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凌子墨离开JC军校的原因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秦书寒动作娴熟的把伤口处理好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而他额头的薄汗可是一直都没有消退过,只因为某人一直都拿冷飕飕的目光扫射过来的缘故,所以他就没有一分钟是不紧张着的。。

    “书寒,谢谢你!”欧阳瑞西硬顶着那迫人的视线,有些艰难的牵扯了下嘴角,毕竟她所受到的影响并不给秦书寒要来得少。

    “我能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吗?嫂子,就当我拜托你了,就算不为了我,也为了老大好好的保重自己吧!你这样真的是让人很担心的。”秦书寒摇了摇头,就是不知道老大能忍到什么时候,说不定哪天就因为惊吓过度而崩溃了也说不定,其实他什么时候如此的在意过一个人了,好不容易的爱上了一个,却是每时每刻的在为她担惊受怕着,这样的一种心理考验,估计也只有老大那么强壮的心脏可以承受得住了。

    “就你小子多事,弄好了没有,好了的话就去吃饭,免得一会儿又说我虐待劳工。”穆季云就是这样,自己的老婆,他说可以,但却忍不了别人给予一丁点的委屈,所以听见秦书寒用如此义正言辞的方式去跟她说话,就算还在盛怒之中,也会潜意识的去为她解围。

    欧阳瑞西抬眼的看着穆季云,可某人却傲娇的侧过了身子,说白了就是,压根的不想搭理于她,而这样的一种情况,欧阳瑞西能理解,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当一种隐忍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将会有多大的爆发力出来。

    “你本来就是虐待我,算了,我去找吴妈要吃的去,可是快要饿死我了。”秦书寒说着便往楼下走去,压根就不跟他们客气,毕竟穆宅可是给他自己的家还要来得熟悉,最大的一方面原因,当然是出在了吴妈的好厨艺身上,所以以前他跟冷傲风他们老爱找借口的过来蹭吃的。

    秦书寒一离开,气氛马上的变得冷肃了起来,欧阳瑞西紧抿着唇,在想着该怎么的让他消气,而穆季云却以为她不出声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无声的反抗,所以脸上还是一阵的铁青,所不同的是,他把视线给紧锁在了欧阳瑞西那低垂着头的身影之上。

    “怎么,欧阳大校,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穆季云走到她的身边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以为只是小伤而已,所以就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下,却没有想到会再次溢血,所以归根结底,就是我的包扎手艺不过关,不过你放心,我改天去跟书寒练练,估计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便可以学会,对于这一点,我很有自信,因为就没有我学不会的东西。”

    欧阳瑞西说得一脸的真挚,就好像怕穆季云会不相信她般,一个劲的在那自夸着自己,实际上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这是在故意的曲解掉他所问的真正意思。

    穆季云的嘴角狠狠的抽动着,她确定这不是故意的要惹怒自己吗?谁他妈的管她包扎技术好不好了,他所在意的是她受伤一事好不好。

    “很好,我竟然无言以对,欧阳瑞西,真有你的。”穆季云忍了又忍,突然的笑了,犹如夏花般的灿烂,可深知他的人都知道,往往是这样的一种笑容更具有杀伤力。

    “老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欧阳瑞西缩着脖子,好吧!她承认,这一会儿,她确实的害怕了,毕竟越是妖艳的东西也就越是有毒,而现在的他,在自己的眼里,那就是一株盛开了曼珠沙华,所以她还能继续的淡定下去才怪呢?

    “不懂是吗?那好,等你弄明白了再来告诉我,这么点时间我还是不缺的。..”穆季云说完也跟着走出了卧室的小会客厅,往楼下走去,既然她装糊涂,那么就让她继续的装下去吧!他有的是时间去等。

    欧阳瑞西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所以面对着他的离去之时有点的愕然,一直就被捧在手掌心的她,真的很难以接受他突然而来的那一种冷漠,因为这会让她产生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而她特排斥这样的一种感知,那会让她全身心都无所去适从。

    “吴妈,想不到你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还是我所惦记着的那一种味道。”在美食的面前,秦书寒可是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之词,尤其是在他的这一种被饿得饥不择食的情况之下,那就更感美味了。

    “秦少爷,我哪里有你夸的那么好,但既然你喜欢,那可要多吃点,这些可都是少奶奶特意让我为你准备的。”吴妈很是憨厚的笑着,被秦书寒给夸得有些的不好意思。

    “呃!都吃完啊!不要了吧!”秦书寒有些为难的蹙起了眉头,就连本来吃得正欢的动作也给停了下来,很是纠结的看着自己面前那摆得满满的菜色发愁。

    “是啊!都吃完,难道你忍心浪费吴妈对你的一番心意吗?”穆季云缓步而来,现在的他,已卸掉了那一身的冰寒,恢复了他原来的那一种玩世不恭。

    “不是吧!老大,你这是在夹报私仇,我要是真把这些吃完,你确定还能走得回去,而不是直接的趴下。”秦书寒惊恐的看着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货就是因为自己刚刚责怪了嫂子两句而在报复自己的。

    “谁叫你走路了,把你的车开回去,我这里可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你放。”穆季云的嘴角噙着玩味的笑意,一派悠闲的坐了下来,有一种要盯着他吃完的架势。

    “切!要不要这么的明显,还真的怕我留下来过夜不成,实话告诉你吧!爷可不是你想留就能留得下的人。”秦书寒挑了挑眉,他这吃完还得赶回医院呢?心里总是对刚才的那个患者有点放心不下,所以他必须得回去自己亲自盯着不可。

    “我吃饱撑着才想要留你,只是想问一下,雨晨那家伙有没有给你来电话而已,话说这小子都去了泰国那么多天了,怎么就连一点直到欣慰的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呢?”原来这才是穆公子追下来的真正目的,无非也就是想能不能从秦书寒这里听到有关于夏雨晨在泰国的一切事宜而已。

    “没有啊!话说老大,你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秦书寒狐疑的看着他,怎么的都觉得他诡异,他就说了,他什么时候对自己那么好了,竟然还跑下来陪自己吃饭,这可是开天辟地以来的头一遭啊!原来竟然是目的不纯。

    “我能有什么事,既然他没有联系你,那我也就不妨碍你了,继续吃吧!记得,要全部吃完,吴妈,盯着他,不吃完让他打包带走。”穆季云边说的边站了起来,嘴角上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小子,看你还对我媳妇说教,我自己都不舍得去说一下,你可倒好,竟然直接的给教训上了,不过这感觉怎么就特么的爽呢?这小子竟然把自己从来就没有说出口的话一下间全帮自己给说了去。

    “靠,不是吧!你要不要这么的现实啊!你就假装的关心我一下会死啊!”秦书寒悲催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菜,这是想要直接把自己给吃爆肚子的节奏吗?

    “是,少爷,我知道了。”吴妈忍着笑意,很是高兴的答应了下来,其实她也知道,他们这只是在闹着玩的而已,毕竟是在穆家这么多年了,对他们的打闹方式也早已的习以为常了。

    “呃!吴妈,你也不疼我了吗?”秦书寒哀怨无比的看着吴妈,怎么就觉得自己今天遇到小人了呢?

    “秦少爷,放心吧!我那只是应付少爷而已,不会真的让你吃完的。”吴妈看见穆季云的身影离开了餐厅,这才安慰起秦书寒来,这些个孩子,她就没有一个不喜欢的,可惜的是自己一生无儿无女的,所以也就把他们给当作自己的孩子般来疼爱了。

    “这还差不多。”秦书寒松了口气,还真的以为吴妈会执行老大所下达的命令呢?所幸的是,她并不是一个愚忠之人。

    再次的折回卧室,穆季云并没有看见欧阳瑞西的身影,不由得有些的忧心,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是否有些的过了。

    其实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欧阳瑞西是真的为了他的愤怒而有些的不知所措,因为这样的受伤自从自己选择了这一个职业开始就没有间断过,如果说他对此而抱着如此大的怨言,那么自己是否该考虑申请复员呢?这一点,是现在唯一所纠结着她的事情,所以略微的有些伤感,一个人呆在阳台放眼远眺,虽然说只是看见寥寥无几的几颗星星而已,但已经让她的心灵得了很好的倒空。

    一个人,不能总是那么的自私,既然自己的工作已经影响到了家庭,那么她就要考虑放手,不管自己有多么的热爱,也终究比不上家人要来得重要,因为家人是她这一辈子唯一想要紧紧去抓住的东西了。

    “站在这干嘛呢?脚不想要了吗?”穆季云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便换了种神情,语气依然的是那么的淡漠。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该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了。”欧阳瑞西也不回头,很是清冷的叙说着自己心底的想法,虽然会不舍,但还不至于会舍不去。

    “说的什么胡话呢?你不是很热爱自己身上的这套军装的吗?再说了,你这大校的位置也才刚刚的升上去,这可是你为之努力了多年的结果,难道你就真的舍得放弃。”穆季云没有想到欧阳瑞西竟然动了这样的一个念头,所以有些的诧异。

    “可是,你也知道,我这样的工作,受伤那是常有的事,死亡也很有可能是下一分钟的事情,所以,我真的无法对你保证让自己每天都毫发无损的安全回来,但那样一来的话,势必会引来你的不悦,所以在这两者相冲突的情况之下,我只能选择你。”欧阳瑞西这次转过了头,用无比迷茫的目光去注视着他,因为她觉得自己真的被困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想踏却无法踏出去。

    “可失去了这个工作,你就真的会开心吗?就能保证在未来的某一天不会因此而怪责我吗?我承认,自己是有些的霸道,但也只是气你不对我说实话而已,至于别的,我已经做到尽可能的置之不理了。”

    听到她说要放弃,站在自私的一面,他当然是无比雀跃的,但站在她的思想领域之上,他却有着诸多的顾忌,毕竟她有多热爱这个工作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如若真的要她放弃掉的话,虽然说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什么,但难保在不久的将来会对自己有怨言,所以他不敢去轻易的冒这个险,也不愿自己成为了扼杀她爱好的那一个万恶侩子手。

    “一时之间,可能我会不习惯,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其实让自己产生了这个想法并不是因为一时的念头而已,起因于自己早上所看到的消息,因为太过于的意外了,所以才会让她在训练中走了神的,因为她到了今天才知道,凌子墨当年之所以会不告而别,竟然是他为了救自己而受了很重的伤,而就算复原了,也不可能再从事军人这个职业,因为他的脚筋已经被严重的拉伤,不可能会再去完成部队那一套套充满了挑战的日常训练,更不用说是去成为一个优秀的特种兵了。

    “不,我肯定你不会好,女人,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我了解你,并不是因为我的担心而去作出了这样的一个选择,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穆季云自嘲的笑了下,如果说他一点也不了解她的话,那么又怎么称得上爱这个字呢?

    “记得凌子墨吗?原来我今天的一切都是用他的牺牲来成全的。”欧阳瑞西凄苦的一笑,自己就是因为对当年的事情感到怀疑,所以才找了jc军校的校友帮忙自己找寻答案,而今天早上,她终于收到了他给自己发过来的资料,在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僵硬着的,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而他却让所有的人对自己隐瞒着,试想在面对着这样的一个打击之下,她真的还能如此的心安理得吗?

    “什么牺牲,他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穆季云明知故问,他当然知道欧阳瑞西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却潜意识的选择了无视,因为事情果真如自己当初所猜测的那样,这个凌子墨对自己的妻子隐瞒了某些的事情。

    “我说的是,他为了救我,致自己的生死于不顾,从而也就因此而失去了他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不就是在变相的牺牲了自己而成全了我吗?”凌子墨之所以这么做,原因欧阳瑞西大概能猜得出来,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的愿望无法实现而已。

    “那现在呢?你觉得放弃了现在的一切就是对他的一种救赎吗?”穆季云有些的微怒,原来影响她最深的那一个人永远也不会是自己。

    “不是,只是觉得我愧对了自己身上的这身军装而已,毕竟那是别人用自己的理想跟抱负所换取来的,不对,应该说是生命才比较的正确,毕竟当年的那一场意外,谁也无法预测到后果有多么的严重,而他却义无反顾的为了保存我而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这样的一种情义,应该是我这辈子怎么去还也不可能还得上的一种愧疚吧!”

    想起自己前段时间还嘲笑他为了做奸商而放弃了部队,她就觉得脸上一阵的燥热,毕竟自己才是那一个真正的罪魁祸首。

    “听你的意思,你之所以想要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完全是出于对他的歉疚,而不是因为我的担心是吗?”穆季云也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去吃醋是一件很小气的行为,但他还是忍不住的便有了计较,所以语气里带着那么的一丝漠然跟疏离感。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子墨的事情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的因素而已,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我不想你们每天都会为了我的安全而紧紧的揪着心。”欧阳瑞西皱了皱眉,就知道这个男人爱吃醋,但他不觉得他这个醋吃得有些的毫无道理了吗?

    “反正你现在所给我的就是那个意思,如果说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你脚上的伤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走神所得来的吧!”听她这么的一说,穆季云就把所有的顺序重新的来了一个重组,要不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一个天天训练的人也会因此而受了这么重的伤。

    “呃!你怎么知道的。”欧阳瑞西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自己当时就是因为脑子里面闪过了那么的一种想法而出神的,所幸的是被紧跟在自己身边的鹰眼给及时的拉住,这才幸免了自己被滚下去的危险,但还是因此而被刮伤了脚,但对于危及到生命而言,这一点伤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