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恶狗咬人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欧阳志远在第二天早晨,驾车赶到了龙海,从家里接了一帆,开车直奔运河县。

    一帆听说要去见妈妈,小丫头高兴地又蹦又跳。

    运河县城在龙海的南面,出了龙海市,沿着国道,向南开,从巨山湖大堤经过。

    华夏北方最大的淡水湖——巨山湖,紧靠着运河县西端,几十里路地大堤,是运河县每年防洪的重点。

    巨山湖的西面,是山南省湖西市的巨山县。

    “爸爸,快看白鹭!”

    一帆到了十几只白鹭在万亩芦苇荡,急速的飞过。

    今年的雨季来的很早,已经下了几场大雨了,湖面已经开始涨,运河县的防洪不容乐观。前几年打大水,巨山湖的大堤,决了一次口,死了不少人。

    国家去年和今年投入了大量的资金,重新加固巨山湖的大坝。

    欧阳志远进过水坝乡的时候,看到很多人还在加固大坝,一根根将近四十公分的防洪水泥柱子,被深深地打进大坝下,来增加大坝的抗洪能力。

    欧阳志远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个人,对着大坝在指指点点,大声讲着什么,还有两位挎着照相机的记者,在不断的给这位领导拍照,现场采访。

    那人肯定是个领导。

    车子在慢慢靠近,有民警在戒严,不让车子过去。

    欧阳志远心道,什么狗屁领导在讲话,纯粹在作秀装逼。

    这狗日的是什么官,竟然把道路戒严了?

    欧阳志远摇下车窗,仔细的看着那位领导,这一看不要紧,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我靠,这人自己认识,竟然是赵丰年的儿子赵宗彪

    这怎么么可能?赵宗彪在白水镇当镇长的时候,自己和黄晓丽暗访白水镇地黑铁矿,揭露出来赵宗彪贪污的问题,不是被双规了吗?现在,赵宗彪竟然又当官了,这怎么可能?

    难道赵宗彪买通了关系?

    欧阳志远下了车,看着旁边一位施工的老大爷,小声问道:“大爷,请问一下,那人是谁?”

    老人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水坝乡的赵记赵宗彪。”

    欧阳志远有种想骂人的感觉。自己辛辛苦苦搬倒了赵宗彪,人家竟然换了一个地方,照样当官,而且过去还要威风,而且还当了乡记,真是牛逼呀。

    过了好一会,赵宗彪走了,戒严才结束。一个小小的乡党委记讲话,竟然拦着老百姓,不让走路,好大的官威呀。可惜自己不是运河县的副县长,自己要是运河县的副县长,自己一定要问问赵宗彪,是谁给他的权力,戒严这段路,不让老百姓通过?

    午十点,欧阳志远的车到了运河县古城。

    运河县人民公园在古城运河得出旁边,星期六的人很多。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相约,带一帆坐船逛公园。

    欧阳志远停好车,带着一帆走到公园门口。

    公园门口卖各种小玩具的商贩很多,五颜六色的风车,一下子吸引住了一帆。

    一帆看着漂亮风车道:“爸爸,你看,大风车,多好看。”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一帆,爸爸给你买。”

    欧阳志远给一帆卖了一个彩色的风车。小丫头高兴地又蹦又跳。

    欧阳志远拿出电话,拨通了黄晓丽得出电话。

    “晓丽,在哪了儿?我们到了人民公园了。”

    一帆举着风车,走到不远处一个捏糖人的小摊前,看着。

    黄晓丽道:“我马倒,现在堵车。”

    卖糖人身后不远处的一户人家,大门敞开着,一条两米多长的大狼狗,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张着血红的大嘴,从院子里冲了出来,嗷的一声,把一个六十几多岁的老人扑倒在地,咔嚓一声,在老人的腿咬了一口。

    老人的腿顿时鲜血淋淋。

    那只凶恶的狼狗,在咬了一口老人后,嗷的一声,扑向了手里拿着鲜艳大风车的一帆。

    所有的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疯狗咬人了!”

    所有的人都发出一片惊呼。

    这只大狼狗被关在铁笼子里,关得太久了,性格极其暴躁。今天它咬开了铁索,跑了出来。

    那个老人正巧经过这家人的门前。

    这只大狼狗把恶气一下子发到老人的身,它毫不犹豫的恶狠狠的把老人扑倒在地,把老人的腿咬得鲜血淋淋。

    一帆手里的彩色风车,快速的旋转着,一下子吸引住了大狼狗的注意力,这个狗东西咆哮着,闪电一般的露着尖利白森森的獠牙,张着血盆大嘴,扑向一帆。

    一帆看到了大狼狗扑了过来,小丫头一下子惊呆了。

    欧阳志远刚打完电话,一帆的小身影一直在欧阳志远的视线。他猛然看到了这惊险的一幕。

    欧阳志远的瞳孔暴缩,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冲了过去,瞬间把一帆抱在了怀里,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一脚踹在了大狼狗的脑袋。

    “嗷嗷!”

    大狼狗一声惨叫,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五米开外,狠狠地砸在了水泥地。

    大狼狗从地趴在起来,满头是血的惨叫着,跑回那家院子里。

    “呜……呜……呜……,爸爸……。”

    一帆趴在爸爸的怀里大声哭着。

    欧阳志远的脸色阴沉的如同锅底,一边安慰着一帆,一边看着那家有着宽敞明亮的院子和不锈钢大门的两层豪华的小楼。

    这是谁的家?这么有钱?这座两层楼的别墅,要一百多万吧。

    这是时候,很多人同情的围住老人,老人的腿还在流血,裤腿已经被大狼狗撕破。

    “这是谁家养的大狼狗,怎么没有拴好?让狼狗出来咬人?”

    “那老人咬的这么厉害,找他去,让着人家掏钱打预防针。”

    “对,走,扶住老人,找这家人去。”

    |“狼狗咬了人了,怎么还不出来看看?这家的人还有人性吗?”

    这时候,老人的儿子跑了过来,一看老人被咬成这样,立刻愤怒的把父亲扶着站了起来。

    “去找这家王八蛋,没有人性的东西。”

    一个男人大声道。

    “走,去找这家人。”

    人们纷纷的咒骂着,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那个青年人,在众人的簇拥下,扶着父亲,走向那家敞开大门的院子。

    众人刚走两步,一个身穿名贵套裙、五十多岁,满脸横肉的肥胖女人,瞪着一双三角眼,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破口大骂道:“哪个王八蛋打了老娘的贝贝?老娘的贝贝要是死了,老娘让他全家给我的贝贝披麻戴孝当孝子。”

    这个女人极其的凶恶,嗷嗷的破口大骂着,掐着腰,三角眼露出十分凶恶的恶毒目光。

    这是一个不讲理的泼妇。

    年轻人一看养狗的人家出来一个妇女,连忙道:“你家的狗咬了我的父亲……,你得给我父亲看病,打预防针……。”

    那个凶恶的女人不屑的瞟了一眼被咬的老头,看到老人穿破破烂烂,眼里顿时透出厌恶的表情,立刻破口大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娘的贝贝在家里吃素,从不咬人,我看你们想讹人,想讹老娘,门都没有。”

    人们一听,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泼妇,不讲理。

    年轻人一听这女人一直在骂人,愤怒的看着这个变!态的女人道:“你怎么骂人呀?”

    这个女人一听这句话,顿时开始发飙,披头散发冲了过来,一巴掌打在了年轻人的脸。

    “啪!”

    年轻人的脸顿时出现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几乎的同时,那个女人又一爪子挠在了年轻人的脸,年轻人的脸立刻多出了几道血印子。

    那个女人一边疯狂的厮打着年轻人,嘴里嗷嗷的骂着:“瞎了你的狗眼了,你想讹诈老娘,老娘可不怕你,相识的,赶紧的滚,别弄脏了老娘的家门口。”

    这个女人说的话,十分的恶毒。

    旁边走过来一位老大爷,悄声道:“快走吧,年轻人,这家人你惹不起,再等一会,这女人的儿子回来了,你倒霉了,快走吧。”

    这时候,那个凶恶的女人,开始跺着脚,破口大骂着。

    欧阳志远早想过去,但对方是女人泼妇,要是男人的话,欧阳志远早一耳刮子打过去了。

    欧阳志远悄声问那位老人:“老人家,这女人是谁?”

    老人向四周看了看,小声道:“这个女人叫王广琴,县委记王广忠的妹妹,县农业局局长石国虎的老婆,王广琴的小儿子,可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石新桥,这一家人,在运河县无人敢惹。”

    老人说完,十分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一声不吭的走了。

    欧阳志远一听,我靠,这一家人都当官,还真厉害。县委记、农业任局长、刑警队队长。整个运河县都让王广忠统治了。

    那个年轻人看到王广琴那凶恶的样子,有点害怕了,他想拉着父亲走。

    这时候,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一个脸色阴沉,身穿警,服,大概二十六七岁的男人走了下来。

    这人正是县刑警大队副队长石新桥。

    石新桥负责的一个连环强!奸杀人案,已经十几天了,还没有任何线索,在案情分析会议,被公安局长周玉海狠狠地点名批了一顿,他正在生闷气。

    石新桥一看自己家门口围了这么多人,眉头一皱,哼一声道:“妈的,都在这里干吗?立刻给老子滚蛋。”

    石新桥的声音极其的阴冷暴戾,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