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离婚吧!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别啊!妈咪,没有电脑的日子会很难过的,最多我以后一看见比较敏感的网站都不好奇的点击进去了,这样也不行吗?”一听见欧阳瑞西的话,小轩轩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的哀嚎声,眼光更是求救的看向穆公子。..

    “别看我,没看见我现在也受制于她吗?”穆季云慵懒的斜靠在座椅上,笑得一脸的淡然,车内的冷气让他终于不再感觉到过于的闷热,整个人变得凉快了起来,但是心里还在郁闷着欧阳瑞西不给自己喝冰水的这一件事情之上。

    “就知道不能指望你,我的悲苦人生啊!”小轩轩耷拉着一张小脸,但是很快的眼里便泛起了狡黠的笑意,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没收了自己的电脑不要紧,家里不是还有着其它的电脑可以玩吗?

    “家里的其它电脑也不许你碰,我会全部加上密码。”欧阳瑞西就像是能读懂小轩轩的想法般,很快地便把他刚升起来的希望给扼杀在了萌芽的状态。

    穆季云惊奇的看着欧阳瑞西,以自家儿子的电脑技术,不要说是密码了,就算是一道道繁琐的防火墙也能让他给破了,上次攻击自己公司的电脑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还是说她对于这个小家伙的能力毫无所知啊!这也太稀奇了点吧!要知道他们可是一起生活了几年之久,而他跟轩轩也只不过是才生活了几个月而已,可自己对他的事情却是已经了如指掌了。

    “知道了!我不碰家里的,爹地,你什么时候上班啊!”虽然说解译个密码对自己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但是谁叫他是妈咪的乖宝宝呢?所以她说不许碰,那他就不碰吧!但是她可没有说不许碰爹地公司的电脑,也没有说不许再拿一台电脑回来不是吗?所以这就是他所想要钻的空子了。

    “怎么,又想把我给拖下水吗?”这小家伙眼神一转,他便知道了他心里所打的小九九了,谁叫他们都是像狐狸一样狡猾的两个人呢?

    “没有,就是关心你而已,再说了,你真的不担心夏叔叔会把公司给你败了吗?”在小轩轩的眼里,夏雨晨就是骚包的代名词,所以很难把他跟一个决策者摆在同一天平上去评估。

    “小子,你这话可最好别让他听见,要不他非罢工了不可,这样一来,悲催的那一个可就是我了,而且你觉得你夏叔叔会是那么的一个平庸之人吗?”看一个人有没有能力,最忌讳的便是只单单的看到了一个人的表面,而没有看到最为实质的东西,这一点是属于最不可取的。

    “知道了,爹地。”小轩轩是何其聪明的一个人,所以穆季云的这一句带着疑问的话适时的让他明白了自己所犯下的是一个怎样的大错误,而有错就改一向都是他的做人准则,因此对于自己的误判他马上的便意识到了。

    嘹亮的军歌在这一个温馨的空间里唐突的响起,欧阳瑞西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眉头不由得轻蹙了起来,竟然又是欧阳连城,这以往十年半年的都不见他找过自己一次,这两天怎么突然间便对自己上了心呢?

    “喂!我是欧阳瑞西,你好!”语气清冷而又淡漠,虽说是她一惯的风格,但是一旁的穆季云还是从她的眼里捕捉到了一丝的动容,所以开始对电话彼端的那一个人起了好奇之心。..

    “瑞西,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些年来都没有对你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以后我会加倍偿还的。”欧阳连城的道歉自电话里缓缓传来,让欧阳瑞西感到是那么的突然和不可思仪,猜不透他所想要跟自己表达的究竟是些什么意思。

    “不用了,以前的我不在乎,以后也更加的不可能需要到。”毫不留情的拒绝掉了他的讨好,一丝自嘲自她的嘴角泛起,现在才来跟自己谈一个父亲的责任,难道说他不觉得为时已晚了吗?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他弃之不管,现在的她又岂会还去在意他怎样的对待自己呢?

    “怎么了!”看见欧阳瑞西急切的挂掉了电话,穆季云略显担忧的问道。

    “没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不需要搭理。”在欧阳瑞西的心里,现在的欧阳连城于自己来说确实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所以并不想因为他而影响了自己一整天的好心情。

    而此时的欧阳连城却看着被挂断了的电话默默的发着呆,虽然已经臆想到她不会那么容易的接受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的是会拒绝得那么的彻底,这一点是他所始料未及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家门,他第一次有了却步的时候,因为里面有着他最不想要去面对的人和事,但无论他怎么逃避,该来的还是会来。

    “爸,你可回来了!这大周末的你去哪里了?怎么都联系不上呢?”欧阳连城刚一踏进家门,欧阳依依便兴奋的迎接了上去,不管怎么说,她都必须的要确保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才行,所以首先要做的便是讨好这个一家之主。

    “哦!电话没有电了。”欧阳连城淡淡的说着,对于欧阳依依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一种热络,其实手机并不是没有电,而是被他关掉了,目的就是想好好的静一静,直到刚才给欧阳瑞西打电话的时候才开的机,可是还没有说到几句话,就被那丫头给无情的挂掉了,遭遇到这样的一种对待,他谁也不怪,只怪自己这些年来所做的事让她太过于的寒心了。

    “是真的没有电吗?还是跟哪一个女人去谈情说爱了,怕被我们打扰到才关的机吧!”莫雅萍的身影自楼梯处缓缓而下,脸上难掩悲凉的气息,所说出来的话却又是那么的尖酸刻薄,让人很难把她跟楚楚可怜联系到一块去。

    “莫雅萍,我本想以一个文明人去跟你解决事情的,但没有想到你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死,那么就不能怪我不给你留情面了,按你对我所做的那些个事,说实话,你死一百次都难解我心头之恨,可你倒好,还敢如此的挑衅我的忍耐性,不得不说你还真的是勇气可嘉。”

    欧阳连城瞬间的便捏住了莫雅萍的脖子,眼里冒出来的是腾腾的怒气,就是这么的一个女人,把她的女儿放到了自己的身边当作亲生一样的宠爱着,而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被她给使计赶出了家门,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愣是让自己成了一个残忍的父亲,这些他都该跟她怎么算才好呢?

    “爸,你这是要干什么,先放开妈再说啊!你这样会杀了她的。”欧阳依依睁大了双眸,急急的拉着欧阳连城的大手,不明白原来挺和睦的一个家,最近为什么总是闹得乌烟瘴气了起来,还有欧阳连城此刻的冷漠,那是以往的自己所没有见到过的,在她的眼里,他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一种个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暴怒了。

    “杀她,她还不配,就她这样的女人,还不至于让我为她而弄脏了自己的手,莫雅萍,你给我好好的看看,这些都是什么。”

    欧阳连城用力一甩,莫雅萍便如断线的风筝般摔倒在了一旁,随之一张纸也狠狠的往她的脸上砸去,盖住了她脸上残留着的恐惧感。

    “这是什么……”待她看清楚上面的意思之时,她的脸更加的惨白了起来,双唇颤抖着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恐惧感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蔓延了开来。

    “究竟是什么,我来看看。”欧阳依依伸手扯走了莫雅萍手里那因为害怕而抖动不已的纸张,急切的看了起来,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份dna检验报告,只是不知道他去做这个干什么,可是当她看见上面写着欧阳瑞西跟欧阳连城的名字之时,她的眼睁得更加的大了,尤其是看见那99.99%的相似度之时,她给莫雅萍还要来得恐慌了起来。

    “都看清楚了没有,说吧!为什么要让我变成这么可笑的一个人,你的目的究竟何在。”欧阳连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现在的他就连欧阳依依也给恨上了,因为在这之前,她也没少虐待欧阳瑞西,那时的他以为欧阳瑞西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所以对于她们母女俩的做法也就听之任之了,但是此刻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他对这个自己宠爱了二十多年的所谓女儿也有了计较之心。

    “欧阳连城,这都是你逼我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刚结婚的那会儿,你的整颗心都扑在了那个贱丫头的身上,我又何必为了吸引到你的注意而想要除去她呢?所以她之所以离开欧阳家,最大的责任并不在于我,而是你自己所引起来的。”

    莫雅萍目光阴狠的与欧阳连城怒视着,一开始她也想过要善待那丫头,也想过要补偿她失去母亲的那一种痛,可是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欧阳连城竟然为了她而常常无视掉自己的存在,这样的一种被忽视感是她怎么也无法去接受的一种待遇,在她看来,他就是把对程初雪的爱给转移到了欧阳瑞西的身上,所以才会对那个小丫头如此宠溺着的,而自己带来的女儿却没有换来一次他的专注目光过,试想在这样的一种差别对待之下,又叫她如何的视而不管呢?

    “莫雅萍,你胆敢再一次把贱丫头几个字吐出来看看,还有我记得自己有警告过你,之所以娶你,并不是说非你不可,而是单单只是对你负责而已,要想得到我的心,那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情,可没有想到的是,你,还是奢想了不该属于你的东西,这也便罢了,竟然无耻到把手脚给动到了我的身上,所以我跟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情意可说了,离婚吧!这是我给你最后的选择。”

    冷酷的字眼在欧阳连城的唇间淡漠的吐出,不带一丝的感情,瞬间的震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刚刚走进门来的欧阳连城。

    “不,我不会同意的,欧阳连城,你休想就此摆脱我。”莫雅萍不可置信站起身来,踉跄的走到欧阳连城的身边,像个发疯的泼妇般死劲的拉扯着他的衣袖,眼里尽是慌张的恐惧,这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富贵生活,她不能因为他的一句离婚而把自己的优越生活条件给一下子的埋葬掉。

    “这个由不得你同不同意,我现在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对你说我最后的决定。”欧阳连城嫌恶的抽回自己的手,现在的他觉得跟这个女人有肢体上的接触都是一件令自己感觉到反胃的事情。

    “欧阳连城,你不能对我这么的残忍,就算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该看在我为你生了辰海的份上啊!”莫雅萍撕心裂肺的哀求着,凌乱的发丝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狼狈不堪,趴在地板上抱着欧阳连城想要抬步离开的小腿死都不放。

    “别把我当成你争取利益的工具,既然做了,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欧阳辰海的话语给欧阳连城还要来得冷酷,说完转身便上了楼,手里不知道何时捡起来的报告单就那么随着他的松手而轻飘飘的掉落在了莫雅萍的身上。

    “欧阳辰海,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的吗?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欧阳依依拉住了欧阳辰海的手腕,因为在这所有的人当中,只有他的话才能把整个局面给扭转过来,所以他现在是自己跟母亲的唯一救命稻草,可不能让他轻易的离开,毕竟他们二人如果真的离婚了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不是他亲生女儿的自己也将要从这个家里走出去,而她不想再回到以前的那一种卑微的生活中,所以不管怎样,他们的这个婚不能离。

    “抱歉,我读书并不是为了参与到这种恶毒的算计中去,如果说你们当初并没有对瑞西姐做出那样过份的事情来,我想今天也不至于会沦落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所以这所有的后果都是你们自找的,责怪不了任何人。”

    欧阳辰海冷冷的一笑,他该怎么说自己的这个母亲才好呢?想当年的瑞西姐姐,那是怎样娇弱的一个小女孩,可她竟然可以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忍心对她伸出了罪恶之手,这样的一个母亲,叫他面对着瑞西姐的时候,又该情以何堪呢?

    所以她今天有了这样的一个报应,他绝对不会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那并不是说他不孝,而是他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竟然是如此一个狠毒之人,就连假的dna报告也能伪造出来,而他更不能忍受的是他的父亲竟然也那么轻易的相信了她的谎言,甚至是到了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才对这件事情产生了怀疑,他该说是他的愚蠢呢?还是该说自己的母亲为人太过于的险恶了。

    “哈哈!欧阳辰海,你是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太过于的简单了,你以为自己不参与进来就能事不关己了吗?别忘了,你是谁生的。”欧阳依依恼羞成怒的抬起了手,想也没想的便往欧阳辰海的脸上甩了过去。(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