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救你,凭什么,我还巴不得他一枪把你给毙了呢?”穆季云邪气的一笑,因为欧阳瑞西突然晕倒的缘故,让他都无暇到处置这两个女人,想不到的是老天还真开眼,让她们自己送上前去成了别人的活靶。..

    “为什么一定要对我如此的残忍,就算我有再多的不对,那也是因为我爱你啊!”林飘然绝望了吗?不,她只是在恨,恨欧阳瑞西夺走了她原本可以炫耀着的一切,恨穆季云一点也不念及自己那一颗爱他的心,恨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为什么会莫名的成了别人的种。

    “不好意思,你对我那不是爱,而是一种占有,一种虚华的造势,其实你最爱的永远都只是自己。”穆季云的眼眸直视枭雄,与其说他的这一番话是说给林飘然听的,倒不如说他是说给他们两个人听的。

    而枭雄是何其聪明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会意会不到他的那一种小心思呢?只不过比起迎面而上,他更情愿装聋作哑,如此一来,也就不至于会令自己太过于的难堪了不是吗?

    “穆总裁,难道你不认为我会给你更加的适合欧阳上校吗?”别看枭雄跟穆季云在说着话,他的全副心思可是都用在了防范之上,所以那指着林飘然的手枪没有一点移动的痕迹。

    “这鞋穿在脚上,并不是从感观上来判断它舒适与否,而是亲自的体验过了才会懂到,它是否跟你合为一致,人在相处上也是如此,只有身临其中,才能意会出那一种意境来,虽然说我也不敢断定自己是否属于最适合她的那一个人,但是可以肯定一点的是,我是她心底最想要的。”

    穆季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既反击了对方,更突显出了自己在欧阳瑞西心目中所处在的位置,大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意味在其中,而这样的一种小伎俩,可是他最擅长玩的了。

    “那是因为她还没有跟我相处过,所以才体会不出谁才是最适合她的,再说了,你凭什么代表她来发言,而不是让她本人亲自的来跟我说。”

    枭雄并不是一般的地痞流氓,而是一个有着高学识,有着一定素养的军火商,所以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被穆季云的三言两语所打败呢?

    “如果可以,我也情愿站在这里拒绝你的那一个人是她,而不是我,但很不幸的是,现在的她还处在昏迷之中。”

    一说到这个,穆季云的情绪就被波动了起来,如果不是秦书寒一再的跟自己保证欧阳瑞西只是因为麻药的原因才没有清醒的话,他早就把这些伤害过她的人给扫为平地了,又哪里会允许他们站在对面肆意的挑衅自己呢?

    “她怎么了,我走之前可还是好好的。”枭雄的眼眸一眯,狠冽的直视林飘然而去,自己在走前可是一再的重申,不能伤害她分毫,如此看来是有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警告给放在了心上。

    “这个问问你手里所抓着的女人不就知道了吗?”穆季云绝不会承认自己现在是在借刀杀人,因为他给谁都想亲自的杀了那一个女人,但是既然有人代劳,他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自己也好落个清闲,这就是穆公子的腹黑之处,明明的利用了人家,可在他看来,却是给了对方一个行侠仗义的大好机会。

    “你们都对她做了什么,最好老实的告诉我。”枭雄把枪口紧贴着林飘然,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狠狠的戳了过去。

    “我没有,表哥,我真的没有,你没有看见我也受伤了吗?”林飘然压根就没有想到穆季云不救自己也就算了,反而更加的推波助澜了一番,让自己处于了更加紧迫的险境之中,而这样的结果是她怎么也预想不到的。。。

    “因为我那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所以你受伤了一点也不奇怪。”说穆季云是个阴狠的男人吗?在此时此刻,他还真的是坐实了这个恶名,因为从来就没有人在惹了自己之后还能惬意的全身而退的,你林飘然当然也不会成为那一个例外。

    “什么,你把她给毁容了。”枭雄的目光一冷,抬头顺速的扫了欧阳依依一眼,如此看来,这两个可恶的女人也把她的头发给剃了不成,所以这会儿才会一个被毁容、一个被剃掉了头发的。

    “不,不是我,是狼哥他们做的。”林飘然的全身都僵硬得无法动弹,而她也不敢有所动作,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一不小心的让手枪给走火了呢?所以不得不把狼哥给踢出来替自己顶罪,反正他此时也不在,根本就没有机会替自己伸冤。

    “枭雄,你可别乱来。”顾阡陌皱了皱眉,这穆季云不用顾忌到人质是否安全,他这个少将却不能不有所顾忌,所以急忙的出声稳住对方的怒气。

    “你们都给我退下,否则我不介意跟你们来个两败俱伤,我的要求很简单,就只想看欧阳上校一眼而已。”枭雄知道依如今的情况,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再把欧阳瑞西给安全的带离,毕竟从穆季云的字里行间不难听出,现在的她伤得很严重,所以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你的要求恕我难以苟同,而且也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反正结果已经很明显,无非就是成为阶下囚,没有半点跟我谈判的筹码。”穆季云的语气是张狂而又凛然的,自己的妻子凭什么要给一个毫无关系的男人所看了去。

    “穆总裁是否过于的狂妄了,你就那么认定我的手里没有让你折服的东西吗?”知道这个男人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自己,但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拒绝得如此的彻底,这一点始终是他始料未及着的。

    “如果你所指的东西是你们手里的那两个女人的话,那么不好意思,看来是要让你失望了,她们与我而言,什么也不是,更不用说有任何的价值性了。”穆季云嘲讽的微勾了下嘴角,别的女人生死又与他何干。

    “如果我的意思是要跟穆总裁你同归于尽呢?这样你还能如此的淡定下去吗?”枭雄挑衅的看着这个男人,不得不说,自己跟他比起来,确实是输了那么的一点王者之气,但他就不相信对方会爱一个女人爱到了不顾自身性命的地步,而且还是那么一个优秀的男人。

    “同样的问题还给你,你觉得自己真的能做到跟我同归于尽吗?不能吧!既然不能,我为什么要惊慌呢?”穆季云剑眉横飞,薄唇轻启,根本就不把对方的挑衅给当作一回事,只是令他难以想到的是,这样的一个同样桀骜不驯的男人,怎么就对欧阳瑞西有了兴趣呢?难道说他都不知道双方之间是站在相对立场上的吗?

    “我是应该死心了吗?”枭雄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只是自己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回来,不用说把人给带走了,竟然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一眼,试想他又怎么能甘心呢?

    “自己体会吧!我只能说你的出现晚了太多,而我对你并没有多大的仇恨,虽然说你参与了整个挟持事件,但却没有对我的妻儿做出了伤害的事情,所以绝不会插手到这件事情之中去,你好自为之。”

    穆季云就犹如他来时一样,走时也一派优雅从容的姿态,就好像他刚刚所面对着的并不是一个军火商,而是一个商场之上的合作伙伴,没有丝毫的惊慌可言,在他看来,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应该是属于真心的吧!所以才会明知道会有危险也要潜伏回来看看,就凭着这一点,他也该对他的执着跟勇气而叫好,自嘲的笑了笑,看来识货的人不单单是他一个穆季云啊!还有着很多的男人对自己的小妻子虎视眈眈着,如此一来的话,他以后是不是要多加防范才行呢?这还真的是一个很伤脑筋的问题。

    顾阡陌的嘴角狠抽了一下,敢情这家伙不是来帮忙的,而是来拉仇恨的啊!说了半天,不但没有把这僵持的氛围给缓解下来,反而有一种推波助澜的意思在里面,自己这都是招谁惹谁了,竟然要夹在其中听他们一起讨论自己也喜欢着的女人,只不过是他们说得光明正大,而自己却听得一肚子的苦涩而已,但也就是听了这样的一番对话之后,他才弄清楚了枭雄为什么冒着危险也要回来的原因。

    “顾少将,什么情况。”就在顾阡陌为之纠结的时候,易局长带着警员匆匆而来,在看到这样的一种场面之时不由得轻蹙了一下眉头,弄不清对方究竟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顾少将也无可奈何。

    “自己看。”顾阡陌也是有脾气的,他不敢对冷傲风吼,不敢对穆季云置气,难道说还不能把气给撒到一个后知后觉的人身上吗?

    易局长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他能看出来还用得着问他吗?当然,这样的小心思可不敢表现出来,也只不过是在心里暗暗的腹诽一下而已,谁叫自己的官位要给他来得低呢?所以在碰见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也就只能是悲惨的受着了。

    “顾少将,是想让我们安然而退呢?还是想来个鱼死网破的,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是挺在意。”枭雄的笑终于有了些许的苦涩,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穆季云竟然是如此的一番态度,不但不理会自己的挑衅,还选择了直接的无视,可见自己的存在于他而言,也只不过是一个小丑般的角色而已,这样的一种**裸藐视,是他感到最为悲凉的现实写照,直击他的心底而去,让他输得一败涂地,所以也就产生了消极的情绪,突然之间觉得失去了人生的一大目标,因为自己在穆季云那样强势的男人面前,显得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如果说我两种结果都不会选呢?”顾阡陌的眼眸在林飘然跟欧阳依依之间来回的扫视了一眼,本来英气的俊彦之上泛起了一丝的嘲弄。

    “没有如果,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选择前者,原因很简单,你是一名军人,不可能会至人质的安全不顾。”枭雄一点也不害怕顾阡陌会选择后者,所以语气张狂而又笃定,“还有,别让我发现你们悄悄的跟着,否则后果你应该知道。”

    是的,因为他是一名军人,所以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挟持着人质嚣张的自自己的眼前离去,谁叫他们的身上都绑着炸弹呢?他不得不为此而作出妥协,因为这是现在唯一的选择,但也并不是说他们会真的就这样放虎归山,而是尽可能的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之下悄悄的派人跟上。

    可狡兔三窟,就算你再怎么的步步紧逼,也会因为间隔的距离过远而失去了踪迹,所以很不幸的是,枭雄就这么的在顾阡陌这个王牌少将面前给安然的脱离了控制圈,也就因此而造就了林飘然她们的悲惨人生才刚刚开始。

    “她们两个,今天就归你们所有了,随便你们怎么的玩弄。”敢不听他枭雄劝告的人,就要承受得起惹怒了他之后的代价,所以刚一到达新的安置点,他便开始处置起林飘然跟欧阳依依,没有一丝可以缓和的余地。

    “谢谢老大,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享受。”混黑道的男人就没有几个是不好色的,所以一听见枭雄的话可是个个都兴奋了起来,毕竟这两个妞跟以往自己所玩过的那些女人相比起来,也算得上是极品了,所以又有谁还能继续的假装斯文下去呢?个个可都是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

    “表哥,不要,我可是你的表妹啊!”林飘然是真正的害怕了,伸手试图的抓住枭雄的衣袖,可惜的是还没有等到她靠近,就被他身边的保镖给横隔了开来。

    “哼!如果我记得没有错的话,你可是一直都不不屑于我这个表哥的吧!怪就只怪你不该试图的去揣测我的心思,把我所爱着的女人给弄伤了,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你应该是让那帮混混玩弄她了吧!既然你那么享受这其中的乐趣,我倒不如成全了你。”

    枭雄冷倪的一笑,还真的以为他是个笨蛋吗?这么容易猜测的事情也领会不出来,否则依欧阳上校那么强悍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伤到昏迷不醒的地步呢?就连自己想看一眼都不再可能,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他心底一直以来的痛,而她们倒好,帮他把这一道伤口给无休止的扩大了,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让她们好过呢?

    “可他们并没有得逞啊!所以表哥,你不能对我这么的残忍。”恐惧的泪水伴着对未知的害怕滚滚而下,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的离谱,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为什么就那么的放不开呢?以至于让事情发展到了这样的一种境地,而这一切,其实都可以避免过去的,却因为自己的不服输而彻底的沦陷了。

    “残忍吗?或许吧!但你可别忘了,我是做哪一行的。”枭雄可能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不久之前,林飘然也这么的跟狼哥他们说过,只不过是意境跟人物都发生了改变而已。

    凄厉的喊声唤不回枭雄已定的决心,而相对于林飘然的歇斯底里,欧阳依依倒是没有一丝的反抗,像根木头般失去了以往的骚劲,整个人都处于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就像是没了灵魂的躯壳般一片死寂,因为今天这么一连串的惊吓下来,她已经完全的被吓傻了,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生气可言。

    而比起她的淡然,林飘然的境况可就只能用一个惨不忍睹来形容了,至少在顾阡陌他们找过来的时候,这两个女人都犹如秋风中的落叶般,让人看了一片的凄凉,而这些却是穆季云原来想要去做的事情,不曾想到的是让枭雄给夺去了先机。

    而更为不幸的是,在这一场灾难之中,林飘然不但失去了孩子,还永远的失去了作为一个母亲的机会,这样残忍的一个事实,应该是没有多少个女人是可以接受得了的吧!所以在听见医生所作出的声明之时,顾阡陌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正所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而林飘然之所以沦落到这样的一种下场,也算得上是她的咎由自取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枭雄还是落网了,这应该算得上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吧!但这在顾阡陌看来,那个男人是故意而为之的,否则自己怎么可能会不费一兵一卒就把他给轻易的捉拿归案呢?而他之所以这样做,在自己想来,很大的可能性是因为欧阳瑞西的缘故,如此一来,这个男人倒也不失为一个痴情汉,只可惜的是跟自己一样,爱错了人而已。

    s市的天空并没有因为谁的不幸而变得阴霾起来,更不会因为谁的忧伤而跟着垂泪,反而一如既往的阳光灿烂,重复着它万年如一日的每一个新的开始。

    欧阳瑞西可能是因为麻药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因为她太过于疲惫了的缘故,这一睡可是足足的过了两天才清醒过来,倒是把穆公子给吓得不轻,把秦书寒给二十四小时的困在了穆家,一步都不给他离开,可见他有多么的害怕,也终于的感知到了前段时间自己中枪之时,欧阳瑞西是怎样的一番心理交力战了。(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