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亲家会面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算了,你也不想的,就这样吧!以后多接受一下教训,加强一下管理规范,这样做起事情来也就能万无一失了。..”顾渊轻叹了口气,也知道事情不能全然怪他,但这件事情确实是带来了很大的反响不假,所以并不是说自己想包庇就可以了事的事情,而且他也不打算就这件事情上为他出面,毕竟他已经是一个成家的男人了,理应要为自己的过失负责才对。

    “我知道了。”在父亲的面前,顾阡陌的言词总是那么的简洁,可以看出他们虽然身为父子,但交流的机会却是相当的少,而就算是面对面着,也是相看两无言吧!毕竟一个把自己的领导架子给端得很高,而一个却遵循着自己作为下级对上级的那一种尊敬之意。

    顾渊的到来,无疑是让原本温馨的生活给渲染上了某些政治色彩,所以也就让冷伈伈变得比较的小心翼翼起来,因为他跟自己身边的那些人都不同,是一个拥有着威严跟霸气的军政人物,并不是自己的善良跟甜美就能软化得了的。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被罢免的事情。”冷伈伈轻抬着头,很是迷茫的看着顾阡陌,是因为自己不配陪他一起共承受吗?还是说不想让自己担心。

    “没事,只是暂时性的而已,告诉你只会添加不必要的困扰而已,还不如让你以为我这是真的在休假,快乐的到处潇洒一回。”顾阡陌有些的无奈,看来还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的有意隐瞒就这么的被父亲的突然而至给破坏掉了。

    “那也应该告诉我啊!这样压抑着难道不觉得难受吗?借一句你的话来说,可别忘了,我是你的妻子,理应要跟你一起共甘苦才对。”伸手在他的胸膛上若有似无的轻划着,娇丽的双唇微微的嘟起,以此来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生气了是吗?”捧起她的小脸来轻吻了下她那娇艳欲滴的粉唇,瞬间的便有一种拥有了整个世界的感觉,只是这丫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难道说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动作有多么的暧昧不清吗?

    “嗯!有点,因为觉得你把我给屏蔽在了你的世界之外。”冷伈伈的脸颊有些的绯红,源于顾阡陌的那一个突其而来的轻吻。

    “还真的是一个傻丫头,如果说我真的有那种意思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带你去认识我的朋友呢?不过以后我都不会了,无论是喜或是悲,我们都一起去面对,希望你也能对我这样好吗?”顾阡陌轻点了下她的额头,这样的一种宠爱,那是以前的冷伈伈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但她终究等到了不是吗?所以只要真心的付出了,总会收到相应的回报。

    “好,只要你不负我,我必誓死跟随。”冷伈伈惦起脚尖,很是动情的吻上了他,因为爱他,所以舍弃了女人该有的那一种矜持,因为爱他,所以愿意与他一起共谱美妙的爱恋缠绵,因为爱他,所以甘心做他身下的那一个妖娆绽放的女人,此情绵绵而无绝期,此人将会携手共度寂寥的余生,重新为他们之间的爱情描绘出更为浓郁。

    夜越来越深,而他们之间的爱情乐曲才刚刚奏响,缱绻的恋人情怀在此刻是那么的唯美绝伦,那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纠缠势必会让他们那还未成熟的爱情演绎到全新的一个至高点上。

    今天的凯特大酒店气氛很是诡异,顾渊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一个个的青年才俊,突然之间感到有些的伤感,想自己当年也像他们那样的桀骜不驯过,但还是被岁月的年轮而磨平了棱角,变成了如今的垂暮之年,不得不说还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在他们这样的一群人中龙凤面前,想要不服老都很困难。

    “来,亲家,我敬你一杯,怎么说这也是我们两家人第一次见面,所以里应要干了才行。。。”冷老爷子也是昨天才回到s市,因为没有人跟他说冷伈伈落水的事情,所以听到后很是心惊胆战,所幸的是人已经没事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不意思,到了现在才来拜访,倒是我们欠缺礼数了,所以甘愿受罚。”顾渊端起了酒杯,跟冷老爷子轻碰了下,很是豪迈的喝了下去,因为他这一次来s市并不是因为公事,所以倒也无需顾忌太多。

    冷伈伈抿着唇,有些不安的来回扫视着,就是担心他们两个会一时话不投机而有所争执,但事实证明她想错了!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喜欢军人的原因吧!所以他们相处得很是投机,这一点,不单止冷伈伈深感意外,就连在座的众人也很是诧异不已。

    “伯父,我也敬你一杯,无需全干,随意就好。”穆公子肆意的笑了笑,有着浑然天成的那一种尊贵之气,看起来很是妖魅不羁,却让人感觉不到他半丝的怠慢之处。

    “怎么,还怕我喝不过你们年轻人不成。”顾渊看了眼穆季云,倒是很欣赏他的风度,虽然身为总裁,但却不狂妄自大。

    “晚辈不敢臆测伯父的海量,这一杯,我就先干为净了。”穆季云说完一个仰头,把自己杯子里面的酒给全喝了,让一旁的欧阳瑞西看着有些的担心,但也没有加以阻止。

    顾渊看了看,也仰起了头,毫不犹豫的把整杯酒给喝了去,可不愿被他们这群小年轻给小看了去。

    “这一次应该轮到我了吧!伯父,我知道,你对我们家伈伈肯定会有着诸多的不满,原因无外乎是来自于我们的家庭背景上,但我想跟你说的是,伈伈是我们最为珍贵的公主,永远都不会沦落为利益跟权利的棋子,所以你大可放心。”

    冷傲风说着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很是豪爽的喝完了自己的杯中之酒,虽然说他的心没有女人那般来得纤细,但对方的小心思他还是能感受出来的,这一点,从顾渊看着自己妹妹的那一种不算温和的眼神中就能领会得到。

    顾渊诧异的看着冷傲风,随后看了冷伈伈一眼,难道说她回家告状了吗?所以对方才会有此一说的。

    “伯父可别多想,我妹妹什么也没有说,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而已,如果说有所冒犯之处的话,还请见谅。”冷傲风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嘲,自家妹妹可不比任何人差,所以容不得她如此的委曲求全,说他不尊重长辈也罢,反正他的所有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妹妹。

    “傲风,怎么说话呢?来,亲家,喝酒,孩子不懂事,可别跟他计较,都是因为我教导无方。”冷老爷子见此赶紧的出来打圆场,可不愿自家儿子把气氛给弄僵了。

    “没事,其实他说的也不是完全的没有根据可言,我确实是有过这样的忧虑不假,但听了令公子的一番话之后,我的顾虑也就烟消云散了,所以在此还请你们见谅!”顾渊毕竟是一个在部队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军人,所以很有大将之风,倒是一点也不掩饰自己曾有过的想法,一副君子坦荡荡的凛然气势。

    “如此说来的话,我的这一杯酒更是不能落下了。”夏雨晨妖孽般的一笑,军政人物与他何干,他所想的也只不过是要守护自己所在乎的人而已,如果说有谁非要伤害到她的话,那么自己必定不会就此罢休。

    “雨晨哥哥,好了,我公公再喝下去就要醉了。”冷伈伈有些紧张的说着,因为她很清楚顾渊的个性,所以很是担心夏雨晨这样的痞子态度惹怒了他。

    “无妨,年轻人,干了!”顾渊倒是豪爽的应下了对方的挑战,自是明白夏雨晨的意谋何在,想来自己这个儿媳妇的后援军很多,并不是自己说不喜欢就能解决得掉的事情。

    顾阡陌皱了下眉,虽然很想替自己的父亲给喝了,但是又怕夏雨晨会就此而不依不饶的,所以只好作罢,只能默然的看着这一切,反正自己父亲的酒量不差,倒也不担心会那么容易便被灌醉。

    “伯父,这他们都敬过了,我也不能搞特殊化不是,这一杯,我敬你,还请对我们伈伈多加疼爱,她绝对值得你所付出。”秦书寒淡然一笑,一改以往的温润,举杯而干了个见底。

    这么多的人都在为冷伈伈而说话,倒是让顾渊有些的松动,想来这丫头肯定是有着她的魅力所在。要不也就不可能收获这么多的人心了!所以赞赏的看了眼秦书寒之后,也就跟着一干而尽,对冷伈伈也就多了几分的想法。

    这一餐饭下来,顾渊被挨个的敬了一遍,所以喝得可是有些的高了,不过相处得倒也不错,没有预想中的暴风骤雨,虽然说有些的小风小浪,但落幕却是再完美不过了,因为他终于肯重新的去审视自己在对待冷伈伈的态度之上是不是太过于的苛刻了。

    凯特毕竟是风云旗下的产业,所以倒是不担心醉酒后的问题,就好比现在,那些个喝醉了的全都被送到了楼上的客房,倒是省去了一路上的折腾。

    “我们让爸住酒店合适吗?”冷伈伈有些不安的说着,毕竟他昨晚可是住在豪庭公寓的,而顾倩倩却是自告奋勇的住到了别墅去。

    “没事,不是还有妈陪着他吗?再说了,秦医生他们不也住在这里了吗?”顾阡陌安慰着她,因为自己岳父大人并没有喝得那么醉,所以跟着大舅子回去了,当然,是上官楚楚开的车,毕竟他们可都是喝了酒的,至于穆季云,一个欧阳瑞西就能胜任,所以就只有秦书寒跟夏雨晨这两个单身贵族给留了下来。

    “可总感觉不是很好,貌似很是不孝顺。”冷伈伈皱了下眉,虽然说这里是s市最为高档的酒店,但总觉得不是很合乎礼教。

    “没事,爸今天确实是喝得太醉了,这样走出去反而不是太好,你就别多想了。”顾阡陌按下了电梯,搂着呢她走进了电梯,其实他也喝了不少,但意识还是很清醒的。

    “也对,毕竟他身上可是穿着军装的。”冷伈伈恍然大悟的亮了双眼,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都怪那几个傲娇的男人,给他灌了不少的酒,虽然说自家老公帮忙喝了不少,但还是喝了个酩酊大醉的。

    “想明白就好,你来开车吧!”刚一走出凯特,顾阡陌便把车钥匙扔给她,伸手轻按了下有些晕眩的眉心。

    “怎么,很不舒服吗?你的胃没事吧!”冷伈伈看他这样,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没事,只是倩倩那丫头呢?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人影了。”顾阡陌有些不解的问着,只是之前看见那丫头俯身在她的耳畔说了些什么之后便消失无踪了。

    “哦!她说有事就先走了,怎么了,你要找她吗?”冷伈伈打开车门,有些迟疑的看着他。

    “不是,我就问问而已,走吧!”顾阡陌笑了笑,但心里却疑虑重重,难道说那丫头还跟叶晚落给纠缠在一起不成,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晚还有事呢?毕竟她在s市可并没有其他的朋友不是吗?

    冷伈伈听他这么的一说之后便就释然了,启动车子绝尘而去,只是罗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他碰到了自己命里的克星。

    “该死的,我说你就不能站稳一点吗?”罗昊黑着一张脸,一手捞着手里的米寒,一手插卡打开了酒店客房的房门,这应该是他跟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如果说不是念在她之前有过救命之恩的话,说什么他都不会搭理这个女人,更不用说把她给好心的扶上来了,而且特么的扑得还真准,竟然好死不死的趴到了自己的身上来,一想到这个,他便嫌弃的把米寒给拋到了床上,不见半丝的温柔可言。

    “啊!疼。”米寒摸了下被撞疼了的额头,酒也跟着醒了不小,很是迷茫的抬眼看着周围的一切。

    “活该。”罗昊气闷的松了松领带,因为这死丫头一直都紧抓着自己不放,所以让他有些的气紧。

    “你,你要干什么,告诉你,可别想对我用强的。”米寒惊慌的抓紧了自己胸前的衣服,很是害怕的往后缩了缩,想来是罗昊解领带的动作让她误会了。

    “哼!就你这样的身材,你倒是想得美,我也告诉你,我可是很挑的。”罗昊冷漠的一笑,拿轻蔑无比的眼神在米寒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就好像她真的有多不堪似的。

    “你说什么,本小姐身材差,怎么说也是达到了b的标准好不。”米寒说着挺了挺胸,但因为醉酒的缘故让她一个坐不稳,再狠狠的撞到了床头上,来了很清脆的一阵声响,让她的酒意再次的跟着醒了几分,觉得自己今天在出门之前肯定是忘记了看黄历,要不怎么这么的倒霉啊!就连醉酒都碰上了这根木头。

    “就你这营养不良又发育不全的身材,你确定真的是b,而不是旺仔小馒头吗?”罗昊讥诮的冷哼了声,那毒舌之功可是能跟穆公子不相上下了,毕竟是跟在他身边那么久,所以可谓是得到了百分百的真传。

    “我靠,死木头,本小姐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的损我,如果说不是对我有想法的话,你干嘛把我带到酒店来开房啊!”米寒气不过的大叫着,而这样一来的话,让她醉酒之后的头更加的疼痛了起来,再加上刚刚的被撞了那么的两下之后,现在的她,完全可以用悲惨来形容。

    “如果说不是你死拽着我不放,老子才不管你的死活呢?说到这个,你是不是故意设计好的,否则怎么可能会那么的凑巧,你谁也不去撞,偏偏的撞到我的身上来。”罗昊咬牙切齿的说着,他一向就惜字如金,而现在却说了那么多,可见是被米寒给气得不轻。

    “什么设计好的,我约了别的帮派在这里谈事情,只是起来去上个厕所而已,谁知道竟然被你给掳到了这里来,不行,我要给属下们打个电话才行,免得他们现在到处的找我,麻烦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机。”米寒一阵的懊恼,这下非要坏事了不可,自己可是跟别人打了赌的,谁先趴下谁就要无条件的放弃西街的地盘,而这死人现在把自己给带到了这里来,不就是成为了逃兵,甘愿的服输了吗?

    “怎么,投怀送抱还不算,竟然还想借此来套到我的电话号码,我劝你还是省省吧!我可还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笨,既然这会儿你酒也醒了,就给我马上的离开。”罗昊阴冷着一张脸,很是冷酷无情的说着,眼里更是张扬着**、裸的睥睨之意。

    “我说死木头,你有被害综合症啊!只是借个手机而已,你要不要这么大的反应,说得自己是哪位大明星似的,谁都想着要不择手段的得到你的电话”米寒不屑的跳下了床,走就走呗!谁稀罕啊!还真的是一个大渣男,连半点儿的男人气度都没有。(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