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9章 太巧了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出院的手续已经办好了。

    房门被推开,她一眼看到了神情焦急的欧阳志远。

    韩月瑶感到,自己见到了这个世界唯一的可以哭诉的亲人了。

    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流了出来。

    “志远……爷爷他……呜呜呜……”韩月瑶转动着轮椅,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下搂住了韩月瑶。

    韩月瑶趴在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

    “不要悲伤,月瑶,我已经替爷爷报了仇了。”欧阳志远拍着韩月瑶的肩膀道。

    韩月瑶哭了好一会,才停住悲戚。

    欧阳宁静连忙向魏半针问好。

    众人连忙收拾东西,欧阳志远亲自推着月瑶的轮椅,走出病房。

    台岛恒丰总经理李光年带着人来帮忙。

    欧阳志远推着韩月瑶刚走出病房,看到,七八名保镖,簇拥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戴着一副眼镜,长得一表人才,全身透出一种儒雅的气息。

    但这种儒雅,却透着一种虚假的感觉。

    他身后跟着一位英俊潇洒的,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同样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但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左右转动,飘忽不定。

    欧阳志远一看到这两个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月瑶,我们来晚了,想不到,我竟然连干爹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这个男人拿下眼镜,掏出手帕,擦着眼泪。

    他是恒丰集团新坡分公司的经理李广天,后面是他的大儿子李明瑞。

    韩月瑶一看是李广天到了,她冷哼一声道:“李总,我爷爷出事快一个星期了吧,你是坐飞机,绕地球八周,也该从新坡赶来了。”

    李广天感觉到了韩月瑶的愤怒,他连忙道:“月瑶,新坡公司的事,实在太忙,你看,我今天把所有的事务推开,才赶了过来,干爹出了意外,我很悲痛。”

    李明瑞的一双眼睛,盯着韩月瑶,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去推开欧阳志远道:“月瑶妹妹,我来推你。”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的话,知道这两人一定是新坡的李广天父子。

    怪不得自己一看这两个家伙,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李明瑞想要推开自己,欧阳志远站着没动。

    李明瑞感到,自己在推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般,对方纹丝不动。

    韩月瑶冷哼道:“李大少,不要劳驾你了。”

    欧阳志远推着韩月瑶,走向电梯。

    李明瑞没有推动欧阳志远,而欧阳志远也没有让开,这让他很没有面子。

    “臭小子,快滚开。”李明瑞盯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

    林武一看李明瑞竟然敢让师哥滚开,他走过来,一把推开李明瑞道:“你是谁?滚一边去。”

    李明瑞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林武的手下,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不让他靠近。

    李广天向儿子摆了摆手。

    李明瑞的脸色铁青,没有再继续动手,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欧阳志远。

    李广天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对旁边的一个男人道:“查一下,这个小白脸是谁。”

    “是,老板。”那人点点头道。

    欧阳志远把韩月瑶抱了车,亲自开车,整个车队开向韩月瑶在台岛的家。

    韩月瑶从小在这个家长大的。

    韩老的灵棚建在家里,十几名大德高僧正在做着法事。

    李广天和李明瑞,跟在了后面。

    林武吩咐手下的人,不要让李广天进别墅的房间,他们要想吊唁韩老,让他们在院子里吊唁。

    欧阳志远推着韩月瑶的轮椅走进院子内,韩月瑶一眼看到爷爷的灵棚,她再也忍不住了,顿时泪流满面,放声痛哭。

    “爷爷……爷爷……”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

    在韩月瑶很小的时候,父母因一次空难遇难,是爷爷一手把她养大,从小到大爷爷都是韩月瑶的唯一亲人。

    现在,爷爷突然地走了,丢下月瑶一个人,月瑶的天塌了……

    欧阳志远知道,月瑶的身子很弱,不能太过悲伤,他轻轻地拍着月瑶的肩膀,低声道:“月瑶,节哀。”

    “志远……”韩月瑶转过身来,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身,悲恸不已。

    后面的李明瑞看到韩月瑶和欧阳志远如此亲近,他的眼睛里都露出深深地妒忌和寒意。

    这个男人是谁?和韩月瑶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阿弥陀佛!”一位眉毛胡子雪白的老僧,神情庄严的半闭着眼睛,带领弟子们在念往生咒,超度亡灵。

    后面魏半针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位老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吗?容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那双眼睛,自己永远忘不了。

    魏半针激动地站在那里,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他绝没有想到,自己刚来台岛,竟然能看到自己的亲人。

    欧阳志远推着韩月瑶,走进客厅休息。

    魏半针走到老僧面前,激动着低声道:“师哥……你是师哥吗……。”

    这位大德高僧,竟然是分别了五十年的师哥临牧渔。

    临牧渔早出家,在佛照山的普照寺当主持方丈,号悲云禅师。

    悲云禅师和韩老是朋友,老朋友去世了,他带领徒弟们,亲自来超度。

    正在念经的悲云老禅师,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师哥,他微微睁开眼睛,一位道人打扮的老人,正神情激动地看着自己。

    魏半针的容貌,由于养生有道,变化不是很大,虽然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看去仍旧五十岁的样子。

    看着魏半针的容貌,遥远的记忆闸门,瞬间在悲云禅师的脑海里打开。

    “你……你是师弟魏青……”悲云禅师的眼睛盯着魏半针。

    魏青,是魏半针的小名。

    悲云禅师终于想起来,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道人,竟然是自己的二师弟。

    “大师哥!”

    “阿弥陀佛,师弟,真的是你呀。”两人互相看着,眼睛里,都有了泪光。

    “是我,大师哥,咱们五十年没见面了。”魏半针的手,握住了大师哥的双手。

    “是呀,时间太快了,白驹过隙,眨眼间,五十年了,我们都老了,呵呵,不,你不老。”悲云禅师微笑着道。

    魏半针养生有道,面貌始终如同五十左右的样子。

    “咱们师兄五个人,除了孙金针师弟走了,剩下的,都有消息了。”魏半针看着师哥道。

    “什么?你有周师弟的消息了?”悲云禅师惊喜地问道。

    魏半针点点头道:“大师哥,周师弟和你一样,已经在香城的禅月山出家了,叫智禅。

    智禅大师,叫周拂尘,是师兄弟五人最小的师弟。

    他们师兄弟五人,老大临牧渔,老!二魏半针,老三李国栋,老四孙金针,老五周拂尘,也是智禅大师。

    “阿弥陀佛,想不到,小师弟也出家了,恭喜小师弟,看破红尘。”悲云禅师的眼睛亮了起来。

    魏半针笑呵呵的道:“咱们师兄弟五个,只有李国栋还在红尘,和五行门的门主齐凤云在一起。”

    悲云禅师道:“我早忘记五行门了,师弟,你怎么会来台岛?”

    魏半针拉着大师哥道:“走,屋里说话,对了,金针的徒弟也在。”

    “什么,金针师弟的徒弟也在?是谁?”悲云大师问道。

    “在客厅里。”魏半针道。

    孙金针一生,收了俩徒弟,欧阳宁静和齐凤云。

    齐凤云为了毒霸五行门主的职位,设计赶走了欧阳宁静。

    悲云禅师让徒弟们继续超度,他跟着魏半针,走进了别墅的客厅。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正在客厅内,和总经理李光年商量明天爷爷的下葬事宜。

    看到师傅和一位禅师走了进来。

    韩月瑶和悲云禅师很熟悉,她连忙道:“悲云禅师,您好。”

    悲云禅师忙道:“阿弥陀佛,越要施主,节哀。”

    欧阳志远平时很尊重出家人,他连忙站起来道:“师傅好,阿弥陀佛。”

    “志远,你知道,这位大师是谁吗?”魏半针走进客厅,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师父,这位大师是谁?”

    魏半针忙道:“他是你是失散五十年的大师伯。”

    “什么,是大师伯?”欧阳志远早听师父说过,大师伯临牧渔早失踪,想不到,竟然到了台岛,成为大德高僧。

    这真是太巧了。

    魏半针道:“是你的大师伯。”

    欧阳志远连忙重新给悲云大师见礼道:“大师伯,您好。”

    悲云大师连忙还礼,看着魏半针道:“师弟,他是你的徒弟?”

    魏半针道:“是呀,我徒弟,叫欧阳志远,也是月瑶的丈夫。”

    “月瑶的丈夫?不错的孩子。”悲云禅师点点头。

    韩月瑶连忙道:“这么巧呀,师傅,太巧了。”

    欧阳宁静也是很惊异的看着悲云大师,按照辈分,悲云大师,也是自己的师伯。

    孙金针收了欧阳宁静做徒弟,而魏半针收了欧阳志远做徒弟,这让这对父子,怎么称呼?

    辈分有点乱。

    欧阳宁静沉思了一下,只能躬身道:“师叔在,宁静有礼了。”

    魏半针道:“大师哥,这是金针的徒弟,欧阳宁静,志远的父亲。”

    悲云大师一愣,心道,这是什么辈分呀?你收你师弟的徒弟的儿子做徒弟,这怎么称呼?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