟人发生碰撞的时候还是你跟欧阳姐姐帮的忙呢”米寒知道自己不是那一种一见便让人为之惊艳的女孩,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忘得那么的彻底。

    “米寒?”夏雨晨皱了下眉,直到一个小太妹的形象在自己的脑海中跳跃而过才想起了她是谁,“哦!是你啊!好久不见,你的打扮嗜好还是那么的另类别致。”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啊!”米寒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自己的形象在他的眼中难道就真的是那么的低吗?

    白烟蓉因为米寒的突然停下而跟着站在了原地,但却连正眼也不看一下秦书寒,就好像他们之间真的是陌生人似的。

    “当然是夸你。”夏雨晨妖艳的一笑,似真似假的说道,让人根本就难以分辨得出其中有着几分的真实度。

    “我们走吧!”秦书寒对于白烟蓉的淡漠很是高兴,因为这就是自己所想要的效果不是吗?只是为何看见她不再像之前那样的故意跟自己找茬而感到异常的落寞呢?

    “不好意思,先告辞了。”因为米寒是欧阳瑞西所认识的人,所以夏雨晨才会停下来跟她打招呼的,否则的话他才懒得去搭理呢?

    “再见!”米寒很是豪爽的说着,并没有想过要刻意跟他套近乎的意思。

    夏雨晨在经过白烟蓉的身边之时停了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快步的跟上了秦书寒。

    “嘿!我说,你跟那妞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千万别告诉我你们不认识。”夏雨晨用手撞了撞秦书寒,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确实是太过于的诡异了。

    “哪个妞,不是跟你正聊得火热吗?”秦书寒推门走进了包厢,虽然知道他所指的是谁,但并不打算就这个问题而来回应他。

    “别跟我装蒜,你知道我所说的是谁,话说她不是伈伈那丫头的闺蜜吗?什么时候跟你牵扯不清的了。”夏雨晨跟着走了进去,很是慵懒的把自己给深陷在沙发之中。

    “谁说我跟她牵扯不清了,不懂就不要乱说。”秦书寒的心情有些的烦躁,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上白烟蓉,而从她那红肿的眼眶中不难看出,她很明显的已经哭过了,不对,自己去关心这个干什么啊!她有没有哭过又跟自己又何联系呢?

    “别否认,你今晚请我喝酒就很诡异,怎么,对她动心了不成。”夏雨晨试探性的问着,不错嘛!这小子难得的终于开窍了。

    “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秦书寒的眼神有些的闪烁不定,给了人一种很不可信的感觉。

    “你丫的就继续的装吧!说说看,是怎么开始的,说不定我能帮得上忙也不一定。”夏雨晨打定了主意要探究个明白,所以不愿意轻易的放他过关。

    “想坏脑了你,别跟我说些有的没的,还是喝酒吧!”秦书寒说着拿起了服务员刚刚送进来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之后仰头的一干为净。

    “不说就算,有你难受的时候。”夏雨晨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所不同的是他是慢慢的抿着,因为他们常常都来的缘故,所以服务员都早已的摸清了他们的脾性,因此能以最快的速度给端上他们所喜欢的一切。

    而另一边,服务员刚给上酒,白烟蓉便以豪饮的方式给喝开了,动作可是与秦书寒一模一样。

    “蓉蓉,你倒是慢点喝啊!”米寒皱了下眉,虽然说她这人是有点的大大咧咧不假,但并不代表着没有看出她刚刚看着秦书寒之时的那一种异样情潮来。

    “怎么,后悔了,怕我把你给喝穷了不成。”白烟蓉说着再度的给自己倒上了酒,依然是抬头便喝了个见底。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怕你喝急了难受而已。”情总是伤人的,但若不去轻易招惹的话,也就能相安无事,可一旦栽了进去,那么便会是伤身动骨的事情。

    “放心吧!我没事,来,干杯。”白烟蓉用力的与她碰了碰,虽然说已经决定了要远离那个男人,可心底却在径自的想着他现在究竟在想着些什么,有没有因为自己的放手而有些的难受,所以才会像自己一样出现在这种以酒消愁的地方。

    “干杯!”米寒有些的无奈,但也只能由她而去了,毕竟有些东西并不是自己可以劝阻得了的。

    “米寒,你有很认真的喜欢过一个人吗?”

    白烟蓉苦涩的笑着,很是好奇的看着她。

    “就目前而言还没有,以后可就不好说了,你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选不成。”米寒虽然觉得她所喜欢的人应该就是秦书寒,但因为她没有承认的原因,所以也只好假装的不知道。

    “还没开始就已经走向了终结,喜欢与否又能怎么样呢?”白烟蓉说着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说不出的苦涩在心底肆意的蔓延着。

    “可千万别泄气啊!只要他还未娶,那么一切都还有可能。”米寒劝慰着她,看她这样,自己莫名的觉得有些的害怕,就好像已经感觉到了以后的自己般茫然。

    “那又怎样,终究不爱,强求又有何用呢?”白烟蓉苦涩的一笑,既然对方那么的不把自己给当作回事,她干嘛还要继续的作贱自己呢?

    “你说的那个人是秦医生吗?”米寒还是忍不住的给问了出来,虽然说她跟秦书寒并不认识,但就外貌而已,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男人。

    “你,怎么知道的啊!”白烟蓉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但随后又了然的一笑,肯定是自己表现得太过于的明显了,所以才会看出其中的端异来的。

    “你就差没有在脸上写上他的名字了,你说我怎么会知道。”

    米寒有些怜惜的看着她,终究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已,要不她又何须的借酒消愁呢?

    “但又能怎么样,在他的眼里,我除了是伈伈朋友的这一层关系之外,其余的什么也不是。”白烟蓉自嘲的笑了笑,她并不是一个爱把事给藏在心底的人,所以并没有想着要故意的隐瞒些什么。

    “你,该不会是跟他告白过了吧!”米寒问得有些的迟疑,但只有告白了才会知道他的心底究竟是何样的一种态度不是吗?所以与其说她这是在询问,倒不如说是绝对肯定的。(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