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干什么呢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535章

    “我不会道歉的。.”上官楚楚直到尝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才离开了他的薄唇,但却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肆意的挑衅着他,脑海里还在回味着他刚才的那一句话,他说他爱自己,原来这些日子以来,并不是自己在无谓的挣扎而已,他同样的也在受着煎熬,这样的一种感觉,真的是让她感觉到了那么的几分惊奇,原来爱只要你稍微的再往前踏上一小步即可。

    “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小狗的。”冷傲风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唇,传来的刺痛感告诉他,就在刚才,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咬了,可他不但不生气,反而露出了满脸炫目的笑容,这样耀眼的光芒,是上官楚楚从来未曾见到过的,所以瞬间的被他晃花了眼,迷醉了心神。

    “冷傲风,你刚才所说的话,是真的吗?”上官楚楚问得有些的底气不足,所以连大声一点都不敢,就怕会把这个美丽的梦给震碎了。

    “我刚才说什么了。”冷傲风跟她一样的装傻,拿额头跟她轻抵着,眼里尽是浓得化不开的宠溺之意,这个女人,是除了伈伈之外,唯一的一个可以让自己甘心的去倾注柔情的女人,所以他会倍加的珍惜。

    “你说你爱我,可不能不承认。”在婚礼的前夕,能听到这样的一个告别,对她来说,可是太过于幸福的一种意外,所以直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般不够真实。

    “我有这样说吗?你是不是听错了。”故意的逗弄着她,是的,他爱上了她,这一点他不想再去否认,因为他发觉强忍着不去爱可是要给轰轰烈烈的去爱上要难上许多,所以他不想再逃避,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感情。

    “别的我有可能会听错,但这个根本就不可能,话说冷傲风,你是在什么时候发现爱上了我的。”仰着头的凝视着他,眼里跳跃着幸福的小火苗,这一辈子,她上官楚楚就没有爱过其他的男人,当然,上官泽除外,不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吗?所以在她的心里,父亲有着别的男人所无法取代得了的位置。

    “是啊!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冷傲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是她给了自己一巴掌之时,还是她跟自己抢车位之时,或是她喝醉后对自己所展现出妖娆的媚态之时,很多的可能性一一的在他的脑海里回放了起来,却暮然的发现,原来自己一早就已经深受她的吸引,掉入了她所挖好的陷阱之中而不能自拔,只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在抗拒着而已,其实内心早已为她所倾情。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现在的上官楚楚宛如少女般的带着一丝的小幼稚,这样的一种举动要是放在平常时,是她最不耻去做的事情,因为那样会让人觉得很白痴,所以她从来就不轻易去犯这样低级的一个错误,可是今天,被幸福冲昏了脑袋的她,却像个小女孩般的雀跃着,期待着。

    “那你呢?什么时候对我有感觉的。”不答反问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俊帅的脸上全是揶揄之意。

    “不知道,好热,我要去洗澡。”上官楚楚的俏脸瞬间的绯红了起来,别看她一向都是大大咧咧的样子,可是一接触到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就特别的容易害羞,所以此刻被他这么的一问,便觉得不好意思了起来。

    “热吗?你确定。”冷傲风蹙了蹙眉,目光停留在她此刻那清凉的礼服之上,一抹未知的情愫在他的眼底缓缓的酝酿开来,接着突然的来了一个公主抱,吓得她惊大了眼眸,瞬间的大叫了起来。

    “啊……冷傲风,你放我下来,你要干什么,我现在不热了。”上官楚楚无奈的圈住他的脖子,娇嗔的轻睨着他,脸上全是娇羞的怯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用想她也知道他这样的一种举动到底是所欲为何。..

    “已经晚了。”冷傲风的回答是直接的把她给抛在了床上,人也随之的欺压了上去,薄凉的唇不带一丝停留的印在了她的朱唇之上缱绻缠绵。

    上官楚楚羞涩的闭上了双眼,开始热烈的回应起他的索取,一直就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所以一点也不保留自己的感情,随着他的挑逗而抒发出最为真实的那一个自己。

    夜风凉习,卷起了窗前一层层的薄纱,月儿悄悄的探出了头,却无法窥探到房内那交织在一起的重叠身影,但就算如此,那溢满而出的情爱气息还是让她羞红了脸,再次的躲回了云层的身后,不好意思再聆听那些可以令人发烫的情话。

    当曙光还没有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欧阳瑞西就已经结束了野外生存训练,悄无声息的回到穆家的别墅,除了门口值班的保镖之外,大家都还在甜甜的梦乡之中,周围一片的寂静,小心翼翼的上了楼,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就连进到了卧室也不敢开灯,就怕惊醒了睡梦中的人儿,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刚轻轻的推开了柜子,床头的壁灯竟然突然的亮了,穆季云一脸睡眼惺忪的坐了起来,在看见自己眼前的景象之时,可是狠狠的抽了口气。

    “你是谁?”这可不能怪穆季云没有认出她来,本来就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而她还偏偏的满身都是尘土跟油彩,就像是刚从哪个泥堆里爬出来似的,怎么看都没有半点可看清的肌肤。

    “劫财的,快把钱拿出来。”欧阳瑞西先是愣了一下,随之突然的玩心大起,沉着声线让嗓音变得略微的沙哑,转身一步步的往床头走去

    “你确定不是劫色,像我这样的美男子,你就一点都不心动吗?”对方一说话他就知道了是谁,尽管她故意的压低了嗓音,但那一种清冷的声线还是出卖了她。

    “别废话,你以为是在买菜呢?还讨价还价的,识趣的就快点把值钱的东西全都交出来……”欧阳瑞西突然的皱了皱眉,因为她已经看见了另一个正在熟睡中的小身影,所以不自觉的减低了音量。

    “比起东西,你不觉得我才是最值钱的吗?有了我就拥有了一切,女人,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你现在这一身到底是怎么回事,总该不会是掉进粪坑了吧!”穆季云紧拧着眉宇,嫌恶的看着她那满身的脏污,看着眼前的这个邋遢的女人,有谁会把她跟那一个高傲而又清冷的女上校给联系在一起呢?

    “呃!那个,就是来不及回军区清洗了而已,你可以装作没有看见,只是,轩轩他怎么会在这里。”欧阳瑞西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去,就怕距离太近,这个男人会看出自己身上的伤来。

    “为什么,当然是当小间谍来了,看见你不在,所以就过来帮你监视着我呢?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啊!”穆季云冷笑的戏谑着她,越看她眉心就拧得更紧,他本来就是一个有洁癖的男人,也幸好是她,要是换成了别人,老早就被他给丢出去了。

    “噗嗤!你是不是特郁闷,因为儿子他向着我。”听见他的抱怨声,欧阳瑞西莫名的高兴,有这么贴心的一个小棉袄还真的是太好了。

    “我不郁闷,但如果你再不去把自己这一身给清洗干净的话,我不但会郁闷,估计还会抓狂。”穆季云白了她一眼,小人得志,哼!到时候他给她制造个女儿出来,看看到时候会向着谁。

    “那我就先去洗了。”欧阳瑞西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因为自己今晚的这一个壮举,害得她以后老是要跟自己的女儿去抢人,而且还每每的尴尬不已,让她常常的被气得欲哭无泪。

    穆季云看着她的身影摇了摇头,怪不得在部队里面都没有人把她给追了去,如果说每天都是这么的一副样子的话,哪里还有半点的美感而言,不过这样也好,如此一来的话,也就没有人跟自己抢她了。

    其实穆公子绝对的想错了,在部队里面并不是没有人喜欢她,而是没有人敢追她,毕竟她那一副长年累月的冰山脸就已经让人却步了不少,再加上她的军衔,又有谁有那一个勇气敢去以身犯险呢?

    欧阳瑞西看到了镜子里面的那一个自己之时,才知道穆季云刚才为什么会对自己露出一副嫌弃的神态来了,因为现在就连她自己也不得不嫌弃起自己来。

    小心翼翼的把身上的军装给脱了下来,该死的,又报废了她一套军装,还好这一套不是新的,否则她非要郁闷许久不可,只是这身上的伤,总该是要上药的吧!而自己一会儿又该怎么的去跟穆季云说才能让他的火气小一点呢?这还真的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所以她在里面磨蹭了许久都没有出去,直到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她才不得不像个鸵鸟般的走了出去。

    “干什么呢?那么久。”穆季云已经把小轩轩给抱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却不曾想都转回来那么久了,还是不见她出来,还以为是在里面睡着了呢?

    “没有,就是洗脸上的油彩费了些时间,你小点声啊!可别把轩轩给吵醒了。”欧阳瑞西把手指放到唇边嘘了一下,经过了一番清洗的她,又恢复了她那娇丽的容颜,肌肤因为刚泡过温水的原因而有些的粉红。

    “别担心,我已经把他抱回他的房间去了。”如果说一开始就知道她会在这样的一种时候回来的话,他也就不会留那小子在这里睡了。

    “动作还真快。”欧阳瑞西把擦着头发的毛巾给拿了下来,直直的便想往房内走去,却被穆季云的一个动作给拽了回来。

    “你的脸是怎么一回事。”穆季云的眼眸微眯,危险无比的紧盯着她看,连眨眼都不曾。

    “没怎么回事啊!只是被山上的刺给勾伤了而已,没有多大的问题,估计明天就能好了。”欧阳瑞西露出了一副讨好的笑容,脸上的伤真的没有什么事,有事的是身上被划到的刀伤而已,原本以为没有多严重呢?可刚才脱下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有那么的一两刀还真的是有些的严重,但比起以前的伤口来说并不算得上什么,就是怕过不了他的这一关而已,但只要自己不给他看见,一会去到军区再让军医上点药估计就应该没事了。

    “你就不能注意点吗?我再看看,还有哪里受伤了。”穆季云说着便神手撩起了她的睡衣,在看见身上那交叉着的各种伤口之时,他狠狠的抽了口冷气,气息瞬间的变得寒冽了起来。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欧阳瑞西抿了抿唇,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受伤啊!那很痛的好不好,可是身为一名军人,不用说受伤了,就算是赔上了性命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欧阳瑞西,你不是说去的野外训练吗?好,这些刮伤我可以理解,那刀伤呢?又是怎么回事,可别告诉我碰上了什么凶猛野兽之类的,这里可不是原始森林,跑不出那么多的大型野兽来供你说谎。”穆季云气的不是她受伤了,而是她有意的想要瞒着自己,这一点才是最不可取的。

    “嘻嘻!碰上野兽那还是小事,最主要的是碰上食人兽了,而且不止一只,而是好大的一群。”在欧阳瑞西的眼里,毒品可是给野兽要来得恐怖多了,所以这样的一个比喻可是一点都不夸张。

    “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穆季云恨不得挥掉了她现在脸上的那一种笑容,看来自己就不该相信她,明明出门之前说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野外训练而已,可她的平常就是让自己伤痕累累的跑回来吗?

    “没有,在我们睿智的穆总裁面前,我又怎么敢放肆呢?”靠啊!自己不是个小孩子啊!可为什么要像个做了错事的小鬼般去讨好他呢?

    “我看你那不是不敢放肆,而是都爬到我的头上去撒尿了。”穆季云没好气的怒瞪着她,但不管怎么说,她能平安回来就是对自己的最大安慰,可虽然是这样想的没有错,偏偏的就是对她这样的一种嘻哈的认错态度很不爽。

    “你这比喻还真的很恶心,我也得爬得上去才行啊!”欧阳瑞西无所谓的讪笑着,一点也不在乎穆季云那一张被气得铁青的俊脸有多么的恐怖,反正他又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无非就是大骂几声,然后闹一下别扭而已,最终还不都是会妥协吗?所以习惯了就好,真的不用去理会他。

    “欧阳瑞西,我现在不是在跟你打哈哈,而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话,别在那左右而言其他。”穆季云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这样的一种说法亏她说得出来,可她倒好,竟然还好意思怪自己恶心。

    “你到底要我说什么,我真的是很累了,白天的时候跟别人打了一架,还一个晚上都没有睡,一会儿还要赶回军区呢?所以你就别在那里跟我生气了。”欧阳瑞西打了个呵欠,都已经六点多了,时间过得可还真是快,早知道这样就直接的先回军区了,这样一来的话也就不用站在这里遭他审讯了。

    “伤口都没有处理过吗?”穆季云并不是看不见她的疲惫,只是他很懊恼她的那一种无所谓,因为每次看见她这样的受伤回来,他的心总会陷入天人交战之中,甚至有了想要她离开部队的想法,但一想到那是她拼命所换来的东西,他又开不了那个口,因为他不能那么的自私,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让她放弃了坚持许久的那一个意念,所以每当这样的一种时候,他都会异常的纠结跟无奈。

    “还没有,因为条件不允许。”不是条件不允许,而是军医是一名男的,再加上是在那样的一种环境之下,所以在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下,她无法做到心无旁骛的接受他的治疗,所以选择了放弃,反正并不是很严重,自己回去上点药就成。

    “等着,我给书寒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穆季云说着便要去拿手机,因为在他的眼里,欧阳瑞西这样的一种程度已经算是重伤了。

    “不用了,又不是很严重,你帮我上点药就成。”欧阳瑞西拉住了他的手,还真的不好意思这样的一点小伤也还要去麻烦秦书寒,毕竟自己真的没有他所想像中那么的娇气。

    “可是,这么多的伤口,如果感染了怎么办。”穆季云皱了皱眉,他比较担心的是这个问题,因为这些并不是他所熟悉的东西。

    “没事,我一会儿再到医院去找他就成。”一提起秦书寒,欧阳瑞西也就想起了枭雄醒过来的事情,所以才想到要过去看一看,所以这军区就只能晚一点再过去了,其实她挺佩服秦书寒的,竟然能把一个给判了相当于死刑般的人给救活了过来,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很优秀。

    “那好,等天亮了我陪你一起过去。”枭雄醒过来的消息他已经听秦书寒提到过了,但并没有过去看他,因为自己做到这一步之上,已经算得上是对他仁至义尽的了,所以也就没有那个必要再去对他抱着一种感恩的心态,毕竟该还的他都已经还了,这会恩可以说得上是互不亏欠了。(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