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舞厅里见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欧阳志远引开话题,不想让小丫头知道穷鬼的具体意思。黄晓丽为了给一帆看病,耗尽了自己的积蓄,一帆没有几件好看的衣服,欧阳志远在路,给一帆买了好几套漂亮的花裙子。

    欧阳志远用的是五行神针里的太乙木灵针法,目的是活血化瘀,疏通经脉,减轻压迫一帆视神经的压力。

    说话间,欧阳志远已经下了七八根针。

    “不知道他爷爷是干什么的,柴晓滨经常说,整个傅山县的钱,都是他家的,爸爸,柴晓滨家开银行吗?”

    一帆问道。

    欧阳志远把傅山县所有的官员,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姓柴的到有几个,不知道柴晓滨的爷爷是谁?

    欧阳志远不想再一帆心里留下任何阴影,他决定明天早晨,亲自送一帆去幼儿园,顺便和对方的家长沟通一下。

    “呵呵,我不知道柴晓滨家是否开银行,一帆,你把柴晓滨欺负你的事告诉给老师了吗?让老师批评柴晓滨。”

    欧阳志远开始用气功按摩一帆的小脑袋。

    “我对王老师说过好几次,但王老师好像很害怕柴晓滨的爷爷,王老师没有批评柴晓滨,我听好朋友张燕说,王老师每次见到柴晓滨的爷爷,都笑脸相迎,她还看到过一次,王老师向柴晓滨的爷爷鞠躬呢,还经常在柴晓滨爷爷面前夸奖柴晓滨是最听话的孩子,爸爸,你说,王老师是不是在撒谎?是故意拍柴晓滨爷爷的马屁吗?”

    “呵呵,有点。”

    欧阳志远最后的几针已经下完,一边和一帆说话,一遍轻轻的依次捻动银针。

    黄晓丽早站在一帆的房间,她担心一帆是否害怕扎针。

    当她听到女儿和欧阳志远的对话时,很是吃惊。这些事情,女儿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看来,自己不是个合格的妈妈,女儿在幼儿园肯定受到很多的委屈。

    女儿为什么不对自己说?难道是自己生活的压力大,忽略了和女儿交流了吗?

    二十分钟后,欧阳志远开始收针。

    “爸爸,好了吗?”

    一帆轻声的问道。

    “呵呵,我的女儿真坚强,好了。”

    “谢谢爸爸。”

    小丫头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轻轻的亲了一下欧阳志远的脸颊。

    “呵呵,吃饭了。”

    欧阳志远抱起了一帆,打开房门,看到黄晓丽站在门口。

    “妈妈,爸爸给我扎过针了,一帆一点都没哭。”

    小丫头很自豪的看着妈妈,仿佛在瞬间长大了一般。

    “好,我们的一帆长大了,真棒,是个大姑娘了,来,妈妈抱,让爸爸休息一下。”

    黄晓丽接过来一帆,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志远。”

    欧阳志远道:“是一帆听话,没有喊痛,再扎几次,能完全康复。”

    “开饭了,同志们,土豆炖牛肉,共!产主义来啦。”

    韩月瑶这几天,天天看红色电视剧,学了很多电视里的台词。

    欧阳志远刚洗过手,小一帆很乖巧的把毛巾给拿过来。

    “给,爸爸。”

    小丫头对自己家里的东西摆放位置,都一清二楚。

    “谢谢一帆,吃饭了。”

    欧阳志远给一帆洗过手,四个人围在饭桌旁。韩月瑶几乎很少吃家庭饭,今天她自告奋勇,亲自掌勺,炒了自己这一辈子第一次做的绿豆芽肉丝。

    韩月瑶自信满满地端来自己炒的绿豆芽肉丝,放在桌子。

    “当当当!请尝尝本小姐炒的绿豆芽肉丝,绝对清香可口,清香四溢。”

    韩月瑶刚放下盘子,笑嘻嘻的用勺子挖了一勺,放进欧阳志远前忙的小盘子里。

    “尝尝本小姐做的菜。”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尝了一口韩月瑶做的菜,不幸的是,肉丝有点糊了,绿豆芽却有点生,而且没有放盐。

    “呵呵,真不错,清香可口呀,月瑶,你也尝尝自己做的菜。”

    欧阳志远如同吃药一般把那口菜咽到肚子里,同时把一盘子菜都放在月瑶的前面,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说自己炒的菜清香可口,顿时高兴万分,连忙夹起菜,放进自己的嘴里。

    一股糊味夹杂着生豆芽味,又带有微甜的味道,充满着自己的嘴里。

    一帆一听爸爸说姨姨炒得菜好吃,也是摸索着用小勺子挖了一点,放进自己的嘴里。小丫头顿时苦着脸,嘟囔着道:“姨姨炒的菜,真好吃。”

    说完话,嘴里的菜,是不肯咽下去。

    那边的韩月瑶立刻把嘴里的菜,吐到垃圾桶里,狠狠地瞪着欧阳志远,大声道:“死欧阳,我要掐死你。”

    说着话,伸出龙爪手,掐向欧阳志远的脖子。

    “一帆救命呀!”

    欧阳志远惨叫着跑到小一帆的身后,藏了起来。

    一帆感觉到爸爸藏在自己身后,笑嘻嘻的道:“姨姨别打我爸爸,我说你做的菜好吃行吗?”

    旁边的黄晓丽再也忍不住了,笑了起来。

    韩月瑶看着小一帆嘴里含着菜,不敢吐,但却不肯咽下去的滑稽样子,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连忙把垃圾桶拿过来,嘿嘿笑道:“快吐出来。”

    小一帆笑嘻嘻的吐出那口菜,大口的喘着气,终于解脱出来。

    几个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一顿饭,几个人吃得很高兴,欧阳志远临走前,给一帆开了几副药,让黄晓丽继续给一帆服用。

    欧阳志远开着保时捷,在夜风穿行。韩月瑶的一头火红的秀发,如同烈焰,随风飘舞。

    “嘻嘻,欧阳哥哥,一帆喊你爸爸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一帆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

    “嘿嘿,小丫头,乱说什么,一帆今年已经六岁了,我今年二十三,你说我十七岁能有一帆吗?”

    欧阳志远瞪了一眼韩月瑶。

    “是呀,等到一帆喊你干爸爸,我才明白,感情她是你的干女儿,呵呵,我也要认一帆为干女儿,欧阳大哥,我很喜欢一帆的。”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晕过去,连忙道:“韩月瑶,你打住,你今年有二十岁吗?哈哈,不到二十岁,想认人家一帆做干女儿,一帆肯定不会认的,是一帆认你做干妈妈,在大街,人多的地方,一帆喊你妈妈,你个小丫头片子,敢答应吗?如果我在旁边,一帆再喊我爸爸,人们肯定会认为,我拐骗少女,并有了孩子,绝对会有人立刻打电话报警,非把我抓起来不可。”

    欧阳志远连忙反对。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都绿了,顿时伸出龙爪手,狠狠地在欧阳志远的腰间掐了一把。

    “死欧阳,你竟然敢占我的便宜,看我不掐死你。”

    “啊,救命呀。”

    欧阳志远一声惨叫道:“小丫头,我可正开着车。小心。”

    “哼,谁让你乱说的,明天早,咱一块去送一帆幼儿园,我倒要看看是谁的儿子孙子,欺负我的干女儿,哼。”

    韩月瑶恶狠狠的道。

    “不会吧,小丫头,你可是个大人了,你难道要去打那个柴晓滨,那个小霸王,估计才六岁,能撑你一拳?”

    欧阳志远知道,韩月瑶疼爱一帆心切。

    “哼,我不打柴晓滨,我倒要问问柴晓滨的爷爷,那个老东西,怎么教育自己的孙子的,我不敢打小的,但我最喜欢打老的。”

    韩月瑶不由得摩拳擦掌。

    “喂喂,小丫头,你打住,柴晓滨的爷爷,最低有五十岁了,你要是打了他,人家找到了养老的地方了,天天吃死你。”

    欧阳志远提醒韩月瑶。

    这下韩月瑶傻眼了,大声道:“这不能打,那不能打,难道一帆白白的受人家欺负吗?”

    “呵呵,明天到幼儿园再说吧。”

    当保时捷路过一家很高档豪华的舞厅时,韩月瑶顿时兴奋起来,大声道:“欧阳哥哥,你不会会跳舞呀?”

    “切,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欧阳哥哥,能不会跳舞吗?当年在山南医学院,我可是交谊舞冠军,围在我身边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加强连……。”

    欧阳志远回忆起自己当年在山南医学院,锦扇纶巾,谈笑间敌人灰飞烟灭的豪情壮志,不由得意气风发起来。

    “切,吹牛不收税。”

    韩月瑶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道:“哼,是骡子是马,咱们舞场里见。”

    小丫头最近在电视里,学了很多的大陆话。

    两人停好车,直奔舞厅。

    这个叫舞云端的舞厅,是傅山县档次最高的舞厅。一楼是舞厅和表演场所,二楼是咖啡厅,三楼是会馆。

    舞云端的主人,是傅山县财政局局长柴世强的儿子柴正山。

    次在天柱峰,郑晓水、柴正山和姬峰和欧阳志远争夺曹家大院,三个人被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暴打了一顿,吃了大亏,这个仇一直没报。

    今天,是几个官二代聚会的日子。虽然郑晓水的父亲郑俊熙只是傅山城建局的局长,官位不是很大,但郑晓水为人阴险,足智多谋,表面为人极其的仗义,自然做了这些官二代的老大。连县委记王凤杰的儿子王世超,也极其佩服郑晓水。

    舞池里,一对对财男俊女,在翩翩起舞。

    柴正山在山南省的南州,聘请了几位漂亮的舞女,来自己的舞云端跳舞。这种大城市的舞女一来到舞云端,引起很大的轰动。

    南州大城市下来的舞女,漂亮不说,那种大城市舞女的气度和风韵,让这个小县城的男人们,感到自己真是井底之蛙,汗颜呀。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