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小野猫烧成了小黑猫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要吊针吗?”穆季云不理会他的怨言,看见他在配制药水的时候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微的担心。..

    “嗯!这样好得比较快,帮我固定一下她的手,免得她突然的动起来。”秦书寒朝穆季云努了努嘴,示意他捉住欧阳瑞西的手,否则打不到血管的话又要再打一次。

    “你轻点啊!”在秦书寒把针推进去的时候欧阳瑞西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穆季云看见了便心疼的出声提醒道,那语气感觉要把秦书寒给吃了似的。

    “拜托,我这是在打针,不是动刀好不好。”秦书寒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小心的把针头给用医用胶布给固定好,都说了恋爱中的女人最笨,其实这句话一样的适合用于在恋爱中的男人身上,而他面前的这一个男人不就是吗?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打针了,只是让你轻点而已,哪里来那么多的废话。”穆季云发觉这小子今天那是吃火药了吧!怎么口气就那么的冲。

    偶想说的是,那个啥穆公子啊!你都把别人给打了,还指望人家跟你温声细语的啊!换成是老娘的话才懒得搭理你呢?

    “老大,你以为嫂子是水做的啊!她是个军人,ok,,所以说这一点细微的疼痛对她来说根本就毫无感觉,就你在那里瞎操心。”秦书寒现在可是彻底的被穆季云的话给打败了,打个针而已,要不要这么的跟自己横眉怒目的啊!

    “好吵……”一声细微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针锋相对,视线一致的看向了床上那原本安静躺着的人儿身上,可是却发现她也只是低喃了这一句而已,并没有别的任何动作,看来是真的被吵到了,所以毫无意识的轻吐而出。

    “喏!这是药,上面我已经写了服用时间,你只要按时的给她吃了就行,这是药水,这瓶滴完了你给换上去,这是专用的降温冰袋,可以用来物理降温,让她可以舒服一点,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秦书寒说着这些的时候声音明显的放低了很多,反正他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只要吃了他特配的药就可以了,明天早上肯定会还他一个意气风发的小娇妻。

    “你不留下来吗?如果继续恶化了怎么办。”穆季云才不会轻易的放秦书寒离开呢?怎么说他也觉得留个医生在身边会比较的有安全感。

    “你丫的现在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一个感冒而已,你要不要这么的紧张啊!”秦书寒现在可是被穆公子那小心翼翼的姿态给气得处于暴走的状态了,声音也不自觉间的给提高了许多,靠,他自己也是个病人好不好,被这家伙打的这一拳再不回去擦药的话估计得花更久的时间才能消肿,毕竟伤可是越早治疗效果就会越佳,他可不想明天晚上顶着个熊猫眼去参加他们公司的周年庆。..

    “反正在她还没有退烧之前,你可不能离开别墅,这里多的是客房给你休息。”穆季云现在可就是一个无赖,所以对于秦书寒的怒气根本就不加以理会,无论如何他也非要揪住他不可。

    听了他的这番无耻的话之后,秦书寒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看来他根本就不该回国,回国也就算了,竟然还自告奋勇的跑去他家露了那么一下脸,所以才让自己陷入了今天这万劫不复的境地中,看来有一句话此刻用在他的身上可是再恰当不过的了,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可不就是自己吗?既然走不成,他还是快点去找点方法给自己散一下瘀先吧!

    “你去哪里啊!”穆季云看见秦书寒不吭一声的往外走,急切的叫住了他,就担心这小子那倔脾气上来后谁的帐也不买,那自己接下来岂不是要胆战心惊的度过这么的一晚。

    “我去卫生间,你要不要跟上。”秦书寒其实在众人的面前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好脾气先生,但就算如此也还是被穆季云给气得失去了一贯的良好修养,气呼呼的走出了卧室。

    穆季云呆愣了那么的几秒,勾唇轻笑了下,只要他肯留下来就好,别的以后再慢慢的收拾他,竟然气焰给自己还要嚣张,简直就是嫌他的日子过得太悠闲了。

    俯下头去摸了摸欧阳瑞西那还是炙热无比的额头,把秦书寒所带来的冰袋给轻轻的敷了上去,虽然他已经极可能的小心了,但突来的冰冷感还是让欧阳瑞西动了一下脑袋,接着再次的低喃了一句“妈妈……别抛弃我……”双手伸出来貌似要抓住某些什么东西的一阵乱舞着。

    “老婆,别怕!我在这里,绝对的不会抛弃你。”穆季云握住了她的双手,虽然说她叫的那一个人并不是自己,但他还是在她的身边侧身的躺了下去,温柔的安抚着她,而欧阳瑞西就好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深情般,不再有任何的动作,睡得一脸的安静。

    这是穆季云第一次如此专注的看着她,挪出手来轻柔的在她的脸上磨蹭了起来,可能是因为身为军人的缘故,她的眉宇间总是带着一股别的女人所没有的英气,让人不由自主的受她所吸引,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不就是因为她的这一份与众不同才会追随着她的身影的吗?所以才会被她的神秘感所折服,慢慢的向她一步步的靠近,最终在不自觉间沦陷了自己的身心,可他却很喜欢这种爱着她的感觉,没有丝毫的犹豫,甘愿的成为她的唯一。

    爱怜的在她的唇间落下轻轻的一吻,原来褪去了醒着时的那一身冰冷之后,生病后的她竟然是那样的惹人怜惜,跟一般的女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那么的柔弱娇怜,让人心疼不已。

    小野猫,快点好起来吧!你这样安静的躺着我会很不习惯的,与其这样,我更加喜欢你对我使用暴力,至少这样的一个你是充满了生气的,说白了我就是有受虐的倾向,你一天不踢我就浑身都感觉到不舒服。你说我这是不是一种犯贱的表现呢?

    晚餐的时间穆季云吃得很少,可能是心里挂念着欧阳瑞西的缘故,所以匆匆的吃了几口就上楼去了,徒留一个秦书寒对着满桌的菜肴一个劲的抽动着嘴角,心里不停的在嘀咕着还好嫂子这只是感冒而已,要是碰上了什么大病的话,那穆公子岂不是也会跟着完蛋。

    这一夜在穆季云的眼里是无比的漫长的,这期间他可是忙碌不停的喂她吃药,换药水,给她擦汗,还有应付她的各种不自主的低喃声跟惊悚,而秦书寒那家伙在没有自己的传唤之下竟然也一次没有再出现过,估计是在哪间客房给睡着了吧!

    等到欧阳瑞西身上的烧完全的退下来之后,他也累得差不多了,小心的给她换了一身的睡衣,这才把她给圈进自己的怀里,轻阖上眼帘,疲倦的睡了过去。

    当生物钟在规定的时间敲响的时候,欧阳瑞西昏睡了一夜的眼眸终于缓缓的睁了开来,稍微的动了一下四肢,却发现浑身都提不上劲,她这是怎么了,在她最后的印象里可是在浴室里泡着澡的,这什么时候给跑到床上来了呢?

    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球,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穆季云那张帅气得过份的俊彦,轻蹙眉头,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好像失去了一段记忆似的呢?有很多的事情都无法跟现在所处的位置给连接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晕过去了不成,但是不可能啊!这么些年来自己可是一直都很健康,除了出任务的时候会受伤以外,可是连个小感冒都不曾有过,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晕倒呢?

    翻了一下身,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全身都在叫嚣着酸疼呢?还有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已经是晚上了吗?

    “老婆,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穆季云不敢深睡,所以她一动便就清醒了过来,第一个动作便是伸手到她的额头上探了一下体温,发现没有再次的烧起来才松了一口气。

    “我这是怎么了。”欧阳瑞西迟疑的问道,要知道她可是很少有这种毫无意识的情况发生的,当然,受了重伤的时候除外,还记得那一次自己被匪徒捅了一刀的时候可是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的,犹记得当时的小轩轩可是哭花了整张的小脸,让她看了可是心疼了好久,毕竟那个时候的他也就是刚两岁多而已,所以根本的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的妈咪无论自己怎么叫也没有任何的反应,那是自己伤得比较重的一次,因为除了刀伤之外,还有着枪伤在里面,所以在军区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月才完全的复原。

    “丫头,看你以后还在不在浴室里睡着了,这下感冒了吧!”穆季云轻捏了一下她粉红的脸蛋,此刻傻傻的她很是让人觉得可爱无比。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感冒了吗?这怎么可能呢?”真的是感冒了吗?所以自己才会觉得浑身的没劲,就连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

    “嗯!小野猫差点就烧成了小黑猫了,都快被烧焦了,你说可不可能呢?”穆季云发现她没有再发烧,也就放心的随着她打趣了起来。

    “可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都是你在照顾我吗?”欧阳瑞西看着他还一脸疲惫的神态问道,手也不自觉的摸了上去,她最不喜欢他蹙眉的样子了,现在也一样,所以很小心的在他的眉心上不停的用指腹抚弄着。

    “你都烧了一晚了,是不是饿了,我马上去给你拿粥,管家可是一直的放在微温着的。”穆季云捉住她的玉手,征求的询问着她。

    “不饿!你再睡一会,昨晚为了照顾我都没有睡好,再说我也该准备去上班了。”欧阳瑞西说着便要爬起来,可是却被穆季云给圈住了腰身。

    “不许去,都病成这样了还怎么上班,给我好好的在家休息着,军区那边我已经给你打过招呼了。”穆季云从来就不会妨碍她的工作,这是一开始自己就允诺给她的,可是并不包括能无视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一点是他必须要强求的原则,所以在昨晚的时候他就已经让小杜去帮她请好假了。(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