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欧阳瑞西,我爱你

文 / 笛声悠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是穆季云第二次踏进这间布置简单而又温馨的小套间,跟他第一次来时的感觉完全的不一样,那时的自己只是对她充满了好奇而已,绝对没有今天似的满腔爱意,所以所看到的画面就有了很大不同的感受。..

    修长的指尖随着他的走动轻轻的滑过每一样物品,最终停留在了书房内厚厚的一沓保管得很好的报纸之上,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好奇的抽出了一份看起来,想不到上面的竟然是自己被大幅度的报道,画面里的自己噙着邪魅的笑意,眼神温柔的注目着那个刚走红不久的嫩模,如果不是在此处看见,他都忘了自己竟然还拍过这么的一张照片,还出过这么的一篇报道,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说他为了博美人一笑,不惜掷千金包了整个的酒店为之庆生。

    穆季云冷冷的笑了笑,看来媒体真的是很能捕风捉影,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只是一个小小的生日宴而已,只是包了一层餐厅,并没有像报纸上所说的那样包了整个酒店,意志兴缺的把报纸给抛了回去,此时几行细细的娟秀小字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又重新的拿了起来,认真的看着上面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好浪漫的一场生日宴会,可是却并不属于我,虽然那个俊美的男人是自己的丈夫,但是他的世界里没有过我的存在,所以也并不知道其实今天也是我的生日,他在跟别的女人相拥庆生的时候,我只能看着儿子那小小的脸蛋发呆,以此来寄托自己对他的想念。’

    话语并不是很多,却足够震撼住了穆季云的所有思绪,快速的看了看报纸的日期,竟然是四个多月以前的,这个认知让他急迫的拿起了下一份报纸继续的浏览了起来,里面的内容依旧是跟他有关,只不过是身边换了一个女人站立而已,旁边照样的还是注释着几行小小的字眼。

    ‘林飘然,一个很妩媚漂亮的女人,有着姣好的容貌跟身材,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魅人心魂的诱、惑,所以他才会这么多年对她始终如一般的独宠着吧!可他是否知道就在不远处还有一个我在为了儿子的发烧而彻夜无眠着呢?’

    她的字写得很是清秀,这跟她那冰冷的性格有着很大的落差,同时的也让穆季云的心头一阵的扯痛,失神的从那厚厚的报纸中间抽了一份出来,毫无意外的依然是有着自己那邪魅的身影,可是她的字迹却有一些的歪扭,没有刚才所看到的那样工整。

    ‘穆季云,你可知道,就在你与相片中的女人在泳池边嬉戏着的时候,我却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的搏斗,所以报纸的日期都过去十天了我才能抬得起笔来写下自己对你深深的抱怨,你可知道我在被歹徒捅了一刀的时候,眼前所浮现的是谁的身影,竟然不是我最宝贝的儿子,而是从来就对我不屑一顾的你,很可笑是不,如果可以我真的宁愿自己从来就没有爱上你,因为这样的折磨对我来说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可你依然的不知道是吗?’

    穆季云拿着报纸的手有一丝丝的颤抖,整个人都无力的滑落坐在了地上,她说她爱他,在自己根本就没有想着还有一个她的情况之下,她竟然是爱着自己的,原来她每次看着自己出神的时候并不是在透过自己在想着某人,而是把这么多年来的爱意全部的表现在了对自己的痴迷之上。

    “穆总裁,你没事吧!”小杜疑惑的看着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的穆季云,很是不解到底是看见了什么让他如此的失态。

    “哦!我没事,你收拾好了吗?”穆季云闭了闭幽深的双眸,哽咽着声音问道。

    “是的,我马上就要赶过去与上校汇合了,所以……”小杜有点迟疑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明自己的意思。

    “小杜,我可不可以继续的在这里呆上一会。”穆季云看着那高高一沓的报纸,里面还有很多他所没有看过的东西,他想留下来继续的去了解一下在自己缺席的那许多的日子里她都是怎么的度过的。

    “这个倒是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动上校那一沓报纸,那是她最宝贝的东西。”小杜并不知道报纸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因为上校已经跟自己重申过很多次,书房里的很多东西都可以碰,但是那一沓报纸连看也不许看一眼,这么多年来他可是乖乖的遵守着的,看着那一沓报纸在一天天的增多,他的疑惑也一天给一天要来得好奇,但是却始终的没有去探查过,因为他知道那是上校的**,他不能也不应该去探寻。

    “嗯!我知道了,谢谢。”穆季云苦涩的笑了笑,欧阳瑞西,既然爱我为什么一直都不让我知道,守着这么一大沓的报纸难道就可以拥有我了吗?

    “那我就先走了,你走的时候把门给锁上就可以了。”小杜拿着一大袋的生活用品,有点纠结的看着那明显的被穆季云已经翻看过的报纸,暗测着上校应该不会生气才对吧!

    “小杜,到了的时候请让你们上校给我打个电话。”穆季云的情绪很是低落,他分不清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能把她给拥进自己的怀中,告诉她这一大沓的报纸真的能让她完全的拥有了自己,从今以后,他穆季云的心只会为她而跳动着。

    “好的,我一定转告,穆总裁,再见。”小杜说着便走了出去,今天的穆季云给了他一种很悲伤的感觉,让身为男人的自己都为之而动容,只是不知道上校所收集的报纸里面都有些什么让他感慨万千的东西在里面。

    穆季云目送着小杜开门出去,他的视线再次的回到了那一叠的报纸之上,伸手抽了最下面的一份出来,这个日期有些微的早,因为字迹已经看得不是很清晰了,但是依然的能粉碎着他的整个身心。

    ‘军医说我怀孕了,一个小生命从此后将步入了我的生活,看着报纸上他的大幅照片,我竟然有着一丝的雀跃,忍不住的开车到风行国际的大门外偷偷的等候着他的出现,可在看见他拥着某一位女星在记者们的簇拥之下经过时,我的心终究是步入了一片死灰,轻踩油门绝尘而去,也许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个欧阳瑞西,我又何苦去自讨没趣呢?’

    每一份报纸上都是寥寥的几行字,却把自己心底的伤痛跟无奈全部都记录了进去,这不得不说她有着很好的文笔修为,再小心的随意抽出了一份,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有多么的游戏人间,每一份报纸之上身边所站着的女人都不相同,而里面的自己一直都是保持着一副意气风发的神态,从来就没有看见失落过,这跟欧阳瑞西那许多的落寞相比,他是何其的阳光灿烂。

    ‘穆季云,穆季云,你可知道我在产床之上默默的在心底叫了多少遍你的名字才不至于让自己晕死过去,我的怀孕过程你没有参与我不介意,可否在我生产的这一天别让我看到如此甜蜜的一副场面,虽然一直都告诉自己只要你过得幸福便好,我不在乎站在远远的地方眺望着你,可是在今天这样的一个日子里我有多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或者是一个鼓励的微笑,可是什么都没有,你的一切从来就不曾的属于我。’

    泪自穆季云的脸上轻轻的滑落,他到底错过了多少她的无助与恐惧,才换来了今天懂事而又乖巧的轩轩,从来就不曾为任何的事而去流泪,可是今天他却被她字里行间的那一声声控诉给牵动了泪腺,欧阳瑞西,这样凄苦的一个你让我该拿你怎么办,就算倾尽了我毕生的所有也换不回来那已经逝去了的岁月,我爱你,不是一时的冲动,更不是出于花言巧语,那是汇聚了我许多的感动跟珍惜在里面,此生,爱你而不渝。

    颤抖着双手再随意的抽出了一份报纸,上面却印着斑斑的血迹,很是触目惊心,这个现象让他不自觉的感觉到了恐慌,可报纸上的自己依然是美女环抱,是红极一时的某位女歌星,有着天使的脸庞跟魔鬼的身材,巧笑嫣然的俯在自己的耳边轻声细语着,看上去很是甜蜜煽情,这一份报纸上的字看起来在写的时候很是废力,就像是身受重伤般的提不起一点的力气。

    ‘穆季云,你可知道就在你跟这个女人在亲密的耳鬓厮磨的时候,我在经历着多大的恐惧感,这要给我在出任务时跟匪徒持枪相对的场面还要惊心动魄,轩轩受伤了,无数的血喷涌而出,吓得我没有了任何的主意,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呆愣的状态中,只是机械化的抱着他往医务室跑,就在此刻我不得不在恳求上天,千万不要把他带离我的身边,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奢望本来就不属于我的任何东西了,穆季云,你只不过是我一个遥不可盼的梦而已,轩轩却是我唯一仅剩的一个亲人了,所以从今天起我放弃这个梦,不再去想,也不再去爱,只求让我的宝贝平平安安就好,穆季云于我而然就让他慢慢的淡出脑海吧!我——真的是爱不起了。’

    这一段话稍微的有一些长,而且还有着些许的凌乱,可见当时的她有多么的恐惧跟不安,又有多少的无奈跟不舍,继续的从中抽出了一张,字迹已经恢复了她一贯的清冷个性。

    ‘欧阳瑞西,你就认了吧!你永远也无法做到不去爱他,曾经的信誓旦旦也只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而已,他就像你的血液般流淌着你的全身,赶不走也舍不去,失去了这么的一股血液你会崩溃的想要死去,所以你还是大方的承认吧!让欧阳瑞西不去爱穆季云,真的是很难很难,那要给挨上十颗子弹还要疼痛难忍,穆季云,我是如此深深的爱恋着你,甚至用上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这样卑微的一个我你可否有一秒钟的想起过,应该没有吧!那一天我故意的从你的身边走过,可你却连一个鄙视的眼神都不屑于给我,让我从此不再敢出现在有你的地方,也失去了那种面对你的勇气。’

    这一段话也很长很长,长到可以把他的呼吸全部都夺去,里面的每一个字眼都可以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悲哀,踉跄的从地上站起,全身无力的踱步到卧室里面,把自己那沉重的身子给投进了那不算得宽大的床上,他的心犹如在滴血般的撕裂着,不管是心里还是脑海中,都在肆意的流窜着一个名字,那就是——欧阳瑞西。

    原来自己的生命中一直都存在着这么的一个知性的女人,可是却被自己给狠狠的推离在自己的世界之外,作为自己的妻子,他从来就没有给过对方任何的关爱跟怜惜,有的只是无尽的伤害跟无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床上还有着属于她的淡淡的花香,却并不是自己所钟爱的那一种茉莉花香,而是比这稍微浓郁一点的玫瑰花香,看来清冷如她也会喜欢浪漫的陪衬,这样看来自己一直都把她给归类为那一种坚强的女人了,其实她的内心给谁都要脆弱,而自己还在上面不停的给她制造着伤害。

    欧阳瑞西,你可知道现在的我是怎样一番的后悔莫及,又是怎样的一番心痛如刀割,你是故意的是吗?故意让我看见如此一个伤痕累累的你,故意的至我于万劫不复的境地里去,而你却挥一挥衣袖,不给我一点忏悔的机会,让我一人埋葬在这有着许多关于你的故事里去,走不出也不想抬动脚步。

    想着那一大沓的的报纸,他知道里面还有着很多各种各样关于自己的报道,也肯定的被她一一的标注上了自己当时的所有感伤跟爱恋,但是他已经缺乏了继续看下去的勇气,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的飞车过去找她,他更害怕的是这样一个全身都透着缺点的自己已经没有了去爱她的资格,他从来就没有像此刻那么的在意过自己以前那一种糜烂的生活方式,也从来的没有如此的嫌弃过自己的那一种高人一等的尊贵身份,此时的他什么也不想要,他所想要的也就是一个欧阳瑞西而已。(老婆大人有点冷../15/15198/)-- ( 老婆大人有点冷 /33/337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