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好歹毒呀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蒋孝水满脸是汗和油污,一看到何振南来到,他知道,自己这次责任是跑不了,如果井下死了人,自己逃避不了管理不到位的责任。

    “何县长,马好。”

    蒋孝水大声道。

    欧阳志远大声道:“马给我接通下面的电话,我要知道下面的情况。”

    一位工作人员立刻把电话递到了欧阳志远的手。

    “下面的人听好了,立刻报告伤亡情况,我要详细情况。”

    欧阳志远做好了亲自下去救人的准备。

    五班班长王光辉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立刻向面汇报。

    所有的人立刻支起耳朵听着下面的消息。

    “报告领导,五个人重伤,一个人已经死亡。”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终于还是死了人。何振南听到了这个消息,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蒋孝水腿脚一软,一下子倒在地。只要死了人,会追究自己的责任。可是这个绳卡子,为了保险,了三道绳卡,负责检修的维修人员,每天有两人专门检查灌笼的,而且绳卡子,是重点检查部位,都有检查记录挂牌的。

    欧阳志远指着两位医生道:“你们带医疗设备,和我一起下井。”

    “好的。”

    两位医生快速做好了准备。

    “何县长,灌笼可以下井了。”

    欧阳志远快速戴好安全帽,和两位医生走进了灌笼。

    “志远,小心点。”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蒋孝水在地爬起来,冲进了灌笼里。

    灌笼在距离地面一米的时候,停下来。灌笼不能落到底,下面还有摔变形的灌笼。

    欧阳志远抢先跳了下来,直奔那几个受重伤的工人,进行抢救。

    两名大夫给欧阳志远当助手。

    欧阳志远先替伤员把脉,查看内脏伤重情况,接着用银针针灸穴位,止住病情的恶化,每个伤员的口,欧阳志远都喂了一粒他自己配置的药丸。做完这些,再仔细的检查着他们的外伤伤势,用那两位医生带来的医疗工具,固定住断裂了的骨头。

    这五个人,虽然受到重伤,主要都是腿骨和肋骨断裂,有两个胸骨和脊椎骨断裂,但在欧阳志远的抢救下,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欧阳志远抢救病人的方法,让这两位崮山镇的医生,目瞪口呆。

    用针灸竟然能抢救病人?他给病人吃的是什么?

    欧阳志远在检查完那位死亡的工人后,两眼死死地盯住这个叫王辉的班长,冷冷的道:“你们没学过摔伤的急救知识?怎能能随便移动这个病人?”

    王辉知道,自己手下的两名工人闯祸了。他小声道:“没有学过,我们只知道出苦力多出铁矿石,别的都没有学过。”

    欧阳志远本想发火,但看到这位憨厚的汉子,满脸的灰尘和伤痕,眼里已经含着泪水。欧阳志远没有再责备他们什么。这些农村的汉子都不容易。

    “如果你们不移动这个人,他不会死,你们在移动的时候,他的断了的肋骨,刺进了他的心脏,没救了。”

    王辉一听这话,这位铁塔一般的汉子,他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不由的放声大哭。

    蒋孝水对着王辉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正打在王辉的脸,王辉的脸立刻出现一个青紫的掌印。

    “你个王八蛋,谁让你动人的?刚才不是打电话下来了吗?不让你们动,这人的死,你王辉要负主要的责任。”

    蒋孝水咆哮着道。

    王辉哭丧着脸道:“蒋矿长,你们打电话下来的时候,我们正好正在搬动他,您要是再早打几秒钟,我们不动他了,再说,我们也不知道不能搬动他们呀。”

    “你狗日的还哭,如果我受到处分,你们这些狗日的,都给我卷铺盖滚蛋。”

    蒋孝水知道,死了一个人,自己这次完蛋了。

    欧阳志远想起了井的那个人,如果他马按照自己的话,打电话,这个人不会死。

    “蒋矿长,刚才指挥救援的那人是谁?”

    欧阳志远看着蒋孝水问道。

    “那是崮山镇党委记袁成军。”

    蒋孝水回答道。

    欧阳志远点点头,怪不得,这个老家伙不理会自己,原来是崮山镇的一把手。不好,韩老先生投资72群峰,在袁成军的地牌,自己以后负责韩老先生基建的进程,还不天天和与袁成军打交道?这个人的性格有点阴沉。

    欧阳志远猛然觉得脚下有硬东西,他悄悄的移动脚尖,灯光天下,一个断了的绳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欧阳志远连忙捡起来,仔细地查看这个断裂的绳卡。

    旁边的一个人影,一看到欧阳志远找到了那个绳卡,心里一惊,眼睛露出一丝慌乱。

    自己用撑钳撑裂了两个绳卡,刚才只找到一个,另一个自己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现在竟然让这个医生找到了,这怎么可能?一定要把这个绳卡骗过来,销毁证据。

    这家伙的慌乱眼神,一下子被欧阳志远捕捉到。

    这人是谁?为什么看到这个绳卡显露慌乱?难道这个绳卡有什么秘密?

    欧阳志远伸手要扔出去这个绳卡,这家伙的眼神竟然一喜,但欧阳志远在半空又把手停住了,这人的眼里立刻露出了凶光。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绳卡收拾起来,那人的杀意更加强烈了。

    这位时候,人们已经把变形破碎的灌笼清除到一边,欧阳志远和两位医生小心而科学的移动受伤的工人,用伸缩担架把第一名工人抬进灌笼,两位医生和病人一同升井。欧阳志远要留下来,照顾那些伤者。

    连续几次后,欧阳志远和王辉一起升井。

    “王班长,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人是谁?是哪里的人?”

    欧阳志远看着王辉道。

    “奥,你说的是卢玉生,他才来矿两天,是我在崮山镇遇到的,具体在哪里住,我还真不知道,想不到刚来两天,差一点受伤。”

    王辉这个人太讲义气,他在崮山镇碰到卢玉生的时候,这个人正蹲在大路旁,手里拿个牌子,面写着找工作。王辉看这个人可怜,把他带到铁矿下井。

    这个人为什么看到自己捡到一个破绳卡,为什么这样紧张?肯定有猫腻。欧阳志远心里琢磨着。

    当欧阳志远升到井的时候,龙海医院的两辆救护车已经来到,正在为两位病情严重的工人做手术。

    当欧阳志远看到两辆崭新的最先进的救护车时,他心里有点感动,龙海医院拢共只有三辆这种刚刚进口的救护车,张院长竟然派来了两辆,这份人情太重了,自己一定不会忘记的。

    井口,来了很多的人,县委记王凤杰和政法委记耿剑锋,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懂广平,还有好几名记者,都来到了现场。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伸出手,用力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有时候,男人之间的谢意,是不需要语来表达的。

    “可惜,还是死了一个。如果崮山镇党委记袁成军,毫不迟疑按照我说的话向井下打电话,那个人不会死。”

    欧阳志远叹息着,死了一个人,何县长和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懂广平、崮山镇的镇长肖永成都会受到处分。

    何振南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这名工人是怎么死的?”

    “下面的工人没有接到不能移动伤员的通知,于是在缺乏救援的经验的情况下,抬动伤员,结果,断掉的肋骨,插进了伤者的内脏。”

    欧阳志远如实的回答。

    何振南的眼光,在刹那间,变得如同刀锋一般的锐利。欧阳志远是和自己一起来的,袁传军不服欧阳志远,他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现在由于他的怠慢,井下死了人,这个账一定要算到袁传军的头,嘿嘿,你是王风杰的人,又怎么样?这次的责任,我何振南一定要让肖永成和你一起承担。

    这时候,耿剑锋局长走过来。欧阳志远连忙道:“耿局,你身边有检验人员吗?如果有,立刻让他过来。”

    耿剑锋一见欧阳志远说话的口气凝重,他立刻知道,欧阳志远肯定的发现了什么?何振南一听,神色也是一变。

    “有,我马叫他过来。”

    耿剑锋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年轻警察跑了过来,对耿剑锋敬个礼道:“耿局,王影前来报到。”

    欧阳志远马拿出那个绳卡,看着这位年轻的警察道:“王影,你看看这个。”

    王影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接过这个绳卡,快速拿出一个高倍放大镜,看着这个绳卡。

    “这个绳卡,是遭到了人为破坏的,用撑钳撑裂后,又用了强酸腐蚀。”

    王影一边看一边道。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大声道:“耿局,立刻调动所有的警力,包围铁矿,不能放任何人出去,铁矿的灌笼绳卡,是有人故意破坏,才导致了这次事故。”

    耿剑锋一听,立刻拨打电话,调动所有的警力,开始包围这座铁矿。

    整个铁矿,顿时警笛大作,气氛刹那间紧张起来。

    “你说什么,志远,灌笼的坠落是人为破坏造成的?”

    何振南下吃了一惊,他知道,如果欧阳志远说的情况属实,自己能逃过一劫,不会受到处分。

    “这个绳卡,是我在下面那个摔烂的灌笼里面找到的,也会是说,这个绳卡,是掉下去的那个罐笼的,被人先用撑钳撑裂,然后再用酸液腐蚀,目的是让这个灌笼掉下去,摔死人。”欧阳志远大声道。

    何振南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好歹毒的心肠,不过,这个人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还在找"我和美女院长"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阅♂读♂悦♂"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