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诊脉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到傅山县,欧阳志远和众人分别后,直奔县供电局后面的一个小树林,在那里找到自己昨天夜里安放的窃听接收器。

    他快速的按下按钮,接收器里,立刻传来供电局长孙树堂呵斥别人的声音,这些声音,自己都没有用,当他找到十点半的一段录音后,欧阳志远兴奋地几乎跳起来。

    接收器里的一段的对话,让欧阳志远如获至宝。欧阳志远在李大鹏那里要来窃听器,他连夜赶回到傅山,把窃听器装在供电局长孙树堂的办公桌下,再把接收器,装在办公大楼后面的树林里。

    欧阳志远快速的把声音用手机录下来后,又放回原处。等自己回来,一定要多找到一些证据,搬倒张兴强。

    欧阳志远开车来到县政府的办公大楼,直奔何县长的办公室。

    当何振南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急声道:“志远,新工业园的电又停了,而且专供工业园的变压器,也烧坏了。”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这全是张兴强指使孙树堂故意停的电,那个变压器,也是他们故意烧毁的。”

    何振南苦笑道:“我也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对他们毫无办法。”

    欧阳志远道:“何县长,你听听这段录音。”

    欧阳志远按下放音开关。

    何振南听完这段录音,神情狂喜,看着欧阳志远道:“是张兴强的声音,志远,你在哪里弄到的录音?太好了,咱拿这段录音,迫使张兴强给咱送电。”

    欧阳志远苦笑道:“何县长,是有这个录音,也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他要对咱们使坏,有的是办法。”

    何振南皱着眉头道:“这可怎么办?志远,你有办法让他永远不敢停咱的电吗?”

    欧阳志远看着何振南道:“何县长,你害怕你的顶头司吗?”

    何振南被问得一愣。

    欧阳志远笑道:“是,打个方,你如果是张兴强,我让省电力能源厅的厅长给你下命令,不许你停新工业园的电,你敢不听吗?”

    何振南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认识省电力能源厅的厅长王瑞国?”

    欧阳志远道:“不认识。”

    何振南一听欧阳志远饶了一圈子,竟然说不认识王瑞国,气得他差一点晕过去。

    “你这个小子,是越来越不尊重我了,逗我玩是吗?”

    何振南大声道。

    欧阳志远连忙道:“可是,我认识他的儿子王俊青。”

    “什么?你认识王瑞国的儿子?”何振南又看到了希望。

    “呵呵,我认识他的儿子,还知道,王瑞国有个女儿,因车祸瘫痪在床,我要给她女儿去看病,看好了病,让他把张兴强调走。”

    欧阳志远道。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还没见到病人,有这么大的把握?要是看不好呢?”

    欧阳志远苦笑道:“要是看不好,只有用录音威胁张兴强了。”

    何振南道:“纪委记张建设已经查明,张兴强的三哥,是你在口福烤乳羊饭庄打的那个猫儿乡的乡长张兴国,他涉嫌贪污扶贫款、私分退耕还林款,本来要双规他的,如果你看不好王瑞国女儿的病,我拿张兴国和你那个录音,威胁张兴强,让他送电。”

    欧阳志远立刻道:“我可没有打张兴国,我早已学好了?不再打人了,我是共!产党员,党的干部。”

    何振南呵呵笑道:“欧阳志远,你要不打人,太阳能从南边出来,昨天晚,是谁暴打了张兴强的儿子张广阳和副市长张兴勇的儿子张继山?而且还狂战十几个打手?”

    欧阳志远立刻道:“那啥……我不打好人。”

    欧阳志远到工业园安排好工作后,和江宗石、霍天成坐飞机,直飞南州。

    江宗石的施工队,留在工业园,继续施工。

    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霍天成和江宗石的施工队,都自备有大型的发电机,并没有影响施工的速度。

    他们的施工队,经常在野外作业,有时野外并没有电源,只有用发电机。

    这让欧阳志远眼前一亮,他立刻让宋忠军定了几台发电机,给几个开始基建的施工队用。

    欧阳志远这一去南州,竟然遇到了想不到的强劲对手,引起了滔天的大!波。

    三个人了飞机后,霍天成的座位和欧阳志远的挨在一起。

    霍天成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父亲让你给我看看身体,调理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霍叔叔,我给你把把脉。”

    欧阳志远给霍天成诊脉。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松开手道:“霍叔叔是旧疾,应该在小时候,身体受到极寒和酷暑的折磨,伤了元气,一直没有治愈,现在又被心火点燃,以至于多梦失眠,精神恍惚,血压降低。”

    霍天成笑道:“你和你父亲诊断的一样,不错,正是你说的那样。”

    欧阳志远笑道:“我给你开个方子,先用三副,然后我再给你调理,能痊愈,我父亲教给您的打坐方法,不要停,对你们的身体很有好处。”

    欧阳志远写了一个方子,交给了霍天成。

    江宗石笑道:“志远,也给我把把脉。”

    欧阳志远给江宗石诊了脉,放开手,看着江宗石,小声道:“江大哥,没有大毛病,那方面要节制,你可有点肾虚了。”

    江宗石脸色一红,小声道:“能治吗?”

    欧阳志远笑了笑,开了一个方子,递给江宗石道:“三副药。”

    “哼!班门弄斧。”

    一个不屑的冷哼在不远处传来。

    欧阳志远一看,一个面色阴霾、三十左右的高傲男人,鄙视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一愣,这人是谁呀?

    这是一个典型的江南人,身材瘦小,穿了一件长衫,但一双眼睛却长到额头,眼神里透出高傲而冷漠,正鄙视和不屑地看着自己。

    妈的,这人怎么回事,自己又没有得罪他。自己给朋友把脉看病,开个药方子,管你毛事?难道你个王八蛋也懂得医?

    欧阳志远不想找事,装着没听见,不想给霍天成不好的印象。

    欧阳志远的退让,反而让那个人得寸进尺,以为欧阳志远怕了,心虚了。他想一展自己的身手,在人面前表现出自己高超的医术,以便自己以后好在山南省南州站稳脚跟。

    江南省的所有医诊所,几乎都是那个人的门派的子弟开的,这次他被派出来,是要把医门诊,发展到山南省。而山南省的省会南州,是首选之地。

    这次山南省有人出重金来请自己看病,真是个好机会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表现,争取在南州一炮打响。

    这个家伙的座位,和霍天成的坐位,相隔一个过道。他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给看病的这两个人,身份绝不简单,都是大富大贵之人,说不定是山南省的知名人士,自己正好借助他们,宣传自己的医术。

    这家伙想到这里,伸手去抓霍天成的手腕,想给霍天成诊脉。

    欧阳志远的座位,挨着霍天成。欧阳志远不明白这个家伙有什么目的,一见这人伸手去抓霍天成的手腕,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一指头划了过去。

    欧阳志远这一指头,竟然透出锐利的寒芒,如同刀锋一般。

    这人以为自己闪电般的一抓,能把对方的手腕抓在自己的手里,但却刀锋一闪,一个手指头闪电一般的划了过来。

    这人心一凌,瞳孔不由得爆缩。对方虽然是一根手指,竟然闪烁着刀芒一般的寒芒,这要是划到自己的手,自己赖以吃饭的手,会被割掉。

    这人一声闷哼,连忙向后一缩,手腕躲过了。

    “嘶!”

    一声裂锦传来,这个家伙的整个袖子,被欧阳志远的手指划了下来,锐利的指风扫过这家伙的手腕,一阵强烈的剧痛和麻木,让这个人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这让坐在这个南方人旁边的另外一个四十多岁左右的年人,大吃一惊。

    好快的的手法,好高明的手段。

    “别乱伸手,小心手被砍掉。”

    欧阳志远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看着他少了半截衣袖的长衫,发出一声冷笑。

    霍天都和江宗石,看到欧阳志远一个手指头,只是轻轻的一划,竟然如同刀锋一般把对方的衣袖划掉,裂口整齐,如同剪刀剪下的一般,两人都惊呆了。志远的身手竟然如此的厉害,坐在自己身后的保镖,都没有反应过来。

    自己的保镖,真是没用。

    那个江南人看着自己的一个衣袖被对方划断,脸色顿时极其的难看,眼里的杀机,变得浓烈起来。

    这件长衫,是自己第一次出诊的时候,父亲送给自己的。现在竟然被对方划破了,真是丢人呀。

    这次自己吃了暗亏,又在聘请自己来看病的人面前丢了脸,真是得不偿失。

    “你是谁?请留下你的名字。”

    这个江南人一双阴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他要知道这个人是谁,立刻叫人来增援,并查清这个人的来历。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又是谁?我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给你?你抓我叔叔的手腕干嘛?我怀疑你想伤害我叔叔。”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