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直到至死方休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安小雅咬了咬唇,就像做了多大的决定似的,慢慢的俯下了自己的身子,绝美的娇唇取代了她细嫩的指腹,在双唇相碰的刹那、她的心有着一丝的颤抖,夏雨晨,看吧!我爱你爱得有多么的低贱,竟然只能趁着你在酒醉的情况之下让你心甘情愿的爱我一回,你可知道我现在的心其实是在滴着血的,其实我多想自己的第一次是发生在你深爱着我的时候,可是照现在的状况看来,这个奢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了,所以我只能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让你爱我一回,就当我是自欺欺人也好,至少这样会让我残留着那么一丝的美好回忆。

    夏雨晨原本其实并没有安小雅想像中醉得那么的彻底,在她帮自己解领带的时候他就有了一丝的清醒,可是头疼得让他不想睁开自己的眼眸,所以才会那么的轻皱了一下眉头,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他始料未及到的,他没有想到安小雅会用手轻柔的抚摸自己的薄唇,更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那么温情的吻向自己,这个突然而来的惊喜让他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试探性的伸出舌尖去描绘着他唇瓣上的美好,安小雅的心里一阵的酸涩,骄傲如她想不到竟然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去索取一个男人的激情一夜,她感觉到自己在他的面前是真的越来越堕落了,可是虽然如此,她依然的不想放过这唯一的一个机会,因为她害怕错过了这一回,那就是永生的遗憾,所以她必须咬紧牙关也要让自己继续的做完接下来的事情。

    她生涩的吻在不停的挑、逗着夏雨晨醉酒后的所有敏感的感官,虽然不知道她是秉着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吻向自己,但是游戏可是她先玩起来的,那么他就有接着玩下去的权利,安小雅,如果你现在撤离,那么我还能强忍住自己那颗爱你的心,就此的放过你,但是如果还继续的下去的话规则可是只能由我说了算了。

    安小雅的脸上已是一片的绯红,小手开始在颤抖的解着他衬衣上的扣子,可是由于紧张的缘故,她一颗都没有解开,这个状况让她一阵的懊恼,贝齿一不小心的轻咬到了夏雨晨的唇瓣,也终于的让他有了动作,一个翻身便把她轻易的给压倒在自己的身下。

    “你知道自己现在是在玩火吗?嗯!”夏雨晨忍着早已被她挑、逗起来的情潮,双眼冒着血丝的盯着安小雅,虽然说醉酒让他的头有些微的疼痛难忍,但是更难以忍受的是那被她生涩的吻所勾起来的难受。..

    安小雅对于他的这个突然的翻身有一瞬间的慌乱,但是很快的她便咬了咬唇,素白的小手继续着刚才未完成的动作,她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管他现在是否真的清醒着,她心里都只想着要把自己美好的第一次交给他而已,别的因素她都没有心思再去思考。

    “好,这是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希望你不要后悔。”夏雨晨说着便瞬间的摄取了她那渗着些许血丝的粉唇,一抹邪魅的深笑在他的嘴角慢慢的荡漾开来,安小雅,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玩的到底是那一出,但是既然招惹了我,那么你就必须的要为此而付出代价,我可并不是什么谦谦君子,会对着如此佳人坐怀不乱,所以今晚对你我势在必得。

    安小雅的心一阵的生疼,为了他的那一句‘主动送上门’,可她已经退无可退,所以本能的回应着他的热、吻,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温柔,甚至还有着一些置气的成份,她知道他在气什么,因为自己确实是撩动了他的所有感知,而她却不是他所深爱着的那一个女子。

    如果是在清醒的状况之下,夏雨晨绝对的不会如此的没有自制力,可是现在有了酒精的作祟他的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的亢奋起来。

    安小雅紧蹙着眉,睁大着双眼熟记着他的每一个神态,不管他怎么的看待自己,她想要的也就是能完全的拥有他一晚而已。

    “安小雅,怎么,这不是你所想要的吗?那么现在又在哭给谁看,难道是你心里所爱着的那个人,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要爬上我的床。”夏雨晨嘲讽的冷睨着自己的身下之下,薄唇所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能让安小雅痛得死去活来,她知道今晚过后自己真的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颜面去面对着他,所以现在对于他的指控她没有反驳一句,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躲闪,也不能喊停,毕竟游戏是她自己先开始的。

    暴怒中的夏雨晨并没有发觉到这是她的第一次,他所有的理智都在她主动的勾引自己的那一刻变得荡然无存,同时一丝悲切感也跟着涌上了心头,安小雅,你还真的堕落,原来清纯的你到哪里去了,你这样的跟我在床上肆意的缠绵着,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所爱着的那一个人是否会心疼吗?就像此刻的我一样,想像着你同样的也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过,我就痛苦得恨不得要死去。

    夜很薄凉,在为两个本来相爱着的人妖娆的流逝着,安小雅缩在床上的一角,无限眷恋的凝视着那张已经熟睡过去的俊彦,这样的一个他真的很迷人,已经没有了刚才驰骋在自己身上时的那一股狠戾,整个人都沐浴在窗外那照射进来的月光里,显得很是柔和,如果不是身下的那一股刺痛感依然的还残留在她的意识里,她会以为刚才所有的糜烂放纵都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已。

    伸手拂过他额头上那垂落的几缕发丝,对于这激情的一夜,说实话她一点也不后悔,就算他拿那么难听的话来诋毁着自己,她依然的无法做到对他不爱,她知道在他的面前自己真的是变得很低微,可是她却坚强的挺了过去,夏雨晨,但愿你有一天能感受得到我有多么的爱你,也但愿你以后能依然的过得那么的开心幸福,虽然我会依然的爱你如惜,可是我终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所以希望你能从此刻起永远的把我给忘记,就连在睡梦中也不再的忆起。

    拿起床头的手机,把他安静的睡颜给定格成了用恒,清丽的容颜上轻扯起一抹淡淡的笑痕,今天以后他的世界里不会再有安小雅这么的一个人,而她的世界里依然是满满的一个他,不会随着岁月的变迁而有所改动。

    最后在他柔软的薄唇上落下自己无比深情的一吻,再多的不舍也只能把他给珍藏在自己的心底深处,拉起一旁收拾好的行李箱转身的逃离了出去,凄苦的自嘲一笑,她原本并没有想过要跟他无限缠绵的,可是一切都因为他的醉酒而有了所改变,所以她此生已了无遗憾。

    清晨永远是一天中无比惬意的一个开始,夏雨晨按了按自己那微疼的太阳穴,这才睁开他那双魅惑人心的桃花眼,看到一床的凌乱时有些微的失神,接着在努力的搜寻着自己的记忆,当一个满脸泪痕的美丽娇颜跃过脑海的时候他的心瞬间的停止了跳动,他昨晚到底都做了什么了,猛然的坐起了身,光裸着的肌肤告诉自己,昨晚的那一幕是绝对真实的发生过的。

    可是安小雅她人呢?难道是已经起来去准备早餐了吗?这可是她来了以后每天都会去做的事情,今天应该也不会例外吧!夏雨晨这么的一想,原本提起来的心稍微的放松了一下,慢条斯理的下床走进了浴室,给自己泡了一个无比舒心的温水澡,他才简单的围了一条浴巾走了出来。

    对于昨晚的事情他真的是没有多大的印象,只记得自己借着酒意不停的在安小雅的身上豪取掠夺着,貌似还说了很多尖酸刻薄的话,至于都说了些什么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印象,但是她那一张泪花花的小脸在告诉着自己,他一定是狠狠的伤到了她,可是那不是她自己主动的吗?既然这样她又为何的哭得那么的伤心呢?

    夏雨晨自嘲的一笑,空气中还飘散着昨晚遗留下来的糜烂气息,眼眸毫无焦距的向凌乱的大床看去,在接触到那一片殷红的色泽之时他的心停止了所有的跳动,原来她竟然还是一个处,可是自己昨晚却那么无休止的摧残着她的身心,从未有过的慌乱让他瞬间的向门外走去,却找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看见那抹娇小的身影,再次跑回卧室打开衣柜,她的衣服已经一件不留的给撤离了这一方空间,就像她的人一样了无踪影可寻。

    急切的拿起自己的手机,无限熟练的拨打着那一组再也熟悉不过的号码,可是回答他的是一阵毫无感情可言的提示声,她就这样走了吗?安小雅,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出于爱我才会把自己无限珍贵的第一次交给了我,可是既然这样,你为何又要逃离我的身边呢?

    夏雨晨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片的迷茫当中,他怎么也想不通安小雅的这一个做法是出于怎样的一种心态,但是他也在心里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女人,既然招惹了我,那么你就别想那么容易的便可以逃离我的身边,就算是耗尽这一生,我也非要把你给找出来不可,可是夏雨晨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一别便是经年之后。(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