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神秘的病人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齐威知道了自己的妹妹和欧阳志远在一起,他本来想把这件事向父亲请示,但他又想到父亲对自己兄弟姊妹们的严厉,如果父亲知道妹妹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妹妹一定会遭到重责的。(.vodtw.)

    齐威快速的通知齐一石、齐一水立刻赶来,同时,他打电话给弟弟齐震,告诉他自己已经发现了妹妹的踪迹,让他尽快的赶来。

    齐震一听说发现了妹妹的踪迹,立刻快速的赶了过来。

    现在,对付欧阳志远的力量,已经来了六位强敌。

    今天早晨,宁静志远诊所刚一开业,来了一位身穿破衣,头发凌乱,好像是流浪汉的病人。

    这个病人步态踉跄,有气无力,脸色蜡黄,嘴歪眼斜,留着口水,全身发出令人呕吐的恶臭。

    后来的几位病人,立刻捂住鼻子逃到一边。

    朱才这两天每天看看到很晚的时间,看的如醉如痴,三本本草纲目,他已经看完了一本,过去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古老神的药方,让他惊叹不已。

    早早赶来的山泽一郎看着精神很好的朱才,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狞笑,他知道,当朱才看到第二本《本草纲目》的时候,第一本的毒素,会和第二本的毒素发生反应,到那时候,朱才的大脑会受到自己的控制。

    这两本的毒素极其特,两本的毒素,如果不碰到一起,不是毒素,只要两本的毒素碰到在一起,立刻会变为毒素。

    只要朱才一受到自己的控制,五行神针的绝技到手了。

    当年自己的爷爷山泽一和父亲山泽田野,控制住了一位五行门的内门弟子叛徒,得到了这套五行神功的心法,可惜的是,却没有得到五行神针的手法,爷爷山泽一临死之前,一定要自己得到这套针法。

    嘿嘿,自己要成功了。

    山泽一郎看到了那个流浪汉病人,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朱才的面前,他立刻闻到了那股让人作呕的恶臭。

    “呕!”

    山泽一郎忍不住呕吐了。

    这是自然的反映,算山泽一郎和各种各样的病人打过交道,也没有忍住。

    朱才一看自己的第一位病人竟然是一位流浪汉,而且这位流浪汉身的味太重,可是,朱才是一位人,他看过这位流浪汉身还要恶臭的病人。

    那个病人全身长满了恶疮,一碰向外四射脓液,那种恶臭,这流浪汉身还要厉害。

    相反,象朱才这种人,一碰到疑难杂症,像乞丐碰到面包一般,毫不犹豫会扑去。

    “坐好,我给你诊脉。”

    朱才示意流浪汉坐好,流浪汉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朱才叹息了一声,这人竟然是哑巴。

    朱才看着流浪汉脸色死灰,嘴唇发紫,双眼毫无生机,知道这个人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当他的手指一搭在流浪汉的手腕的时候,不由得心里一惊。

    这人的脉象似有似无,断断续续,好像随时要咽气的样子。

    朱才双指一捻,一根水性银针扎进了对方的眉心穴,在流浪汉的眉心颤颤巍巍。

    “好手法。”

    朱才身后的山泽一郎懊悔得要死,自己由于嫌弃这人的恶臭,没有看朱才,刚才朱才扎出的这一针的手法,自己竟然没有看清。

    这一针竟然扎到对方的眉心印堂穴,这要是别人,早一针毙命了,但朱才这一针,竟然是救人。

    五行神针,欧阳志远把五手法全都交给了朱才,但以朱才的悟性,他只练会了救人的水针和治病的金针,别的他都没有练会。

    刚才这个病人的脉象,这个流浪汉随时有可能暴毙,朱才毫不犹豫的给他下了水针,吊住他内脏的一口气。

    让朱才绝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的水针一出手,这位流浪汉乱发之下的眼睛里,立刻露出强烈的震惊的凌厉的杀机。

    欧阳宁静真该死,竟然把五行神针传给外人,凭这一条,他该死一万次。

    这杀机一闪而没。

    朱才没有看见,也没有感觉出来。正他微微闭着眼睛,感受着这个流浪汉的脉象。

    朱才越探视越心惊,两眼一睁,露出了极其不可思议的神情,自己竟然找不到这位流浪汉的病因?

    这……这怎么可能?自己行医已经五十多年了,什么样的疑难杂症自己没看过?今天竟然没有查看出来这人的病情,这……太不可思议了。

    柳出尘看到了朱才极度震惊的表情,知道他碰到了难题,这让柳出尘也是大吃一惊,连忙走过来,看着朱才。

    过了一会,朱才满脸羞愧的看着柳出尘,一不发地站起来。

    柳出尘连忙坐下,把手指搭在流浪汉的脉门,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朱才知道,柳出尘的医术和自己差不多,自己看不出来的病,柳出尘也同样是无能为力。

    朱才走向后面的配药室。

    欧阳宁静、秦墨瑶和王倩,正在炮制药物。王倩的双腿已经恢复差不多了,她已经可以不凭借双拐走路。虽然走得有点趔趄,但生活在王倩面前,已经充满了崭新的阳光。

    小丫头每天高兴的笑呵呵的,她看到朱才走了进来,忙道:“朱伯伯,您来了?”

    王倩的嘴很甜,她在朱才那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朱才也是很喜欢王倩这个小丫头。王倩的悟性,要自己的两个徒弟高出很多,他已经有意收王倩为徒弟了,是柳出尘同样也有这个打算。

    朱才点点头道:“丫头,让你欧阳伯伯出来,我有事和他商量。”

    王倩连忙道:“好的,朱伯伯。”

    王倩连忙道:“欧阳伯伯,朱伯伯叫您。”

    正在配药的欧阳宁静一听朱才叫自己,连忙放下手的药材笑道:“王倩,你朱伯伯在哪?”

    王倩道:“在外面。”

    欧阳宁静连忙走了出来,一眼看到垂头丧气的朱才。

    朱才的表情让欧阳宁静感到好笑。

    欧阳宁静怪的看着“朱老哥,怎么了?”

    朱才神情凝重的看着欧阳志远道:“遇到了一个我看不了的病人。”

    欧阳宁静一听,顿时吓了一跳,这个世,如果朱才看不了的病,几乎没有人能看得了了。

    欧阳宁静道:“什么样的病人?”

    朱才道:“一个要死亡的流浪汉,我先用水针吊住了他的一口气,但我在他体内却没有发现什么病症,唉,我老了。”

    朱才说完这句话,脸色变得很难看。

    欧阳宁静笑道:“朱老哥,是我师父孙金针,他在行医的生涯,照样有看不了的病,何况我们?学无止境,朱老哥,你又钻入死胡同了。”

    欧阳宁静笑着看着朱才道。

    朱才惊的看着欧阳宁静道:“你师父孙金针也有看不了的病?这怎么可能?”

    欧阳宁静笑道:“我师父孙金针不光有看不了的病,还治死过人,朱老哥,你对自己要求太完美了,说说这人的脉象?”

    朱才一听欧阳宁静说他师傅孙金针还治死过人,不由的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宁静道:“你……师父,孙金针治死过人?这是真的?孙金针老人在我心,可是位神人。”

    欧阳宁静道:“千百年来,咱华夏的医都是在不断的探索发展,没有失败,哪里来的成功?神农尝百草,他老人家最后把自己给医死了,才有了以后的医,何况是我们?”

    朱才一听欧阳宁静这样说,顿时从牛角尖里退了出来,本来极其沮丧的心情,刹那间变得开阔起来。

    朱才看着欧阳宁静道:“这人的脉象极乱,像所有的病都在他身发作一般,但当你仔细的查看的时候,却又查不出来。”

    欧阳宁静一听,眉头皱了起来。自己由于由过去的誓,不能亲自把脉。

    他看着自己的妻子秦墨瑶道:“墨瑶,走,咱出去看看。”

    这时候,外面的诊疗室里,柳出尘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柳出尘同样诊断不出来这个流浪汉的病症。

    山泽一郎不由得起了好胜之心,他一看朱才和柳出尘两人都没有诊断出来这人的病,他立刻捏住鼻子,伸手像给这人把脉,他一伸手,抓住了这个流浪汉的手腕,仔细地号起脉来。

    虽然山泽一郎盗取了华夏很多医的药方和诊断手法,但他要和柳出尘、朱才这种人相,他还是差得太远。

    山泽一郎同样诊断不出来这人得的是什么病。

    山泽一郎心里骂道,八嘎。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王倩走了出来。

    这个流浪汉看到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的时候,他凌乱的头发后面的眼神,露出异常震惊的表情,身子不由得狂震。

    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当年秦墨瑶和欧阳宁静离开五行门的时候,秦墨瑶只有二十岁,而欧阳宁静也是快三十的人了,现在二十年过去了,两人的容貌竟然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怎么可能?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