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你可别逼我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嗯!谢谢季云哥哥。”只有在他们的面前,她才会扬起最为舒心的笑容,只有在他们的面前,她才会是那一个倍受宠爱的小公主,只有在他们的面前,她才发现就算是在这样阴霾的一种天气里,也会变得阳光灿烂起来。

    “哟呵!小丫头,怎么突然间对我这么的客气了,这可一点也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你,不对,丫头,你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对不对。”穆公子是何其聪明的一个男人,所以稍微的一点变化都能让他给觉察出端倪来。

    “哪有什么事啊!只不过是跟你道声谢而已,你也用不着这么的敏感吧!”时至今日,她才发现一声道谢可是要给道歉要来得轻易多了,所以在面对着对自己好的人面前,她又何须吝啬自己对他们的感恩之情呢?

    “如此说来,你的这一声谢谢可真的是久违了,我来想一想,你有多久没有跟我道谢了。”穆季云浅浅的一笑,俊美的脸型依然绝代芳华,这就是穆公子,无论是在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之下,都是那么的尊贵非凡。

    “季云哥哥,拜托,就算你想跟我秋后算账,也请改天好不好,要知道我现在可是还在开着车耶!”冷伈伈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就怕会不小心间泄露了自己的小秘密。

    “知道了,小心开车,我马上把地址给你传过去。”穆季云自嘲的一笑,看来无论时间再怎么的迁移,自己都无法放下对那丫头的宠爱。

    “嗯!季云哥哥,再见!”冷伈伈甜甜的回应着,娇小的脸上虽然说还是一阵的苍白之色,但是跟穆季云打了这么的一通电话之后,她整个人都感觉好了许多。

    穆季云一挂完电话就开始把地址发给她,同时的,以他对那丫头的理解,事情肯定不会像她所说的那么简单,因为隐隐之中,总给了他一种不安的感觉。

    冷伈伈把车给靠边停下,以此来缓解一下自己那有些紧张的情绪,只因为她刚刚所面对着的人太过于的敏锐了,所以不得不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应对。

    简讯很快的便传了过来,而他所给的地址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不对,其实整个首城就没有一处地方对她来说是熟悉的,所幸的是车上有导航系统,所以倒也不怕会找不到,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季云哥哥会奢侈到这样的一种程度,本以为他买的房子最大也就是楼中楼那样的程度而已,毕竟他又不在首城长住,可是等她按着地址找过去的时候才暮然的发现,自己所抵达的地方俨然的就是一个富人区的别墅群,每一栋都是属于独门独院型的,这样也就算了,看起来还特别的豪华,看来是花了不少的钱在里面。

    可能是因为穆季云已经打电话通融过了的原因,所以冷伈伈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别墅,放眼看去,打理得还算不错,要不也不可能在北国这样的一种地方还能拥有大片正在盛开着的花草了。

    “冷小姐,少爷说了,让我好好的照顾你们,只是怎么就你一个人呢?”跟冷伈伈说话的是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妇人,估计是穆公子请来打理房子的吧!反正看起来很是温和善良。

    “哦!阿姨,你好!我不需要人照顾,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而已,所以你无需过于的在意我的存在,平常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冷伈伈轻扯了下笑容,她这人就是这样,对谁都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从来就不端千金小姐的那一种架子。

    “这怎么行,少爷可是特别的交代过的,一定要我好好的照顾你,可不能有半分的怠慢。”妇人很是着急的说着,就好像很怕冷伈伈会抗拒她的照顾般紧张。

    “阿姨,没事的,回头我跟他说就成,但是千万别跟他说我是一个人来的这里可以吗?”冷伈伈满是真挚的看着她,要知道,自己这次可是特意回顾家去见公婆的,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一个人跑来的这里,那么势必会有着众多的疑问,而如此一来的话,自己在顾家所遭受到的待遇也就浮出了水面,可她不想见到那样的一种结果,因为以他们对自己的宠爱程度来看,一定会介入到此事中来,而一旦如此,事情也就变得复杂化了起来。..

    “冷小姐,这样真的可以吗?要是少爷问起来的话我该怎么的说啊!”妇人有些迟疑的说着,这别墅空着已经很久了,好不容易的迎来了一个客人,可是却不要自己照顾,这想着就有些的不安,毕竟这样舒适的一份工作可是去哪里都求不来的,不但给的薪水高,还什么活都不用干,也就无非是有空的时候搞搞卫生、种种花拔拔草之类的而已,一点也不带累的。

    “你让他直接的打电话问我就成,所以现在给我安排一间客房吧!”虽然说冷伈伈已经从刚才的事件中回过了神,但脸色还是特别的不好,所以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一张温暖的大床,而不是别人的悉心照顾。

    “那好吧!请跟我来。”妇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还说给她打电话呢?自从她进来之后,她的电话就一直都没有停过响动,可她却半点要接的意思都没有,所以她所说的话自己能相信吗?只是这看着怎么就那么的不靠谱呢?

    冷伈伈一走进为自己安排的房间,就重重的把自己给抛到柔软的大床之上,有一种累极后得到了身心释放的感觉,电话还是一个劲的在响着,可她既没有接听,也没有要挂掉的意思,就好像听着那一种声响,便可知道顾阡陌还是在担心着自己的,这样一来的话,她的心里也总算是踏实了些许。

    说实话,自己这样的跑出来,完全的没有考虑过后果,说她任性也好,不懂事也好,貌似事情都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挽回的境地,就是不知道因为这样的一件事情,公公又该怎样的训斥自己了,但那对自己来说,真的还重要吗?毕竟自己在那个家里,根本就是不受欢迎的一种存在。

    顾阡陌头上的青筋在隐隐的跳跃着,自己可是把这周围都给寻了个遍,可是不要说是人了,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更为气人的是,那个丫头并不是没有听到自己给她打电话,而是选择了直接的忽视,毕竟就在刚才不久,自己拨打的时候还提示正在通话中,所以也就是说,她只是拒绝接听自己的电话而已。

    看着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他对她的那一种担心也就更加的强烈,他所担心的并不是她会打电话回家哭诉,而是很纯粹的只担心她的个人安危而已。

    “少将,要不要报警啊!”小李看见他这么的着急,不由得提醒到,毕竟他们已经差不多把整个首城都转了一圈了,可是却连嫂子的半点踪迹都没有找到。

    “你以为这是失踪案吗?还报警,你嫂子那是故意的在躲着咱们而已,所以就算报警也没有用。”也就是这里是首城,如果是s市的话,他根本就无需这样的忧虑,直接的让鹰犬他们找人就对了,可惜的是,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地盘,而依老爷子那严谨的个性,绝不会轻易的动用到部队的人力,更何况,伈伈之所以会离家出走,还是他一手给造成的呢?

    “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能这样一直的转下去吧!如果说嫂子真的有心要躲着咱们的话,那么就算我们再转上几个小时,最后也是以毫无收获而告终。”小李蹙着眉,小心翼翼的说道,觉得自家少将现在肯定是当局者迷,先自乱了阵脚,可见嫂子的失踪对他来说有着多大的影响,要不怎么可能会让一向沉稳睿智的他去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回家吧!我先去跟老爷子了解一下,他到底都跟伈伈那丫头说了些什么。”顾阡陌轻阖了下眼帘,感到异常的疲惫,看来还真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好,我知道了,现在马上转回去。”小李很是轻快的回应了声,老爷子他往常看着就害怕,总感觉到他身上的那一种威严是那么的不可侵犯,所以在每次回来的时候,他都是提心吊胆的,就怕哪里做得不好被批斗,毕竟连自己少将那么优秀的人,都被他罚过去跑操场,更何况是自己呢?

    顾阡陌走进家门的时候,是一脸冷若冰霜的,巧的是碰到了刚好从外回来的龙雪梅,但是他却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便急匆匆的往顾渊的书房走去,而顾倩倩跟叶晚落却不见了人影,估计是回房去了吧!

    “陌儿,怎么就只有你,伈伈那丫头呢?”龙雪梅伸头向外看了看,却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不由得轻蹙了下眉头,那孩子不是一早就下楼来跟自己说过了吗?要带伈伈出去好好的转上一转,也不枉来了首城一趟,可这会儿怎么就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呢?

    母亲的问话顾阡陌并不是没有听见,只是她现在所提的那一个问题,刚好是自己心内的一道硬伤,所以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的回答才好,所以干脆的选择了忽视,连门都不敲的便闯了进去。

    “有事吗?”顾渊抬头看了眼顾阡陌那愠怒的神色,又低下了头继续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公文。

    “爸,你到底跟伈伈说了些什么?”顾阡陌双手撑在桌上,隐忍着怒气的问道。

    “你这是什么口气,怎么,她向你告状了吗?”顾渊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身体往后靠去,很是惬意的靠在了椅背上。

    “如果她真的是跟我告状就好了,问题是,我现在找遍了整个首城,也没有得到她半点的消息,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到底都跟她说了些什么。”如果说坐在自己眼前的这一个不是自己的父亲的话,顾阡陌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拳的给他挥过去。

    “你说什么,她还离家出走了吗?你看看,就她这样的家教,怎么当好我们顾家的儿媳妇。”顾渊一听冷伈伈赌气离开了家,便也跟着上了气,觉得她那是在公然的挑衅自己这个作为一家之主的权威。

    “爸,你为什么要让她去跟叶晚落道歉,那个女人对你来说有那么的重要吗?”顾阡陌攥紧着拳头,很想知道他脑子里所装着的都是一些什么陈腐的思想。

    “注意你的用词,什么那个女人,她可是你叶叔叔的女儿,伈伈这打人本来就不对,难道说我让她去道歉还去错了不成。”顾渊横眉竖眼的喝斥道,在部队里,他本来就身居要职,都是他吼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吼自己了,更何况,那一个人还是自己的儿子。

    “那你可有了解过,她为什么会打人,像伈伈那么乖巧的一个小丫头,根本就不会去主动的挑起事端,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别人冒犯了她之后才会有的自然反应。”顾阡陌咬牙切齿的说着,看来父亲是真的很不喜欢伈伈,要不也不可能会帮着外人,而不帮自己的儿媳妇了。

    “听你的意思,是在责怪我错怪了她不成,难道说你就是这么的惯着自己的媳妇的吗?”顾渊的嗓音因为恼怒而提高了许多,很好,自己的儿子,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跟自己横眉怒目的,看来自己的这个家教也不过关,所以才会让他有胆在这里跟自己理直气壮的大瞪眼。

    “爸,这是两回事好不好,明明就是你做得不对,为什么偏要把原因给扯到我的身上来。”顾阡陌感到一阵的无力,突然之间,觉得自己跟他要答案那就是一种特sb的行径。

    “什么就我做得不对,说到这个,她跟落落那丫头道歉了没有,我可跟她说了,如果不道歉的话,我们顾家可容不下她这么没有家教的儿媳妇。”顾渊就算到了现在,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的不对之处,所以依然那样的不可一世。

    “你说什么,你竟然用这个来威胁她,爸,你真让我失望,早知道你如此的不喜欢她,我一开始就不该把她给带回来,在你的心里,她很有可能只是根草,可是在s市,她可是一直被众人所宠爱着的小公主,所以说,你不稀罕她,并不代表着所有人都不稀罕。”顾阡陌的眼底冒着浓浓的怒火,一字一眼的说着,在这样的一种时候,感觉到自己被他这样的一个家人给凌迟了无数次,所以脸上一片的死灰,有了一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感觉。

    “臭小子,你说什么,竟然跟我大呼小叫的,难道说翅膀硬了不成,你,现在,马上的给我到操场那跑步去,没有我的允许,你都不许停下来。”顾渊气急攻心的怒指着顾阡陌,这个儿子可是很少的反逆自己,没想到结婚之后倒是变了个性子,改成以媳妇为中心了。

    “对不起!请恕我不能执行你的这个命令,如果真要罚我的话,先让我把伈伈给找回来再说。”顾阡陌对于他的责罚没有半丝的惊诧,因为在进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被罚的准备。

    “你觉得这由得了你吗?”顾渊气急的怒拍了下桌子,反了反了,竟然敢公然的反抗自己的命令,这还是一名军人该有的行为吗?

    “爸,你可别逼我,就算你动用到整个营的人,今天的这个责罚在我还没有找到伈伈之前,都不会乖乖就犯的。”顾阡陌的眼神无比的哀伤,自己都跟他说了找不着伈伈,可是他不但没有半丝的担心,反倒是想要在自己的面前展现出他作为军委的那一种权威,所以说,他真的很为伈伈感到悲哀,竟然摊上了这么的一个公公。

    “你大可以试试看,难道我还连你都教训不了了吗?”顾渊铁青着一张脸,满是怒意的与顾阡陌互瞪着。

    “你们这是在吵什么呢?家都要崩塌下来了。”龙雪梅本来不想进来的,可是实在是他们的声音太大了,所以她不得不进来看看究竟。

    “你问爸,这个答案只有他才能回答。”顾阡陌的脾气不减分毫,因为心里在惦记着冷伈伈,所以也就无暇顾及到语气问题。

    “老头子,你来说说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以至于你们父子二人在这里争得面红耳赤的。”龙雪梅轻叹了口气,就是不明白这个老家伙一天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儿子不在家的时候他可是天天都在念叨着,可这儿子一回来吧!又开始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哼!都是你教的好儿子,看看他现在的态度,哪里还有半分作为一个少将该有的形象,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土匪。”顾渊不答反训起了龙雪梅来,觉得都是因为她太宠着这臭小子了,所以才会让他给爬到自己的头上来不依不饶的。

    “要说到土匪,我觉得用来形容你还比较的贴切,这在部队里耍威风也就算了,竟然把你的官架子给端到了家里面来,要知道这里可是生活的地方,而不是你的战场,想要怎么样的调兵遣将都成。”龙雪梅一般的情况下都是一副贤良淑德的贵夫人形象,可是一旦生起气来的话,那气场可是一点也不会给他们来得差。(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