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竟然连自己都骗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你见过谁家的情人套餐是点三人份的吗?还是说见过谁家的情侣约会是三人行的。。。”穆季云怒瞪了欧阳辰海一眼,靠,老子好不容易的可以跟老婆来一个烛光晚餐,现在可倒好,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来,看来这个浪漫的约会也因为这个第三者的突然出现而消之贻尽了。

    “姐夫,这你可就不懂了吧!如果你觉得点三人份的不合适的话,那么你就点一个四人份的吧!反正我现在正在长身体,多吃点没关系,正好可以补充一下营养,还有你们可以把我当作透明的,我绝对的不会打扰到你们约会,肯定会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盘中餐’的境界。”对于穆季云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冷冽眼神,欧阳辰海丝毫的没有在意,毫不避让的反驳了回去。

    “嗤!你都多大了,还长身体,能不能说个比较靠谱一点的理由,想横向发展倒是有那么的一点可能性,我倒是也想把你给当作是透明的,问题是你那么大的一坨杵在那里,这得要有多大的近视眼才能把你给忽略掉啊!”穆季云拿眼神从头到脚的扫了欧阳辰海一样,对于他所说出来的理由根本就是不屑一顾的藐视到底。

    “辰海,别理他,快坐吧!他最近脑子被门给挤过了。”欧阳瑞西知道穆季云为什么生气,好不容易的两人独处时光再次的被人给打扰到了,他不发火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所以她必须的要从中缓和一下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才行,那么适当的挤兑他是必须要的,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就算再不满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哦!原来如此啊!那我就不跟他计较了,瑞西姐,好久没有见,可是想死我了。”欧阳辰海说着就欺身上前抱了抱欧阳瑞西,那夸张的说法让穆季云刚喝进去的一口水瞬间的给全咽了进去,引得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脸上更是被呛得通红一片,靠,这家伙还可以再无耻点吗?什么好久不见啊!他们昨晚才见过面好不好,难道他家过的是美国时间啊!存在着时差感,可是就算这样也还没有相隔到一天的时间,哪里用得上好久这二字啊!

    “噗嗤!姐夫,你倒是慢点喝啊!放心,没有人跟你抢水喝的。”欧阳辰海挑了挑眉,笑得一脸的灿烂狡黠,帅气的甩了一下垂落在额前的刘海,嚣张的坐在了欧阳瑞西的身边。

    “你没事吧!”相对于欧阳辰海的恶意挑衅,欧阳瑞西却有着一丝的担心,不明白他为什么喝个水也能被呛着,从这一点上来看可是跟个小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哪里还有一丝走在高端领域的总裁形象在里面。..

    “没事,欧阳辰海,其实你可以说得更夸张点的,什么就好久没见,你怎么不说相隔了几辈子那么的遥远呢?”穆季云一直就觉得自己是最无耻的了,没有想到还有一个更无耻的人物在这里呢?

    “对于我来说,跟瑞西姐分开一年就是相当于一辈子那么的漫长,那么这都过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了,可不是已经好久不见了吗?怎么,我跟瑞西姐亲热难道你有意见不成。”欧阳辰海摆明了就是针对着穆季云的,所以说出来的话才会那么的夸张肉麻,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么说有些稍微的过了,可是只要能刺激到那个自大的穆总裁,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没有意见,自己的老婆有一个人如此的关爱着,我感谢都还来不急,又怎么可能会有意见呢?”穆季云妖冶的一笑,跟他玩这种小伎俩,如果他介意了的话倒显得自己很没有气度了,所以说就算他现在心里真的是气得狠不得把那小子给揉成了团,表面上依然的保持着一种无所谓的表情,否则那小子肯定会更加的得意忘形起来,可别以为他看不出来那家伙是故意的跟自己找茬,而他偏不上当,他可不是自家的那个霸道老爹,什么人的醋都会吃,他要吃醋的话也要吃得很有涵度才行。

    “切!真没劲,你这人就是一口是心非的伪君子,明明心里面就气得半死,可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来,话说你这人还真狠,竟然连自己都骗。”欧阳辰海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回国后的一点乐趣了,那就是调侃穆季云,看着他那种想怒而又不敢怒的隐忍表情,他的心里可是乐翻了天了,哼!谁让你昨晚得罪我在先的,这会儿不连本带利的报复回来可不是我欧阳辰海的个性。

    “小子,你到底远离国门多久了,竟然连最基本的成语都不会用了吗?”穆季云咬牙彻齿的淡扫了欧阳辰海一眼,可脸上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伪君子’,‘道貌岸然’,这些词组他还真他妈、的敢用到自己的身上,难道说自己的人品就真的差到那个份上去了吗?值得他用这么贬义的语句去形容自己。

    “好了,你们两个难道以前结过怨不成,怎么每次见面都是那么的针锋相对呢?这都多大的人了,也不觉得幼稚。”欧阳瑞西就闹不明白了,这两个可都是自己最在意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和平共处呢?

    “谁跟他以前认识啊!”穆季云没好气的喝了一口水,他是昨天晚上才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好不好,要知道当时可是还害得自己为此而白白的伤心难过了一场呢?这会儿可倒好,又再次的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所以说他能高兴得起来那就是怪事了。

    “瑞西姐,你怎么跑去当兵的啊!”欧阳辰海对于欧阳瑞西的话可是一直都那么的言听计从的,所以这会儿听见她那么的一说,他也不继续的在这个问题之上纠结下去,反倒是很快的转变了话题,问起了这几天让他感到很疑惑的事情来,因为他知道欧阳瑞西的最初爱好可不是当一名军人的,这怎么突然的就换了呢?

    “也没为什么,一时的心血来潮了而已,怎么,我当兵不好吗?”欧阳瑞西绝对的不会告诉他,自己之所以突然的跑去当兵,是因为穆季云当年那毫不经意的一句话而改变了自己的整个人生观,其实当兵也并没有什么不好,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反而深爱上了这个职业,至少那对她来说是一种心灵上的放脱,

    十几年的部队生活,她从一个稚嫩的软弱少女变成了今天名震一方的女上校,这其中有泪水的同时也收获了不少的东西,军校的残酷训练没有让她为之退缩,面对原始森林那善变的恶劣环境时她也没有半丝的退却,就算是在跟歹徒命悬一线对峙着的时候她更加的没有害怕过分毫,一切都只因为她心中有着一个最强的信念,那就是做一个坚强而又勇敢的女人,而这个祈望源自于一个自己一见钟情着的男人。

    “没有,只是跟你当初的梦想相差太大了而已,所以才会感到有一丝的诧异,其实这样也不错,你不知道我那天早上看见一身军装的你时有多么的震撼,真的是太威武帅气了。”欧阳辰海一直就比较爱黏着欧阳瑞西,说穿了就是一种恋姐情结,所以无论欧阳瑞西变成了一个什么样子,在他的眼里都是最为美好的存在。

    穆季云这会儿倒是很安静,并没有出声去打扰他们的叙旧,只是把欧阳瑞西面前那刚端上来的牛排给细心的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因为他知道这两姐弟很久没见,肯定是有很多的话要聊,而他作为一个深爱着老婆的男人,所要做的就是安静的聆听就可,别的都不在他应该参与进去的范围之内。

    “很多的东西都是会随着心境而有所改变的,我的梦想当然也不会例外,毕竟在很多的时候人都是身不由己的,无在乎你愿或不愿,只看你豁不豁得出去而已。”

    欧阳瑞西自嘲的笑了笑,梦想往往都是很丰满,可现实却是很骨感,以她当初那样的境遇之下,可以安然的生存下来就很不容易了,哪里还有什么的梦想可言呢?不过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很感谢铸造了现在的自己那一些人,因为没有他们当年对自己的冷漠与鞭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欧阳瑞西,所以要说起来的话,她还是得要好好的谢一谢他们,不管是出自于对自己是好的或坏的,她都一一的坦然接受。

    “姐,对不起!以前的我太过于年少,所以一切都身不由己,只能看着你受委屈而帮不上任何的忙,等到我今天终于有能力去保护你的时候,却暮然的发现你已经成长得给我这个男人还要来得强悍了,所以到了最终我还是没有帮到你分毫,这个事实一直让我感觉到很是惭愧。”

    说到这个欧阳辰海就觉得自己在欧阳瑞西的面前真的是一个一无是处之人,从小到大没有为她做过一件比较实用的事情也就罢了,反倒是自己常常的要从她的身上寻找亲人的味道,这样的一看自己也是那一个推波助澜之人,丝毫的没有站在她的立场上去考虑过事情。

    “辰海,我没事,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吗?说一下你吧!在国外的这么些年你过得可还好。”欧阳瑞西回以他一个舒心的笑容,很多的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人总是要往前看的,而不能一味的沉浸在那些伤悲的记忆之中,这样只会作茧自缚而已,对自己没有丝毫的用处。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呢?也就是读书跟玩乐而已。”欧阳辰海无奈的笑了笑,他的这种说法,绝对的没有要向欧阳瑞西标榜自己的生活过得有多么的惬意和悠闲,只不过是以自嘲的方式去自损自己的人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穆季云听到这里的时候斜睨了欧阳辰海一眼,眉头随之微微的轻蹙了下,暗付着这个欧阳辰海跟欧阳家其他的人倒是有着很大的区别之处,不傲慢自满,更加的不会嚣张跋扈,怪不得能跟欧阳瑞西相处得那么的融洽,原来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无可奈何之人而已,这一种郁结的情绪应该是源自于欧阳家而发的吧!看来还真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