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危重的病人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崮山镇的22个自然村,近万户农民和药材合作社,签订了种植药材合同。

    秋天到了的时候,整个崮山镇都沸腾起来了,每户的药农,都领到了一万多元的药材款。他们是崮山镇农民,第一批的万元户。

    那时候,由于清灵药业集团在傅山新工业园的现代化高科技药厂进入投产,合作社的药材急速的扩大生产规模。所有的偏僻乡镇,几乎都参加了药材合作社,让整个傅山县的农民,在清灵药业的带领下,真正的都富裕起来。

    这一切都是后话。

    整整一个午,康静和他的工作人员忙得不可开交。

    欧阳志远去了药材批发市场,他要去找圣手医朱才。

    欧阳志远在龙海花鸟鱼虫古玩市场,找到了一座二层小楼,准备买下来,他想聘请圣手医朱才前去坐诊,开一家专门给老百姓看病的医诊所。

    朱才自从得到了欧阳志远的指点,他的医术已经突飞猛进,每天他的药铺前,都排满了前来看病的人,很多的外省病人,在药材商的介绍下,都慕名前来。

    朱才已经看了两个小时的病了,早已累得腰酸腿疼,这时候,一辆加长商务轿车,慢慢地停下,四个小伙子,抬着一副担架,走了下来,后面跟着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四十多岁的儒雅年男人,和几名保镖。

    这架势,一看不是平常人家之人。

    儒雅的年人,很是关心担架的病人,担架刚一下车,儒雅的年男人,握住了担架一直骨瘦如材的手,轻轻的给老人盖好被子,眼里一片关切之色。

    这是一位孝子。

    正在喝水的朱才,早已看到了这一切。

    朱才在七岁的时候,父母在同一年病故了,失去亲人的朱才流浪到了崮山镇,被一位老医收留。朱才跟老医学医。

    由于朱才从小失去了父母的爱,所以一直很羡慕那些父母的人,更敬重那些孝敬父母的人。

    本来,朱才由于年纪大了,午只能看两个小时的病,如果,还有病人的话,要下午才能看。

    当那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儒雅年人,看到表已经超过十点钟后,脸顿时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由于老人病情太重,一路,亲自开车的年人,把车开得很慢,尽量保持平稳不颠簸,所以,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过了10点钟了。

    儒雅年人,显然知道朱才的规矩。再说,他也看到了朱才满脸倦色,正在喝茶休息。

    年人让四位小伙子在门口放下担架休息一下。

    这时候,老人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口浓痰卡在了他的喉咙里,竟然咳不出来,憋得脸色青紫,整个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不好,这一口痰卡住了老人的气管,要是不把这口浓痰咳出来,这人一口气不来,完了。

    朱才立刻走过来,一掌拍在老人的后背,但那口浓痰竟然还没有咳嗽出来。这时候,老人已经全身开始抽搐,直翻白眼,立刻要窒息而亡。

    “捂住病人的鼻子,立刻用嘴给她吸出来。”

    朱才大声叫道。

    那个儒雅的年人早已急得冷汗直流,他一听大夫让他给母亲吸痰,立刻毫不犹豫地捂住母亲的鼻子,把嘴对准母亲的嘴,猛吸一口。

    朱才同时,在老人的后背,再次猛击一掌。

    “噗!”

    一口浓痰被那个年人吸进自己的嘴里。

    老人的气管终于通了,猛烈咳嗽了几声,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喘!息着。

    年人丝毫没有嫌恶,快速地拿出手绢,把那口从母亲喉咙里吸出来的浓痰,吐进手绢里,又把手绢放进口袋了。

    所有人都被这位年人的孝心和修养感动了,人们禁不住鼓起掌来。

    年人连忙给母亲揉!搓着胸口,老人的脸色慢慢地恢复了。

    “把你母亲抬进来,我给她看病。”

    朱才被这位年人的孝心感动了,他今天打破自己的规矩,决心给这位病人提前看病。他知道,老人病得不轻,怕没有救治的希望了。

    那位年人一听大夫打破规矩,要给自己的母亲看命,顿时激动万分,连忙道:“谢谢朱大夫。”

    “娘,您的并有救了,朱大夫现在给您看。”

    老人呻!吟了一声,疲倦地点点头。

    四个小伙子把老人抬了进来,放在一张床。

    朱才把手指搭在老人的手腕。

    老人的脉象已经开始散乱,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朱才没有语,站起身来,走向里面的房间,冲着年人点点头。

    年人跟着朱才进了里屋。

    “你母亲在医院里,住了很长时间了,被耽搁了,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你来晚了,如果你能提前半年来,我能看好你母亲的病。”

    朱才可惜的摇了摇头。

    年人一听朱才这样说,眼泪立刻流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流着泪道;“求求您,大夫,救救我母亲吧,我从小和母亲失散,母亲为了找我,几乎走遍了整个国,受尽了苦难。两年前,他老人家终于找到了我,可是,她老人家为了找我,身体垮了,她老人家,没有过几天好日子,我还没来得极孝顺她老人家,求求您了,大夫。”

    年人泪如雨下。

    朱才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是一位孝子,可惜我的医术有限,我给你介绍一位大夫吧,也许他可能救治好你母亲。”

    年人一听,顿时大喜至极,连忙道:“先生快说,是哪位大夫?”

    还没等朱才说话,外面已经传来欧阳志远的声音:“呵呵,朱老哥,我来了。”

    朱才一听到欧阳志远的声音,顿时狂喜道:“你母亲有救了。”

    欧阳志远来到朱才的药铺的时候,看到很多的人围在门口。

    呵呵,朱老哥的生意不错嘛,这么多人来看病?

    欧阳志远慢慢走进药铺,看到一位面色枯黄的老人,躺在担架,胸口还在剧烈的喘!息着,看来病得不轻。

    欧阳志远喊了一嗓子,看到,朱才和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儒雅年人,走了出来,那年人的脸,还有泪痕。

    “呵呵,志远,我正想给你打电话,有位病人,你给看看。”

    朱才苦笑道。

    那位年人,本来认为,朱代夫介绍的是绝对是一位德高望重、留着花白胡子的老医,但眼前站着的竟然是一位年轻人,这让他迟疑了一下,眼里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朱才看着这位年人竟然没有主动的向欧阳志远见礼,脸色一冷道:“你母亲的病,靠这位大夫的了,你还不快去见礼?”

    朱才自己,对欧阳志远极其的尊重,自己很多医术和药方子,还有针灸,都是欧阳志远传授的,眼前这个年人,竟然有眼不识金镶玉,这让朱才很是不满。

    朱才知道欧阳志远有一套能激发人内部潜能和生机的针法,这种针法要靠强大的内力来支持,可惜自己不会武功,学不会这种针法。

    这位老太太本身灯枯油尽,如果想治好她的病,必须要激发她的内部潜能合成生机,然后,再用药物慢慢的调理,老人还能活个五六年没有问题。

    年男人一听朱代夫这样说,连忙前鞠了一躬道:“恳求先生,救我母亲一命。”

    欧阳志远早已看到,这位年男人,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心里不由得好笑。这个男人身后,竟然带着保镖,一定是一位成功人士。

    欧阳志远点点头,看着剧烈喘!息的老人和她蜡黄的脸色,眉头皱了皱道:“你母亲住院已经快有两年了,身体太虚了,任何一位有经验的医大夫,都不敢下药对吗?”

    年人脸色一变,连忙点头道:“大夫,您说的不错,我母亲已经住院将近两年了,全国的所有大医院,我都跑过来了,我母亲的病反而越治越重,到后来,药物已经不起任何作用,而医大夫没有一个人敢开药方的。我霍天成求求你了,救救我母亲吧,来世做牛做马,我霍天成都愿意。”

    年男人说着话,猛地跪下。这人竟然姓霍。

    霍天成看到,这位年轻人还没有看脉象,能知道母亲住院两年,而且医大夫都不敢开方子,看来,这位年轻人的医术,确实高超。

    霍天成连忙跪在地,恳求欧阳志远救治自己的母亲。

    欧阳志远道:“起来吧,我也不一定能治好你母亲的病,我先看看。”

    霍天成连忙给欧阳志远搬过椅子,放在母亲的床前。

    欧阳志远坐在椅子,把手指搭在了老人的手腕。

    老人的脉象极乱,全身已经了无生机,几乎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

    “你母亲受了风寒,还受了湿热,冷热交替,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伤害,你母亲跑了太多的地方,忧心加劳累,久积成疾。”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成。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