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欧阳瑞西的无奈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不,别说,警察同志,我跟你们走。.”莫雅萍阴狠的看了一眼穆季云,都是这个男人给害的,为什么他就那么的多事,竟然无聊到把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给找了出来,这样做对他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难道说死了的人还能因此而复活吗?

    “你们两个,把她给带回警局去,记得,要好好的审问。”易局长淡淡的吩咐着一旁的民警,不好参与进去他们之间的那一种家事中去。

    “爸,你快帮一下妈啊!真的是瑞西那个丫头持着枪冲进来的,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把妈给抓到警局去。”欧阳依依无助的拉着欧阳连城的衣袖,母亲是自己在这个家里唯一的庇护,如果说她一旦真的有过什么的话,那么自己也势必不能再安然的在这里过着那一种豪门千金的奢侈生活了。

    “没有人会冤枉她,她知道自己都做过些什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说到这个她该感谢警察把她给带走,要不我可不保证接下来会把她给怎么样。”欧阳连城任由欧阳依依拽着自己,事情到了今天这样的一个地步,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一番局面,可是这是她自己种下的恶果,所以必须要自己吞下才行,没有谁会甘愿的去替你买单。

    穆季云一看见欧阳瑞西把莫雅萍给移交到警察的手里,便瞬间的上前把她给拥进了怀里,不管她刚才的举动是演戏或是真实,他都被她的那一种失去理智般的行为给吓到了,所以他要好好的感受一下她是否还是真实存在着的。

    “对不起。”一声呢喃在他的耳畔缓缓的响起,欧阳瑞西知道自己的做法太过于的偏激了点,但是在来的路上她真的是抱着那样的想法的,那就是一枪便把莫雅萍给解决掉,可是在即将到达的时候她瞬间的冷静了下来,就像穆季云所说的那样,她是一名军人,而并非是一个杀手犯,所以冷静下来后才用车载电话给易局长去了一个电话,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事情的原委,让他过来抓人,但是又不甘心如此轻易的便放过她,因此这才有了刚才惊险着的一幕。

    “永远也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只要你能平安便是对我最大的慰藉。”在她的额头落下深情的一吻,双手更是用力的圈紧了她的腰身,就像怕她下一秒钟便会消失不见般的胆颤。

    “欧阳瑞西,我妈到底跟你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把她给送进警局里去。”欧阳依依突然的跑了过来,气愤的想要把她自穆季云的怀中给拉扯出来,可惜的是被穆季云的一个旋身动作给险险的避开了。.

    “这个你可以去问她,我想她会很乐意的告诉你,而你,欧阳依依,别一再的挑衅我的底限,没有谁会永远的纵容你的无理取闹。”欧阳瑞西从穆季云的怀抱中挣扎出来,冷然的睨视着她,昨晚的事情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跟她算账呢?她可倒好,竟然还好意思跑上前来质问自己。

    “欧阳上校,穆总裁,那我们就先回局里去了。”易局长轻咳了一下,刚才他就想告辞了,但碍于他们两人之间的那一种亲密无间的举动而稍有迟疑,所以一看就他们两人分开便趁机的说了出来。

    “好,我跟你们一起出去吧!我们也该回去了。”欧阳瑞西说完便率先的抬脚往外走去,虽然说这里的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那么的拥有着吸引力,毕竟残留着自己跟母亲在一起之时的那一种幸福的时光,可是失去了也就失去了,再想挽回已然是不再可能,既然如此,她又何必恋恋不舍的呢?

    “瑞西,我们好好的谈一下吧!”欧阳连城追了上前,试图把她给挽留下来。

    “你觉得还有那个必要吗?欧阳总裁,别忘了,我母亲是怎么死的,而你又是怎么做的,今晚我之所以不拿你来开刀,并不是看在你是我父亲的面子之上,而是因为你是母亲所爱着的那一个男人,所以我这不是给你机会,而是在为母亲心疼,所以希望你认清这一点。”

    欧阳瑞西的脚步停滞了那么的一下,连看也没有看欧阳连城一眼,照自己的意思,这个父亲她已经不再打算承认了,所以也并不想再跟他之间有着过多的牵扯不清,如若不是念在那一丝血缘的关系之上,自己刚才就恨不得把他暴打一顿,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因为她的道德理念跟职业操守都不允许自己作出那样的一个举动,所以就算她有着多大的怨恨,又有着多大的怒火,都只能把它紧紧的压在心底。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恨我,但我还是厚颜无耻的希望你能看在我曾经那么疼你的份上好好的考虑一下。”欧阳连城的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下,一张本来就饱经风霜的脸显得更加的苍老了起来。

    “哼!你不跟我提曾经我还有可能会对你心存着一点情面,而你觉得自己还有那个脸来跟我套交情吗?所以别跟我说些有的没的,想要我这辈子原谅你,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欧阳瑞西一脸的冷然,没有丝毫要妥协的意思,不再给欧阳连城半丝的机会来替自己辩解,快步的走出了欧阳家。

    “穆总裁,请帮我跟她解释一下。”欧阳连城把希望给寄托在了走在后面的穆季云身上,虽然他也知道这个霸气的男人要给自己的女儿更加的难以沟通,但是只要有一丝的机会,他就不愿意再次的错过。

    “欧阳总裁,你的悔悟来得太晚了,如果说在我当初给你资料之时就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想我肯定很乐意的帮你,但是现在你也看见了,已经到了那一种不可挽回的境地了,所以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了你,再见!”

    穆季云勾唇一笑,转身便往走去,不管欧阳瑞西再怎样抗拒欧阳连城的存在,始终都无法抹掉他身为她父亲的那一个事实,所以总的来说,自己对他还是有着一丝敬意的,但是也并不代表着自己可以忽视掉他曾经所带给欧阳瑞西的那一种伤害。

    “易局长,辛苦你了。”欧阳瑞西一出去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公安局长,对他的鼎力支持很是感谢。

    “欧阳上校客气了,我这也只不过是在自己份内的事情而已,值得跟你提醒一点的是,在没有任何的物证、人证之下,我们最大的限度也只能扣押她四十八个小时,一般的情况之下都只是二十四个小时的,但是根据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尽量而为。”

    易局长很中肯的说道,眉宇之间有着一丝的担忧,就怕欧阳瑞西会用职权强压自己,毕竟这样的一种事情在现今的官场之上太过于的普遍了。

    “没事,我深懂其中的办案流程,所以别顾忌到我,之所以让你们把她给关起来,也只过是想略微的惩罚一下她而已,要想让她定罪,势必有着很长的路程要走。”

    欧阳瑞西轻蹙了一下眉头,首先在面对着欧阳辰海的时候,她就面临着很大的心理困扰,不知道该怎样的跟他去说明这其中的缘由,又该拿什么样的一种心态去与他作出沟通,毕竟那一个女人是他的亲生母亲,跟他有着最为直接的血脉亲情。

    “欧阳上校能体谅我们的工作那就真的是太好了,不过你也放心,虽然说年代久远了一点,破案起来会困难重重,但我们也一定会努力的去寻找证据的。”易局长没有想到欧阳瑞西南面的好说话,这一点倒是他所料未及的,所以脸上尽是愉悦的笑意。

    “谢谢,我们也会做出相应的协助,有什么需要我们准备的地方都可以提出来。”欧阳瑞西语气清冷的说道,与她在人前的那一种冰冷很是相宜。

    “好,一定,那我就先回去了,再见!”易局长说完便上了自己的车,很快的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我们也走吧!”欧阳瑞西轻闭了一下自己那因为大哭之后有些发涩的眼睛,要真的想定莫雅萍的罪,不知道要有多长的路要走,但无论多么的艰难,她都一定要还自己的母亲一个公道,这是作为一个女儿唯一可以为她去做的事情。

    “好,但是由我来开车。”穆季云一想起她刚才过来之时的那一种如飞一般的车速就感觉到后怕,所以说什么也不放心再让她开车了,否则他的心脏非会因此而不堪重负不可。

    “怎么,不相信我的技术吗?”欧阳瑞西皱了一下五官,嘟着嘴的挑衅着他。

    “不敢,我只是不够相信自己的承受能力而已。”穆季云看见她不再那么的阴郁,本来提着的心终于稍微的放松了一下,就怕她会因此而钻进牛角尖中去一发不可自拔。

    “少爷,少奶奶,要不还是由我来开车吧!”说实话,罗昊对他们两个都不放心,毕竟刚才的那一种玩命似的飙车方式还犹如在眼前精彩的回放着。

    “不用,你开自己的车回去就可以了。”穆季云果断的拒绝了罗昊的提议,在这样的一种时候,他相信欧阳瑞西会更喜欢两个人独处的空间,虽然说从表面上看她已经恢复了正常,可并不代表着她的心已经不再疼痛。

    欧阳辰海是一路悄悄的紧跟着他们走出来的,比起欧阳依依的大哭大闹,他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平静,就好像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跟自己没有丝毫的联系般淡定从容,所以只是站在后面静静的目送着他们离去,而没有发出半丝的声响,经过了今晚,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跟欧阳瑞西之间又不可抑制的竖起了一道高高的墙,要想逾越过去,看来并不像之前那么的简单。

    而对于莫雅萍,无论她犯了多大的错,他都必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她,这一切都无关乎爱,只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那么的简单,这是自己为人子女最起码的一点义务,他不能太过于的无情无义,但愿她所犯下的错不至于太过的不可收拾,要不就算自己想帮,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扭转已定的事实。(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