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夏人妖,你在找死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妈咪,我偷偷的跟你说,爹地他真的没有生气,他只是在闹别扭而已。。”小轩轩故作神秘的向后探了探身子,嘴里说的是俏俏的,可那音量却大得摆明了就是要说给自家老爹听的。

    “好啊!你这个臭小子,让你跟着某人一起来气我,自己走,本公子还就不侍候了。”穆季云说着便当真的把小轩轩给放在了地上,头也不回的自行推门走了进去,让被遗留下来的一大一小呆愣了好几秒之后,同时的向对方耸了耸肩,转而相视一笑,颇有默契的摊了摊手,表示玩笑开大了,某个小气的男人这会儿估计真的是生气了。

    “学长,怎么就你先进来了,嫂子跟轩轩呢?”夏雨晨不停的向他背后张望着,在确定真的没有看见那两人之时,把疑惑的眼神便执着于穆公子的身上,貌似这样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似的。

    “不知道。”穆季云没好气的白了夏雨晨一眼,在看见那正聊得起劲的上官楚楚跟欧阳辰海的时候,一丝狡黠的笑意终于浮现在了他那张阴云密布的俊脸之上,冷傲风,我已经被那个臭小子气了小半个晚上的了,看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可是有你好受的了,谁叫你刚才还遇见了一个秦可儿了呢?活该你一下会被那两个人整,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强强联手的组合啊!而且这两人可都不是肯在言语之上吃亏的主。

    “靠!你在耍我玩呢?那是你的老婆跟儿子,你不知道谁知道啊!”夏雨晨一听见穆季云的这个漫不经心的回答就咋呼了起来,搞不懂自家老大现在玩的又是哪一出的狗血戏码。

    “夏叔叔,你被谁非礼了不成,还没有进门就听到了你那杀猪般的哀嚎声了。”小轩轩装作受不了的挖了挖自己的耳朵,所表现出来的意思貌似夏雨晨的声音真的有多难听似的。

    “我被非礼,小鬼,看好了,这里就那么的几个人,如果说我真的是被非礼了的话,你觉得那个人是谁的可能性比较大呢?”夏雨晨玩味的笑看着小轩轩,可他那迷人的桃花眼却是向穆季云的身上挑了挑,那意思可是再也明显不过了,无非就是说如果真的是他被人调戏了去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是非穆公子无疑了。

    “夏人妖,你在找死。”穆季云眼眸一眯,薄凉的唇边挂着无比冷魅的嘲笑,很好,今晚的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给当成了软柿子不成,竟然明里暗里的都在编排起自己的不是来。

    “不敢,当我没说。”夏雨晨一发现气势不对,马上的便住了口,眼眸却在不停的闪动着向小轩轩征求答案,不明白刚才还在门外其乐融融的一家子,这怎么突然的就晴转多云了起来,害自己还差点的成了他们的炮灰。

    欧阳瑞西清澈的眼眸四处扫了一眼,踱步到穆季云的身边坐了下去,可某个还在气头上的男人却因为她的靠近而向旁边移动了一下,摆明着就是要跟她保持着距离,而她也不气恼,唇角始终微微的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绝色的清冷容颜之上泛起了一丝的促狭,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要跟自己怄气到几时。

    “他们这是怎么了。”欧阳辰海虽然说一直都在跟上官楚楚在谈着事情,可是只要是事关到欧阳瑞西的状况他都会有去留意,所以现在看见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人,突然间的闹起了别扭,他还是难免的有些担心了起来。..

    “放心吧!没事,你姐现在是在扮猪吃老虎呢?一个穆季云她都搞不掂的话,又怎么可能会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之上去统领那么多的士兵呢?所以说对付像你姐夫这种自傲的男人,有时候就得要挫挫他的菱角才行。”

    上官楚楚虽然是如此的说道,可是那明亮的眼神却是落在了那扇紧闭着的房门之上,在没有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之时,她的心莫名的就沉下去了好几分,猜想着他现在到底是在跟秦可儿再续旧情呢?还是在纠结着要怎么的面对自己,所以才会迟迟的不见他进来。

    “嘿!小子,你来说说看,那两人怎么突然间的成了怨偶了。”夏雨晨用手肘子碰了碰坐在自己身边的小轩轩,自己不就是先进来了一步吗?怎么事情就来了个惊天覆地的变化啊!这个速度也有点太快了吧!难不成说自己错过了什么好戏了吗?

    “什么怨偶啊!不懂不要乱说,我爹地那是在跟妈咪撒娇呢?”小轩轩的这一番不经过任何音量修饰的话一出,让刚喝了一口酒的穆公子给全数的喷了出来,撒娇,他,堂堂风行国际的总裁,会傲娇到要跟一个女人撒娇,这小子,还真的是什么样的话都敢说,得,看来他今天晚上就是专门为气自己而来的。

    “不是吧!学长,原来你这脸上阴云密布的天气是为了跟嫂子撒娇啊!早说啊!我多叫几个人来,好全程的把这一幕给记录在案,这样子看你以后还怎么的蹂虐我。”

    一听到事关穆季云的囧事,夏雨晨可是开始跃跃欲试起来,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时时都有的,就是不知道把这样的视频放到互联网上去会收到什么样的效果,是风行国际的股票大跌呢?还是能让自己疯狂的赚上一把,然后拍拍屁股闪人,再也不要继续的受他压迫了。

    “夏人妖,只要你敢,结局我肯定会让你很圆满。”穆季云稳了稳自己那颗被小轩轩的话给雷得有些无法淡定的心,继而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丝毫也不把夏雨晨的话给放在心上,他就不信就凭这小子的那一两下他就能翻身农奴把歌唱。

    欧阳瑞西用力的咬着她那粉嫩的樱唇,就怕自己会一时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撒娇吗?看起来还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的像,可是一想到把他跟那一种柔媚的娇态联想起来,她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还是不要了吧!怎么看就怎么觉得那种画面过于的瘆人。

    “靠,你一天不威胁我风行国际会倒闭啊!”夏雨晨撇了撇嘴,得,他永远都是被欺负的一个,谁叫人家才是老大呢?这会儿就算有再多的想法也得给硬生生的扼杀在了萌芽的状态。

    “哟呵!挺热闹的哈!气氛这么古怪,难道说我错过了什么精彩片段。”秦书寒在人前永远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形象,跟他的职业有着很贴切的寓意,可是一旦在面对着某个狂傲霸道的男人之时,他也就跟着变成了一个浑身都插满了刺的小刺猬般提起了十二分的警觉性来,因为指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成了被他打劫跟奴役的对象。

    “这种事情可别问我,生命如此美好,美女如此多娇,我可还想留着命去享受呢/?”夏雨晨躲开了秦书寒投放在自己身上那探究的眼神,他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继续的去挑战老大的权威,要知道他刚才可是把威胁给撂在了自己面前的,如果这会儿再不怕死的迎面碰上的话,估计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不是一个‘惨’字就可以形容得了的。

    “秦叔叔,你教我医术吧!这样我就考虑透露一点点给你知道。”小轩轩睁着自己那一双圆乎乎的大眼睛,满脸甜甜的可爱笑容,怎么看就怎么的纯真无邪,当然,这是在忽略掉他眼底所流露出来的那一抹算计的前提之下所给人的感觉。

    “小子,这么快就跟你那市侩的爹一个德行了,竟然还学会了讲条件。”秦书寒弯腰在小轩轩那滑嫩的小脸上轻捏了一下,这才趁机的坐在了他的身边,眼光在扫到欧阳辰海的时候友好的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出声打招呼。

    “此言差矣,秦叔叔,我爹地那不叫市侩,他那是未雨绸缪,你怎么能把如此一个英明睿智的优秀人才给毁在了这种贬义之词上呢?古人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可不是凭空捏造而来的。”小轩轩摇头晃脑的一一在那分析着,很有一副老学究的意境。

    秦书寒一听之下,那是瞬间的阵亡,什么时候这小子又跟古文给较上真了,难道不知道他虽然说在医术上面是一个天才,可是在咬文嚼字上却是一个庸才吗?所以他的这一通之乎者也可是秒杀掉了他所有的脑细胞。

    这下子轮到穆公子圆满了,家人就是家人,无论私底下怎么的闹别扭,在人前就必须的团结一致,抵抗外界的不利因素所侵扰,这样才是家人的最佳定义,只是这小子他就不能把最后的那一句话给去掉呢?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这说到最后到底是夸自己呢还是贬自己啊!

    欧阳辰海对小轩轩举了个大拇指,昨晚虽然只跟这个小家伙简单的聊了那么的几句,不过他的那一份机智跟圆滑的手段绝对的不可能是遗传于瑞西姐姐的实在跟善良,倒是接完了穆季云的腹黑跟狡诈的本质,不愧是商场父子兵啊!估计以后的风行国际会给现在更为的辉煌才对!毕竟人才可是已经摆放在那里了。

    “小轩轩,想不到一夜之间,你就穿越了一个轮回了,怎么,昨晚跟周公学习去了吧!要不哪来这些文绉绉的句子啊!”上官楚楚那郁结的心绪被小轩轩的这一番稚嫩却又无比犀利的辩解给解开了,开始高兴的调侃起他来,所以在看见冷傲风进来之时已然没有了那份欢喜感。

    “楚楚阿姨,我知道你昨晚没有去找周公,因为你一直在梦中寻找冷叔叔呢?又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顾及他人呢?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小轩轩狡黠的一笑,那讨人的笑脸之上尽是与他的年龄不相符合的聪明与揶揄的玩味气息。

    “小子,刚夸你呢?皮就在痒了,谁稀罕在梦中还不得安宁,找一块冰山来虐待自己啊!”上官楚楚抽出了被冷傲风坐下之时顺带握住的芊芊玉手,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更为夸张的是差不多整个人都往欧阳辰海的身上靠了过去,就像刚才的穆公子一样,摆明着就是要跟某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冷傲风那斜飞的剑眉蹙了蹙,又不动声色的伸手搂住她的腰身,一个微微的用力就把她给带离了欧阳辰海的身边,转而跌进了自己的怀抱之中,奸计得逞,一丝冷笑也随之的在他的唇角悄然的晕染开来,煞是愉悦自乐。

    欧阳辰海了然的一笑,原来所有的男人在碰到爱情的时候都会变成一个德行,那就是低智商的生物,简直就到了醋意满天飞的境地,穆季云算一个,就连看似冰山一角的男人也不能逃得过这种千遍一律的厄运,还好自己没有掉进这庸人自扰的泥潭之中,否则一想到这种可怕的画面他就整个人都打起了冷颤。

    “好了,就差伈伈那个丫头没有来了,你们都没有给她打电话吗?”秦书寒抬头扫了一眼众人,该不会是真的没有一个人记得那丫头吧!

    “我还想知道是谁提议聚集到这里的呢?竟然连轩轩都给带过来了,又怎么会知道你们有没有给她打电话。”

    穆季云说到这个还郁闷着呢?本来说用完餐之后终于可以带着自己的小娇妻回家去了,这样子也就用不着继续的看着欧阳辰海这个大灯泡而在那闷闷不乐的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竟然被冷傲风的一个电话而改变了所有剧情的发展,更为悲催的是自己现在还跟那个没有良心的小女人给闹上了别扭,可不是没有良心吗?都进来这么久了,也不见她稍微的讨好一下自己,这样他也才好趁机的找台阶下啊!可她却一脸淡然的坐着,丝毫要搭理自己的意思都没有,这下可好了,就算自己有心的要和好,也是师出无名啊!

    “轩轩是主人公,他必须得来,先不管那丫头了,现在我们就开始上蛋糕,恭喜我们的万人迷——穆梓轩小朋友顺利的升上了小学部就读,这也就说明着他将要为以后进军商海而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夏雨晨永远都是最活跃的那一个,所以再冷然的场面在他的一番鼓吹之下都会瞬间的变得沸腾了起来,也就因为这样穆季云才从进来那么久之后跟欧阳瑞西有了第一个对视的眼神,但是一想到自己还在跟她生着气就又快速地扭转了头。

    “呵呵!有蛋糕可以吃啊!”对于吃货而言,有好吃的东西可是给什么都要来得重要,所以一听见蛋糕二字那帅气的小脸之上就瞬间的笑开了花,眼睛更是笑弯成了一条小缝,特别的逗人可爱。

    “嘿!小子,你不应该是先要为此而致辞一番的吗?怎么就惦记在吃上了,认识的人知道你那是典型的一个吃货,不认识的人非得说你那猴急的样子是被自家爹妈给饿了好几顿之后的最佳反应。”只要能有一丝可以损到穆公子的机会,他夏雨晨都不会轻易的放过,所以这会儿借着调侃小轩轩的空挡,可是把穆季云也给一并趁机的挤兑了去。(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