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带刺的玫瑰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部队的生活在外人的眼里是多姿多彩的,但只有当过兵的人才会知道,那是一种枯燥而又无味的人生洗礼,每天所要经历的事情除了出操就是训练,几乎是千遍一律的事情,所以在里面,一定要扛得住这一种苦闷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在新兵们的眼里,他们的欧阳上校是美丽的,但在老兵们的眼里,他们的欧阳上校却是一株带刺的玫瑰,让他们只敢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毕竟她的训练方式太过于的恐怖了,是谁都不愿意去挑战的一种极限。

    当落日的余晖映照着整个军区的时候,那一种肃穆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穆公子禁不住的抬手看了眼时间,眉宇不由得紧了紧,这女人,不是说只会晚一点而已吗?自己这多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而她的人呢?该不会是直接的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吧!

    穆公子能这么想那就太对了,因为欧阳瑞西不但忘记了他的邀约,更是忘记了他来接自己这么的一件事情,所以当军用悍马驶出军区大门看见那一辆耀眼的兰博基尼之时,她才狠狠的抽动了下嘴角,该死的,自己怎么把这个男人给忘记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之中,是抓狂还是恨不得直接的把自己给掐死,但他不是一般都会打电话的吗?这次怎么不见他催自己了呢?

    “上校,是穆总裁的车。”小杜转头看了欧阳瑞西一眼,穆总裁在这里,难道说上校她毫不知情吗?

    “嗯!我知道,这样吧!你先回穆宅,我跟他有约,忙得都把这事给忘记了。”欧阳瑞西重重的呼了口气,心里在想着一下怎么的替自己开脱。

    “是,上校。”小杜缓缓的踩下了刹车,而欧阳瑞西还未等他停稳就下了车,直直的往那一辆奢侈的兰博基尼走去。

    穆季云咬牙的看着那一个越来越近的身影,很好,看来她是彻底的把自己给忘记了,让他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就是不知道她这一次又使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跟自己撒娇,说实话,他感到无比的好奇。

    在打开车门的前一刻,欧阳瑞西停了下来,深深的呼吸了口气之后,才伸手把车门给拉开,随之低头弯身的坐了进去,在接触到穆季云那冷冽的目光之时,她讨好的对他笑了笑。

    “老公,你来很久了吗?”不管怎么样,笑就对了,不是有那么的一句古话吗?伸手不打笑脸人。

    穆季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接着启动车子离开,连搭理她都不曾,还以为她会有什么新意呢?每次都来这一招,可该死的是,自己竟然无比的受用,所以在某些什么,他真的是很受不了自己的这一种对她心软的窝囊样。

    “老公,你今天怎么就这么的帅气呢?你看这细腻的皮肤,这高冷的气质,这浑然天成的王者风范,岂是一般人可以比拟得了的。”欧阳瑞西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靠啊!还真的是一个傲娇的死男人,自己都这么的谄媚了,他就不能给点反应吗?

    穆季云侧了下头,躲开了她的触碰,一声不吭的开着车,而且车速还出奇的快,虽然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有了计较,什么叫做今天特别的帅,意思是他以前就不帅了吗?

    “穆总裁,你说话啊!干嘛不理人啊!”欧阳瑞西扯了扯他的衬衣袖子,这厮今天的脾气是不是有点大了,往常只要自己稍微的撒一下娇就能让他心软,可今天自己算是踢到了硬石头了吗?要不怎么就不见有一丝的效果呢?

    “坐好。”穆季云总算是开了口,但语气却是那么的淡漠,可见是真的很生气。

    “谁让你不理人家的,我跟你道歉还不成吗?我真的不是成心忘记的,你了解我的对不对,我一忙起来的时候可是那种连轩轩都会忘记的人。..”欧阳瑞西继续的讨好着他,错了就错了,所以她很有耐心的在跟他道着谦。

    “听你这话的意思,在你的心里,我连轩轩都还不如吗?”冰冷的语言带着一股子的寒意,就那么的扑面而来,让欧阳瑞西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感觉到今天的他特别的不容易沟通,还该死的倔犟。

    “呃!我不是那意思,你们在我心里同样的重要,话说,你总该不会连这个都计较吧!”欧阳瑞西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这样的穆季云,让她又想起了上次在k市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的冷酷而又无情,所以让她不由得有些小的害怕。

    “欧阳瑞西,你该知道,这不是计较与否的问题,而是你有没有真正的把我给放在心上的问题。”穆季云突然的方向盘一打,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过后,车子稳稳的停靠在了路边,用无比失望的眼神紧盯着她,发现自己又旧话重提了一次。

    “你这算是把我给判了刑吗?我就知道,你不会一直都如此的纵容着我,可我还是忍不住的奢望了下,觉得你能无尽的包容我才对,想不到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能让你如此的介怀,那接下来的那些日子呢?你要怎么的跟我相携度过,毕竟像今天这样的一种情况,在以后还会不时的碰上,你也要每次都这样的跟我生气吗?”

    欧阳瑞西紧锁住眉头,是她太过于的天真了吗?还是说他对自己的包容度就只那么的一点而已,她承认自己在很多的时候都很过份,会常常的忽略了他的感受,但让他因此而受到伤害,说真的,她给谁都要不舍,而他就真感受不到自己的这一种身不由己吗?

    “原来你一直都把我看作是那么肤浅的人,下车。”穆季云刚才只不过是闹别扭而已,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因为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忍受得了自己的女人竟然会如此的看轻自己的。

    “穆季云,你确定吗?让我下车。”欧阳瑞西是真的震惊了,皓齿轻咬着下唇,不相信的看着他。

    “我确定。”穆季云闭了闭眼,一路走来,彼此虽然都在深爱着对方,可总让自己觉得缺少了那么的一点什么。

    “好,你别后悔。”欧阳瑞西拉开了车门步了下去,再用力的甩上,怄气的往前走着,让紧跟在后的罗昊跟小杜一脸的迷茫,他们这是怎么了,吵架了吗?

    穆季云哀叹了一口气,说什么别后悔,他话出的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好不好,可男人那该死的自尊心让他在苦苦的硬撑着,所以咬了咬牙之后,便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欧阳瑞西被他的这一种决绝给惊得忘记了该有的反应,潜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一辆渐行渐远的跑车,一股委屈自她的心底慢慢的浮现,很快的便红了眼眶。

    “少奶奶。”罗昊把车停在了她的身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我没事,你快点跟上他。”欧阳瑞西抬眼看了看天空,把泪水给使劲的逼了回去。

    “那我先走了,你坐小杜的车吧!”罗昊皱了皱眉,少爷这是怎么了,那么长的时间都等了,怎么就不能再包容一下呢?

    “嗯!我知道。”欧阳瑞西凄然的笑了笑,有着悲凉的那一种绝美。

    罗昊不忍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不得不驱车去追穆季云,毕竟他的身边可不能没有人跟着。

    “上校,穆总裁这是要赶去哪里吗?”憨厚的小杜并没有看出两人之间的那一种暗潮汹涌,所以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我们走吧!”欧阳瑞西上了军用悍马,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这家伙,不是专程的来接自己去吃饭的吗?这会儿闹上这么的一出又是所欲为何呢?

    穆季云就是知道罗昊跟小杜都在后面才会让欧阳瑞西下车的,因为他担心自己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些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情来,所以就算知道自己这样的一种行为有多么的过份,也不得不为之。

    车子宛如脱了缰的骏马般飞驰着,让紧跟在后的罗昊可是捏了一把不小的汗,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刺激,以至于让他把车速给开得那么的快,所以到达凯特的时候,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硬是让他给缩短在了半个小时,可见他刚才的车速有多么的惊险了。

    而就像以往的很多次一样,就算他刚才已经一路的风驰电闪,还是改变不了他最晚到的那一个事实,所以调侃之声也就自然的不会少了。

    “学长,你搞什么啊!知不知道我们都快等了你一个小时了。”夏雨晨首先不依的叫了起来,害他们在这里白白的浪费了自己的宝贵时间。

    “就是,老大,你怎么能这样,只是嫂子呢?你不是说去接她的吗?敢情这是骗我们的啊!秦书寒向他的身后看了看,在确定没有看见那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之时以一种讨责的目光去审视着他。

    “她很忙,可没空陪你们吃饭。”穆季云冷冷的暼了他们一眼,选了一个能看见餐厅入口的位置坐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可是不对啊!学长,听你的口气,怎么好像是有着置气的成份呢?”夏雨晨皱了皱眉,怎么都觉得他现在怪怪的。

    “我是让你来看高云天的,而不是看我有没有生气的。”穆季云没好气的斜睨了他一眼,他是在置气没有错,但没有必要弄得人尽皆知吧!

    “果真是生气了,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惹你生气的那一个人肯定是嫂子对不对,看来是天命不可违啊!嫂子果然是我的偶像,还真的是勇气可嘉。”夏雨晨幸灾乐祸的大笑着,一点也没有注意到穆公子正用无比阴鸷的眼神紧盯着他看。

    “夏妖孽,看来你真的很闲,如此一来的话,应该也不会介意我派你去泰国了吧!”穆季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其实之所以想让他去泰国,也只不过是想让他去碰碰运气而已,因为他收到消息说安小雅曾经在那里出现过。

    “切!每次都拿这个来恐吓我,就不能给我来点有新意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最近泰国那边的公司运作得都很正常吗?”夏雨晨意气慵懒的斜靠着凳子,永远都是那一种亦正亦邪的痞子笑容。

    “是谁说公司运作正常就不能派你去那里出差了,我可听说那里的总经理貌似对你很有好感。”穆季云邪气的一笑,小样,就他,还想跟自己对着干。

    “你可别寒碜我,那可是个人妖好不好,说到这个,你们可要注意了,在泰国那边,越是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人,就越有可能是变性人,所以到那个地方,还是宁缺毋滥比较好。”一说到泰国那边的人妖经理,夏雨晨就感觉到一阵的恶寒,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运气那么好呢?竟然能跟一个美女共事,可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是一个活脱脱的男人,当时可差点没让他当众的吐出来。

    “你以为我们是你啊!见着美女就上。”秦书寒翻了下白眼,放眼当下,也就他是一个滥情之人而已,别的可都一个个的怀抱娇妻了。

    “死秦始王,小爷我什么时候见着女人就上了,竟然把我给说得那么的饥不择食。”夏雨晨一听到秦书寒的话马上就不爽了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沾花惹草了好不好,久得都让他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貌似就是自安小雅离开的那一刻起,而安小雅这个名字一经跳入他的脑海,他便如焉了的茄子般没有了精神劲。

    “你不一向如此的吗?”穆季云烦扰的揉了揉眉,虽然人在这里,心却在想着欧阳瑞西回到家了没有,还是说一气之下回军区去了,她是不是很难过,这些都是此刻在他的脑海里被无数倍放大了的牵挂。

    “那是以前好不好,这要真的说起来,貌似你当初给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夏雨晨撇了撇嘴,他这算是五十步笑百步吗?

    “你也说了那是当初,意思是我最近可没有你这样的嗜好。”穆季云的眼眸突然的微眯了起来,因为他要等的人出现了,其实他只是来碰碰运气而已,毕竟住在这里,不一定也会在此处用餐,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

    “学长,那小子出现了,只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为什么就那么的熟悉呢?该不会是你以前的那些个女人之中的一个吧!因为被你抛弃了,所以才会想着要报复于你的。”夏雨晨也注意到了入口处的动静,从在公司看到相片的那一刻起,他就感觉到那个叫做什么薛凝薇的女人异常的熟悉,可是无论他怎么的绞尽脑汁,也无法想像得出来,因为他所想像到的人选,并不应该配上这么的一张脸。

    “你怎么不说是你的众多床伴之一呢?”穆季云把视线给收了回来,装作若无其事般的轻抿了下红酒,就好像自己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关注到他们似的淡然。

    “怎么可能,只要是勾搭过我的女人,我都有印象,而这个女人,我确定自己不认识,除非她整过容了。”夏雨晨也把视线给收了回来,跟穆公子一样的泰然处之。

    “你刚说什么。”穆季云突然的好像捕捉到了某个敏感的字眼,只是等他要再度深入的了解之时,就从他的脑海中稍纵即逝了。

    “说什么,不就是说这个女人跟我没有关系吗?还能说什么啊!”夏雨晨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高云天跟那个薛凝薇一眼,怎么看就怎么的觉得那个女人真的很诡异,再加上她的资料根本就无法查询得到,所以就更加的让人起疑了。

    “不是这个,最后那一句。”穆季云拧着眉,一直在脑海里搜寻着答案。

    “哪一句啊!你说的是整过容吗?”夏雨晨呆愣的看着他,搞什么,神秘兮兮的,让人莫名的紧张。

    “对,就是这一句,如果说这个女人换了一张脸的话,你们觉得像谁的可能性会比较的大。”穆季云的心里已经作出了一个猜测,但他很快的便又推翻了,毕竟没有谁会整容到像是完全的换了一张脸的地步,那样可是自虐的一种表现。

    “换一张脸,老大,你开玩笑呢?不过也未必不可,就看那人的医术如何了,如果说是真的话,我不得不说我跪了。”秦书寒虽然自认为自己的医术还不错,但对于整容的这一个领域,说实话,他还真的没有研究过,他所研究的也只是怎么用药物使人恢复容貌而已,而这换脸,还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正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有可能她那不是换脸,只是做了比较大规模的整容手术而已,要不我们怎么会对她产生一种熟悉感来呢?”穆季云轻弹了下桌面,在脑海里一一的过滤着跟这个薛凝薇比较接近相貌的女人,可一遍下来之后竟然毫无所获。

    “我想也是这样没错。”秦书寒再次的看了那对走进来的男女一眼,可却发现他们竟然坐到了他们旁边的位置,所幸的是凯特的餐厅设定了私人的免打扰小空间,每个位置的靠背都相当的高。所以如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无法获知到另一桌的景象,不过如果声音稍微大点的话还是能听到的。

    “凝薇,你来看看,想吃什么。”高云天把菜单给递到了薛凝薇的手上,两人紧挨着坐在同一排的位置之上,腻歪得很。(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