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泣血红颜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夫人,你这是在为她打抱不平吗?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亲密无间了。。。”穆季云拉着欧阳瑞西的手走进了电梯,同时的按下了一楼的楼层键。

    “打抱不平不敢说,只是很欣赏她的工作态度。”欧阳瑞西淡然的一笑,很少有人能挑起她的兴趣的,安秘书不失为其中的一个。

    “哦!能得到欧阳上校肯定的人,估计还真的是得给她加工资了,就算不是看在她的工作表现上,也得看在夫人的赏识之上。”

    其实安秘书的工资在相对应的行业之中已经是属于很高层次的那一种,都快要达到了乔特助的薪酬了,这个在别的公司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既然自己的小娇妻都这么提议了,他也不妨把他们的工资再提高到一个点之上。

    夜永远都是由扑朔迷离的灯光所辉映着的,尤其是一些看似比较高级的场所,那就更加的是处处都充满了诱、惑。

    皇都海岸,这个地方对于穆季云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因为这样的一个比较高端的拍卖会场他可是常常以贵宾的身份被邀请出席,所以用餐过后他就一派悠闲的携带欧阳瑞西踏进了这一栋无论是建筑还是本身都散发出神秘色彩的奢华之地。

    由于穆季云的身份比较尊贵的缘故,所以他一现身此地便被有经验的工作人员给带到了比较清净的贵宾包间里了!这里的氛围倒是很适合像欧阳瑞西这样比较喜欢安静的人。

    “你们的阶级意识还真强。”工作人员一离开,欧阳瑞西便透过包间经过精心设计过的窗口往外看,相对于外面的那一种喧闹的人群而言,这里确实是安静了许多,但还是会有很多高谈阔论的声音给不时的飘进耳里。

    “只能说这是一种社会体制而已,不存在什么阶级的层次在里面。”穆季云自嘲的一笑,他知道接下来自己又要被这个小女人给奚落了,没办法,谁叫自己在她的眼里那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奸商形象呢?

    “嗤!你还真会为自己开脱,奸商永远都是奸商,总是改不掉他本身所存在着的那一种市侩的恶劣因子。”

    果然如穆公子所言,欧阳瑞西可不赞同他的那一种说法,所以趁机的再一次把他给从头到脚的损了一番。

    “如果我是奸商的话,那么作为我夫人的你无疑就是奸商的同伙了。”穆季云邪气的一笑,眼眸也开始在外面那攒动着的人群之中扫视了过去。

    “去,别把我跟你扯在一起,以免沾污了我们军队的良好形象。”欧阳瑞西在看见某个拿愤恨的眼光看向自己所在位置之人时,一丝冷笑随之的泛起,林飘然,时至今日,难道说你还不死心吗?

    “没有我们的恶俗又怎能体现出你们的崇高呢?”穆季云也注意到了那一抹强烈的视线,深邃的蓝眸微微的眯起,变得冷酷而又狠冽起来,这个时候她不应该是在为林氏集团的存亡而在到处奔走着吗?怎么还会有那份闲心跑到拍卖会现场来呢?

    “我不跟你讨论这个问题,还要多久才会开始。.”慈善拍卖会,这应该只不过是表面的一种说法而已吧!实质上谁知道其中参杂了多少的商业谋略在其中呢?要不她才不会相信这么多的人都闲得蛋疼,把那么多的钱都砸到了这里来,反正所谓的慈善到头来真正受用的并不是那一些真正需要到帮助的人,而是到了一些社会毒瘤的口袋之中,所以她对于这种活动很是嗤之以鼻,有钱拿去拍回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还不如把钱给亲自送到真正有困难的人手里。

    “估计差不多了,怎么,不耐烦了吗?”穆季云知道她不喜好热闹,所以已经很尽量的减少出席一些商业宴会了,反正不是还有一个夏雨晨在那里顶着吗?

    “不是,就是觉得没意思而已。”欧阳瑞西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林飘然的身上,说实话,如果不是她们站在敌对的立场之上,她倒是挺佩服这个女人的勇气的,毕竟换作是自己可做不到像她那样的毫无尊严可言。

    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会像欧阳瑞西那样的心存恻隐之心,此刻的林飘然拳头紧紧的握起,视线一直的执着在那一方的小天地里,虽然说外面的人根本就无法探知到那里面的信息,可她知道穆季云跟欧阳瑞西就在那里面,因为她是亲眼的看着他们走进去的。

    走进那里曾经是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可是现在他的身边所站着的那一个人并不是自己,所以所受到的待遇就有了一个质的飞越,本以为自己早早的候在这里便有了接近他的机会,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带着那个女人一起来,看见他们的那一种手挽着手的恩爱画面,她的眼里不自觉的冒出了怨恨的光芒。

    为什么?欧阳瑞西,既然你以前一直的做着一个隐形人,为什么不继续的默默生活下去,而是这么毫无预兆的冒出来破坏了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一切。

    难过的轻阖了一下眼眸,精致的妆容上全是落败的痕迹,一天都为了林氏集团的危机而在到处的寻找着门路,她的心已经觉得疲惫无比了,本着想来这里碰一碰运气的,却没有想到会看见了让自己更为伤心的景象。

    “穆季云,你说一个女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一直的执着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是单单因为爱情那么的简单吗?”欧阳瑞西自林飘然的身上收回视线,漫不经心的看了穆季云一眼,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的落寞感。

    “这个很难说,有时候会跟财富和地位有着最为密切的关系”穆季云知道她肯定是看见林飘然的存在了,要不也不可能突然的跟自己说到这个问题之上,但是他并不觉得林飘然所倾注在自己身上的是真正的爱情,在他的认知里,他觉得其中参杂着更多的是一种炫耀感和虚荣心在里面。

    “好像开始了。”欧阳瑞西很快的便转移了话题,因为她不想因为这个问题而让自己再一次的陷入一个未知的局面里去,到头来缠住了自己思绪的同时也伤害到了别人,是一种很不明智的选择。

    “嗯!好好的看着,一会儿看中了什么就把它拍下来,别给我省钱,咱不缺。”穆季云轻抚着她那柔亮的发丝,爱怜的在她的发顶落下温柔的一吻,就在刚才他已经做好了要面对她的质问准备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只是随意的那么一说而已,并没有下文的出现,所以让他轻轻的松了一口气,他就怕自己一时的话语不到位而又让两人之间处于了一种冰火两重天的境地之中。

    “可我缺,所以才不会把自己的血汗钱花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之上。”他的钱那也是他辛辛苦苦所赚来的,她不会、也不想去毫无忌惮的挥霍,因为那不是她的性格使然。

    “小财奴,没说要动用你的,就花我的吧!再说了我的不也是你的吗?”穆季云乐呵的轻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要是让人知道堂堂风行国际的总裁夫人竟然是一个小财迷不知道将会是以一种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她,不过抛开外人的想法不谈,他倒是喜欢这样真性情的一个她,很让人动容不是吗?

    “既然你都说你的也是我的了,那么也就是花我的了。”长这么大,欧阳瑞西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的厚颜无耻过,所以说完之后脸蛋瞬间的躁红了起来。

    外面的竞拍已经在如火般的进行着,每个人都在显示着自己的财富到底有多殷实般在不停的往上抬高着价钱,可是包间里的这二人却犹如跟自己毫无关系般的闲扯着,就是不知道让主办方知道了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来看待这么的一个现象。

    穆季云对于她的这一种妙论不置可否的一笑,修长的手指不停的在摆放在一旁的触摸屏幕之上轻划着,把竞拍场上的物品展示台给调了一个最佳的视角,以方便欧阳瑞西观看。

    突然欧阳瑞西的眼神执着在了一条看似简单却流淌着无限灵动的项链之上,就那么的一瞬间,她握着穆季云的手不由得给用上了几分的气力,这个反常的举动很快的便被穆季云给如数的尽收眼底。

    看来还是真的不能少看了这个小女人,原来她竟然也看出了这项链的特别之处了吗?要知道这项链可是今晚的压轴好戏,据说是来自于清朝的某位贵妃的物品,而且里面还有着一个很荡气回肠的幽怨爱情典故,当然,这也只是拍卖方的一个说法而已,他对于这些古人的东西可是不敢兴趣,但是既然这个小女人对这件物品产生了兴趣,那么不管怎么说,他都非要把它给拍下来不可。

    “你对这个项链很感兴趣,眼光不错,很漂亮典雅。”穆季云装作毫不知情般轻问道。

    “嗯!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做泣血红颜。”欧阳瑞西的声音有些轻颤,这个可是母亲的物品,小的时候她有看到过,母亲说那是家族遗传下来的东西,到自己嫁人的时候作为嫁妆给传承下去,可是却因为她的突然离世而跟着一起的丢失了,想不到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怎么知道的。”穆季云眉头轻蹙,快速的翻找起有关的资料来,确实是‘泣血红颜’不错,只是她是怎么知道的呢?要知道这个上面可是什么都没有注明,要点击进去才会有详细的介绍。

    “穆季云,求你一件事,一下无论多少钱都帮我把它给竞拍回来,所用掉的钱我回去后还给你。”欧阳瑞西的眼神无比的坚定,却不知道她的这一番毫无别意的话已然深深的刺伤了穆季云。

    “如果我说不呢?”穆季云的脸色瞬间的便沉了下去,语气更是淡漠到了极点,欧阳瑞西,你就一定要跟我分得这么的清楚吗?还是像你所说的那样,觉得我的钱是靠剥削老百姓所得来的肮脏之物。

    “为什么?”欧阳瑞西突的转头凝视着他,因为她没有想到他会拒绝。

    “女人,在你的眼里,我是你的谁。”穆季云眸光一暗,抬头与她对视着,不是说自己是她最爱之人吗?可是每每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自己就会感觉到特别的无力呢?

    “当然是老公啊!怎么了,难道说要我把你当作旁人。”欧阳瑞西有些着急的看着外面的竞拍场面,要知道下一个物品可就是那项链了,不知道这个时候他跟自己抽什么风。

    “既然知道我是你老公,为什么还要跟我表现得这么的客气,难道说在你看来我是一个连自己心爱的女人所看中的东西都不舍得花钱之人吗?”

    穆季云眉宇紧锁,在某些方面,她一直得很独立,可是这些却不是他乐于见到的,这样一来让他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她可以全身心所依赖着的那一个人。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一时的忘记了而已。”欧阳瑞西知道自己的这个无心之举让他大男人的那一种自尊心受到了不少的冲击,所以她很快的便认识到了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一句话确实是有点太过于的见外了。

    “老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而是你油然而发那一种依赖感跟植入感,只有这样你才会认识到我在你的生命中到底是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穆季云微叹了口气,他知道她从来就不愿意动用到自己的钱,就连他给的信用卡也一直的被她放在了书桌之上,这一点让他很是懊恼跟挫败感,总感觉到自己挣那么多的钱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她根本就不屑一顾,往往这个时候他总是有一种想自虐的冲动,恨不得让自己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穷困潦倒之人,这样看她还怎样的跟自己见外。

    “好,我以后会注意,也不会再跟你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欧阳瑞西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会预知到她很快的就会把这一声‘对不起’给说上无数次,而且是以一种无比悲伤的神情去吼叫出来的。(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