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错爱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来他是真的成熟了,知道要帮忙打理生意了。.”冷伈伈欣慰的一笑,视线也跟着追随了过去。

    “大嫂,是不是很棒。”顾倩倩还保持着属于小女孩的那一种纯真,所以语气很是轻快兴奋。

    “是不错,像这种行为艺术的东西现在也是随处可见,看来这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需要。”冷伈伈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巧的脸上带着一丝柔和的笑意。

    “那个叶晚落还有没有再找你麻烦啊!”顾倩倩小心翼翼的问道,眼神有些的闪躲。

    “没有,怎么了!”冷伈伈想起蛋糕店的那一幕,但很快的便甩了甩头,不愿再把思绪给停留在那一件事情之上,毕竟她的行为并没有多过分不是吗?

    “没事,只是问下而已。”顾倩倩笑了笑,一段友情的终结,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虽然说有些的伤心难过,但是也有着一种释然,因为自己提前的看清了一个人。

    “是不是很难过。”冷伈伈侧头的看着她,如果换成是自己,被自己的闺蜜所背叛,一定会很难过很伤心。

    “刚开始是那样,但现在已经无所谓,算了,我们别说她,还是说一下你跟我大哥吧!准备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侄子啊!”顾倩倩突然的转换了一个话题,满脸慧黠的看着盯着冷伈伈看。

    “说什么呢?我们结婚才多久啊!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便有小宝宝啊!”冷伈伈羞红着脸,低眉的浅笑着,可见她嘴里虽然是这么的说,但她的心底却是期盼着的。

    “难道说你们正在避孕不成,要知道我妈她可是一直都想着早点抱大孙子呢?所以说你们可不能让她失望了。”顾倩倩一脸兴味的看着她,满满的打趣成分。

    “呃!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说这些话也不觉得害臊。”冷伈伈的脸色更加的绯红了,不好意思的急急往前走去,虽然说她已经结婚了,但听到这样的事情还是会觉得害羞。

    “噗嗤!大嫂,你可是个混时尚界的人,怎么思想还这么的落后啊!”顾倩倩疾步的跟上,就是不愿意就此的放过冷伈伈。

    “停,这跟思想无关好不好,难道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太过于的敏感了吗?而且还是在大街上。”冷伈伈连看也不敢看顾倩倩一眼,现在的她终于知道自己往常问上官楚楚这种问题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了。

    “这又有什么关系啊!难道你觉得这满大街的老外会听得懂我们说的是什么吗?”顾倩倩毫无顾忌的大笑了起来,那清爽的笑声引来了不少瞩目的目光,毕竟她们本身就已经够抢眼的了。

    冷伈伈很是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随后才不管她有没有跟上,疾步的向前走去,反正她才不愿意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

    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流逝,顾阡陌每天都在计算着冷伈伈的归期,因为他发现没有了她在的日子竟然是那么的孤寂难耐。

    “怎么,在想伈伈吗?”欧阳瑞西一身的野战迷彩服,玩味的笑看着他。

    “还真的被你给猜中了。”顾阡陌露齿一笑,并不打算着要去刻意的隐瞒。

    “我说的没有错吧!其实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收获。”欧阳瑞西睨视了他一眼,很为他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而高兴。

    “谢谢你当初的拒绝,让我从中认清了自己的心。”顾阡陌也是一身的陆战迷彩服,他们所站的位置刚好是特训场上。

    “其实吧!你当初对我所倾注的只是怜悯而已,并没有所谓的爱,不过这下好了,你终于知道了什么才是自己所想要的。。。”欧阳瑞西把目光投向远方,一路走来,他们都有着太多的不如意,但结局总算是好的。

    “那时候是不是特烦我。”顾阡陌笑了笑,那时的自己是真的伤心,所以才会试图着拿酒精来麻醉自己,所以才会因此而跟冷伈伈结缘的。

    “没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来都是把你给当作家人般的看待,因为在我的心里,你就是一个大哥般的存在。”欧阳瑞西轻扯出一抹淡笑,但眼神是绝对真诚的。

    “我知道,走吧!应该可以看结果了。”顾阡陌说着跳上了自己旁边的军用作战车,就是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眼底的那一抹动容。

    欧阳瑞西扬了扬眉,也跟着上了自己的车子,到终点去看看这一场特训到底有几个能脱颖而出的。

    再次的见到秦书寒,白烟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一种躁动,而是变得淡然了不少。

    “哟呵!这不是秦院长吗?不知道大驾光临我们画廊有何贵干啊!”冷伈伈挡在门口,她刚想离开呢?没有想到竟然会碰上他,所以倒是挺意外的。

    “到画廊当然是观赏画而来,难道你以为是来看你吗?”秦书寒蹙了下眉头,毫无风度的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也不去在意有没有把白烟蓉给撞疼了。

    “喂!我说你怎么这样,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白烟蓉转过了身,跟在他的身后叫嚷着。

    “嘘!安静,这里可是个高雅的地方,不适合大声喧哗。”秦书寒把食指放在唇边轻嘘了下,一副很有风雅的样子。

    “切!就你还懂得高雅的东西啊!”白烟蓉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还是放低了音量,就怕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打扰了别人。

    秦书寒也不反驳她,只是放慢了脚步,在每一幅画前都伫立一下,虽然说有的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每一次都能让自己感受到不同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心情有关。

    白烟蓉虽然身为大画家的女儿,但是并不懂画,所以并不知道秦书寒究竟是在看些什么,反正在她看来,也就只是一张纸上涂着各种不同的涂料而已,真的很难意会出些什么来,但就算这样,她也静静的跟着他,就当是他需要自己的陪伴好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秦书寒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眉宇轻皱的看着她。

    “谁说我这是在跟着你了,难道就不许我也欣赏欣赏,假装高雅一回啊!”白烟蓉嘟着嘴,极力的在为自己狡辩着,虽然说她确实在跟着他不假,但却不愿被他给看穿,毕竟就算再怎么的女汉子性格,属于女孩子的那一种羞怯还是有的。

    “真的是这样吗?那你倒是来说说看,你都体会到了些什么。”秦书寒双手抱在胸前,定定的凝视着她,看她还怎么的狡辩下去。

    “两个字‘无聊’,就是不知道你们究竟都在看些什么。”白烟蓉撇了撇嘴,反正她这人就是,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才不理会别人说自己粗俗呢?

    “既然这样,你还看什么?难道说是想借机的接近我吗?”秦书寒的语气突然的冷了下来,并没有因为她的母亲跟自己认识而有所顾忌。

    “别太臭美了,要知道这是我家的画廊,本小姐想怎么看不成啊!”白烟蓉撇了下嘴,倨傲的轻抬起下巴,看起来有几分的张扬跟霸道。

    “那好,你自己继续的看,我就不奉陪了。”秦书寒说着转身便走,就是不懂自己以前来的时候为什么从来没有碰见过她,而最近却屡屡撞到,怎么想都觉得是故意而为的一件事情。

    “你去哪里啊!”白烟蓉疾步的跟上,反正就是打定主意缠定他就对了。

    “我想,关于这个,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吧!”秦书寒突然的站住,在某人撞上自己的后背之时眉头轻蹙了下。

    “呃!好疼,混蛋,干嘛突然的停下来啊!”白烟蓉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才不管是谁的责任,先骂了再说。

    “是你自己眼瞎,关我什么事啊!”秦书寒寒着脸,语气冰冷的说道,但只要仔细的观察,便可发现他嘴角勾起的淡淡笑痕。

    “你妹才眼瞎呢?”白烟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还不解气,还用力的踩了他一脚。

    “白烟蓉,你神经病啊!还有,我妹是你的朋友,所以你确定还要继续骂吗?”秦书寒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暴力的女人,所以眼睛里全是满满的怒火。

    “是你先骂我的好不。”白烟蓉挑衅的看着他,如此便好,只要他愿意搭理自己,管他是以何种的方式,反正她的心里是喜悦的,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很贱,贱到要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去换取他的些许关注。

    “疯女人。”秦书寒看了看自己被踩脏了的皮鞋,她应该庆幸踩的人是自己,要是换成了老大那个洁癖狂的话,非要让她吃不完兜着走不可。

    “死渣男。”白烟蓉不甘示弱的骂了回去,就算心底有多么的想要靠近他,嘴里也依然的在逞强着。

    “我说,你就这么的想要我坐实这个罪名吗?”秦书寒说着突然的把她逼向墙边,用手抵在墙上往前倾,完全的把她给禁锢在自己的怀里,邪气无比的抵在她的耳畔低语着,让白烟蓉不自觉的轻咽了下口水。

    “你……你想干什么?”白烟蓉的身体瞬间的僵硬了起来,有些的期待,也有些的紧张。

    “怎么,这不正是你所期盼已久的吗?装什么玛丽苏啊!”秦书寒说着越来越靠近她的唇,有一种即将要吻下去的意思。

    “秦书寒,你混蛋。”白烟蓉气急的用力把他推开,怎么也没有想到温润如他也会如此的邪恶无边。

    “我混蛋,哈哈!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这样的一个你究竟想要从我的身上得到些什么。”秦书寒轻捏起她的下颚,虽然说并不是很用力,但还是让白烟蓉感觉到了疼痛感。

    “如果我说了,是否你就会如我所愿。”白烟蓉回视着他,就在刚刚,她骤然的发现,为了这个男人,她可以让自己变得很卑微。

    “我只能说你想多了,白烟蓉,永远也别试图在我的身上得到些什么,因为我不会允许自己为你而付出半分,如果说你不是伈伈的朋友的话,就连应付你我也觉得是种浪费。”秦书寒薄唇轻启,凉薄的话犹如来自地狱般阴寒,让白烟蓉忍不住的打了个颤。

    “秦书寒,我就那么的令你讨厌吗?”白烟蓉咬了下唇,可就算这样,也不愿在他的面前露出半丝的脆弱,依然倨傲无比的轻抬着下巴。

    “你的本身并不讨厌,但你的行为却让我觉得异常的恶心。”秦书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越要靠近,自己便更加的排斥,甚至达到了恼怒的状态。

    “呵呵!我懂了,秦院长,请走好,但愿我们今生都不会再相见。”白烟蓉抬头看了看天,努力的把自己的眼泪给逼了回去,随后扬眉的一笑,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这回事般笑得一脸的灿烂,给人一种很没心没肺的感觉。

    “如你所愿,再见!”秦书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的觉得心底有一丝的刺痛,就好像缺失了些什么般怅然若失。

    白烟蓉目送着他离开,眼泪也跟着毫无意识的滚落,原本清丽的脸上爬满了泪痕,自己都已经把自尊给踩到脚底下了,却换不来他淡淡的一个笑痕,试问这样的追逐还有意思吗?

    如果说时间就停止在了这一刻,是否心痛也就跟着终止了,可她却发现自己的心底正在被人一刀刀的剜割着,让她疼得连气都透不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看她滑坐在地上,程经理急急的走了出来,语带紧张的问着。

    “程经理,我想先到办公室去呆一会可以吗?”白烟蓉说着站了起来,脚步踉跄的往自己母亲的办公室走去,也不管程经理怎么想现在的自己。

    “当然可以,要我给你泡杯咖啡吗?”程经理跟在她的身后,双手摊开,随时的坐好了要搀扶她的准备,因为现在的她步伐太过于的虚软了。

    “不用,让我一个人好好的静一下就可以了。”白烟蓉推开办公室的门,随后把自己给抛在沙发上,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不但模糊了自己的视线,还模糊了自己的内心,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自己这辈子流泪最凶的一次,往常就算是在比赛时碰伤了也不会有这样的疼痛感,因为**上的伤可以痊愈,但心一旦破碎了便再也难以缝合了。

    程经理虽然很是替她担心,但由于她不想自己介入的缘故,所以只能把门给悄声的关上,默默地呆在门口,就怕她会发生什么不测。

    秦书寒一路疾驰的回到医院,总感觉到自己的心底缺失了些什么,所以一整个下午都不在状况之上,老是会突然的对着某样物品呆呆的看着出神。

    “夏妖孽,今晚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秦书寒第一次兴起了要喝酒的念头,因为今天的他觉得特别的烦躁不安。

    “哟呵!秦大医生,今天太阳莫不是从西边出来的,要不怎么会突然的想起我来了呢?”夏雨晨靠在沙发上,语气慵懒的调侃着他,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秦书寒就从来没有主动的想喝酒过。

    “别废话,就说有没有空吧!”秦书寒有些的微恼,自己只不过是让他跟着去喝一杯而已,哪里来这么多的废话啊!

    “说吧!去哪里?舍命陪君子就是了。”夏雨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反正他一直就是个寂寞的人,有人请客又怎么会有拒绝的道理呢?

    “地点你来定,反正我对这些娱乐场所不是很熟。”秦书寒合上了自己看了一下午的报告,他不似夏雨晨他们,是生意场上的人,所以会常常的出入这些地方。

    “还能哪里,老地方呗!反正都已经习惯了。”夏雨晨意气慵懒的说着,自从穆季云跟冷傲风有了娇妻之后,他们几个就不再像以前那样能经常的聚到一起了。

    “好,今晚妖娆盛世不醉不归。”秦书寒有一种豁出去了的意思,脸上全是苦涩的笑意,本以为让白烟蓉不再纠缠着自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何会有一种遗失了什么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缺失了一角般心焦。

    “真的假的,你竟然也会说不醉不归,话说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了,还是说被哪家姑娘给抛弃了。”夏雨晨玩笑的戏谑着他,自是知道他并不是那种会为了女人而郁郁寡欢的人,毕竟他从来就不曾动过要恋爱的念头,说白了,也就是一个超脱了世俗的男人,觉得外界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只有实验室才是他的最爱。(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