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乱吃飞醋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恭喜你,终于梦想成真了。..”一直就知道她的心里藏着一个挚爱,每每说起总会让她的思绪飘出很远,所以在那些日子里,自己都尽可能的不去触及她的这一道伤疤。

    “谢谢!对于这个,我很不客气的。”欧阳瑞西可能也只有在上官楚楚跟凌子墨的面前才会偶尔的变得调皮可爱,当然,穆季云那是特例,所以直接的忽略掉。

    “你对我就从来的没有客气过,部队的生活怎么样,是不是很多彩多姿。”凌子墨比较想知道的还是这个他比较向往的部队生活,所以说到这个总是满眼的兴奋之色。

    “还不都是那样,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几乎是千遍一律的事情。”外面的人总觉得部队生活有多么的神秘,其实只有置身于其中才会知道,里面的生活有多么的枯燥乏味。

    “可你却乐此不疲着不是吗?”想起以前他们一起训练的那些个日子,总会让他流连忘返。

    “我那是习惯了吧!如果说有哪一天真的离开了的话,还真的是无法适应。”欧阳瑞西不好意思的拨弄了下头发,说实话,她真的很喜欢自己现在的这一个职业,并不是说那高级的军衔让她有所不舍,而是她已经对此投入了全部的身心,再也无法从中抽身出来。

    “既然不舍得,那就一直在里面呆下去就可以了,我看着挺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分离得太久的原因,总感觉到他们之间已经失去了以前的那一种随意感,言语之间已经多了些许的忌惮,变得不再畅所欲言。

    “也只能是那样了,跟我说说你的生活吧!结婚了吗?”欧阳瑞西眨着清澈的眼眸,直直的紧盯着他看,不给他半丝可以撒谎的机会。

    “要找到另一个你,那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情。”凌子墨黯然的说道,也不知道他的话里有着几分的真实度。

    “干嘛要找跟我相似的,怎么,还嫌以前没有被我欺负够吗?”欧阳瑞西轻皱了下眉峰,但愿他所说的只是玩笑话而已,要不自己的心里会感觉到压力很大的。

    “是啊!我觉得自己那就是犯贱,就喜欢被你给欺压着。”柔柔的看着她,说得很是模棱两可。

    “几年不见,我倒是小瞧了你,竟然把话给说得如此的圆滑了,还是说天下所有的商人都是一个样,被环境所逼迫出来的。”想想自己身边的那一大群,有哪一个是可以被人小看了去的主,一个个可得狡猾得狠呢?

    “这不是跟你在部队一样的性质吗?什么样的环境就会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凌子墨知道她那是在故意的岔开话题,所以他也就装作不知道般陪她说下去。

    “怎么样,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想起他之前说是来办事的,便随意那么的一问,也怪自己都空不出什么时间来,所以对他的事情关心甚少。

    “都差不多了,不过估计会在s市呆上一段时间,因为这里有一个大型的项目需要去完成。”凌子墨轻叹了一口气,本以为事情可以处理得很顺利,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说要给他们总裁亲自过目审批后才行,所以无形之中又要他重新的花上不少的时间在这里面。

    “这真的是太好了,如此一来,我们也可以好好的聚一聚了。”不管怎样,欧阳瑞西是高兴的,毕竟久不曾碰面,所以总有着说不完的话跟道不完的共同回忆,因此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悄然流逝。

    穆季云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开始看表了,从八点半开始,到现在的九点半,他都在不停的玩弄着自己手里的电话,不知道该不该拨打过去打扰,并不是说他小气,也不是他对她不够信任,而是他比较担心她的安全而已,因为小杜都被她给打发回来了,所以他很想知道一会儿她要怎样的回来。..

    “爹地,你还在等妈咪吗?”小轩轩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很是乖巧的爬到了他的身上。

    “嗯!小淘气,你怎么还不睡。”伸手把他那柔软的小身子给搂住,忍不住的在他那肉乎乎的小脸上亲吻了下。

    “我已经要睡了,可是看见书房的灯还亮着,所以才过来看看。”小轩轩趴在穆公子的肩窝上,不停的蹭着,寻找着最舒适的位置。

    “走吧!爹地陪你睡。”穆季云抱着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步向小轩轩的房内走去,时间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去上学呢?所以可不能睡得太晚,要不明天该要起不来了。

    “爹地,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叔叔,他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吗?”小轩轩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今天可是被那个费思远给烦得要崩溃掉了。

    “对啊!他可是很有才华的一个人,是我们公司新聘请的策划总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小心的把小家伙给放到他的床上,再顺手的调节了下室内的温度,这才低头笑看着他。

    “没事,就是觉得他家儿子超烦人而已。”小轩轩撇了撇嘴,有着小小的委屈状。

    “噗嗤!还有你搞不掂的人啊!你不是一向都自称很了不起的吗?”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看来这小家伙算是遇到克星了,想不到除了伈伈那丫头之外,竟然还有人能让他感到挫败感如此强烈的。

    “他那人太能说了,一天就没见他嘴巴停过,就连上课也不放过荼毒我,这样下去的话我非要疯掉不可。”小轩轩瘪了瘪嘴,一脸的委屈表情。

    “你有没有想过,这有可能是他太喜欢你了呢?所以才会忍不住的跟你示好,要不你试着跟他沟通一下,说不定你们可以变成很好的朋友也不一定。”穆季云笑了笑,看来那个小家伙真的是把自家儿子給惹烦了,要不从来就不抱怨学校生活的小轩轩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烦躁呢?

    “才不要,他那么的臭屁。”小轩轩嘟着小嘴,看来不是一般的排斥那个费思远。

    “为什么不要,是因为他跟你一样的优秀,所以你心里产生不平衡了吗?”穆季云蹙了下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必须要好好的重视这个问题才行。

    “才不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哪一点是给他差的。”小轩轩嘟嚷着,很不赞同自家爹地的说辞。

    “既然不是,那你有什么好纠结的呢?睡吧!顺其自然就好。”穆季云低头给了他轻轻的一吻,他并不强求他必须去接受这个朋友,因为这样只会让他产生一种反逆的抵触心理,所以他并不参与进去,只负责在旁给出恰当的意见,对他的做法不作出任何的阻挡。

    “嗯!爹地晚安!”小轩轩是真的困了,所以并没有要继续缠着穆公子的意思,很是愉悦的轻阖上眼帘。

    穆季云宠溺的轻拍着他,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许孩子的心理是大人永远都无法探知到的一个国度,现在的他或许还在纠结着刚刚所讨论的话题,但一觉醒来之后就很有可能一切都不再记得了。

    深秋的夜空总有着寂寥的几颗星星,从小轩轩的房间出来后,他就站在了阳台上,手里依然是拿着那一支今晚就压根的没有放下过的电话,这要是放在以前,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有那么的一天,自己也会如此心焦的去等候一个晚归的女人。

    最终他还是拨通了那一组熟悉无比的号码,不管怎样,他确实是担心了不假,所以也就无暇顾及到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打扰了两人之间的相聚时光。

    “喂!”欧阳瑞西刚跟凌子墨走出西餐厅,正准备着回去呢?没想到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是我,什么时候结束,我过去接你。”穆季云一手插着裤兜,一手拿着电话,不急不缓的说道,尽量让对方听不出自己一丝的焦虑感来。

    “已经结束了,现在正要回去呢?所以你就不用过来了,子墨会送我回去的。”欧阳瑞西说着上了凌子墨刚刚开过来的车,就知道这个男人会着急,所以推拒了凌子墨说要去喝茶的邀请,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

    “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你。”穆季云说不出自己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但不可避免的,他知道自己还是有些吃醋了,原来他的内心并没有他的外表所表现的那么大度。

    “嗯!一会见。”欧阳瑞西静等着他挂电话,一般情况之下,她都会很遵守这个自己当初所应允下来的不平等条约。

    穆季云对着电话轻吻了下,最后才挂掉了电话,动作快速的往洗簌间走了过去,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发型跟衣服,确认毫无瑕疵之后才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转身往楼下走去,不管怎么说,他要在外型之下先把对方给打压下去再说。

    “少爷,你要出去吗?”穆季云的身影刚出现在花园,罗昊就快速的出现在了他的跟前。

    “不是,我就到处走走而已,所以你不用管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躲闪着罗昊那探究的视线,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看出自己的小心思来。

    “是,如果要出去的话告诉我一声,我先去安排好明天的工作。”整个穆家跟公司各处的保全措施都是由他来负责管理,所以他的工作也并不见得有多轻松。

    “好,去忙你的吧!”虽然不知道欧阳瑞西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到,但他还是迫不及待的跑了下来,但又怕被他们给看出些什么端倪来,所以故意的表现出一副在散步的样子来,却没有想到他的这一个异于往常的举动,倒是真的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因为他往常可是从来都不会在这过时间点上还出来散步的。

    无论是怎样的一种穿着,穆季云都能驾驭得很好,所以就算是一套简单的休闲装,也能让他穿出不同的味道来。

    脖子不停的向外张望着,可惜就是没有看见那一束打过来的车灯,所以让他难免的有些急躁了起来,而他这样的一个举动,也连带到那些个保镖都像他一样,不停的往通往别墅的路口看去,很是好奇他到底在看些什么,直到一束车灯由远而近的开过来之时,大家才了然的互看了一眼,原来自家少爷这是在等人呢?

    “好,我到了,谢谢你,子墨,还要你这个客人送我回来。”车刚一停稳,欧阳瑞西略带歉意的对凌子墨说道,丝毫也没有发觉到那一个斜靠在大门边的帅气男人。

    “没事,能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凌子墨虽然跟欧阳瑞西在说着话,但他的视线却是在不停的打量着这一栋奢华的别墅,所以也就很轻易的发现到了穆季云的存在,但他并没有出声,而是略带挑衅的看着对方。

    穆季云邪气的一笑,依然未移动身体半分,他在等,等那个笑得一脸灿然的小女人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存在,所以对于凌子墨的挑衅,他并没有要理会的意思。

    欧阳瑞西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感觉到有一道视线直射而来之时,她就快速的开始寻找了起来,在看见那一个妖孽般的男人之时,她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许多,急急的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脸上竟然宛如一个娇羞的少女般绯红了起来。

    “你怎么下来了。”站在他的身前,抬头与他紧紧的对视着,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跑到大门口来等自己,所以才会在看见他的刹那有些诧异。

    “怎么,不希望看见我吗?”穆季云长手一伸,很轻易的便把眼前的女人给卷进了自己的怀里,随之不顾周围还有着众人在场,对着她的娇唇就是一个缠绵的热吻,直到被一道轻咳之声打断,他才恋恋不舍的退离开去,但双手还是紧紧的禁锢着某人的腰身不放。

    “凌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穆季云挑着眉角,嚣张的在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穆先生,不好意思,这么晚才把欧阳给送回来,等着急了吧!”凌子墨直接的迎上穆季云的视线,没有半丝要退却的意思。

    “那当然,我们夫妻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几个小时没见了,你说我能不想念吗?但不管怎么说,倒是要先谢谢你把我的妻子给安全的送了回来,看来你这个免费的车夫倒是很尽职。”

    穆季云的这话一落下,欧阳瑞西那刚刚因为热吻而缓和下去的脸色再度的绯红了起来,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死男人竟然会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来,所以让她一时之间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说对方是欧阳,我真的不介意当这个车夫。”凌子墨一直都在笑,把他的温文儒雅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果是不熟悉他的人,肯定会以为他就是这么的一个人,但深知他的人都知道,这只是他的另一面而已。

    “很感谢你对我家夫人的厚爱,而作为她的丈夫,我也深感荣幸。”穆季云的笑是邪魅的,带着风华绝代的气息扑面而来,举手投足间就能秒杀掉旁人的眼球。

    “不客气,我的出发点只是为了欧阳而已,至于旁人,我还真的是没有考虑进去。”凌子墨在商海翻滚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便被打败了去,既然别人把自己给当成了情敌,那他有什么理由不陪他一起玩下去呢?

    “好了,我说你们男人怎么都一样,说个话都不好好说,老是爱夹枪带棒的,话说累不累啊!”欧阳瑞西没好气的互瞪了他们一眼,很是无语这样的一种现象。

    “打住,我可跟他不一样,这可是有着质的区别的。”穆季云摸了摸鼻子,斜睨了凌子墨一眼,跟他一样可还得了,他又没有这么貌美的一个老婆,他才不要跟他一样呢?

    “我跟他也不一样。”凌子墨嫌弃的看了穆季云一眼,看来算是跟穆公子给耗上了。

    “子墨,要不要先进来喝杯茶再说。”既然他们那么爱互相挤兑,她倒不如成全了他们,到屋内慢慢的扯去,她就不奉陪了。

    “不用了,今天我就先走了,下次吧!再见!”凌子墨笑了笑,不得不承认穆季云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但由于自己对s市不熟的原因,所以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但能住得起占地这么宽广的豪宅,肯定不是一般人就对了。

    “那好,路上小心,改天再请你过来玩,再见!”欧阳瑞西轻捏了穆季云的腰间一下,想要他放开自己,可那个男人就像毫无感觉般没有任何的反应,差点没有让她急红了眼。

    凌子墨挥了挥手,上车疾驰而去,但他的视线却一直的落在了后视镜上那一对紧紧依偎的人儿身上,她能幸福,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希望。

    “好了,进去吧!别看了,人都走远了。”穆季云不阴不阳的说道,放开她转身的往门内走去。

    “穆季云,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这是乱吃飞醋了吧!”欧阳瑞西紧跟着他,如果说他没有吃醋的话,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要不刚刚当着凌子墨的面时,他怎么的都不肯放开自己,可人家一走,他就立刻的变了个样。

    “没有,我为什么要吃醋。”穆季云疾步而行,帅气的脸上很明显的有着隐忍的微怒之气,就看他会不会爆发而已。(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