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第一百五十二章 危险时刻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53节  第一百五十二章危险时刻

    第一百五十二章危险时刻

    外面响起了汽车的马达声。

    “欧阳大哥来了!”

    何文婕从沙发上弹跳起来,跑了出去。

    李翠华看了一眼丈夫何振乾,又看看何文婕跑出去的背影,小声道:“你看看,文婕听到志远的动静,激动的那个样子,这个小丫头,肯定喜欢上了那个志远。”

    何振乾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欧阳志远刚下车,就看到何文婕从家里跑了出来。

    小丫头恢复的很好,那白里透红的青春脸颊,透着细腻白皙的健康红润。

    “呵呵,文婕,恢复的不错。”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何文婕。

    脸色一红,轻声道:“这还不是你的功劳?谢谢欧阳大哥。”

    何文婕的声音很轻,长长的睫毛微微的抖了一下,垂了下来,眼里充满着温柔的谢意和羞涩。

    “哈哈,我们的何处长什么时候变得扭捏起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突然对自己客气起来,觉得有点别扭。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一下子又恢复过去那种豪爽的神情,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欧阳志远一眼道:“快进去吧,纪委书记在等着你吃饭。”

    说着话,白了一眼欧阳志远,不再理会欧阳志远,转身走回院子。

    嘿嘿,小丫头的脸色变得真快,嘿嘿,纪委书记在等自己吃饭?我怕纪委书记吗?

    欧阳志远跟何文婕身后,来到客厅,连忙和纪委书记何振乾、李翠华打招呼。

    “何书记、李大姐,您们好。”

    “呵呵,志远来了,快做下。”

    李翠华和何振乾连忙让欧阳志远坐下。

    何振乾和李翠华对欧阳志远的印象很不错,自己的女儿是欧阳志远救下的,人家又用秘方膏药,治好了自己女儿的脸。

    何老爷子和老伴一听欧阳志远来了,两人连忙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

    “呵呵,志远呀,我和你张阿姨,明天就要回南洲了,今天把你请来,就是专门谢谢你的,你救了我,现在又救了文婕,今天呀,你要多喝几杯。”

    何老爷子笑呵呵的道。

    “何伯伯,谈不上谢,文婕伤好了出院,是值得庆贺,今天就当为何伯伯和张阿姨钱行吧。”

    欧阳志远微笑着打开了两瓶酒,给何老爷子和何振乾倒满酒,文婕给志远到了一杯茶,递给欧阳志远,然后给奶奶、妈妈和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茶,端起酒杯道:“祝贺文婕健康出院,祝贺何伯伯,一路平安。”

    “呵呵,志远,谢谢。”

    何老爷子也举起酒杯。

    “志远,谢谢你救了我父亲和我的女儿,有机会到南洲,一定告诉我,我和文婕给你接风。”

    何振乾举起酒杯,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大哥,谢谢你。”

    何文婕和妈妈都端起了酒杯,所有的酒杯都碰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和何老爷子两人都一饮而尽,喝光了杯中的酒。

    “呵呵,何老伯,你年纪大了,不要喝光的。”

    欧阳志远给何老伯又倒上酒。

    “志远,虽然我的年纪比你大,但喝酒我并不比你差,明天回南州后,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和你再在一起喝酒,今天我们要一醉方休。”

    何老爷子笑着道。

    欧阳志远知道,何老爷子不能喝的太多,连忙笑道:“我可不能喝醉,明天一早我就要赶回傅山县,参加和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的签约。”

    何振乾也笑道:“是呀,爸爸,志远明天还有工作呢,酒不再多少,多说说话就可以了。”

    何振乾也不敢让父亲喝多。

    即使这样,何老爷子还是和欧阳志远连干了三杯。

    老爷子是英雄不减当年呀。

    “欧阳大哥,谢谢你这么多天照顾我,文婕敬你两杯酒。”

    何文婕站起身来,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文婕,咱们是哥们,谢什么呀,我喝两杯,你的红酒随意,你的伤口刚好,不能喝太多的酒。”

    欧阳志远说着话,又喝了两杯酒。何文婕竟然也喝了两杯红酒。

    “志远,我听说你们傅山县要再建新的工业园?”

    何振乾看着欧阳志远道。

    “是的,何书记,几个大集团公司,都对老工业园不太满意,所以,我们想在老工业园西面,建设一个更好的现代化高科技的工业园,希望您能支持我们。”

    欧阳志远道。

    “你们的老工业园刚建成两年,花了2.5亿,现在却又要建新的工业园,就是省里,也不好通过。”

    何振乾看着欧阳志远道。

    “原来花了2.5亿建的工业园,根本不适应大型集团投资建厂,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恒丰集团都拒绝在老工业园投资建厂,特别是恒丰集团,要投资20个亿,建设恒丰电子中心城,而这个电子中心城,在老工业园内,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位置,所以,新工业园的建设,势在必行。”

    欧阳志远道。

    “花费了2.5亿建成的工业园,竟然不能用,你们傅山县真是厉害呀,里面是不是有猫腻?

    振乾凭借自己干了多年纪委书记的直觉,就知道,里面肯定有贪污。

    欧阳志远道:“我找人自习的合算了一下,那个工业园,最多也就是花费了一个多亿。”

    何振乾的眉头一皱道:“花费了一个多亿,另外的一个多亿哪里去了?看来,要查一查呀。”

    欧阳志远一听纪委书记何振乾要查一查,心里暗喜。

    “当时,主持工业园建设的是前任县长王广忠,具体负责的就是现任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而主要承建工业园的,就是赵丰年的儿子赵宗亿的天源建团,嘿嘿,老子主管,儿子建设,这里面能不有猫腻吗?”

    欧阳志远道。

    “一个多亿的空缺,不是一个小案子,不论牵扯到谁,一律彻查到底。”

    何振乾喝光了杯中的酒。

    欧阳志远知道,傅山县的官场,就要重新洗牌了。省里纪委书记何振乾要是想查谁,还没有一个能逃脱制裁的。嘿嘿,赵丰年那些官商勾结的毒瘤,一定要铲除。

    “文婕,回到南州,有什么打算?”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

    “我还是回我的省厅二处,欧阳大哥。”

    何文婕喝了一口红酒,看着欧阳志远道。

    “呵呵,不错呀,我以后到南洲,有人管饭了。”

    欧阳志远笑着道。

    “呵呵,我请你喝南洲的啤酒。”

    何文婕一举酒杯,笑嘻嘻的道。

    “好呀,山南省最好的啤酒就是南州啤酒了。”欧阳志远道。

    “嘿……嘿,你们还能回到南洲吗?”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阴冷的笑声,在客厅外面传来,一条蒙面诡异的人影,出现在客厅门前。

    欧阳志远猛然看到这个诡异的人影,站在客厅门前,一声低喝:“你是谁?”

    “嘿嘿,我是谁,你肯定不记得我了,我被你们好的好惨呀。”

    蒙面黑影全身微微颤抖着,手里多出了一把带有消音器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

    何文婕一声冷哼,伸手就想掏枪,但是,自己的手竟然有点麻木,好像不属于自己一般,连掏了两次,手都没有摸进自己的怀里。

    “嘿嘿,何文婕,你不要再做无用功了,你现在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一会,老子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是对我的一切都不满意吗?你不是看不起我么?嘿嘿,今天我一定要干一次让你满意的事情。”

    蒙面人的眼睛里透出变态而狰狞的冷酷淫笑。

    何文婕的眼里露出了极其惊怒的神情。

    何振乾和李翠华也想站起来,但手脚都已经不听使唤了,何振乾看着蒙面人,低声喝到:“你是什么人?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何老爷子也是吃惊不小。

    “你竟然会下毒?”

    欧阳志远同样感到自己的手脚变得麻木起来,这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这人是谁?怎么能对自己下毒,而自己却没有察觉出来?欧阳志远连忙运足内劲,就想要控制住毒素的蔓延。

    可是,这种毒十分的奇特,自己的内力竟然控制不住手脚的麻木。

    蒙面人嘿嘿冷笑道:“欧阳志远,你说对了,这种毒,是外国最新研制的,无色无味,任何高手都不会察觉的,中毒之人,四肢麻木,不听使唤,但脑子却很清醒,嘿嘿,你和何文婕害毁了我的大好前程,让我一辈子的努力白费了,嘿嘿,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欧阳志远看着这人那双赤红而狰狞的眼睛,有点熟悉,脑海里猛然想起一个人来。

    “田文海!”

    欧阳志远喊出来一个人的名字。

    蒙面人的身躯一震,两眼的杀机刹那间变得凌厉的浓烈,他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哈哈狂笑道:“哈哈,欧阳志远,你竟然能认出我来,嘿嘿,我更不能放过你了。”

    蒙面人一把撕下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狰狞的苍白面容。

    田文海一直是何文婕的工作搭档,他在工作中,暗中爱上了何文婕,但他的爱,却包含着一种世俗的成分。

    田文海出身偏僻的农村,他从小家里很穷,受尽了无数种磨难,他暗暗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山沟。但是,屋漏却逢连阴天,他的父亲,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和人一起下铁矿,被砸死在铁矿中,黑心的铁矿老板,直接派人把他父亲扔进了山谷中的河里。

    父亲的失踪让全家陷入了绝境,母亲一个人每天上山挖药材,供养自己上学,自己两个妹妹,也每天上山,跟着母亲上山采药,其中一个妹妹,掉进了万丈深谷。

    田文海擦干自己的眼泪,刻苦学习,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全国重点大学,山南省警察学院。

    田文海在毕业后,由于各方面的成绩极好,就被省公安厅录用,进了刑侦二处。

    在工作中,他看到的是太多的黑暗和肮脏的交易,金钱和权势都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让他的心里渐渐的变得扭曲起来。

    他喜欢何文婕,但他更知道,何文婕的父亲何振乾就是山南省的纪委书记。他明白,只要自己把何文婕追到手,自己就可以一步登天了。

    他在以后的工作中,慢慢的接近何文婕,帮助爱护何文婕,但是,何文婕的性格,大大咧咧,脾气火爆,做什么事都是风风火火。而田文海的同年遭遇,让他的性格却比较阴柔,两人的性格根本合不来,虽然何文婕也有点喜欢田文海,但却没有发展到恋爱中的那种程度。

    正在这时,省城一位高官的公子,喜欢上了何文婕,并对何文婕展开了攻势,而何文婕竟然和那人吃了几次饭。这就让田文海又惊又怒,性格阴柔的他决定尽快把何文婕追到手才保险,他定了一计谋,再一次处里聚会的时候,故意让何文婕多喝酒,他想把生米做成熟饭。

    但当他向何文婕下手的时候,遭到了何文婕的拼命反抗。田文海没有得逞。

    事后,田文海跪在地上恳求何文婕原谅他,说是自己喝醉了酒。

    何文婕最后虽然原谅了他,但对他的好感淡然无存,形同陌路一般。

    这次来龙海执行任务,田文海主动报名,跟了过来,没想到他在监控孙二瘸子的过程中,睡着了,延误了捉拿胡志雕的时机,当他发现自己的失误时,他知道,如果让何文婕知道了自己的失误,而让胡志雕逃脱,自己这一辈子就别想再能追何文婕了。田文海把孙二瘸子进入胡志雕古玩店的视频偷偷的用技术手段抹去。

    这就让破案进程走了很多的弯路。

    欧阳志远在银行找到了银行的监控,看到了孙二瘸子进入胡志雕古玩店的视频,立刻怀疑田文海在视频里做了手脚。

    省厅里对这件事很重视,把田文海调回省厅审查。田文海交代了自己抹去那段视频的事实。田文海被开除了公安队伍。

    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之后,性格扭曲的田文海变得更加变态,他感到自己对不起供养自己上学、吃尽苦头的母亲,对不起自己死去的一个妹妹,他认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何文婕不爱自己造成的,当爱变成恨的时候,不论男人和女人,都会变得很疯狂。他找到自己过去的线人,购买了手枪和麻药,他要报复,报复何文婕,而且他一定要得到何文婕的身子。

    田文海潜伏到龙海,终于发现,何文婕住在龙海医院,他跟踪了何文婕的爷爷何渡江。经过几天的布局,他知道,要是何文婕回到南州,自己就不好下手了。

    他决定在今天下手。他凭借自己在警察学院学到的技术手段,进了何老爷子的家,把毒下到暖水瓶里。他知道,何老爷子的全家人在医院回来后,肯定要喝水。

    当他从自己偷偷安装的监控器里看到,欧阳志远也来了的时候,他高兴的几乎发狂了,哈哈,老子正向去找你个王八蛋,你就来了,你不是找死吗?要不是你发现了银行的视频,老子能被开除吗?欧阳志远,你也陪着一起死吧。

    何文婕一看这个人竟然是田文海,不由得大吃一惊,何文婕大声呵斥道:“田文海,你想干什么?你这样做,是要犯法的?”

    “哈哈,何文婕,我想干什么?你一会就知道了,是你毁灭了我的一切,毁灭了我的前程,老子一直喜欢你,就是想把你追到手,可是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就是有个纪委书记的爹妈?干嘛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我犯了一点错误,你就在众人面前大声的呵斥我,不给老子留一点面子,要不是我怕你看不起我,老子能删掉那段视频吗?这一切,老子都是为了你,为了追到你,嘿嘿,你看不起老子,老子偏要干了你。犯法?老子早就不怕犯法了,嘿嘿,我删了一段视频,就把老子开除了,老子不服,公安厅那些黑暗而肮脏的交易,哪个不比我这点事大?我这点事还叫事吗?省里那些贪官杀人犯,花点钱,就能买通公安厅,人家不照样当人家的官吗?老子没权没钱,才被开除,都是你这个臭女人,害的老子丢掉了向上爬的唯一机会,你陪我的一切!陪我的前程!”

    田文海越说越激动,一巴掌打在了何文婕的脸上。

    “啪!”

    何文婕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个手掌印。

    “别打我女儿!”

    李翠华看到女儿的脸上多了一个青紫的手掌印,顿时心疼的掉下泪来,大声喊着。

    “嘿嘿,我不光打你们这些有钱有势人家的女人,我还要干了你们,哈哈哈,我要当着你们的面,干了这个害了我一生,毁了我前程的女人。你别喊,你再喊的话,老子连你一起干了。”

    田文海已经变得极其疯狂,脸色狰狞至极,这种人要是流窜到社会,将会对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何振乾和和老爷子的脸色都变绿了,这个变态的家伙,真能干出变态的事来。

    田文海一下把何文婕抓了过来,扔到了沙发上,两眼通红,露出疯狂的淫光,死死盯着何雯家由于愤怒和惊恐而剧烈欺负的胸脯,一声怪叫,扑了过去。

    “别伤害我的女儿!”

    李翠华流着泪,大声叫着。

    “住嘴,你再叫,老子先干了你!”

    田文海恶狠狠的叫到,转身扑了过来,拿出一条胶带,三下五除二的把李翠华的嘴封住。

    “田文海,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商量,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我都答应你。”

    何振乾知道,现在情况极其的危机,必须先稳住了这个变态的恶魔,现在,所有的人都不能动,千万不能激怒他,否则,这个变态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嘿嘿,何振乾,你说的好听,老子的前途都让这臭女人给毁了,你能陪给我吗?你能让我再回到公安厅上班吗?你肯定不能,所有毁了我前途的人,老子都不会放过,老子一定毁了他。”

    田文海的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变态暴戾。

    欧阳志远还没有把毒逼开,他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他看着满面泪水,几乎绝望的何文婕,心里一痛,一定不能让这个变态的家伙,伤害了何文婕。

    “田文海,你不是爱着何文婕吗?既然你爱她,现在为什么还要伤害她?既然你爱她,你就应该好好的对待她。”

    欧阳志远看着田文海,大声道。欧阳志远希望用田文海对何文婕的爱,来打动田文海的心。

    “哈哈,欧阳志远你个傻逼,我说过爱何文婕了吗?老子追她,不一定爱他,老子追她是因为她有个纪委书记的爹,老子本来想把这个臭女人追到手,凭借他老子的地位,我好更上一层楼,却被你的王八蛋搅了。”

    田文海说话间,猛一转身,一掌打在欧阳志远的脸上。

    “啪!”

    欧阳志远的脸上多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你狗日的再多说一句话,老子一枪蹦了你。”

    田文海手里的枪,狠狠地戳在欧阳志远的脑门上,欧阳志远的脑门上,顿时起了一个大紫疙瘩。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变态的话,顿时知道弄巧成拙了,这个变态根本不爱何文婕。

    何老爷子和何振乾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

    欧阳志远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挨打,而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也是第一次。

    何文婕看到欧阳志远为了自己被的打的满脸都肿了起来,头上起了一个大紫疙瘩,脸上的眼泪顺着脸颊,狂流而下。

    “别打欧阳大哥,要打就打我。”

    何文婕大声哭喊道。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的话,虽然感到心里无比的温暖,但是却又让他毛骨悚然。因为田文海听到何文婕这句话,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眼里露出让人魂飞魄散的杀气。

    “嘿嘿,何文婕,你个臭女人,这么快就和欧阳志远勾搭上了?老子追了你有两年吧,你对我不屑一顾,你原来喜欢小白脸是吗?你不让老子打他,老子偏打他,老子就是让你看着难受。”

    “嘭!”

    田文海说着话,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一脚揣在欧阳志远的胸口上。

    “哼!”

    欧阳志远一声闷哼,被踹的变成了一只大虾米,弯下腰来。

    欧阳志远的嘴角流出来一丝血液,但他内心顿时狂喜。他本来自己很难逼出的毒素,在田文海的打击下,竟然有所松动。

    但欧阳志远内心的喜悦不敢有半分的留露。

    “嘿嘿,欧阳志远,舒服吗?”

    田文海哈哈大笑着,嘴角的肌肉由于兴奋,剧烈的抽动着。

    “嘿嘿,田文海,你个胆小鬼,你有种把老子的毒解了,老子一定打的你哭爹喊娘。”

    欧阳志远嘴角流着血,嘲笑着讽刺着田文海。

    “你个王八蛋,老子就是胆小鬼,但老子现在就打你,你能反抗吗?”

    田文海说着话,又是一记勾拳,打在欧阳志远的下巴上,把欧阳志远打的几乎飞了起来,倒在了地上。

    何老爷子和何振乾的几乎急疯了,心道,欧阳志远你傻了,千万不要激怒这个变态的恶魔。

    “田文海,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何文婕流着泪,大声叫喊着。

    “哈哈,何文婕,你要杀了我?来呀?你来杀老子呀?你不是对老子不屑一顾吗?你不是说不爱老子吗?你喜欢这个小白脸是吗?哈哈,老子今天就当着小白脸的面,干了你,我看小白脸还爱你吗?”

    田文海狞笑着扑向何文婕。

    “嘶!”

    一声撕扯衣服的声音传来,田文海一下子把何文婕的上衣撕扯,露出来黑色的小衣和饱满的胸脯,压在何文婕的身上,疯狂的撕扯着何雯家的小衣。

    欧阳志远的四肢不再那么麻木了,但手掌和双腿,仍旧不能活动,但欧阳志远的身体却能有点活动的迹象。

    欧阳志远不能眼看着何文婕受辱,他一声大吼,臀部猛一扭动,整个身子贴着地,狠狠地撞向田文海。

    田文海已经疯狂了,他没有想到,欧阳志远还能动,身子一下子被欧阳志远撞倒飞出两米开外。

    欧阳志远一下子倒在何文婕的身边。

    “你个狗日的找死。”

    田文海暴怒至极,手里多出了那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狞笑着对着欧阳志远的胸口就是一枪。

    “噗!”

    欧阳志远根本来不及躲闪,子弹正打在欧阳志远的心脏部位。

    “啊!”

    何文婕一声凄厉的尖叫。

    “欧阳大哥!”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心脏的弹孔,顿时心如刀绞,泪流满面。她翻滚着,滚到欧阳志远的面前,哭喊着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

    何振乾和李翠华也是惊怒至极,他们想不到,田文海竟然开枪打死了欧阳志远。人家欧阳志远是为了救自己女儿而死的。

    在吃饭前,两人还为了何文婕爱上了欧阳志远而有点生气。看看人家欧阳志远,在关键的时候,竟然不顾自己的性命吗,去救自己的女儿,这种男人不值得自己的女儿去爱吗?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你们全都要死!”

    田文海疯狂的大叫着,双目血红,狞笑着举起手里的枪,对着何文婕的胸口,就要扣动扳机。

    何振乾和和老爷子,连同和老爷子的老伴,都吓傻了。

    “呯!”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田文海的身形被打出数米开外。只见欧阳志远艰难的举着手,手里有一把手枪正冒着蓝烟。

    “啊!欧阳大哥,你没死!”

    何文婕狂喜而泣,泪流满面。何振乾、李翠华和何渡江,都瞪大了双眼,看着欧阳志远,惊得目瞪口呆。

    但欧阳志远的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被自己打了一枪的田文海,艰难的转动着手里的枪口,对准倒在地上的田文海。

    谁呀没有想到,欧阳志远会开枪,他怎么会有枪?

    倒在地上的田文海猛然恶魔一般的狂叫,猛地站起身来,两眼露出极其怨毒的神情,快速的举起手枪。

    “呯!”

    欧阳志远手里的枪再次响了,喷出愤怒的烈焰。

    但欧阳志远的手还是有点麻木,转动不灵活,这一枪,并没有打中田文海的要害,却再次打在了田文海的肩膀上。田文海被打的一个踉跄,举起手中的枪。但还没等他瞄准,别墅外面想起了刺耳的刹车声。

    田文海猛然一惊,怨毒的看了欧阳志远一眼,转身消失在大厅之外。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力气再开枪,全身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水淋淋的。

    “欧阳哥哥,你没死呀,这怎么可能?”

    何文婕流着泪大声喊着。

    欧阳志远挣扎着做起来,满是汗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艰难的移动着手,在怀里掏出来那个已经变形的不锈钢手术盒子,只见一颗子弹已经把不锈钢盒子的一面穿透,但里面有一套不锈钢手术器械,挡住了子弹。

    如果不是这个不锈钢手术盒子,欧阳志远绝对活不成。

    何振乾、李翠华、何渡江老爷子和老伴,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要不是欧阳志远,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被田文海杀死,而何文婕也会被这个变态的恶魔侮辱。

    当欧阳志远被田文海打了一下勾拳的时候,欧阳志远就感到自己能把毒逼出一点了,他故意激怒田文海,让田文海暴打自己,自己好借助外力逼毒。但没有想到,这个变态的恶魔,竟然突然开枪。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反应,这一枪正打在自己的心脏部位。

    这狗日的公安大学没有白上,枪法真准呀。欧阳志远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他绝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术盒子,救了自己一命。

    这次是欧阳志远遇到的最凶险的一次危机。

    这时候,很多的特战队战士,冲了近来。为首的正是刺芒特战小组组长张立国。

    欧阳志远在刚一知道自己中毒的时候,就发出了求救信号。

    今天是欧阳志远的倒霉日,一天被袭击两次,而且还挨了一枪。而两次都动用了特战队。

    何文婕、何振乾和何渡江一看这些战士的装备,不由得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竟然能喊来特战队救援,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手里有枪,难道欧阳志远和特战队有联系?

    战士们把李翠华嘴上的胶带取下。

    张立国看到欧阳志远手里的手术盒子上的子弹和他胸口的那个弹孔,心里一惊,轻声道:“欧阳志远,你真幸运,你没事吧,你可一天求救了两次。”

    张立国说着话,连忙弯腰拾起旁边的衣服,给何文婕穿好。

    何文婕羞得脸色通红。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中了毒,你把我怀里的一个蓝色的瓶子拿出来。”

    欧阳志远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刚才那两枪,已经耗尽了他积攒下来的力气,如果不是特战队赶来,自己仍会被田文海干掉,可惜,田文海还是跑了。

    张立国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找到了一个蓝色瓶子。

    “里面有药丸,这里的人每人一颗。”

    张立国倒出了几颗药丸,先给欧阳志远吃了一颗,又给何文婕、何振乾、李翠华和老爷子以及老爷子的老伴吃下药丸。

    不一会,欧阳志远的手臂就能动了。

    “好厉害的神经麻醉剂。”

    欧阳志远擦去脸上的冷汗。

    张立国看着欧阳志远,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蔡司令员让你一会过去一趟,我们收队了。”

    “谢谢,立国。”

    欧阳志远看着张立国,伸出了手。

    张立国握住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我在特战队等你。”

    说完话,张立国挥了一下手,那些特战队的战士,都闪电一般的撤出来。

    “欧阳大哥……呜呜呜呜……”

    何文婕的四肢刚一能动,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哭泣着,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说不尽的委屈和感激。

    何振乾和何渡江都有很多的话要问欧阳志远,但两人都是在省政府的领导,他们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又不能问。

    欧阳志远的身份,绝不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县政府办公室主任。

    欧阳志远拍着何文婕的后背,小声道:“小丫头,这么大了,还哭鼻子,我可不喜欢哭鼻子的女孩子,现在的何文婕可不是平常我见到的那种坚强的女孩子。”

    何文婕止住了哭声,倔强的抬起头来,猛一甩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大声道:“谁哭鼻子了?人家是担心你,刚才那一枪,多危险呀。”

    欧阳志远为了救何文婕,那种丝毫不顾自己安慰的拼命举动,何文婕一辈子都忘不了。一个男人,能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另一位女孩子,这样的男人,又有哪个那孩子不喜欢?

    何振乾走过来,伸出了手,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

    欧阳志远握住了何振乾的手,他明白何振乾谢谢的意思代表什么意思。原来何振乾对自己的女儿和欧阳志远交往,还有点不舒服,但危机的时刻,欧阳志远那种毫不顾忌自己生命去拯救自己女儿的行动,让何振乾很受感动,这种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现在,何振乾的内心,真正的接受了欧阳志远。

    “女儿!”

    李翠华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女儿何文婕,劫后重生的母女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何老爷子和老伴张阿姨走过来,何老爷子拍着欧阳志远的手臂道:“志远,你救了我们全家。”

    张阿姨的眼睛红红的,看着欧阳志远,伸出手,抚摸着欧阳志远胸口上那个弹孔,老泪纵横。要不是那个手术盒子,欧阳志远就不能和自己说话了。

    张阿姨搂住了欧阳志远,终于没忍住,呜呜的哭了。

    “张阿姨,不哭,我们不是挺过来了吗?”

    欧阳志远伸手擦去了张阿姨的眼泪笑着道:“好了,明天何老伯、张阿姨,你们就要回南洲了,住到省政府大院,那里就安全了。”

    欧阳志远说着话,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叔叔,我想请您派几位警察来保护纪委书记何书记的安全。”

    欧阳志远道。

    “志远,我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我现在就在何老爷子别墅的外面,军方的人撤走后,我们接替了他们,我们的警察,正在保护何书记,并命令他们,明天一直护送何书记到南洲后,才能返回,志远,你放心吧。”

    周茂航道。

    刚才枪声一响,在附近巡逻的警察就高速的赶来,当警察们赶来后,特战队已经到达了。市局第一副局长周茂航赶到后,两方协商后,警察们处理后面的事,特战部队撤走。

    由于有军方参与,周茂航不好过问细节。而军方为了保护欧阳志远的身份,不让龙海市局的人参与,只是要求他们保护好外围,由军方领导和省厅的人交涉。

    周副局长知道里面住的是何老爷子和省纪委书记何振乾,他立刻把田文海袭击何书记一家人的事,上报给省公安厅。

    省公安厅极为重视案情,省厅的副厅长周江河亲自挂帅,督办案件,他们同时接到了军方的交流信息。刑侦六处的干警们,已经从南州连夜赶来,抓捕田文海。

    欧阳志远一听周茂航就在外面保护何书记一家人,顿时放下心来。

    何振乾看着欧阳志远给龙海公安局的周副局长打电话,请警察保护自己,何振乾暗中点头,心里很是感动,他决心支持欧阳志远的一切。

    欧阳志远在陪着何文婕一家人说了很多话后,辞别了何老爷子,开车直奔龙海军分区司令部。(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