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欧阳瑞西受伤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个一开始你们就应该想到。。。”欧阳瑞西嘴角噙笑,很好,报警后半个小时才出现,看来这个茶是喝定了。

    “臭婊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森哥的情绪有点失控了起来,抵着欧阳依依的匕首突然的划进了她的肌肤,渗出淡淡的血迹来。

    欧阳瑞西在听到一声臭婊子的时候,眼眸开始危险的眯起,散发出幽幽的蓝光,凛然而又邪魅。

    “别……请别杀我。”欧阳依依颤抖的哀求着,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告诉她,这个男人很有可能会在下一秒钟刺破自己的喉管。

    “你给老子安分点,否则一刀解决了你。”森哥一边顾忌着渐入眼线的警车,一边还要防范着欧阳瑞西的突然袭击,所以自然听不得欧阳依依在那困扰到自己的心神,而欧阳瑞西等着的就是这一刻,所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移动了过去,不顾被匕首伤着的后果直接的抓住了刀锋,另一手快速的扯出了欧阳依依,再顺势的踢出了一脚,弯起肘子一个用力,森哥便被她给制服了,但也很不幸的是,她的手缓缓的流出了血液,可见她刚才的那一个不顾自身安危的动作是真的把自己给伤到了。

    “瑞西姐,你没事吧!”冷伈伈是跟着警察同时到来的,本来她是想继续去打电话报警的,不曾想跑出去不远就遇上了。

    “没事,被刮伤了而已。”欧阳瑞西冷冷的看了眼坐在地上的欧阳依依,手心传来的疼痛感让她不自觉的轻蹙了下眉头。

    “啊!流血了,瑞西姐,快,我们去找书寒哥哥。”冷伈伈一看见欧阳瑞西那流血的手就紧张的惊叫了起来。

    “你是欧阳上校吗?”一个警员歪着头不确定的问道,觉得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军官很像最近常常去局里找局长的那一个女上校。

    “是我,五分钟的出警时间,为什么拖到半个小时才到达。”欧阳瑞西目光看似无波的流转着,但如若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

    “对不起,我们并不知道报警的是你,而且在来的路上碰到了一点突发事故。”警员一确定身份便马上的低下了头,不敢再与她冷冽的目光直视。

    “听你话里的意思是如若知道是我报的警才能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吗?原来这才是主要的原因,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叫人来把他们都给带回局里去,好好的审问,还有,告诉你们易局长,我要请他喝杯茶。”欧阳瑞西目光一凛,这样毫无组织、毫无纪律的的一种思想理念,说什么她也得好好的煞一煞他们的锐气才行。

    “不,欧阳上校,我并不是那个意思。”警员有些懊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一种越解释越凌乱的感觉。

    “不管是什么意思,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再解释也不能改变些什么,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就不跟回去录口供了。”欧阳瑞西不爱以权压人,但并不代表着她能无视掉一些不良好的现象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所以就算他们说出多少的理由,在她所看来都只不过是借口而已。

    “是,欧阳上校,你去忙。”警员轻呼了一口气,恨不得今晚值班的那个人不是自己,这样一来的话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也都怪今晚的事情特别多,本来他们在接到报警电话后就立刻出警了,不曾想在前面那个路口有两辆车被撞得面目全非的,交通可是处于了一片瘫痪的状态,而路过的他们在遇到如此紧急的事件之时又不得不先救人,所以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就晚了许多,谁知道好死不死的对方竟然是誉有‘魔鬼教官’的欧阳上校呢?这下可好,不听解释也就算了,还要请局长喝茶,看来这一顿批斗是避免不了的了。

    欧阳瑞西再次捏了捏拳头,那缓缓流出的血液告诉自己,她现在必须去医院包扎伤口才行,再次的让自己受伤了,不知道那个霸道的男人知道后会有什么感想,应该会咆哮自己一顿吧!

    “瑞西姐,走吧!我已经联系好书寒哥了,他会尽快跟我们汇合的。..”冷伈伈的眼眶有些红润,那是因为害怕加上担心才产生的泪腺分泌。

    “什么,你已经找他了,其实我们去一般的医院包扎一下就成,每次都麻烦他,我都要不好意思了。”欧阳瑞西一想到自己最近老是要麻烦秦书寒就觉得很是过意不去,毕竟他又不是自己的专属医生。

    “欧阳瑞西,等等。”就在冷伈伈扶着欧阳瑞西转身要走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欧阳依依突然迎了上来。

    “如果是要对我说感谢的话,那么你可以不必开口,因为这是我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去做的,但若是还想对我出言不逊的话,对不起!我没有时间奉陪。”欧阳瑞西头都没有回,嗓音异常清冷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感谢,别忘了,这是你欠我的,如果不是你让警察把我妈给抓起来的话,我也不至于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所以今天晚上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跟你说谢谢的。”

    欧阳依依的目光定格在她那受伤的手上,拳头捏紧又放松,本来她是好不容易的鼓起勇气要跟欧阳瑞西说一声谢谢的,但一听到她对自己所说的那些偏执的话之后,她就失去了那份勇气,言词之间也因此而变得有些极端了起来。

    “随便你怎么想,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不是每一次,我都会刚好路过,所以你好自为之。”欧阳瑞西说完抬步便走,话已至此,听不听那是她的事情,反正自己对得起身上的这一套军装。

    “警察同志,那个女的是谁啊!为什么这么厉害。”看见欧阳瑞西走远,森哥才好奇的问道,而碍于自己的手上被扣着手铐,所以也不敢再继续的嚣张下去。

    “不了解清楚是谁你就敢惹,都是你小子给我惹的事,连s市最年轻的女上校你都不认识,还敢自称什么老大,看我不一枪托打死你。”刚才跟欧阳瑞西说话的那个警员说着便举起枪托在他的头上给狠敲了一下。

    “什么,她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一个女上校,怪不得那么的能打。”森哥暗暗的吞了下口水,怪不得那女人说话如此的嚣张,原来人家有的是资本。

    “你丫的就该庆幸没有被她给打残了,谁不好惹,偏偏去挑个阎罗王来出手,可真的是佩服你的勇气,就等着好好的享受你的牢狱之灾吧!”警员无语的摇了摇头,这没文化还真可怕,就算一开始不知道别人是谁,也总该认识她肩章上的那两杠三星吧!可他倒好,啥都不了解就跟人家打了个你死我活的,看着地上坐着或躺着的这一大群人,不用想也知道刚才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了,但以一人之力打趴了那么多的混混,不得不说她的实力那可是相当不容小觑的。

    “瑞西姐,怎么办,流那么多的血,我再打电话问问,书寒哥哥到哪里了。”冷伈伈说话的时候都有了哭音了,都怪自己,为什么要提议来威斯汀用餐呢?如若不这样的话也就不会碰上这档子事了,这季云哥哥要是知道了,非要剥掉自己的一层皮不可。

    “伈伈,没事,你别担心,这样的小伤我都习惯了。”欧阳瑞西知道今晚的状况可是把她给吓坏了吧!看她那凌乱的发丝跟梨花带雨的小脸就知道这丫头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面。

    “怎么可能是小伤,这么多的血,伤口肯定很深。”冷伈伈吸了吸鼻子,随后想都没有想的便弯身把自己裙子的里衬给撕裂了一大块,颤抖着帮欧阳瑞西给包扎上,虽然达不到止血的功效,但是能适当的缓解一下流血量。

    “伈伈,谢谢,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都那么的宠爱你了,因为你会给人一种很暖心的感觉。”欧阳瑞西伸出没受伤的手顺了一下她的长发,这么善良贴心的一个小丫头,又有谁能抵挡得住她的魅力呢?但愿顾阡陌能早点看到她的好,别一味的沉淀在过去之中。

    “瑞西姐,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这书寒哥哥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还不到,不是说就在附近吗?”对于欧阳瑞西的赞美,冷伈伈没有半丝的雀跃之意,反而是无比着急的眺望着街上过往的车辆。

    “丫头,你太紧张了,放轻松点,别一会儿我没什么事,你反而给晕倒了。”欧阳瑞西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裙子被扯掉了一块之后,此时的她看起来可是更加的狼狈不堪了,试想一直都是养尊处优的一个小丫头,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的祸事了。

    “来了,书寒哥哥,这里。”冷伈伈破涕为笑的对着一辆迈巴招了招手,可见里面所座之人就是秦书寒了。

    其实接到冷伈伈的电话之时,秦书寒刚结束完一个学术交流会,听到欧阳瑞西受伤,他可是连饭都来不及吃就匆匆的赶了过来,就怕慢那么的一秒就会错过最佳的救治时间,谁叫那个丫头在电话里就是一个劲的哭,到底伤在哪里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这一路上可是飞车过来的,所幸的是自己离她所说的那个就地方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倒也不至于会拖延太多的时间。

    “嫂子,你还好吧!”秦书寒在看见欧阳瑞西还能站着的那一刹那可算是轻舒了一口气,还能站着就说明伤得不严重,但当视线转移到冷伈伈的身上之时就又紧蹙起眉宇来,接着不假思索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朝冷伈伈给抛了过去说道:“把外套给系在腰间。”

    冷伈伈轻抿了一下唇,不发一语的照办,看来他肯定是看到了自己缺失了里衬的裙子变得异常的透明了,所以才会让自己把外套给披上的。

    “没事,只是手心被匕首划伤了而已,是伈伈这丫头太小题大作了,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每次都让秦书寒当自己的免费医生,虽然知道他是穆季云的兄弟,可这么老麻烦人家,她还是会觉得有些不太恰当。

    “别跟我客气,还是先上车吧!我来看看。”秦书寒说完先绕到后尾箱去拿出自己的医疗箱,这才拉开后座的车门让欧阳瑞西坐了进去,而冷伈伈也很识相的跟着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简单的包扎一下就可以了,没有你们想像中严重。”欧阳瑞西伸出自己的手,那鲜红的血液早就染红了冷伈伈包扎上去的里衬,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情况不太乐观,这样吧!我先给你止一下血,这样的程度必须去医院缝针才行。”秦书寒在解开那里衬后眉宇紧紧的蹙起,眼神也跟着变得有些复杂化了起来,这老大去出差他可是有听夏妖孽提到,想不到的是嫂子竟然再一次在他不在的情况下受伤了,就是不知道是谁伤的她,但不管是谁,这个人可都要完蛋了,毕竟老大宠妻如命的痴情他们可都是有领教过的。

    “看吧!我就说很严重。”冷伈伈看见秦书寒在终于放心了不少,因为在她的眼里,就没有他医治不了的病人。

    “伈伈,你来开车吧!到医院去。”秦书寒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淡淡的吩咐道,儒雅的脸上一直都深沉着。

    “嗯!知道了。”冷伈伈说着便快速的下车换到驾驶座上,这才启动车子往秦书寒的医院开去。

    而到了医院之后秦书寒便马不停蹄的工作了起来,经过了一番折腾之后,欧阳瑞西的手总算是顺利的再次包扎好了,看似不深的伤口其实已经拉开了很大的一个口子,所以秦书寒足足给她缝了十几针才算完事。

    “嫂子,好了,在伤口还没有结疤之前,尽量别碰到水,这样才会好得快。”秦书寒微微的一笑,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很是适合他的儒雅气质。

    “书寒,谢谢!每次都这样麻烦你。”欧阳瑞西淡雅的冲他笑了笑,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吝啬自己的笑容,变得亲和了许多。

    “你这样跟我见外会让我很难过的,不过要是换成了老大的话,我绝对会收下,但貌似不可能,只要他别拿我开唰就已经是逆天的节奏了。”秦书寒说完打了一个冷颤,就好像穆季云真的就在旁边拿他那玩味的邪笑看着自己一样恐怖。

    “书寒哥哥,你完蛋了,我要告诉季云哥哥,就说你在瑞西姐的面前编排他的不是。”冷伈伈得意的一笑,对着秦书寒挑了挑她那泛着流光的眉梢。

    “小妮子,你就在那拆我的台吧!看以后再不小心的受伤了谁帮你医治去。”秦书寒没好气的轻敲了一下冷伈伈的头,这才开始收拾自己面前的医用品。

    “好嘛!我错了还不成吗?书寒哥哥,你送瑞西姐回去吧!我的车还留在威斯汀西餐厅那里呢?”冷伈伈一听完秦书寒的恐吓就很没有志气的给败下阵来,谁叫她特别的怕疼呢?可不敢得罪了这个s市的医术天才。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的回去就成,这送来送去的多麻烦啊!”欧阳瑞西一听冷伈伈的建议就赶紧的拒绝,这不想占用秦书寒的宝贵时间是一个原因,再有一个是怕他送自己回去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轰动,因为自己受伤一事她并不打算给家里人知道,免得让他们过份的担心。

    “嫂子,你就饶了我吧!要是让老大知道我让你自己一个人去打车回家的话,非会被他给揍死不可,所以还是我把你们两个一起都送回去吧!谁叫我永远都是被欺压的那一个呢?”秦书寒对这一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个爱妻如命,一个爱妹成痴,无论是哪一个瘟神,他貌似都得罪不起。

    当迈巴停在穆家别墅外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因为时间有点晚了的缘故,所以秦书寒跟冷伈伈并没有进去打扰,而是把欧阳瑞西送到之后就直接的回去了,这倒是帮了欧阳瑞西一个忙,如此一来的话,她也就不用担心会引来不必要的躁动了。

    但人算总是不如天算,所以在她刚踏进客厅的时候,就发现该在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有少,所以很不幸的是,她还是没有逃过被过份关切的询问。

    “这孩子真是的,怎么就没有一天身上是完好的呢?”傅冰蝶心疼无比的看着欧阳瑞西那被纱布给包得严严实实的小手,一脸的难过。

    “妈咪,你又出任务去了吗?”小轩轩则是直接的抬起了欧阳瑞西的手,小心翼翼的在那轻呼着气,好像这样做她就不会再疼了一样。

    “没有,遇到了一些突发状况而已,伤口不深,你秦叔叔已经帮我包扎过了。”欧阳瑞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傅冰蝶,再把视线转到穆时桀那冷酷的脸上轻睨了一眼,这才低头看着小轩轩那可爱的小脸,自己最近貌似老出状况,搞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去面对他们的关心了。

    “好了,先让她上去梳洗一下休息吧!时间已经不早了。”穆时桀看了看欧阳瑞西那疲惫的样子,突然的出声说道,由于那一场打斗的原因,现在的欧阳瑞西看起来确实是一身的狼狈不堪,穆时桀的提议倒是正合她的意,所以无限感激的再看了他一眼。

    “也对,看我这脑袋瓜子,一担心起来就什么都忘记了,轩轩,陪你妈咪上楼去洗澡,我去让吴妈给她炖点汤好好的补一下,本来就够瘦弱的了,现在又流了这么多的血,要什么时候才补得回来啊!”

    傅冰蝶跟天下的父母一样,都是一个爱操心的主,所以这会儿一看见欧阳瑞西受伤,她就又忙活开了,而欧阳瑞西一听到她说要去炖汤,那好看的眉宇可就紧紧的蹙起,自己受伤时的记忆又一一的重回脑海,那时候她可是没少给自己炖汤,喝得感觉自己都有后遗症了,现在竟然还要喝,这不是要她的命吗?(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