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冷傲风,你混蛋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534章

    “欧阳上校真的是好魄力,一猜就中,可不是在跟美女在**吗?”慵懒无比的躺了下来,脸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痕,就是不知道冷傲风知道了自己把他给说成了女人之后会不会被气得跳脚。。

    “还真的是恭喜啊!这么晚了,穆总裁还不忘帮别人安抚老婆。”欧阳瑞西讥笑的揶揄着他,小样,还真的以为自己会吃醋不成。

    “女人,听你话里的意思,我那是在勾搭有夫之妇不成。”穆季云蹙了蹙眉,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伶牙俐齿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只是附和一下你的话而已。”本来不想给他打电话的,但是一想到某人的王子病,还是抽空的打了这么的一通电话。

    “想不承认,欧阳上校,这可不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好作风。”看来这女人现在可是把自己给吃得死死的,断定了自己除了她之外,不会再对别的女人感兴趣,而这样的一种自信,却该死的是自己所赋予给她的。

    “穆总裁,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了,在作为一名军人之前,首先我是你的妻子,所以现在我可不是以上校的身份在跟你说话,而是以一个妻子的名义,这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欧阳瑞西这下可得意了,想来这个自大的男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当初所说过的话现在会被自己善加利用了去吧!

    “很好,懂得反将我一军了。”穆季云邪魅的一笑,都说两个人相处得越久,就越会被另一个人所潜移默化般的给影响了,而她今天变成这样,是否也是源于这个原因呢?

    “不敢,就是记性比较的好而已。”欧阳瑞西都要忍不住的大笑了,估计某人现在肯定是气得牙痒痒的吧!但是碍于自己不在身边的缘故,所以只能一个人独自的暗暗郁闷。

    “什么时候能回来。”不再跟她打趣,一天没有见,他就想她想得不得了,这以后如果还再碰上了像封闭集训那样的事情,自己岂不是要想她想得要发疯去。

    “现在还不知道,好了,你早点睡吧!我要去忙了。”欧阳瑞西看着那一道向自己跑来的模糊身影,急急的便挂断了电话,因为她知道战士们找自己那肯定是因为有事,否则不会轻易的来打扰自己。

    穆季云看着被挂掉了的电话,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看来是自己最近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才会这样动不动就先挂掉自己的电话,可面对着这样的一种情况,他又能怎么样,无非就是在床上狠狠的蹂躏她而已,这要说打的话他又舍不得,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也得打得过才行啊!毕竟那女人的爆发力可是无穷的。

    上官楚楚今晚因为要去参加一个酒会,所以回来得有些晚,此刻正一步步的往楼上走去,贴身的露背银色礼服把她的好身材给很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亚麻的大波浪卷发也被她高高的挽起了一个髻,脚上是一双与礼服相辉映的尖细高跟鞋,让她本来就修长的身材显得更加的高挑靓丽,这可多亏了秦书寒的药,让她的伤这么快的便恢复完好如初。

    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房门,卧室里却一片漆黑,让她不由得轻蹙了下眉头,连房间都没有进便转身的往书房走去,可是迎接她的依然是一片的黑暗,所以她不得不再次的折身回来,暗暗的思付着他到底去了哪里,之前可没有听说他要出去啊!

    ‘啪’的摁亮了房间的灯,四周围的看了一眼,刚想脱掉礼服,却发现连着卧室的小露台吹进来了一阵阵的凉风,为了不至于会被曝光,她不得不轻移脚步过去,刚想拉上那薄薄的轻纱,却被外面所站着的那一个静止不动的身影给吓了一大跳,原来他在这里,还以为是出去了呢?

    “我回来了,在家怎么不开灯。..”上官楚楚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这样的一个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寂而又落寞,让她莫名的被刺痛了下。

    “忘了。”连头也没有回,视线与夜色融为了一体,语气是那么的冷淡而又疏离,听在上官楚楚的耳里不由得咯噔了下,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他了。

    “你今天怎么了,感觉好像心情不是很好,是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上官楚楚咬了咬唇,虽然很想由后的抱紧他的腰身,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寒之气还是让她迟疑了下。

    “没有,不用管我,去忙你的吧!”冷傲风他在等,不用她说些多么华丽的语言,只要她轻轻的给自己一个拥抱就好。

    “是因为不方便跟我说吗?还是跟我有关。”作为一个女人,上官楚楚是异常敏感的,虽然说她很多时候所展示出来的都是女汉子的本质,但她的内心世界却是柔软易感的,所以冷傲风现在这样的一种态度,让她潜意识的觉得是跟自己有关,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冷傲风没有回答,只是眉宇蹙得更加的紧了,也许所有的人都会觉得他现在是在无理取闹,但只要爱上了一个人之后,你就会不自觉的对对方多了很多的要求,不单单是表现在日常的生活中,最多的是表现在心情之上,往往会为了某一个细微的事件而牵引出很大的想法来,而他现在,很显然的就是处于这样的一种思维里面。

    得不到他的回答,上官楚楚越是坚定了自己内心的那一种猜测,所以并没有离去,而是定定的看着他的背影,任那深秋的凉水吹拂在她裸露着的肌肤之上,虽然说有一些的凉意,但却敌不过内心的那一种心焦感,她知道自己不是他所想要倾诉的那一个对象,也不是他所想要交心的那一个人,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有了期待,只希望他能回以自己一个温暖的眼神就可,她真的是不贪心。

    她比谁都知道自己的内心所想要的是什么,知道他的性格比较冰冷,知道他不像别的男人那样的善于表达情感,所以她一步步的向他走近,她所要求的不多,只希望最后的那一步由他迎上前来即可。

    从来就不觉得自己会是一个想依附着男人而活的现代化女人,所以对于那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从来就不屑去涉足,可是自打碰上了冷傲风之后,她突然的发觉自己也跟着变得世俗了起来,会在在意关于他的一切,会为了他紧拧着的眉心担心,会为了他的一个淡淡笑容而开心一整天。

    要让一个人去爱上,那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情,可她还是忍不住的奢望自己也能成为那其中幸运的一员,所以她收敛起了自己的骄傲,尽可能的去做到善解人意,有很多的时候,明明心里持着的是反对的意见,可是只因为他喜欢而妥协。

    “你今天就是穿着这一身去的。”冷傲风突然的转过了头,在看见她身上那清凉的穿着之时火气更是达到了一个。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本就因他的突然转身而被吓了一大跳,可他话里的凌厉感更让她觉得慌张,所以想都没有想的脱口而出。

    “难道你不觉得这礼服的领口开得过低了吗?”冷傲风围着她转了一个大圈,眼眸也就越发的冷寒了,“还有这背部,你确定自己有穿衣服吗?”如果不在意,是否就不会去介意她的穿着,是否不爱,就不用去幻想那一个个的男人在看着她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猥琐的眼神。

    “对不起!虽然这礼服是暴露了点,但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毕竟大家都是这么穿不是吗?”他的话让上官楚楚瞬间的变成了一个小刺猬,虽然说自己也不是很满意这个礼服的暴露程度,但当时由于时间紧迫的缘故,真的没有办法再去换成其他款式的,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穿上了,其实自己这样的款式在整个酒会中并不见得很特出,毕竟酒会最不缺的就是各型各类的美女了,而她们的穿着,绝对的要给自己来得大尺度,所以她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算了,这是你的事情,我好像根本就没有权利去管你。”冷傲风越过了她的身边,那决然的一种神情让上官楚楚看了有些的心慌,想都没有想的便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冷傲风,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堪的一个女人吗?需要靠露去博取到别人的眼球,可知道你这样的一种说法,不但侮辱了我,还埋汰了你自己,毕竟我是你的妻子不是吗?”

    上官楚楚的双唇有些颤动,这妥协的一步又是由自己去迈出的,感觉到自从跟了他之后,自己就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这样的一种想法让她有些的心慌,害怕到头来终会掉进无尽的深渊之中,从此不能自拔,她的心是矛盾的,既想不顾一切的放开去爱,可又在紧急的关头刹住了车,无非就是害怕得不到回应而已。

    “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是我的妻子,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不提这个,冷傲风也就只是一时之气而已,可是现在听她一说,他就无来由的冒火了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得明白点,别那样不阴不阳的,不就是我今晚的穿着有些过火了而已吗?用不用拿这样的一种带着嘲讽的语气来跟我说话。”上官楚楚就是这么的一个人,她是爱他不假,但并不代表着他可以用这样的语气来讥讽自己。

    “你觉得我会肤浅到只拿这个来说事吗?如若这样,你可就太不了解我了。”冷傲风闭了闭眼,礼服事件仅仅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他最在意的还是她没有把自己给当成一个老公来看待这件事,更加郁闷她有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承受着,而不是在自己的身上寻找慰藉。

    “那好吧!你来告诉我,真正让你生气的原因是什么。”上官楚楚的手并没有放开,还是紧紧的抓住他,觉得有些事情不能一味的逃避着,该去面对的总要面对。

    “算了吧!也许是我自己的思想有些狭隘了,先让我静一静,估计一会就想通了。”一会儿真的会想通吗?其实就连冷傲风自己也不知道,毕竟自己可是想了一天也没有想通。

    “不,有了问题就要马上解决,我不喜欢这样互相的猜疑,这样久了的话很容易会产生矛盾。”能现在解决的问题,就绝不要往后拖,因为那样只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以她永远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一种情况出现。

    “那好,我问你,为什么不把秦可儿找过你的事告诉我,为什么不直接的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而让她拿钱去侮辱你。”冷傲风咬了咬牙,还是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其实他也不是一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什么都喜欢直截了当的去阐明事情,可是一碰到了有关于上官楚楚的问题,他就变得瞻前顾后了起来。

    “原来她都告诉你了,我应该想到的,只是这个真的重要吗?”之所以不告诉他,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什么事情都要在哪里胡搅蛮缠,再说了,她并不觉得这是多大的一件事情,完全的可以自己解决,又何必劳烦到他呢?却没有想到这样做反而是错了。

    “不重要吗?但若有一秒钟把我摆在你老公的位置之上,就应该会理直气壮的找我来闹,毕竟事情是因我而起的不是吗?可你竟然连提都没有提,在我的面前依然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可见我在你的心里,并没有任何的位置,要不怎么可能会一点也不生气,而这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冷傲风闭了闭眼,在感情方面,都说女人才是最易感的,其实不然,当他听到秦可儿在那声声说着上官楚楚并不是为了他的这个人才嫁给自己的时候,他虽然明知道那是事实不假,可心里却不得不为这一句话而堵塞着,因为她说得很对,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自己交心过。

    “我不在乎你,我不在乎你,冷傲风,你混蛋,我给谁都希望自己真的没有在乎过你,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用那么的伤心了。”上官楚楚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大颗的泪珠随着委屈而缓缓的滚落,把自己隐忍了许久的心里话都给倒了出来,事情到了这一个份上,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自我,可她又不想再每天都在这个问题之上一直的裹足不前,所以她不顾一切的嘶吼了出来,至于后果会怎么,她一点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以疾步的往房内走去,可这一次,轮到冷傲风快速的抓住了她,再用力的一拽,很轻易的便把她给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说什么,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冷傲风的心是无比雀跃着的,如果他听得没有错的话,她说她在乎他,他真的可以这样理解吗?

    “不说,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上官楚楚生气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其实把话给喊了出来之后,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不少,原来事情往往没有自己所想像中的那么复杂,只是人总爱给自己的心灵套上了一道枷锁而已。

    “我不放,除非你把刚才的话再跟我说一遍。”紧紧的搂着她的小蛮腰,一副失而复得的样子,眉眼中全是兴奋的光芒。

    “什么话,我可什么都没有说。”上官楚楚不停的挣扎着,就是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女人就是这样,明明就很想知道答案,却偏偏的表现出一副娇羞的样子来,无非也就是想让男人为之抓狂而已。

    “你说了,你说你爱我是吗?”期待的紧锁住她的视线,用从未有过的深情凝视着她。

    “我什么时候说过爱这个字呢?你少在那里篡改台词。”一旦平静了下来,上官楚楚就缺失了刚才气急败坏之下的那一股勇气,倒是开始变得扭捏了起来,只是这个男人也太恬不知耻了吧!自己只不过是说在乎而已,可怎么到了他的口里就变成了爱呢?

    “可你就是那个意思不是吗?你真的爱上了我。”冷傲风不给她丝毫逃避的机会,紧紧的追问着她,因为他很迫切的想为自己心底那日积月累的情感找到一个依靠。

    “如果说你要嘲笑我的话,那么就尽管的笑吧!我承受得住,真的,你无需去在意我的感受。”上官楚楚吸了吸鼻子,也罢,就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的强烈些吧!她真的是无所谓。

    冷傲风定定的看了她几秒,接着突然间的吻向了她的唇,是怜惜,是爱恋,或是深情,这些对上官楚楚来说全都不重要,因为她的心里,脑海里,甚至是眼里,全是他此刻所张扬出来的那一种炙热触碰,这算是他给自己的回答吗?”我爱你。”略带喘息的磁性嗓音突然的在她的耳畔响起,如轻风般拂过了她的心扉,震撼了她的所有意识,随之眼泪流得越加的凶猛了起来,踮起脚尖,不停的在他的唇上毫无技术性的乱啃着,把自己的委屈跟这些日子以来的伤痛都一并的传达给他知道。

    对于她这样反常的一种举动,冷傲风并没有阻止她,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忍着痛意的回应着她的热情,看来明天自己都不用出门了,否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解释自己那受伤的唇是怎么的一回事。(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