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你来背我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妈呀!这是天要亡我了吗?”夏雨晨说着一脸沮丧的走了出去,就连争辩一声也没有,因为他知道已经无望了,还是好好的想想怎么应付那一个人妖经理吧!

    “他这是怎么了。..”欧阳瑞西诧异的问道,很好奇他今天的情绪怎么这么的低落。

    “别管他,想女人想的。”穆季云站了起来,长手一伸,就把欧阳瑞西那娇小的身躯给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啊!你干嘛呢?这里可是公司。”欧阳瑞西有些担心的向门口偷瞄了一眼,发现门是关着的才轻轻的松了口气,但还是很不习惯在这样的一种地方跟他搂搂抱抱的,毕竟这里可是办公的地方。

    “我什么也没有干啊!就只是抱抱你而已,怎么,难道说你想要我干些什么不成。”穆季云勾唇一笑,邪魅无比的轻舔了一下薄唇,让欧阳瑞西看得心脏为之的一紧,差点的忘记了跳动。

    “讨厌,我才没你那么的色情。”欧阳瑞西俏脸殷红,就算跟他再怎么的亲密无间,也还是会在这样的一种时刻感到脸红心跳的。

    “我就算色情,目标也只是你一个而已。”穆季云低头,伸手捧起了她的脸,在她的樱唇上无比温柔的吻了下,并没有要深入的意思,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拂而过,但就算这样,也已经让欧阳瑞西整个人都变得僵硬了起来,心里有着期待,而更多的是一种担心,就怕别人会突然的闯进来,碰到这么旖旎的一幕。

    “所以说我就活该那么的倒霉,变成了你意淫的对象。”欧阳瑞西挣开他的怀抱,娇笑着走到一旁多么沙发落座,因为她刚刚从法庭那边过来,所以感觉到有些的疲倦。

    “女人,千万别乱用到这个词,随着社会的发展,到了今天为止,它早已成为了网络用词的一种,而其中所代表着的意义也就跟着多元化了起来。”穆季云慧黠的一笑,跟着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眉头有些的紧皱,觉得她今天的心情好像并不是很好。

    “哦!这么说来是我太过于的孤陋寡闻了吗?”趁机的把头给靠到了他的身上,感觉到在这样的一种时候,能有这么的一个肩膀给自己靠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你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穆季云抿了抿唇,伸手圈住她的肩膀,让她靠起来更加的舒服。

    “枭雄已经被判刑了,就在刚刚,我就是从那里过来的。”作为一名军人,欧阳瑞西知道自己不该感情用事,但终究是相识一场,所以难免的会有些悲伤之情。

    “嗯!被判了多久。”在她的发顶轻吻了下,很是高兴她把什么事都告诉自己,这样一来的话,至少说明她对自己是依赖的,而作为一个男人,他很高兴被自己的女人所需要。

    “二十年,因为没有涉及到核武器之类的东西,所以才会被判得这么轻的。”二十年,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呢?而他却把男人最为风华的时光留给了监狱,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是暮色年华了。

    “这么久啊!但命还在不是吗?”穆季云终于知道枭雄当初为什么会要自杀了,作为一个骄傲的男人,又怎么忍受得了把自己最为灿烂的时光给留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呢?还不如一死来得痛快,估计他所秉持着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想法吧!

    “嗯!但愿他能好好的配合改造,以此来获得减刑的机会。”想着整个听审席上,他一个亲人都没有到场,欧阳瑞西就难免的为他感到几分的凄凉,也有些的心疼他这样的一种境遇,但犯了法就理应要服刑,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别担心,既然他已经死过了一次,便会知道生命对他来说有多么的珍贵,所以绝不会再轻易的去浪费。”看着她在此为另一个男人所伤心,说实话,他的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但站在她的立场上,也很能理解她的感受,谁叫她是一个重感情之人呢?所以就算有些的介怀,也忍一忍的给包容了,能做到这一点,估计没有几个男人像他如此之大度的了。

    “但愿吧!我们不说他了,穆总裁,怎么样,陪我出去逛逛吧!”欧阳瑞西上扬起一抹调皮的笑容,整个人都腻歪在他的怀里,充满期盼的抬头凝视着他俊美的脸庞。

    “说吧!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穆季云宠爱的捏了捏她俏挺的鼻子,很是喜欢她露出这一种只有小女孩才会有的娇态。

    “呃!说真的吗?可是你不是正在上班吗?”欧阳瑞西讪笑了下,她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真的没有想要打扰到他工作的意思。

    “夫人难得的开口提要求,我又岂有不满足的道理呢?起来吧!”穆季云把欧阳瑞西拉了起来,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就算是天涯海角,他也会一路的跟随到底。

    “老公,你真好。”欧阳瑞西踮起脚尖,在他柔软的薄唇上偷吻了下,学他一样,只是轻拂而过,并不缠绵。

    “我除了对你好之外,还能对谁好呢?”穆季云拿起了自己的外套跟手机,连文件都没有收拾就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因为他知道安秘书一会儿肯定会收拾好的。

    轻风,阳光,落叶,无疑是秋季最为迷人的地方,但最让欧阳瑞西所喜欢的却是这一种安静的气息,那会让她本来就浮躁的心变得安定起来。

    “我记得你有一次心情不好就是跑到这里来的。”两人十指紧扣,很是惬意的漫步在绿树成荫的小道之上,因为她身穿着军装的原因,所以不好跟她去逛街,而他也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宁静,所以便把她带来了这里。

    “是啊!这样就算真的放声大哭也不会引人注意。”秋风扑面而来,吹乱了她的几缕发丝,也吹散了她心底的那一股子的沉闷。

    “所以你那天才会跑来这里哭,嗯!”穆季云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就算是到了现在,他也还能感受到自己当时的那一种恐慌的心情。

    “我什么时候哭过了,你可别诬赖我。”欧阳瑞西的眼神闪躲了下,才不会承认自己真的是哭过了呢?

    “也不知道是谁,在电话里带着浓浓的哭音的。”穆季云温柔的凝视着她,这个女人,他总是百看不厌,反而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把她给栓在身边,以免被别人给窥探了去。

    “就是,是谁啊!说,到底是哪个女人给你打的电话。”欧阳瑞西说完这个,突然的挣开了手,大笑着向前跑去,很是喜欢那一种逐风般的感觉。

    穆季云用宠溺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捕捉着她所洒落的银铃般笑声,感觉到人生得妻如此,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穆季云,你走快点啊!该不会是老得走不动了吧!”欧阳瑞西难得的小女孩一回,所以站在前面不远处,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打量着他的身材。

    “女人,我到底有没有老,在床上的时候,你不是最清楚的吗?难道说现在想试试不成。”不愧是穆公子,一开口就把这一种看似浪漫的气氛给演变成了充满着色情的格调里去。

    “啊呸!还真的是死性不改,小心本上校哪一天把你给变成太监。”欧阳瑞西很是无语的望了望天,真的很难想像这么的一个看似温文尔雅的人,一出口便满是淫秽的语言。

    “把我变成太监,到时候后悔的那一个人绝对会是你,还有,你已经不是什么上校了,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把话给说得如此的血腥真的好吗?”穆季云摇了摇头,还说自己粗俗呢?她说的话还不是一样的难以入耳。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可别忘了,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可能会缺,但就从来没有见缺过两条腿的男人。”欧阳瑞西不怕死的抬了抬眉角,就好像已经预知到自己的这话一落下之后会带来多大的效应似的,拔起腿就跑,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脚上所穿着的是一对中跟的皮鞋。

    “欧阳瑞西,你说什么,有本事就再给我说一次。”穆季云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一抹跑得飞快的身影,竟然还知道要跑,不错,看来她已经做好了承受自己怒气的准备了。

    “你来追我啊!追上了我就告诉你是什么意思。”欧阳瑞西跑出去了一段距离之后才停了下来,转身的与他所面对着,但就是不往前靠近一步。

    “你以为我像别人一样的蠢吗?明知道不可能跑得过你,还去做无谓之功。”穆季云是一个商人,所以很懂得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明知道自己不可能会跑得过天天训练的她,因此才不会去做些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

    “那我们就这么的僵持着吧!反正我是不会过去的。”欧阳瑞西撅着嘴,干脆的在一旁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得意洋洋的看着依然停留在原地不动的傲气男人。

    “你不过来也可以,我过去就成了。”穆季云邪味的一笑,小丫头,可是你先挑起的战端,今晚在床上的时候可别跟我求饶就好。

    “停,还是不用了,我觉得这样不错,不都说距离产生美吗?所以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保持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感。”欧阳瑞西才不傻呢?他走过来跟自己走过去有什么差别吗?无非都是被他给逮着而已。

    “笨死了,什么距离产生美,那是男人用来忽悠你的话,没听说过吗?这年头距离永远都不是产生美,而是会产生小三,也就你还傻傻的去相信这个。”穆季云一步步的往前走着,是那么的优雅而又尊贵,让人乍看之下,宛如从童话中走出来的王子般帅气、迷人。

    “那是对你这种花心的男人而言,又不是代表着大多数的男人。”欧阳瑞西看见他走了过来,不得不站起了身子,一步步的往后退着,别以为他现在那么的一副云淡风轻般的样子骗得了自己,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死男人现在可是恨不得把自己给困在他怀里好好的蹂躏一番。

    “是吗?我花心,嗯!”穆季云的脸上依然笑得很是迷人,但他那咬牙切齿的语气可是出卖了他内心的那一种暴怒的因子。

    “不是吗?你以前可是恶贯满盈的。”欧阳瑞西歪头的想了想,貌似自己这样的一种比喻是不是有些的过了,他只不过比较的滥情而已,还没有达到那一种烧杀掠夺的地步吧!

    “很好,再说下去呢?我还有什么罪名,你都一一的给我报出来。”两人就这样,一个向前的走着,而一个向后的退着,反正就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会太容易的被对方给捉到,也不至于会说起话来的时候太过于的费劲。

    “你还是一个奸商,还欺负弱小。”欧阳瑞西嘟着嘴,既然是他让自己说的,那么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无非就是又让自己第二天下不了床而已,谅他也变换不出些什么新花样来,反正自己明天休息,才不会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呢?

    “等等,这个奸商我认了,但这个欺负弱小又从何说起啊!”穆季云蹙紧了眉头,还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对自己有着这么多的控诉。

    “现在不就是在欺负我这个弱女子吗?怎么,难道你敢不承认。”欧阳瑞西甜甜的一笑,用一种嘲弄的目光去看着他那满是黑线的俊脸。

    “我说欧阳大校,你确定自己真的是一个弱女子吗?而不是什么女土匪之类的。”穆季云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她的后面,就怕她会被什么给绊倒。

    “穆总裁,你见过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土匪吗?”欧阳瑞西很少自夸,也从不觉得自己的样貌有多么的出类拔萃,但今天还是难得的自恋了一回。

    “是没见过,小心……”穆季云的话还是慢了那么的半拍,因为欧阳瑞西已经整个人都往后摔了去,这意外的一幕让他不得不疾步的上前,但还是来不及去作出挽救,毕竟鞭长莫及,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绊倒在地上。

    直到跟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接触,欧阳瑞西才发现自己做了多丢脸的一件事情,如若是在平常时,碰到这样的一种状况,她紧接着来一个后空翻就能化险为夷,但当时的她一边要防备着穆季云,还一边要对他的话去作出分析,所以很不幸的,她被摔了个脚朝天。

    “看吧!我就叫你小心了。”穆季云心疼的把她给拉了起来,开始快速的在她的身上检查了起来,哪里还见半点之前被她所气到的那一种怒气腾腾的气势在里面。

    “你哪里叫了,我都已经摔下来了你才叫,我看你就是成心故意的。”欧阳瑞西委屈的看着他,说到底都是被他所给害的,如果一开始他就来追自己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有之后的倒着走了,顺理成章的,也不会因此而摔跤了。

    “好,我是成心故意的,我来看看,有没有摔坏哪里。”现在的穆公子,就算她说自己杀人放火了,估计他也会傻傻的去承认,谁叫他就是这么一个爱妻如命的男人呢?所以这会儿看见她摔倒已经满是懊悔之意了,又哪里还敢有半丝的不满情绪呢?

    “哪里都摔坏了,我不管,你来背我。”其实摔这样的一跤对欧阳瑞西来说并没有什么,别忘了,她可是常年累月这么的摸爬滚打着过来的,所以说这样的一跤对她来说可是再家常便饭不过的了,但为了挑起穆季云的内疚感,所以不得不在哪里装着可怜,就怕被他会拿刚才的事情来跟自己算账,因此在私底下,她暗暗的雀跃着这一跤摔得可太是时候了。

    “好,我背你,但在这之前,我先替你检查一下好不好。”穆季云柔声的安慰着她,毕竟欧阳瑞西很少会有这么示弱的时候,现在看她用这样的一种委屈无比的眼神来讨伐着自己的行径,他便自知自己沉沦了。

    “不好,我就要你背我。”欧阳瑞西撒赖的不愿给他检查,毕竟她本来就没有什么事,如果给他这么一检查的话,那还不得给穿帮了去啊!

    “噗嗤!女人,你确定自己现在是一名大校吗?而不是一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女孩。”穆季云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蹲下了身子。其实她的那一点小心思又哪里逃得过自己的视线呢?但既然她想玩,那么他就依着她好了,反正自己的女人,想怎么的宠都不成问题。

    “你管我。”欧阳瑞西趴在了他的背上,一抹狡黠的笑意也跟着自她的嘴角缓缓的升起,只要结局是自己所喜欢的就成,才懒得去管他怎么的看待自己呢?

    “我管你都已经无法无天了,如果说再不管你的话,岂不是要上房去揭瓦了吗?”穆季云背着她站了起来,突然的觉得,这个小女人越来越会撒娇了,还真的不知道该是高兴呢还是觉得无奈,因为这样一来的话,自己也就跟着被她给吃得死死的了。

    “可你愿意这样的宠着我不是吗?”把头轻靠在他的颈窝,感觉着他强而有力的呼吸声,有一股柔情自她的心底缓缓的舒展开来,心里在想着如果这样一直走下去的话该有多好。

    “是啊!你就吃死了我这一点,所以才敢对我有恃无恐的。”穆季云苦笑了下,这好像是自己第二次背她了吧!但每次所带给自己的都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好比现在,这么的一点重量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但却让他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加重了许多。(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