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陈世美跟秦香莲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冷傲风,你怎么能这样,就因为她家有钱,所以你才会狠心的抛弃了我,亏我还一直的被蒙在鼓里,傻傻的等着你来娶。..”秦可儿的声音给之前大了许多,所以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她对冷傲风的控诉,个个都眼神异常的看向了今天的新郎官。

    “秦可儿,你这剧情转变的是不是稍微的有些过快了,一会儿说我贪慕虚荣,一会儿又说傲风见利忘义,你倒是好好的给我说清楚,你所想要的究竟是哪一个剧情,还是说你还有着第三个备用的剧本,我倒是不介意你跟大家好好的说一下,你当年是怎么的为了名利而远嫁他乡的。”上官楚楚嘲讽的冷睨着她,同样作为一个女人,自己真的很为她今天这样的一种行为感到丢脸,就是不知道她本人是怎么想的。

    “上官楚楚,你什么意思,谁为了名利了,你可别在那倒打一耙。”被上官楚楚大声的戳破了自己的**,秦可儿整张脸都缤彩纷呈了起来。

    “我什么意思,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过来破坏婚礼,试问到底是谁给你的权利。”上官楚楚本来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如果说是在平常时还好,再多的挑衅她也能一笑而过,可是今天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所以说秦可儿的这一种行为无疑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不发飙那就是怪事了。

    “怎么,这么快就恼羞成怒了吗?那在听到接下来的话后岂不是要被气得晕死过去。”看着她的那一身看似昂贵无比的婚纱自己就很不爽,本来那一个位置是属于自己的,可今天却被这个可恶的女人给占了去,说什么她都咽不下这口气。

    “秦可儿,适可而止,否则你该知道惹怒了我的后果有多严重。”冷傲风恢复了他一贯的冷酷无情,用无比阴鸷的视线扫射着她。

    “被你抛弃掉已经让我生不如死了,难道说我还怕什么后果不成。”今天的秦可儿算是卯足了劲的想要惹怒所有的人,本来她的剧情不是这么安排的,可是为了找地方打扮自己浪费掉了不少的时间,毕竟自己是以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身份给混进来的,所以等她好不容易准备好走出来的时候,婚礼已经接近尾声了,因此错失掉了最佳的时机,让她所有的计划都成为了一个泡影,但既然无法阻止,把上官楚楚这个女人给搞臭了总还是行的吧!

    “别把别人都给说得像是陈世美,而自己却是秦香莲,我想整个s市的人都该知道,冷氏的总裁是一个怎样清心寡欲的怪人,这些年来可从来都没有接近过女色,试问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龌龊东西。”夏雨晨对于自己不喜欢的生物可从来就不会嘴上留情,怎么的恶毒就怎么的骂,才不会管你是哪一根葱呢?

    “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用你一个外人来这里指手画脚的,还是说这个上官楚楚跟你有过什么不见得人的勾当,所以才让你这么的袒护着她。”秦可儿怒目的瞪着夏雨晨,但换来的却是无比响亮的一巴掌。

    “这就是嘴巴贱的后果,别像个疯狗似的乱咬人,要不要我把你的那些个破事都在众人的面前给公布出来。”穆季云浑身的冷煞之意,她说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胡言乱语的毁人清白,更重要的一点是,上官楚楚可是自己老婆所在意的闺蜜,可不能因此而让她烦心。

    “穆季云,你凭什么打我,我的破事,要说到这个,不是你比较的多吗?”秦可儿抚着被打疼了的脸,恶狠狠的盯着穆季云看。

    “为什么打你,这个留着你自己慢慢的去反省吧!罗昊,把不欢迎的人给扔出去。”就她,想要得到自己的解释,说实话,她还不够资格。

    “是,少爷。”罗昊二话不说就上前把她给拖了出去,一点也不因为对方是个女人而有半丝的怜香惜玉之意。.

    “你放开我,穆季云,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让你的狗奴才来触碰我。”秦可儿一个劲的挣扎着,而听了她的话后,罗昊的手故意的松了一下,让她狠狠的跟地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因此再次的响起了一阵的哀嚎之声。

    “好了,大家别管那个疯女人,她刚刚离了婚,估计是受了刺激,脑子有些不正常了,所以才会跑到别人的婚礼上找存在感来了,大家一会可都吃好喝好,千万别被她给影响了食欲。”在这一方面,夏雨晨一直就是个中好手,简单的几句话就把整个事情给一笑的带过,就连众人刚刚的所有猜测也因为他的那一句刚刚离婚而完全的瓦解掉。

    “楚楚,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没有处理好,所以才会让我们的婚礼出现了这样意外的一幕。”冷傲风知道女人最在意的是面子上的问题,而经过了秦可儿刚才的这么一闹,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她的名誉都因此而受到了影响,还有自己岳父岳母那里,势必也对自己有了各种的猜测,所以说这个秦可儿还真的是害人不浅啊!

    “没事,我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其实我应该想到她不会那么轻易便放弃的,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会上演这么的一出而已。”上官楚楚莞尔一笑,如果说秦可儿的目的是想让他们中断婚礼的话,不得不说她打错了如意算盘,因为不管她怎么闹,今天的这一场婚礼他们都会继续的进行下去。

    婚礼仪式过后是酒宴,同样的也是在冷宅举行,所有的菜肴都是由风行国际的名下酒店所提供的,所以无论是服务还是菜色都是一个极优的水准。

    “欧阳,我们又见面了。”凌子墨端着一杯酒,就像腾空出现般现身在欧阳瑞西的面前,其实他一大早就来了,只是找不到机会靠近她身边而已,因为今天的她好像一副很忙的样子。

    “子墨,你怎么也在这里。”能在这里看见凌子墨,欧阳瑞西是蛮惊诧的,就是不知道他是被谁邀请来的而已。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凌子墨轻抿了一口红酒,用很狡黠的目光凝视了她一眼。

    “如果说我两个都想听呢?”欧阳瑞西莞尔的一笑,看他怎么回答自己。

    “真话是因为我知道你在这里,所以我来了,假话是因为上官总裁的邀请,所以盛情之下我便来凑凑热闹。”凌子墨一副痞子般的表情,把话给说得似真似假的。

    “原来如此,只是你什么时候跟楚楚那丫头如此的熟悉了。”如果记得没有错的话,他们两人之间并不认识才对,要不上次在酒吧的时候也不会互不理睬了。

    “最近跟她有一个合作案,所以就这么的认识了。”冷子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让人看起来很不真实,但是欧阳瑞西却信了,因为他就是那么的一个人。

    “哦!我都忘记了你是个富二代这一件事。”欧阳瑞西一脸的恍然大悟,还特意的把富二代这几个字咬得特别的重,摆明着就是故意的奚落他呢?

    “就知道你会拿这件事来埋汰我,可别忘了,你现在也是个商太太。”如果说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还不知道穆季云这个人是谁的话还可以理解,但是说如果到了现在还不知道他便是这里的龙头老大的话可就白混了这么些年了。

    “可我还是我,你已经被腐蚀掉了。”欧阳瑞西斜睨了他一眼,有了之前的两次接触后,现在的她又找回了当年他们在一起相处之时的那一种随意感来。

    “老大,完蛋了,嫂子被别的男人给看上了。”秦书寒一脸的幸灾乐祸,谁让他刚刚给自己灌了那么多酒的。

    “是啊!学长,他们貌似还相处得很不错,你没看见嫂子笑得一脸的幸福状吗?”能打压到穆季云的事情,夏雨晨从来就不会错过,更何况刚刚自己还被他奚落过呢?所以又怎么会放过这一个能损他的机会呢?

    “别以为这样就能激怒我,那人是她的朋友,之前我们有见过。”对于欧阳瑞西那边的状况,穆季云一早就注意到了,但他并不是一个不給自己妻子交朋友的人,所以就算心里已经是醋意满溢了,也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来,依然悠闲的轻抿着自己杯里的酒。

    “不是吧!学长,你这是不是差别对待啊!我之前要跟嫂子握一下手你都不给,而他们都要抱在一起了,你竟然还能继续的视若无睹下去。”夏雨晨一直紧盯着欧阳瑞西所在的位置,把自己所看到的最新消息报告给穆季云知道,可别以为他那是好心,他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穆公子因此吃醋而已。

    “你以为你嫂子是那么不懂得分寸的一个人吗?”穆季云冷冷的斜睨了夏雨晨一眼,并没有被他的精彩解说而起了兴致,反而是继续的背对着那个方向,毕竟眼不见心不烦不是吗?他可不想被人说成自己是一个很没有气度的男人,连自己的妻子跟异性单独的相处一会儿都不行。

    “就是,夏妖孽,你完蛋了,竟然敢编排嫂子的不是,一会儿看我告诉她之后你会怎么个死法,据说她的训练可是很变态的,你最好提前的做好心理准备。”秦书寒绝对的是个墙头草,这么快的便倒戈相向了,也不知道这个话题到底是谁先提出来的。

    “我说你们两个都死定了,一个说她跟男人抱在一起,一个说她变态。”穆季云勾了勾唇,那个女人的强悍自己可是亲自体验过的,动不动就喜欢以武力来解决问题,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温柔啊!

    “老大,你不是吧!竟然这样出卖我们。”

    “学长,我不能被废了啊!想想你们以后谁受伤可就是没有医生为你们效劳了。”

    两人同时的哀嚎了起来,其实都是玩闹的成份居多,毕竟他们都知道欧阳瑞西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绝不会因此而对他们使用到手中的权力,但也不排除掉她会因此而训上自己一顿。

    “完蛋了,你们在说瑞西姐的坏话,我可都听见了。”冷伈伈突然的自他们的身后冒了出来,因为顾阡陌再度的被老爷子给征用去了,所以她只好无聊的跑来找他们。

    “丫头,你都听见什么了,就露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来。”夏雨晨没好气的捏了下她的俏脸,眼里却是温柔的神色。

    “该听的和不该听的我都听了个遍。”冷伈伈其实并不知道他们之前说了些什么,就只抓住了后面的那几句话而已,但是为了能让他们产生畏惧之心,所以她小小的撒了个谎。

    “你觉得你瑞西姐姐会相信你的话吗?我们集体的说了她的坏话。”穆季云笑了笑,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还是稚嫩了点,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的担心她嫁给了顾阡陌后会受伤。

    “谁说我坏话了。”欧阳瑞西那清冷的嗓音突然的响起,随之人也跟着来到他们的跟前。

    “瑞西姐姐,就是他们,被我抓了个正着还不承认。”冷伈伈得意的笑看着他们,看他们还跟自己拽,这下完蛋了吧!

    “呃!那个嫂子,我发誓,我绝对的没有说你坏话,所以你要是找训练对象的话就找老大吧!我真的不适合。”秦书寒第一个就跳脚了起来,绝不会承认自己刚才有说过类似损坏她形象的话,而他刚才也真的没有说好不好,只是说别的男人看上她了而已。

    “嫂子,我也什么都没有说,不信的话你问学长。”夏雨晨一直就对欧阳瑞西的身份很尊崇,所以在她的目光一扫之下,很不仗义的把穆季云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那听他们的意思,就是你一个人在说我坏话啰!”欧阳瑞西把目光给转到穆季云的身上,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

    “你认为呢?”穆季云看见她过来,连毛孔都是高兴的,所以笑得一脸的谄媚,可是让在场的人呕吐了他一身,十足的一个妻奴。

    “我看绝对的是,只是轩轩呢?怎么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冷宅的占地之大是她以往所没有想到的,今天也是头一回见识到而已,可是给他们穆家还要大上许多,四周都处在一片的园林景观之中,很是磅礴大气。

    “估计是跟他爷爷奶奶在一起,放心吧!丢不了他的。”小轩轩的聪明才智可不是他们能想像得出来的,所以一般的情况之下都不会有什么危险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倒是别人不要被他给设计去倒是真的。

    “就是,他那么的腹黑,有谁敢对他怎么样啊!”一说到小轩轩,冷伈伈就没好气的附和道,因为就在刚刚,他还在顾阡陌的面前编排着自己的不是呢?直到顾阡陌被老爷子叫走,他才跑到了穆妈妈那里去,无非就是怕自己报复于他而已。

    “该不会是你们又吵起来了吧!”欧阳瑞西皱了皱眉,很是奇怪这两人怎么就从来不对盘呢?每次见面都是这么的互看不顺眼,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才没有呢?”冷伈伈才不会承认自己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所以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有些的底气不足,而同一时间里,冷傲风也在面对着同样的状况。

    “你们两个说说看,刚才是怎么一回事。”艾纤羽并没有想要怪责冷傲风的意思,只是自己有那么多的亲朋好友在场,而自己的女儿被别人指控成了第三者,这一点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你好好说,可别吓着了他们。”上官泽一直就是个好好先生,虽然说他对刚才的事情也有很多的疑惑,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孩子绝不会是那一个会去抢了别人男朋友的人。

    “爸、妈,对不起!是我的问题,那个女人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但后来她跟人跑了,前段时间刚回来的,吵闹着想要跟我重修旧缘,可没想到被我拒绝之后便跑到这里来闹了。”冷傲风很真诚的道着谦,他知道秦可儿闹这么的一出受到了多大的影响,从刚才自己去敬酒的时候就体会得出来了,所有人的字里行间都在围绕着刚才所发生的那件事来探问着消息。

    “妈,你就别问了,反正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那个秦可儿跟傲风可是早就没有关系了,也不知道她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跑到这里来闹,如果说你们真的生气了的话可就上了她的当了。”

    看见冷傲风现在那一种很卑微似的道歉方式她就一阵的心疼,虽然说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对他咄咄逼人,但她还是忍不住的为他争辩了起来。

    “我并没有要怪傲风的意思,就只是想把刚才的事情给弄清楚而已,要不让我怎么跟亲朋好友解释这突发的意外呢?”艾纤羽就知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己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真相而已,可她竟然那么快的便就护短了起来。

    “楚楚,没事,我理解爸妈的心情,他们无非是在替你担心而已。”冷傲风轻拍了下上官楚楚楚裸露着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慰似的眼神,心底里却把冷伈伈那个丫头给骂了个遍,竟然让自己的嫂子穿那么露的礼服,给刚才的婚纱尺度可是大多了。(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