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干不干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霍天成一听眼前的大夫,一下子能看出母亲的病因是,跑了太多的地方,忧心加劳累,久积成疾,顿时对欧阳志远更加佩服。

    “我和我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到火车站里玩,不小心了一列火车,不认识回家了。当时,母亲几乎疯了,她靠乞讨要饭,走遍了整个国的大江南北,来寻找我们兄弟俩。这一失散,是四十年。我们兄弟俩,被好心人收养,而且还帮助我们寻找母亲,两年前,我们终于找到了母亲,但母亲为了寻找我们,受尽了磨难,可是,她老人家的身体却垮了。大夫,求求您了,我活了这么大,还没有真正的孝顺母亲,求求您治好我母亲,你要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

    霍天成再次跪倒在地,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对霍天成的孝心很是感动。

    “志远,能下药吗?老人家的身子骨,太虚了。是药三分毒,老人家的身子能经受得住吗?”

    朱才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看着朱才道:“身体虚,我可以用针灸来补虚,激发老人的生命潜力和生机,但是老人的寒火和热寒,已经伤了五脏六腑,君药、臣药和佐药互相矛盾,确实不好下药,让我好好的想一想。”

    霍天成一听这位年轻的大夫有希望能治好自己母亲的病,心头狂喜,但又听到说不好下药,眼泪再次流下来。所有看热闹的人,一听欧阳志远能治这位老太太,顿时都跟着高兴。

    这位老人家,竟然经历了40年失散儿子的痛苦折磨,现在找到了儿子,身体却又不行了,真是可怜呀。

    欧阳志远闭着眼睛,慢慢的思索着。

    猛然,自己胸口,瓷瓶里的银背金翅蜈蚣,在瓶子里动了起来。

    欧阳志远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一丝笑意,在嘴角露出。

    呵呵,有了。

    朱才和霍天成看到了欧阳志远嘴角的那抹笑意,两人的内心都是狂喜,他们知道,欧阳志远想到办法了。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我先用针灸,给老人家补虚,激发她的潜能和生机,现在却不能下药,如果强制下药,老人家怕受不了药力。我下针后,你们带老人家回家,在家里,给老人家喂家乡的小米红枣稀粥,记住了,一定是老人家出生地的小米和红枣。三天后,等老人的身体恢复一点生机,你们到傅山县政府找我,我再给老人下药。”

    霍天成连忙道:“一定按照大夫你的话做。”

    欧阳志远看着门外的人道:“呵呵看热闹的,都退出去吧,我要给老人家下针了。”

    门外看热闹的人们,纷纷离开。

    朱才吩咐自己的弟子,把门帘和窗帘都放下,再把门关好。

    欧阳志远取出银针,慢慢仔细地给银针消毒。

    “把病人抬到里屋去,朱老哥和霍大哥跟进来,其余的人,都在外间屋等着。”

    欧阳志远说完话,把消完毒的银针拿进里屋。

    那四个年轻人把老人家抬到里屋,又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道:“病人不忌讳大夫,你是你母亲的儿子,应该没有什么,你解开你母亲的衣服,我下针。”

    欧阳志远道。

    霍天成点头,走到母亲的面前,轻声道:“妈妈,我要解开您的衣服,大夫给你扎针,等您的病好了,咱母子俩,再好好的说话,我要好好的孝敬你老人家。”

    老人迟疑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儿子,流着泪坚强地点了点头。

    霍天成把母亲的衣,轻轻的解开。

    老人家已经骨瘦如柴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给老人家穴位消完毒。十指如风,一根又一根的银针,扎进了老人的穴道。

    朱才默默地记着欧阳志远的针法和手势,以及下针的角度。

    不一会,二十多根银针已经下完。

    随着欧阳志远的银针起了作用,老人的脸色,渐渐有了一丝的红润,喘!息声没有过去剧烈了,发闷的胸口渐渐变得畅快。

    老人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过去那种灰败绝望的眼神消失了。她看着自己失散的儿子,眼泪再次流下来。

    “妈妈,你……你感到好一点了吗?”

    霍天成激动万分,一下子紧紧地抓住母亲的手,眼泪哗哗流下。

    欧阳志远道:“病人不能太惊喜,你母亲的病,平时太多的忧伤,在找到你们的时候,又是狂喜,最终伤了内脏,要让老人家不能激动,不能生气,更不能受凉,你要记住。”

    “谢谢大夫,我一定记住。”

    霍天成连忙道。

    银针要在15分钟后才起针。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四肢,看着朱才道:“朱老哥,我想请你帮忙。”

    朱才还沉醉在欧阳志远刚才下针的手法和针法之。

    欧阳志远说了两遍,朱才才听到。

    “呵呵,志远,要我帮你什么忙?”

    朱才看着欧阳志远道。

    “朱老哥,我想在龙海开一家医诊所,专门给那些看不起病的百姓治病,我想请你出山,在那里坐诊,不知道你愿意吗?”

    欧阳志远看着朱才道。

    朱才一听,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我知道,医者父母心,你的心地善良,但越是疑难杂症,用药越贵,你能有多少钱?药费怎么算?你是有千万家财,我敢保证,一年后,你是个穷光蛋。”

    旁边的霍天成一听,对方要开一家医院,给看不起病的老百姓看病,他的眼里,立刻露出了敬佩的眼神。

    这位年轻的大夫,心地真是善良呀。

    “呵呵,药材费,你不要问了,我向朋友筹集,让他们赞助。”

    欧阳志远道。

    朱才看着欧阳志远,面有难色,迟疑着道:“志远,你也知道,我一个人自由懒散惯了,想做什么做什么,呵呵,要是坐了你的诊所,还不把我憋死,再说了,穷人看病,我可以不收钱,但富人看病,我可是要的很多,这你是知道的。”

    欧阳志远知道,朱才极其喜欢古董,他那十几个保险箱里的宝贝,全都是给富人看病,打劫而来的宝贝。

    “呵呵,朱老哥,你到了龙海,还可以这么做。”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还是不行,老哥我喜欢游山玩水,自由惯了,一年要在深山老林里过半年,怎么能受到你的约束?不行,我不去。”

    朱才这下,一口回绝了。

    欧阳志远再怎么说,朱才是不答应。

    欧阳志远看着朱才,心道,你个老家伙,我不相信你不套。

    “嘿嘿,朱老哥,你知道,我的医术是跟谁学的吗?”

    欧阳志远笑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跟你父亲学的吗?”

    朱才大声道。

    “嘿嘿,我父亲也答应在诊所坐诊,而且他的针法,我还要精通,他老人家,还有很多的古老神秘的药方,他更欢喜欢酿制神仙醉,他收藏的古董,并不你差,你要不去看看?”

    欧阳志远嘿嘿坏笑着。

    朱才有三个极大的爱好,一个是喜欢搜集古老的药方,第二是喜欢喝酒,更喜欢喝欧阳志远的神仙醉,第三个爱好是搜集古董。

    朱才早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是他父亲教的,更知道欧阳宁静会酿酒,还搜集了大量的古董。

    虽然那个年代很穷,但是,那时候的瓷瓶子、瓦罐子,人们都认为是封建的东西,而在施工,挖出来古墓里的东西,都认为是死人的东西,不吉利,没有人要。所以,现在几十万,甚至百万的瓷器,在那时候,都没有人要,很多都立刻被砸碎,是有人偷偷的拿到街去买,也几角钱。

    我记得小时候,在河道里吃土方,大人们挖出来一个盛满铜钱的明代青花大瓷罐子,面画满青色和红色的色彩,人们当时都认为铜钱能卖钱,立刻抢夺起来,一个人一锤把那个画满青色和红色的色彩大瓷器罐子打碎,疯抢铜钱。

    到现在终于明白了,那个大罐子,很可能是现在最值钱的青花釉里红瓷罐,现在要价值几千万呀。

    可惜当时人们都认为铜钱值钱。结果,打碎了价值几千万的瓷罐子,抢走了一块钱一个的破铜钱。

    欧阳宁静那个年代,一个瓷罐子,也5角钱。是欧阳志远学的那个年代,人们还不知道古董是可以不断升值的好东西?欧阳志远受到了父亲的影响,他却懂得很多鉴赏古董的办法,因此,欧阳志远手里有几角钱,他却不舍得买根油条吃,而是偷偷地买些翡翠玉器和瓷器。

    最让欧阳志远开心的是,他花了一块二毛钱,买了一对明代黄花梨的太师椅。

    现在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龙海市,在古代,处于运河的岸边,黄河故道,和江南富裕的城镇搭界,是古代山南和江南之间最大的贸易重镇,特别是明清时期,龙海市极其繁华。

    所以,民间存着大量的国宝。

    朱才一听欧阳志远的父亲欧阳宁静要在那里坐诊,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欧阳志远这小子,老是拿古代的秘方,交换自己的古董。他的几个保险柜里的好东西,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被欧阳志远洗劫一番。

    “呵呵,志远,那个啥……,我还是去吧。”

    朱才终于心动了。

    “呵呵,好的,等房子和手续办好了,我亲自来接您。”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这时候,时间到了,欧阳志远给病人起了针。

    老太太的神情刚进来的时候要好多了,脸色恢复了一点红润,不再那样蜡黄,喘气也不是那么剧烈。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