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自己亲眼去证实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去招惹他,我就不信他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或者是早就知道我们之间的那一点破事。..”说到这个,杜春风也有着怒气,自己本来在国外过得那叫一个逍遥自在,偏偏的被人给逼回国来找罪受。

    “你还真的以为我是傻的啊!没事去招惹那个腹黑男,还不都是因为依依的原因,妄想着能成为穆家的少奶奶才把事情给弄得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

    如果不是那个死丫头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看不到其他的众多好男人,他们的这一个家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她的奢望而面临着支离破碎的局面呢?

    “那丫头怎么每次都坏事,二十多年前就差点因为她而让你无法嫁给欧阳连城,想不到现在还是因为她而让我们遭罪。”杜春风对欧阳依依的印象只停留在她几岁的时候,所以现在说起来毫无印象,更不用说还存在着什么感情之类的东西了。

    “算了,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还是好好的合谋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吧!如若不是你笨到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让别人给录了音,抓住了把柄,也不至于会那么的被动。”

    莫雅萍深叹了一口气,只要没有证据,就算知道了事实真相又能怎么样呢?坏就坏在杜春风把事情给交代得太过于的细致,所以不排除警察会顺着这样的思路给一步步的探查下去,谁都不敢保证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她当然也是一样,因此就算抱着侥幸的心理,也终将会迎来水落石出的一天,而那一天,就是自己的灾难日。

    “你说得倒是轻松,让你被人吊在鳄鱼池的上空试试看,就不信还能继续的淡定下去。”还真的以为自己那么蠢啊!傻傻的便自爆了自己的底,如果不是几十条凶猛的鳄鱼在那张着血盆大口的对自己虎视眈眈着,他至于那么轻易的便被屈打成招吗?

    “什么,鳄鱼。”一听到这个,莫雅萍忍不住的吞咽了下口水,不要说亲眼看见了,光用想的就能让她毛骨悚然的了。

    “要不,你以为呢?”杜春风冷笑了一声,还以为自己的这个表姐什么都不怕呢?原来也会有她怕的时候啊!

    “那他怎么突然的把你给放了。”这才是莫雅萍比较关心的,隐隐之中,她总觉得穆季云绝不会很单纯的便把杜春风给放掉,总有着些什么不得人知的因素在其中才符合他的腹黑个性,要不就太不寻常了。

    “你以为他是傻的啊!人家这是玩的欲擒故纵的游戏。”杜春风说着向车窗外看了看,猜测着那些跟踪自己的人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明明就感觉到异样,可是却一次都没有看见过对方的存在,以至于有好几次都误以为是自己的神经太过于的敏感了,可却又总是有一丝诡异的气息紧跟随在周围,让他无法不去在意。

    “你的意思是说他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来找我,然后好从中找到有利的证据,你个混蛋,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过来找我。”莫雅萍说着便举起自己手里的名牌包包使劲的向杜春风的身上不停的砸去。

    “停,表姐,你先听我说完啊!就算他这样做也没有用,毕竟当初我们压根的就没有留下来任何的证据,所以紧跟着我们也没用。”杜春风一边用手阻挡着莫雅萍的敲打,一边急急的解释着。

    “你真的确定没有留下丝毫的证据吗?当时程初雪遇难的时候周围可有出现过什么人。”以莫雅萍对穆季云的了解,那个男人绝不会去做一些对自己无益的举动,所以她认为一定是他手里还掌握着什么重要的证据,只是不知道他心底在想要玩什么花样而已。

    “这个倒是有,貌似是一对年轻的夫妇,至于容貌,因为害怕的缘故我没敢细看就急急的开车离开了,但可以确定一点的是,他们可都不是一般的人,男的气宇轩昂,女的娇美动人。”这是残留在杜春风脑海里的唯一记忆,也是他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别的就不得而知了。

    “那两个人该不会就是穆时桀那一对逆天的夫妇吧!”想着穆家的奇怪行为,想着他们当年坚持一定要娶欧阳瑞西作为儿媳妇的决心,某些东西开始慢慢的浮出了水面。

    “什么穆时桀……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的一号人物。”杜春风没有出国前就是一个小瘪三的角色,又哪里会认识穆时桀呢?所以感到迷糊一点也不稀奇,毕竟那样的大人物可不是他这样的人随便就可以认识的。

    “风行国际的原总裁,穆季云的父亲,你不认识也很正常。”莫雅萍撇了撇嘴,也不知道那个妖媚的女人是怎么保养的,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可她倒好,保养得像个二十几岁的女人般,反观自己,满脸的皱纹也就算了,肤色还暗淡无光,一点的靓丽色泽都没有。

    “那不会有什么事吧!”杜春风突然的不淡定了,如果说当时在场的确实是穆季云的父亲的话,那么这两者之间该不会有着某种联系在其中吧!

    “反正那两人都不是什么善类,你最好注意点,现在给我下车,我要回家了。”莫雅萍想到欧阳连城对自己所下的最后通牒,本来就布满了皱纹的额头可是更加的蹙紧了,但是她还在赌,赌欧阳辰海不可能会真的对自己这个妈如此的冷漠。

    “拿来”杜春风把手伸到了莫雅萍的面前,再举起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鼻子上搓揉了下,理所当然的看着莫雅萍。

    “拿什么……”莫雅萍不解的斜睨了他一眼,神色里有着一丝的嫌恶,但并没有表现得太过于的明显。

    “废话,当然是钱了,要不你以为我找你干嘛。”杜春风嚣张的摆动着自己的手,一副别人欠了他十万八万似的欠揍样。

    “我最近手头没有那么多闲钱,所以你给我省着点用,别整天都只顾着赌,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莫雅萍没好气的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了钱包,在众多的卡中选了其中的一张银行卡甩给了他,可见脾气并不是很好。

    “表姐,你想骗谁啊!欧阳外贸的总裁夫人会手头紧,这话说出去应该都没有人会相信吧!不过里面有多少啊!可别像辰海那小子一样的小气。”杜春风睥睨的翻看着自己手里的卡,一时之间不察,倒是把自己跟欧阳辰海见过面的事情给道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找过辰海了,甚至还跟他要了钱。”莫雅萍突然慌乱了起来,伸手便把杜春风的衣领给提到了半空。

    “你紧张什么,不就是个五十万而已,你们欧阳家还不至于会连这么点小钱都没有吧!”杜春风扳开了她的手指,还顺带的顺了顺自己的衣领,一派不急不火的状态,倒是把莫雅萍给气得牙痒痒的。

    “你到底都跟他说了些什么,那钱就是他付你的报酬吧!”莫雅萍整个人都有些歇斯底里了,红着眼眶的怒视着他,怪不得自己自警局回来之后他对自己的态度那可是更加的冷漠了,原来都是这个混蛋给她惹的祸。

    “也没有什么,只是把实情跟他说了而已,话说那小子还真的不像是你的儿子啊!竟然那么的善类。”杜春风不怕死的继续引爆着莫雅萍的怒火,还露出了一脸的鄙视表情,可见在他的眼里,莫雅萍确实不是个好人。

    “你给我滚。”莫雅萍气愤的指着车门,把杜春风给赶下车,一个女人就算有多么的狠毒,试想又有谁愿意把自己阴狠的一面给展示在自己的儿女面前呢?

    “表姐,你别气啊!我这就滚,但是你得先把密码告诉我啊!”杜春风缩了缩脖子,自己这是招惹到母老虎了吗?

    “滚……滚……滚……”莫雅萍发觉自己作为母亲的最后一点尊严此刻也荡然无存了,这让她怎么去面对欧阳辰海,怎么去树立起一个母亲的形象。

    “疯了不成。”杜春风在莫雅萍的大吼声中踉跄的步下了车,生怕再晚一分钟就会被她给挫骨扬灰,要知道这女人一旦疯狂起来可是要给男人还要来得可怕,所以还是趁草的逃离比较好。

    莫雅萍根本就无暇顾及到杜春风的任何想法,启动车子便飞一般的驶离此地,消失在车水马龙之中,风中还隐隐的传来杜春风的几声低咒声。

    夜幕低垂,天空中粉饰着点点星光,欧阳辰海把车停在穆家别墅的外面,犹豫再三才下了车,但是并没有按响门铃,而是倚靠着车门定定的凝视着自己眼前占地宽广的豪华别墅,说实话,他真的没有什么脸面进去,却又抵抗不了来自于心底的那一种担忧跟想念,所以他无意识的把车给开到了这里。

    眼眸微微的暗淡了下,抬眼间,这一抹落寞很快的便被一贯以来的那一种阳光气息所取代,洒脱的自嘲一笑,伸手便拉开了车门,一副欲要离去的举动。

    “怎么,既然都来了,不进去看看吗?”穆季云一脸的促狭笑容,唇角勾到了一个很适中的位置,就那么慵懒的把手给斜插在裤兜里面,饶有兴致的直视着欧阳辰海。

    “瑞西姐,她还好吧!”欧阳辰海停下了动作,虽然说在两天前就获知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可他怎么也鼓不起勇气亲自的过来确认一下,尤其是在自家父亲过来碰了一鼻子的灰之后,他更加的不确定自己是否也被列在了探望的黑名单之中,所以就算想看她的心再怎么的迫切,他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上门,毕竟这所有的一切都跟自己有着脱离不开的关系在其中。

    “要想知道,自己亲眼去证实吧!”穆季云勾唇一笑,芳华而绝代,帅气的转身,看也不再看欧阳辰海一眼,直直的往别墅内走去,因为他知道这小子一定会跟进来。

    欧阳辰海迟疑了一下,一脸的犹豫表情,在做着一番心理交力战,最终还是抵不过心底的那一份浓郁的感情,上车便往里开去,随即大门也在他进去之后缓缓的关上。

    “上去吧!你姐在楼上,暂时还不能下床。”穆季云斜靠在扶梯旁,专程的等着他,因为知道这小子对欧阳瑞西的重要性,所以才会在接到保安通报说外面有一个可疑人物之时看了一下摄像,发现是他,还真的是令自己挺意外的,但转而一想,瞬间的便知道他在介意些什么,这才亲自出去让他进来的,可见面子不小啊!竟然让自己这个堂堂的大总裁去迎接他,要知道这可是多少人都求之不来的荣幸。

    “谢谢!”除了这个,欧阳辰海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别用深意的看了穆季云一眼,这才步伐沉重的往楼上走去。

    穆季云并没有跟着上去,而是踱步到客厅坐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这对姐弟肯定会有很多的话要说,而自己真的是不怎么适合在场。

    “怎么,不在楼上陪着你老婆了。”穆时桀的嗓音很浑厚,也很清冽,估计是因为他一贯的冷酷使然。

    “你呢?怎么不陪着自己的老婆。”穆季云斜睨了一眼,自从两人之间有所交谈之后,他跟穆时桀之间的对峙关系缓解了许多,虽然还做不到像别的父子那样亲密无间,但是调侃的意境总算是有了。

    “要不要下盘棋。”穆时桀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跟他发出了邀请,优雅的在一旁坐了下来,那帅气的俊彦,那尊贵的气息,乍看之下,跟穆季云一点也不像是父子,倒是像兄弟比较的多些,也难怪会被人误以为是穆公子的大哥了。

    “这提议倒是不错,只是担心某人没有信誉而已。”穆季云挑了挑眉,玩味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派的悠闲。

    “臭小子,你以为我是你啊!”穆时桀没好气的一瞪,默默的拿出了棋盘,虽然这样的一种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但是他可从来都没有想过,有那么的一天,自己也可以变得如此的人性化。

    穆季云笑而不语,慵懒无比的斜靠在沙发上,把他作为贵公子哥的那一种派头给演绎得淋漓尽致,这样的一副场景,也是他始料未及到的,所以有那么的一抹动容。

    欧阳辰海轻轻的叩了下门,脸上的神色瞬间即便,让人无法辨识出他现在的真正心情来,但是在听到房内传来一声清冷的‘请进’之后,明显的发觉到了他的雀跃。

    “辰海,你怎么来了。”欧阳瑞西虽然有些诧异,但很快的就试着想要坐起来。

    “姐,你别起来啊!”欧阳辰海一看见她的动作就急急的走了过去,按住了她想要坐起的举动。

    “没事,我都躺了很久了,也该起来活动一下。”欧阳瑞西没有想到欧阳辰海会突然出现,但不管怎么说,在看见他的瞬间,她可是满心的高兴着的。

    “那我扶你起来靠着吧!”欧阳辰海对欧阳瑞西那可是一个紧张,动作轻柔到像是怕会触碰到她哪里般小心翼翼。

    “噗嗤!不用,还真的把我给当成了病人了。”欧阳瑞西皱了下眉头,因为她又忘记了自己脸上的伤口,所以在笑出声的时候扯得有几分的生疼。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弄疼了。”一看见她的表情,欧阳辰海就感到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简直就是把她给当成了个易碎的花瓶,不敢有所动作。

    “辰海,谢谢你!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是有着亲人的。”欧阳瑞西觉得这样很窝心,这跟穆家人所给自己的那一种感觉很不相同,估计是因为至亲血缘的关系吧!

    “姐,可知你的这一声’谢谢’很是让我无地自容。”欧阳辰海自嘲的一笑,他还有什么脸面去承受她的这一声谢谢呢?要知道她身上的这些伤痕,虽然说不是自己亲手所造成的,可是却难逃其责,谁叫让她受伤的人跟自己有着至亲的关系呢?

    “辰海,你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分不清是非之人,所以别太在意一些人和事,那并不是你的过错,在我的心里,无论事情往哪一个方向去发展,你都会是我唯一的那一个弟弟。”

    欧阳瑞西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如果说整个欧阳家还有什么是值得她去留恋的话,也就只要欧阳辰海了,别的对她来说早已失去了任何的意义性。

    “瑞西姐,你真的不怨我吗?”抬起了自己低垂着的眼帘,惊喜的对上了她那安慰的目光,在接触到脸上贴着的纱布之时,一丝心痛令他不自觉的轻颤了下。

    “你有偷偷的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吗?或者是伤害到我的举动。”欧阳瑞西认真的看着他,一脸的探究。

    “没有,可是……”欧阳辰海迟疑的动了动唇,却被欧阳瑞西给出声截断了去。

    “没有可是,既然没有,那么你无需为此而愧疚,我不喜欢看到你对我过于的客气,我们之间应该是那一种没有隔阂的感情才对,而不是你对我所表现出来的这一种小心翼翼。”

    欧阳瑞西知道他介意些什么,也知道他的内心异常的敏感,但自己对他真的是没有半丝的抗拒之心,反之还为他感到心疼不已。(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