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你只是累了而已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还是由阡陌进去吧!我想伈伈那丫头不见得会想见到我们。..”上官楚楚苦涩的笑了笑,虽然说有些的伤感,但却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毕竟要是换成了自己,那所想见到的也定是自己的丈夫,而不是他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是这样没错,顾少将,一会你好好的激励一下伈伈,我想,她之所以没有求生的意识,一定是因为你们之间产生了些什么误会,所以才会让她如此的绝望,因此不妨趁机的解释一下。”在欧阳瑞西认为,一个女人如果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可言的话,那么必定是跟感情有关,而能跟那个丫头牵扯上这一点的也就非顾阡陌莫属了。

    “我知道,谢谢!”顾阡陌轻阖了下眼帘,很是感激的看了这两人一眼,如果不是她们在的话,估计自己这会儿应该是满身是伤了吧!毕竟以穆季云他们那么宠爱冷伈伈的程度来看,又岂会能忍得住心底的怒气呢?但就算真的那样,他也不会责怪他们,毕竟没有保自己的妻子周全本就是自己的不对,所以又有何委屈可言呢?

    可当看见了冷伈伈那一脸的苍白,毫无生气的躺着的时候,虽然说早就预想过会是这样的一幅画面,但顾阡陌的身影还是踉跄了下,用手扶住了一旁的桌角才不至于会倒下去。

    “你没事吧!”秦书寒皱了下眉,可以说他是宠爱冷伈伈的自大男人里到至今为止对顾阡陌最没有排斥感的一个了。

    “哦!没事。”顾阡陌很是歉意的笑了笑,轻步的走到了冷伈伈的病床前,小心翼翼的轻摸了下她那有些冰凉的小脸。

    “我先给她检查一下各项生命特征,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呆的时间不能太久。”秦书寒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听筒在冷伈伈的身上检查了起来,还不时的抬头看一下旁边的仪器,

    顾阡陌纵然是有千言万语,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只是用自己温暖的大手包住了她冰凉无比的小手,再把它给贴到了自己的脸上,轻轻的磨蹭着,很是爱怜。

    “伈儿,我知道,你只是累了而已,所以我纵容你的偶尔任性,但睡够后就该起床了知道吗?否则我非要罚你跑五公里的越野不可。”顾阡陌的眼眶微红,还泛着薄薄的水雾,虽然说他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对她倾注了感情,可却从来没有给过她那样的一种被深爱的感觉,而直到听说她有生命危险的那一个瞬间,他才恍然的回神自己早已非她不可,他的心就算是在放弃了欧阳瑞西的时候都没有疼痛得那么的鲜明过。

    爱一个人,有的人只要一瞬间即可彼此爱上,而有的人却要通过一点点的累积才能达到心灵的契合,重新的在心底给对方一个新的定位,他跟冷伈伈之间,应该就是属于后者吧!从一开始的可有可无,到现在的微微一点情绪就能牵动自己的所有神经,心甘情愿的褪下了那一身的铮铮铁骨,只为她而深情以沫,所有的坚持都转换成了绕指柔情。

    秦书寒检查完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终也只是摇摇头,轻声的退了出去,感情的事情他不懂,也帮不了他们,毕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自己心底最想要的是什么,最不想去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他给他们独处的空间,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如果说有心想要感受的话,就能收获到不同的效果。

    “伈儿,知道吗?你还真的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但怎么办呢?你就是那么毫不设防的撞进了我的心底,所以这样的一个罪责你可要负责到底,否则就算是碧落黄泉、森罗地府,我也要把你给拽回来。”顾阡陌笑了,带着那么的一丝宠溺,那么的一丝苦涩,用一种无比认真的眼神去凝视着她,大有她敢不把自己的威胁给听进去的话,便会马上的实施于行动般决然。..

    冷伈伈在黑暗中慢慢的摸索着,突然,她的正前方闪现出一个光圈,一个温柔美丽的妇人正在向自己招手,乍看之下,竟然是她从来不曾谋面的母亲,以往的时候自己只能看到她的相片,而现在却是一个大活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那慈祥的样子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可却在她抬步的瞬间,有一个声音在耳畔不停的碎碎念着,让她感到有些的举步艰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小调皮,可知道在你醉酒找上我的那一瞬间便注定了我们之间有着牵扯不清的缘分,所以既然招惹了我,就要承受得起我的讨伐才对,又怎能这样不负责任的以沉睡来逃避我的纠缠呢?”顾阡陌无限深情的在向她告白着,真恨自己没有早一点向她表露自己的心迹,总是要到难以挽留的时候才知道要去追讨自己的过错。

    前面是母亲看着自己的殷切目光,身后是那一声声困扰着自己的深情呼唤,但一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的等待跟伤害,最终还是被自己心底那渴望了许久的母爱所打败,向前的迈出了一小步,因为她知道,那里没有伤痛。

    “不好,病人的心跳变弱了,快点叫秦院长。”一名助手急急的说着,马上的便有护士开始找秦书寒去,气氛瞬间变得异常的紧张了起来。

    顾阡陌有些无措的看着这一切,握着冷伈伈的手更加的用力了,一向就不把生死给当回事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是一件如此恐惧的事情。

    “马上开始准备进行除颤,阡陌,你先出去。”秦书寒快步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后立即的便下了命令,开始快速的检查了起来。

    “秦医生,你一定要救救她。”顾阡陌的嗓音有些的微颤,原本就憔悴的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了起来。

    “放心吧!没事。”秦书寒皱了下眉,就算顾阡陌不说,他也不会让冷伈伈有事的。

    “我再跟她说一句话。”顾阡陌说着低头附到了冷伈伈的耳畔,深情无限的低语了下,接着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因为他知道在这样的危难时刻,自己必须要相信秦书寒才行,而不是在这里耽搁他救人的时间。

    “来,开始除颤,360j一次。”秦书寒实在是不忍心往冷伈伈的身体上动用到这个,但为了让她能够活下来,他真的没有办法,如果说不是因为她本来就身体不好、又没有求生意识的话,一个溺水倒是不至于会让她变得如此的严重,但有些事情往往就是那么的不可预测,所以才会让她诱发出了这么多的并发症来。

    “再来,360j两次。”秦书寒的俊容一阵的冷凝,虽然说表面上一派的镇定,但内心却开始有些的惊慌了起来,他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而是不相信冷伈伈的那一种求生的意识。

    “秦院长,貌似有反应了。”助理惊喜的叫了起来,感觉到这有点神了,这才除颤了两下就能让心跳恢复正常。

    “再观察一下。”秦书寒看了眼心电示波,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门口,怎么都觉得冷伈伈之所以会这么快的便恢复心跳,肯定是跟顾阡陌刚刚凑近她耳畔所说的话有关,而至于他说了什么,却是自己不得而知的一件事情。

    顾阡陌刚一走出重症病房,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里面很明显的带着各种的询问意味,可见都很想知道秦书寒为什么会被再次急急的叫了进去。

    “放心吧!会没事的。”顾阡陌说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安慰别人,还是用来安慰自己,但除此之外,他不愿把事情想得太过于的糟糕,因为他不相信自己跟冷伈伈之间的缘分就只是这么的的一丁点而已。

    大伙儿听他那么的一说,便都噤了声,面面相觑后再次的跌回到了低落的情绪之中,心底的那一抹不安还是在如影随形的紧伴着,所以当看见秦书寒再一次的走出来的时候,便都把期盼的目光给倾注到了他的身上。

    “情况怎么样了。”这一次,问话的是穆季云,一向的沉着跟冷静已然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消之贻尽,变得易躁不安起来。

    “暂时没事了,你们明天要上班的都回去休息吧!由我留在这里看着就成了,反正也帮不上忙,没必要都耗在这里。”秦书寒略显疲惫的说着,要知道接到罗昊电话的时候他可是刚刚结束了一场学术交流会,所以在精神上有些的欠缺。

    顾阡陌在得到了秦书寒的肯定后微微的松了口气,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了一丝的笑意,他知道,一定是自己的那一句话让她动容了,所以才会选择重新的回到自己身边的。

    “比起休息,我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穆季云冷冷的一笑,叶司令,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只能说你女儿太不上道了,竟然连我的人都敢欺负,要知道,伈伈这丫头可是连我们自己都不舍得骂一声,而她叶晚落可好,直接的让她有了生命之危,你说我该不该要好好的跟她聊一聊呢?

    “你要去做什么?”欧阳瑞西冷着一张小脸,总觉得现在的他有些的过于煞气,所以潜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

    “把我也算上。”夏雨晨邪魅的说着,既然秦书寒都说了他们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那么他便去给那丫头报仇好了,反正自己又不会医术,就算真的有个万一之类的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等等,你们都干什么去。”欧阳瑞西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可不想冷伈伈都还没有脱离危险,而他们这边又弄出个什么事来。

    “当然是去让把伈伈变成这样的那一个罪魁祸首受到该有的惩罚啊!”夏雨晨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丝毫也没有注意到穆公子在不停的对自己使着眼色。

    “我能知道是谁吗?”因为欧阳瑞西跟顾阡陌都是后面才到,所以并不知道冷伈伈是被人给推到水里去的。

    “这个,你还是问学长吧!”夏雨晨直到现在才收到穆公子那怒气横溢的眼神,也才发觉自己做了多么蠢的一件事情,这要是让欧阳瑞西知道了的话试想他们还能把那个叶晚落给怎么着吗?

    “穆总裁,我想,你总不至于会连我也不告诉吧!”欧阳瑞西挑了挑眉,作为一名军人,她不能让他们像黑社会似的去处理事情,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阻止他们动用到私刑,因为她不想他们为此而吃上官司,再者,自己也会有纵容的嫌疑,不止是自己,估计连顾阡陌都难以逃脱,毕竟他们的身份特殊,可不是三言两语便能置身事外的事情。

    “哎呀!还是我来说吧!据说把伈伈给推进泳池的那一个人是你们司令的女儿,而这会儿正被罗昊命人给控制在风行国际呢?”上官楚楚也深知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可不想替他们瞒着欧阳瑞西,毕竟他们现在把那个叶晚落给抓起来就已经触犯了法律。

    “什么,胡闹,马上把人给我放了。”欧阳瑞西眉头紧锁,难道说他们的脑子都进水了不成,不知道这样做会制造出多大的后果来吗?如果说叶晚落确实是犯了法,那么自当有执法机构去执行,而不是由他们来给私自的定罪。

    “欧阳大校,你可知道自己现在说的是什么吗?把人给放了,说得倒是轻巧,难道说伈伈所受的罪就这么的不了了之了吗?”穆季云与欧阳瑞西怒目相向,伈伈到现在还处在生死边缘,而凭什么那一个罪魁祸首却安然无恙,她这个高高在上的大校可以看的过去,但不代表着他穆季云能就此罢休。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看不清楚的是你们,要知道,这可是一个法治的社会,如果说所有的事情都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任意妄为的话,那么可知将会是一个怎样混乱的世界。”欧阳瑞西的语气冷然而又严肃,要知道,这私扣人质可是犯法的一种行为,而她不能看着他们明知故犯。

    “哼!法律,你可知道,有的时候,法律可不一定会站在受害者的一方。”穆季云咬了咬牙,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说伈伈真的会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叶晚落叶也只不过是错手伤人罪而已,试想这个又能对她构成多大的威胁呢?

    “那是你自己一意孤行的想法而已,罗昊,我现在命令你,把人给放了,别你家少爷不懂事,你也跟着他瞎掺和。”欧阳瑞西轻睨了罗昊一眼,虽然说她也很气叶晚落的行为,但她还没有疯狂到像他们一样的失去了理智。

    “罗昊,不许放。”穆季云倨傲的抬着下巴,这是第一次,他不肯对欧阳瑞西让步,别的事情都好说,可是就这件事情上不能依了她,因为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疼爱的妹妹受苦而没有所作为。

    “穆总裁,还是放了吧!她所犯下的错我来追究就可。”顾阡陌有些晃神的轻阖了下眼帘,又是叶晚落,看来自己对她的警告根本就不能让她引以为戒。

    “哈哈!你来追究,别开玩笑了,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她应该就是你的桃花债吧!”穆公子把在欧阳瑞西这边所受到的憋屈,全都给撒到了顾阡陌的身上,觉得都是因为他,所以才会让伈伈招来这样的一个劫难。

    “你们都安静一点,别再吵了,这里是医院。”秦书寒难得这么的有气场一回,他现在所担心的是冷伈伈能不能度过危险期,而不是去追究那个什么叶晚落的责任。

    “这样吧!既然叶晚落是司令的女儿,那么我想这件事情还是交由他来处理吧!我相信以他的人品,绝不会徇私舞弊的。”欧阳瑞西说着拿出了自己的电话,他们的怒气她都懂,但是也希望他们能够冷静下来想事情,要知道,他们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可不是黑社会,所以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而行。

    “你倒是很相信他,要放她也不是不可以,但绝不会是今天晚上。”这是穆季云最后的一次让步了,反正不管怎么说,他都要那个女人受到教训不可。

    “好,这一点我答应你,但是可不许动用到私刑,否则要是把人给打残了的话可就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了。”欧阳瑞西太清楚穆季云的性子了,是那一种别人犯了他之后绝对要报复回去的人,所以可想而知,叶晚落不可能会只被他给关起来那么的简单,肯定会受些皮肉之苦就对了,而对于这个,只要不是太过于的严重,她也就懒得去管,毕竟她对叶晚落那嚣张的性子也很是生厌。

    “打残倒是不至于,但受苦那是必然的。”穆季云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不能打残是吗?那么他有的是方法让那个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我劝你别太过分,就算是不给司令大人面子,也应该要考虑到我跟顾阡陌的处境才行。”欧阳瑞西抿了抿唇,觉得自己跟这男人之后是不是学坏了,要不为什么明知道他这样做是不对的一种行为还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