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老婆,准备好了吗?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的帮忙了?老公,你是不是听错了,你就先去帮我拿衣服嘛!好不好。..”欧阳瑞西说完这一句话后自己都忍不住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靠,真不知道那些女人撒娇的时候是不是都打了免疫针水了,要不她怎么就觉得无比的肉麻呢?

    “欧阳瑞西,长本事了哈!自己说过的话竟然不敢承认了,话说你在自己的兵面前也这样的耍赖吗?”穆季云睁大眼眸的看着她,这也差太多了吧!这小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狡诈了,难道军人都像她似的,睁着眼说瞎话吗?

    “问题是也得有哪个兵敢像你似的这样堵着我啊!要真那样,我非给他一顿好揍不可,再给他来过五十公里的越野跑。”欧阳瑞西现在倒愿意这家伙是她的兵,这样她可就不用顾忌到任何的后果,直接的把门给甩上,穿上衣服后再给他来上一个过肩摔,用一整天的时间来训练他,看还怎么的敢跟自己叫嚣,估计那会儿应该是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穆季云肆意的一笑,一丝狡黠也随之的抵达眼底,在她疏于防范的空挡,没有任何预兆的用手一个微微的用力便推门挤了进去,吓得欧阳瑞西的第一个动作便是用手蒙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可是终究发现无论她怎么挡都还是让自己暴露在了他的眼皮底下,所以她做了一件很让穆季云为之愕然的事情,直接的躲到他的怀里去紧抱住他的腰身不放,这样一来自己也就不用全部的暴露在他的面前了。

    “老婆,就算是你老公我很秀色可餐,你也不用这么的迫不及待吧!”穆季云很快的就在怔愣中回过神来,这小女人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是自动的送羊入虎口吗?要知道现在的她可是一丝不挂的与自己相贴着的,这个动作可是最容易的挑起人类最为原始的**了。

    欧阳瑞西也是在一接触到穆季云那温热的肌肤之时才发觉自己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可是做都做了,这会儿她可是更加的不敢抬头了,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人都给埋进他的怀里,因为她已经很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于穆季云身上的某个部位那再也明显不过的生理反应了,所以这会儿可是连话都不敢回了,只能紧紧的攀住他不放。

    穆季云的喉结滑动了一下,因为欧阳瑞西的动作太过于的能撩拨他的**了,所以下一个动作便是一个略微的弯身,把她给来了一个紧密的公主抱,快步的向柔软的大床走了过去。

    “啊……”欧阳瑞西发现自己瞬间的没有了着实点,不由得惊呼的圈住了穆季云的脖子,脸上的绯红色泽也跟着越发的艳丽了起来,眼神更是慌张的与他的深眸来了一个深情的对视。

    穆季云邪气的一笑,把她轻柔的给放到床上,薄唇便不带一刻停留的欺上了她那粉嫩的柔软之上,他的气息有着一丝的急迫跟粗狂,舌尖更是肆意的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与之一起起舞。

    “嗯……”

    欧阳瑞西微皱了一下眉头,感觉到自己的全部呼吸都给他霸道的吸取去了,尤其是来自于他唇齿间的淡淡酒香,瞬间的让她整个人都酥软在了他的唇舌之下。

    “笨蛋,记得呼吸。”穆季云置气般轻咬了一下她的唇角,这才低笑了一声一路顺着她迷人的锁骨往下吻去,由于两人都没有穿衣服的缘故,所以倒是省了他不少的功夫,很快的便来到了她丰满的浑圆之上。

    欧阳瑞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最终结果自己还是躺到了他的身下,所以以后别他妈、的再跟战士们提倡什么男女平等了,在这种事情的面前根本就平等不了嘛!处于劣势的一方永远都是她们女人好不好。

    “啊!你轻点。”欧阳瑞西被穆季云的一个轻咬给拉回了心神,她都说这家伙是属狗的了,老是喜欢用咬的。

    “女人,你这是在挑衅我吗?嗯!竟然在这种时候给我走神。”穆季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挤压着她的坚挺蓓蕾,邪魅的在她的耳垂周围不停的轻咬着,引来了欧阳瑞西的一阵轻颤,眼神迷离的看着身上制造出这一酥麻感觉的妖孽男人。

    “我……没有。”欧阳瑞西说得好没有底气,恣意的感受着他的大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的游走着,所到之处总能点起一撮撮的小火苗,让她全身心都处于了一种**的潮海之中,不可抑制的开始回应起他所有感官上的挑逗。

    “老婆,你今晚真的很迷人。”穆季云虽然早已浴火难耐,但是相对于埋头苦干的行径,他更注重于前戏的培养,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如果你真心的爱一个女人,那么在床上的时候必须视她为女王般的侍候着,只有这样才能让一个女人甘心如饴的为之付出自己所有深埋着的激、情,而他要的便是她一生的深情,而不是一夜的缠绵而已。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美吗?唔……”欧阳瑞西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穆季云温热的双唇给再次的夺去了呼吸,而他的动作也明显的变得急迫了起来,大手一扯便把自己围在腰间的浴巾给抛到了一边,某个火热的分身便挤到了她的双腿之间,让她不自觉的有了一丝的退却。

    “老婆,准备好了吗?”穆季云的额上已经泛起了一层细细的薄汗,无比柔情的抵在她的鼻尖与她的眼眸交缠在一起,赤、裸裸的透着**的浓烈气息。

    欧阳瑞西的回答是直接的伸手圈住了他的颈项,樱唇也紧跟着贴上了他那就近在咫尺的薄唇之上,她的这个无声胜有声的举动换来了穆季云的一丝了然的笑意,下身一个用力便埋进了她的柔软深处,那突来的紧致感让他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虽然说他历经过的女人不在少数,可是他从来就没有感觉过像欧阳瑞西所带给自己的那一种身心合一的意境过。

    私底下的时候,欧阳瑞西从来就不会吝啬自己对穆季云的那一份深爱,虽然说一开始的时候她会有些许的扭捏,但是一放开了之后也就没有了那份羞涩的感觉,双腿因为想着他的更加靠近而圈住了他健美的腰身,本来清冷的小脸上有着迷离的欲潮所带给她的那一种绯红的色泽。

    “嗯……”随着穆季云的动作不断的加快,欧阳瑞西不可抑制的低吟出声,游离的眼神无限爱恋的凝结在他那张潮红的俊脸之上,素白的小手轻柔的替他擦了擦额上那因为剧烈运动而渗出来的细密汗珠,她的心在这一刻是无比的动容着的,就像以往那几次的爱恋一样,她把自己的身心都完全的投入到了他所带给她的这一种暧昧的欢爱里。

    “老公……我爱你。”在穆季云的一个猛烈的冲刺后,欧阳瑞西抬起头在他的耳畔动情的呢喃了一句,也就是她这煽情的举动让穆季云更加的为之而痴狂。

    “老婆,我也爱你,比任何时候都爱。”穆季云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是带着一丝的邪魅气息在其中的,也就是他所流露出来的这一种看似痞子般的笑意瞬间的盅惑了欧阳瑞西的全部感官,柔媚的配合着他的动作而释放出自己对他的那一份执着了多年的热情。

    可能是因为穆季云身体里面遗留着的酒精在作祟的的缘故,这一个晚上的他特别的缱恋,也很是妖魅多情,醉了欧阳瑞西的同时也醉了窗外的那一轮弯弯的明月,羞涩的躲到云层深处不敢再偷窥这一方的旖旎画面。

    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角,顾阡陌则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已然熟睡了的冷伈伈,估计是因为时差没有倒好的缘故吧!所以她才会感觉到那么的累,还没等自己洗澡出来她就趴在床上给睡着了,早知如此的话他就先让她去洗澡了,这样也不至于现在要面对着如此一副让他不知所措的局面来。

    “伈伈,先去洗澡再睡好不好。”顾阡陌坐在床沿轻摇了一下冷伈伈的身子,试图唤醒她些许的神志,可是谁知道得来的回应则是她嘀咕了一声翻个身继续的睡了过去,丝毫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清醒过来,她这么的一个无害的动作让顾阡陌很是哭笑不得,只能轻叹了一口气起身帮她换下身上的那一袭赘人的晚礼服。

    可是这么想着是一回事,在他真正要动手的时候才觉得困难重重,因为他并不像穆季云那样对女人有过多的了解,所以相对的也就对女人的服饰没有一丝的办法,折腾了好久才把她的礼服给褪到了腰间,而就这样的一个简单的举动就已经让他费去了自己不少的功夫跟时间,先不说那衣服的繁琐程序,单单在面对着她的软香酥馨的美丽**的时候就不是一件可以简单去完成的任务。

    如果是平常时,顾阡陌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早就把冷伈伈给吵醒了,可是由于她今晚一时的心里郁闷而跟着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所以对于顾阡陌的折腾并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偶尔的皱眉以示自己被打扰到了而已,并不知道他此刻正在努力的与自己身上的晚礼服在作着艰难的斗争。

    “唉!还真的是一个不省心的小丫头。”顾阡陌摇头轻笑了下,在费了好大的一番劲之后终于帮她换了一套比较舒适的睡衣,而他的整个人却感觉到给在野外训练了一天还要来得疲惫不堪,本来他想着要她去洗澡的,但是看她睡得如此的香甜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轻轻的捏了捏她那犹如婴儿般滑嫩的小脸,他的心里有着许多的感触,他知道今晚上冷落了她许久,可她竟然一句怨言也没有跟自己提到,反而还在夏雨晨他们面前处处的维护着自己,真的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地位呢?还是说她在故作落落大方,反正他有在无意之中感受到她的那一丝的感伤,要不也不可能跟着他们喝了那么多的酒。(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