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五十年的爱恋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根据麻药的时间,马桂花要醒过来了,时隔五十年了,马桂花还能认识谢老将军吗?如果他能认识谢老,她还认得谢抗日吗?会不会想起原来的事,忘记现在的事情?

    以前有过这种例子。失去记忆的病人,在康复后,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但却忘记了眼前近一段时间的事情。但愿马桂花能记起来五十年以前的事情,也不会忘记这些年的事情。

    病房里,章教授和萧眉都在,他们在等待马桂花的苏醒。

    老将军握着马桂花的一只手,眼里充满着强烈的期待。欧阳志远看着老人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没有退休,还在为自己的国家安全而战斗,心不禁有点愧疚,和老将军相,自己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的小日子,不肯答应老将军的请求。

    可是,如果让自己长时间离开父母和眉儿,自己真的做不到。

    马桂花静静地躺在病床,她的脑海里,现在如同放电影一般,闪烁着无数个炮火连天的画面。

    五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特战队鬼子,脸色狰狞地嗷嗷叫着,端着最新式的德国造冲锋枪,疯狂地冲了过来。自己和十几名战士,趴在石头后面,对着敌人射击着。

    另外三十多名特战队的战士,在丈夫谢德胜带领下,掩护着首长快速地撤退。

    这五十几名鬼子,是敌人的一支特战小分队,他们专门偷袭我军的首长指挥部。他们战斗力极强,武器十分先进,清一色的德国造冲锋枪,还带着最先进的改良掷弹筒。

    十几名掩护撤退的战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全部壮烈牺牲。

    马桂花看到丈夫谢德胜提着一把冲锋枪,快速地奔来。

    “云儿,快撤退!云儿,快撤退呀!”

    但鬼子的火力太猛了,掩护谢德胜返回救马桂花的两名战士,被鬼子掷弹筒发射出的炮弹,炸了天空,热血在空洒下,染红了天幕。

    马桂花提着枪,想和丈夫汇合,但是,马桂花怀着谢抗日已经八个月了,根本跑不快。

    一发鬼子的炮弹落到了马桂花的身边,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马桂花失去了知觉。

    几十名鬼子嗷嗷叫着冲过来,远处的谢德胜,亲眼看到自己的爱人在炮弹的烈焰,失去了踪影,不由得呲目欲裂,对着敌人,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几天后,谢德胜返回马桂花牺牲的地方,只找到了一顶马桂花戴的军帽和一只婴儿老虎鞋。

    马桂花的脑海里继续闪烁那遥远的画面,自己被爆炸的气浪掀翻抛起,滚进了一个深沟里,不知到什么时候,自己慢慢醒来,但脑子迷迷糊糊,好像在流血。

    马桂花不记得自己走了多长时间,走到了一座好像是很古老的城市,一位老人收留了自己。从此,马桂花的记忆,开始不连贯起来,她依稀记得,自己有了孩子,孩子大了,自己有了孙女和孙子,但刚能想到这里,自己的思绪,转眼又回到了那炮火连天的年代,忽而思绪又跳到了儿时的年代,慈祥的母亲抱着自己,摇着扇子,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

    马桂花的脑子太乱,无数的思绪交织在一起。

    欧阳志远看着马桂花闭着眼睛,但睫毛在剧烈的抖动着,眼珠在眼皮下来回地乱动。他知道,马桂花在做梦,在回忆过去的一切。

    谢德胜更是紧张不已,汗水顺着老将军的脸颊流下来,他顾不擦一下。

    猛然,马桂花全身剧烈地颤抖,脸的肌肉剧烈地扭曲着,全身颤抖不已,张开嘴狂喘不已。

    谢德胜吓了一跳,连忙看着欧阳志远。

    “马姨要醒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

    果然,马桂花一声大叫。

    “啊!德胜!”

    随着喊叫,马桂花猛地坐了起来,满头的白发都乍起来了,冷汗狂流,胸脯剧烈的起伏,张大嘴巴狂喘不已,猛地睁开眼睛。

    周围是雪白的墙皮,很多人都在围着自己。马桂花的思绪,刹那间回到眼前。

    “这是在哪?这是在哪?”

    马桂花喃喃的道,眼睛迷惑地看着众人。

    老将军紧张得嘴巴也张大了。

    马桂花的目光,迷茫的扫过众人的脸,最后慢慢地停留在老将军谢德胜的脸,思绪如同狂潮一般,再次涌进自己的脑海里。

    自己面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是谁呀?怎么有种熟悉的气息?好像宝儿,他会是宝儿吗?

    老将军紧张得呼吸都几乎窒息了,他看着自己的妻子那熟悉的眼神,眼泪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云儿,云儿,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宝儿呀。”

    欧阳志远连忙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退从病房退出去。

    欧阳志远关门,看着谢抗日道:“千万不要弄出声音,这时候是最关键的时候,大家都离开,先去别的房间休息会。”

    谢抗日虽然不放心,但他看到,欧阳志远站在门前,他知道,有欧阳志远在,自己的母亲不会有事。

    萧眉小声道:“都走吧。”

    谢诗苒拉着小虎子的手,和爹爹、娘,走到走廊的连椅坐下来,他们的眼睛,都盯着对面的房门。

    马桂花听到这熟悉的呼唤,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眼前的这张写满沧桑的老脸,慢慢的和自己心目那张永远年轻而坚毅的脸重叠在一起。

    马桂花的思绪,飞回到一座开满鲜花的山谷。

    自己的宝儿抱着自己,坐在一匹雪白的战马,如同旋风一般,奔驰在开满鲜花的大峡谷内,无数的蝴蝶,围着两人,翩翩起舞。

    “云儿,我要娶你,我一辈子只娶你一个人,永远只娶你一个人。”

    自己的宝儿,嘴里的热气,哈着自己的雪白的耳垂,痒痒的,麻麻的。

    “宝儿,你真的喜欢我吗?现在打仗呀,他们说,要等到抗战胜利后,才能结婚的。”

    云儿的脸色红的象远处的桃花儿,内心砰砰直跳,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

    “云儿,他们是他们,我现在想娶你。”

    宝儿说着话,搂紧了自己的细腰。

    “啊,宝儿……宝儿……。”

    马背的云儿感觉自己飞到了云端……

    “你……你是……宝儿?”

    病床,马桂花哆嗦着嘴唇,眼泪顺着脸颊扑簌簌地流下,颤巍巍地伸出手,把掌心靠在谢德胜的脸和白发。

    “云儿,你想起来了?我是宝儿,我是你的宝儿……”

    老将军人忍不住泪流满面。

    “宝儿……你真是我的宝儿吗?你的头发怎么都白了?宝儿,真的是你啊!”

    “云儿,是我,我是你五十年前的宝儿呀。”

    “宝儿……呜呜呜呜……”

    两人终于抱在了一起,失声痛苦。

    门外面,欧阳志远早已泪流满面了。欧阳志远的心里,有了个决定。

    两位老人痛哭了一会,互相凝视着,凝视着,两人的眼光再也舍不得分开。

    “宝儿,我们都老了,我们真的是五十年没有见面吗?真的自从鬼子那次的伏击,我们失去了联系了吗?我好像给你生下了孩子,好像还有孙子和孙女,宝儿,是不是?”

    马桂花流着泪,喃喃的道。

    “云儿,这些都是真的,咱们的孩子,在外面,我这五十年来,一直在等你,寻找你!”

    “宝儿,你……你说……你一直在等我?你没有再娶?”

    马桂花的眼睛里露出狂喜,眼泪再次狂流而下。

    “云儿,你记得在桃花谷的马背,我对你的诺吗?”

    马桂花和谢老将军两人一起念出当年谢老的那句话:“云儿,我要娶你,我一辈子只娶你一个人,永远只娶你一个人。”

    “所以,云儿,我一直在等你,直到我死。”

    “宝儿!呜呜呜!”

    两位老人再次抱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一听马桂花说出来这些话,终于放下心来。

    马桂花想起了过去,没有忘记现在。

    欧阳志远冲着谢抗日、谢诗苒和小虎子做了个手势,一家人立马起身冲进了病房。

    “娘,我是您的儿子谢抗日。”

    “娘,我是您的儿媳。”

    “奶奶,我是您的孙子小虎子,呜呜呜,奶奶。”

    “奶奶,我是您的孙女谢诗苒,呜呜呜。”

    “儿子、儿媳、孙子、孙女……”

    马桂花这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早已和泪人一般。章教授的眼睛也湿润了。

    欧阳志远搂着萧眉,小声道:“不能让马桂花兴奋过度,我去让她睡觉。”

    萧眉点点头,她也知道,病人现在需要休息。

    欧阳志远走进病房,轻轻一掌拍在马桂花的后背。扶着马桂花慢慢地倒在床。

    “马姨不能太激动,否则对她的健康不利,诗苒,你们看好马姨吧,老将军也不能太激动。”

    谢抗日点点头道:“志远,兄弟,谢谢你。”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谢大哥,恭喜你全家团聚,恭喜马姨康复。”

    “哈哈,志远,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我谢德胜要好好谢谢你,一会咱出去喝一杯。”谢德胜老将军哈哈大笑。

    老将军高兴得合不笼嘴,一把拉住欧阳志远,走出病房。

    欧阳志远看着眉儿道:“我出去有事。”

    萧眉点点头道:“快去快回。”

    欧阳志远和老将军刚走下楼来,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