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术后并发症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安了。..”夏雨晨挥了挥手,已然转身而去,修长的身影在灯光的折射之下拉得很长很长,显得那么的落寞而又万千风情。

    “这家伙就会耍帅,还真的受不了他。”秦书寒看见夏雨晨那痞子般的动作,很是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他有本钱不是吗?这就是一种个性吧!”欧阳瑞西淡然的浅笑了下,她倒很欣赏夏雨晨的这一种性格的,看起来很是直爽真实不是吗?所以才会让人不自觉的便想靠近。

    “这一点倒是不假,所以他才那么的得瑟,那一身的臭毛病估计都是被女人给惯出来的。”秦书寒笑了笑,把座位上的药瓶子给收拾起来放好。

    “你的意思是他的女朋友很多吗?”欧阳瑞西蹙了一下眉头,她以前只关心穆季云的消息,别的还真没有过多的关注过,所以对于夏雨晨她可真的是不怎么了解。

    “也不算是女朋友,只能说他很受欢迎而已,可是嫂子,你怎么突然的对这个感兴趣起来了。”秦书寒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寻思着该不会是在有意的跟自己旁敲侧击老大以前的风流帐吧!

    “哦!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欧阳瑞西的眸光躲闪了下,打探别人的**,这个还真的不是她的风格,之所以这么问,只是想看一下能不能从中找出安小雅离开的真正原因而已,所以被秦书寒这么的一问,她反而感到有些小的尴尬起来。

    “嫂子,别说他了,我看你还是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守着就行了,再说里面还有医生在呢?不会有什么事的。”

    秦书寒看见欧阳瑞西一脸的疲倦样,不由得建议了起来,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在这之前她肯定是历经了一番的搏斗,那么肯定是损耗了不少的体力了,再加上被穆季云中枪的这么一吓,她应该已经透支了不少的心力了吧!

    “不用,我想在这里陪着他,这样他才能感受到我一直都在担心着他的安危,也才会领略到我有多么的需要他,这样一来他也就不好意思再继续的睡下去了。”欧阳瑞西站起来,极尽慵懒的倚靠在墙上,伸出指尖在玻璃上轻刮着,眼里散发着的是浓浓的眷恋。

    这是她第一次在人前承认自己有多么的爱他,历经了命悬一线的劫数之后,她不再吝啬对他说爱,因为爱了便是爱了,再去矫情就有点不像军人那铁铮铮的血性风格了。

    “嫂子,能不能说一下你为什么可以无怨无悔的爱了老大那么久而从未想过要退却。”既然她不愿意去休息,那么就转移她的注意力吧!至少这样等待起来才不会那么的焦心,毕竟自己也不敢保证十二个小时之后老大就能马上的清醒起来,这个得靠他个人的意志力才行,毕竟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失血太过于的严重了,能抢救过来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术后会出现并发症的可能性也就相对性的增大了许多,但是这个他可不敢跟欧阳瑞西明说,就怕她接受不了这个打击。..

    “无怨无悔吗?书寒,其实我并没有你们想像中那么的伟大,我有怨过,更是悔过,可从来不曾去恨过,我怨自己为什么会对他一见钟情,悔自己为什么就非他不可,别人就真的不行吗?可一路走来,这个答案始终的没有被我给领悟到。”

    欧阳瑞西自嘲的一笑,是的,她的怨跟悔都是针对自己而言的,那个男人被她一直的放在了心尖之上,从来就不舍得去怪罪半分。

    “嫂子,我替老大谢谢你!谢谢你对他的坚持,更谢谢你对他的不放弃,因为只有你才能把他转变为一个正常人。”

    秦书寒纠结着眉宇,视线落在了欧阳瑞西那张清冷的容颜之上,说得一脸的诚恳。

    “为什么?”欧阳瑞西歪头询问,不明白他怎么突然的对自己感性了起来,按说自己跟他的接触也就只不过是寥寥的几次而已,说不上有多了解。

    “可能我不说你也已经感觉出来了,我们几个都属于很缺爱的那一种人,所以才会凑在一起寻求那么一丝的温暖,而老大跟雨晨则是这其中的代表人物,从小就缺失了来自于家人的关爱,所以才会让自己的私生活过得这么的糜烂不堪,而你的出现刚好的把他给拯救了出来。”

    秦书寒轻叹了一口气,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当中,那一脸的消极感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为之而动容。

    “书寒,我也谢谢你们,让他这么多年在没有得到亲情温暖的情况之下感受到了来自于你们的那一份浓郁的友情,其实在他的世间里,你们才是他精神上最大的财富。”

    这就是欧阳瑞西,一个可以把理性演绎得如此透彻的奇女子,从来就不喜欢居功自傲,更不会去无视掉别人的付出,先顾及到的不是自己的心情,而是别人的感触。

    “不,他真正需要的是你,我们从未走进他的内心,而对你,他却敞开了整个心扉,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秦书寒抿了一下薄唇,目光深邃而又悠远,仿佛没有了焦距般,探触不到终点。

    “真的是这样吗?只能说是因为我的特殊身份吸引了他的视线吧!是否就算那个人不是我,换成了其他的女人也依然能成为了他的唯一呢。”

    欧阳瑞西轻阖了一下疲惫的眼眸,心底一下子为自己的这个猜测而在不停的撕扯着,说不清自己这突然之间怎么就会感觉到一阵的酸涩感。

    “你错了,他之所以爱上你,只因为那个人是你,就算别的女人有多特别,都不会勾起他丝毫的兴趣,这一点从他甘愿的为你挡子弹的瞬间便注定了你对他的重要性,因为谁都知道穆公子对待女人从来都是绝情的,而对你却连命都赌了进去,可见他的用情至深。”

    秦书寒轻蹙了一下眉心,黑亮的眼眸紧盯着她,就好似这样能穿透她的内心,把自己所感受到的事情强迫性装进她的脑子般坚决。

    “书寒,你是不是觉都我特没心没肺,他都为我做到了这个份上了,而我还存在着质疑之心。”

    欧阳瑞西伸手顺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眉宇间的轻愁在诉说着她心底的无奈感,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动人。

    “嫂子,我理解你的感触,毕竟以往的他是那么的绝决无情,又是那么的放荡不堪,可那些都只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真正的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想嫂子应该给我更为了解才对。”

    表面上所看到的往往并不是一个人的根本,而是被加上了一层保护色的虚体而已,内在的因素往往的也就被人所忽略了,所以在你想要真正的了解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被他的表面形象所迷惑了,否则将会失去了正确评判一个人的机会。

    “秦院长,快点进来,患者的呼吸突然变得急速了起来。”就在欧阳瑞西张口想回答的时候,一个医生急急的跑了出来。所说出来的话让她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别慌,我去看看。”秦书寒疾步的往重症病房走了进去,穿衣、消毒,换鞋,这些都是进去重症病房最基本的常识。

    欧阳瑞西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挺直腰身往里看去,可是刚看到秦书寒开始帮穆季云检查的瞬间就被护士小姐给拉上了帘布,未知的状况让她一阵脚软,恐惧感也再次跟着缠上了她的心头。

    攥紧拳头放在嘴边狠狠的咬了下去,泪再一次开始无声的滑落,他感应到了是吗?感应到了自己对他的质疑,感应到了自己对他的不信任,所以呼吸才会突然的急速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要质疑你的意思,也并没有不信任你的想法,我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已,而这样也错了是吗?既然相信你是爱我的,那么我压根就不应该存在着这些想法,只要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你就行了。

    玉手已经被她的贝齿给咬得渗出了血丝,而她却像毫无感觉般沉浸在了深深的忏悔之中,十二年的漫长苦恋自己都艰难的等待过来了,为什么在得到之后反而变得更贪心了起来呢?

    呵呵……欧阳瑞西,你还真虚伪,表面上装出一副云淡风轻般的高傲姿态,其实私底下你就像林飘然所说的那样,没有丝毫可显摆的资本,是一个俗得不能再俗了的女人。

    “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少爷的状况变得严重了。”罗昊一来到就看见欧阳瑞西坐在地板上,那失神的样子让他感觉到一阵的不安,尤其是本来透明的橱窗被拉上了一层厚厚帘子的情况之下。

    “罗昊,你家少爷不会那么小气的对不对,不可能因为我几句言不由衷的话就生我气的对不对。”欧阳瑞西放开了紧咬着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罗昊,那残留着的泪痕是那么的惹人爱怜。

    “少爷有醒过来过吗?你都对他说了些什么了。”罗昊被她没头没尾的话给绕糊涂了,可是看着这样慌乱的欧阳瑞西,他知道肯定是少爷又出现了什么状况了,要不在那么多匪徒面前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沉着冷静的她不可能会被吓得手足无措起来,因为只有事关到少爷安危的情况之下才能让她的情绪如此的失常。

    “没有,对不起,我失态了。”欧阳瑞吸了吸鼻子,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硬是把自己的眼泪给逼回了眼眶,她没有哭,只是眼泪不听话而已,她是一名军人,军人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而她今天貌似什么样的丑态都给演绎了一个遍,这跟自己的军人形象一点也不相符合了,可是为什么一想到穆季云现在的状况她还是那么的想哭呢?

    “少奶奶,你的手怎么流血了,要不要先去找个护士包扎一下。”罗昊蹙起眉宇,开始更加的担心起自家少爷来,他只不过是护送轩轩跟两老回去而已,怎么这一会儿的工夫又出新的状况了呢?

    “不用,我没事,你怎么又跑过来了。”欧阳瑞西踮起脚尖,指望着这样就可以看见里面的状况,可是除了帘布之外还是帘布,里面所在进行着的事情她还是无法探视得到。

    “我不放心少爷,所以又折了回来,里面的情况很严峻吗?”罗昊也贴近了玻璃往里看,可他也不是透视眼,所以也就跟欧阳瑞西一样,压根的什么也看不到,心也就不自觉的变得焦虑了起来。

    “不知道,书寒在里面,应该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欧阳瑞西像是在询问,但是更似在自言自语,本来清澈的眼眸显得异常的空洞无神。

    “别担心,可能只是一些小意外而已,别自己吓自己,就算你不相信书寒,也应该相信少爷啊!他肯定不会舍得看你伤心难过的。”罗昊在谁的面前都是惜字如金,更不用说安慰人的话了,可唯独在面对着欧阳瑞西的时候会不自觉的说上一长串的话来,这一种异常的举动,有时候就连他自己都会觉得莫名的奇怪。

    “罗昊,谢谢!你有没有怪我让他置身于险境之中。”欧阳瑞西知道罗昊对穆季云的感情,因为这整件事情都是冲了自己而来的,所以她很想知道罗昊对这件事的看法。

    “如果现在换成了是你躺在了里面,我可以想像得出来少爷将会是怎样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所以我尊重他的选择。”罗昊太了解自家少爷对少奶奶的感情了,所以他没有要责怪任何人的意思,真要怪的话也只是怪自己而已,毕竟他才是少爷的保镖。

    “对不起!”欧阳瑞西轻抿了下唇瓣,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于他而言是特别的,可自己却一直的在逃避这个问题,不知道是出于一种自虐的心态、还是她觉得幸福来得太快,所以才会一直都不敢确定这一份感情的真实度。

    扬脸的一笑,神态凄美而又无限的坚定,穆季云,别想着要做个缩头乌龟,就算黄泉碧落,我也会紧跟你到底,所以这一辈子你都别指望我会放过你,因为你只能是我欧阳瑞西的男人,就算阎罗王想跟我抢,也得先要问过我手里的枪愿不愿意。(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