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第一百五十章 他们在卖 嫖 娼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51节  第一百五十章他们在卖嫖娼

    第一百五十章他们在卖嫖娼

    韩月瑶微微的闭上眼睛,口水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惹得大家呵呵笑着。

    “来,爆烤乳全羊,大伙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整只乳羊被烤成金黄色,泛着黄橙橙的油光,让人直流口水。

    众人伸出来筷子,轻轻一戳,金黄的皮肉瞬间裂开,那种甘醇的骨香顷刻间透了过来。

    每人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细腻温滑的乳羊肉,入嘴即化,顺着喉咙流进胃里,那种骨香,让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自己是老总,一只乳羊,不一会,就被大家吃掉了一大半。

    然后,大家再喝一口羊肉汤,那种香醇爽口的羊肉汤,让人全身的汗毛孔,全部张开,舒服极了。

    “你狗日的王永福要是不把风雅颂单间给我们局长让出来,你狗日的饭店,就别想再开了。”

    一声恶狠狠地叫骂声,从楼下传来。

    欧阳志远山上的菜都是老板王永福亲自掌勺做出来。他刚做完这些菜,还没来得极上来给欧阳志远敬酒,一个服务员就快速的跑过来,小声道:“老板,不好了,税务局的杂碎们又来白吃了,其中有个很胖的秃顶老男人,好像是个当官的,还带着四五个染着黄毛绿毛的女人,已经来到大厅了,您快去看看吧。”

    王永福一听,就知道不好,税务局监察科的科长王俊山已经带着他的狐朋狗友,来这里白吃两三次了,这狗日的都是记账,从来不提钱的事,看样子,今天又来白吃了。这些狗杂碎,自己不敢得罪他们,要是向他们要钱,自己下个月的税收,能涨到2000块。

    王永福连忙跑出来,老远就看到税务局监察科长王俊山正在点头哈腰媚笑着和一位大腹便便秃顶的男人说话,而秃顶男人身后,果然有几个穿着都露出大腿和胸脯的女人,正在和另几个男人调笑着,说着下流话,其中有个女的,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伸手去捏一个男人的下面。

    王永福一看这些人,脸色都绿了。十几个人来白吃,还带着小姐,看来,今天又白忙乎了。这些不吃人粮食的狗东西。

    王永福连忙迎了上去,满脸笑容的道:“王科长,您们来了。”

    正在拍局长高志山马屁的王俊山,一看王永福来了,顿时脸色一拉,冷冷的看着王永福道:“王永福,你狗日的不想干了,你这会磨叽个啥?今天我们高局长有兴致,来捧你的场,快点安排一个最好的房间,捡最好的菜给我上。”

    王俊山要在局长高志山面前表现自己,他大声呵斥着王永福。

    “我们要吃烤乳羊。“

    一个露着大腿的小姐,嗲声嗲气的叫到。

    “嘻嘻,你要吃乳羊,让老板给你上一只公的,那玩意大补给你吃,让你叫的更响。”

    “哼,他们男的才爱吃那玩意,说吃什么补什么,干脆给他们来匹烤野驴,野驴的那玩意大,嘎嘎嘎嘎……”

    “小骚货,要是男人吃了那玩意,他们都长这么大,你能受的了吗?还不弄坏你。”

    “你个小浪货,给你烤只大象吧,那玩意更大,嘎嘎嘎嘎……”

    几个小姐开始互相开着下流的玩笑。

    王永福一听,那个秃顶男人竟然是税务局的高志山,为了不想让这些小姐们影响别的客人,连忙到:“王科长、高局长,快快请上二楼的清风阁,正好,还有一个房间。”

    高志山抬着脸,看也不看王永福。高志山认为,自己一个堂堂的税务局长,来这里吃饭,是看的起王永福了。

    监察科长王俊山一听王永福安排自己到清风阁,脸色一冷,一声冷哼道:“王永福,你狗日的犯浑不是,我们十几个人,清风阁这么小,我们能坐的下吗?你们不是还有一间最大最好的房间,叫风雅颂吗?我们今天就要风雅颂那个房间。”

    “是呀,王哥,我们都喜欢大一点的房间,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唱歌。”

    一个小姐笑嘻嘻的摸了一下王俊山的脸。

    “大一点的房间好呀,正好可以放一张床,嘻嘻,边吃边干。”

    一个小姐笑着摸了一下高志山的下面。然后趴在高志山的耳朵上,嘎嘎笑道:“象豆虫。”

    高志山狠狠地掐了一把那个小姐的胸脯,低声道:“就是豆虫,一会也能钻死你。”

    另外几个小姐都嘎嘎的笑起来。

    王永福一听王俊山要风雅颂房间,就知道不好,欧阳志远他们正在里面吃饭呢。

    “王科长,实在对不起,风雅颂里友人吃饭。”

    王永福的冷汗流下来了,他知道,这些人不好惹。

    征收科长孔凡超一听大房间已经有人了,不仅很是恼怒,一把抓过王永福的衣领子,恶狠狠地道:“你狗日的王永福要是不把风雅颂单间给我们局长让出来,你狗日的饭店,就别想再开了。”

    高志山的脸色变得极其阴冷,鼻子里冷哼一声道:“咱们先到清风阁等一会,让王老板把风雅颂腾出来。”

    高志山说完,拧了一把一个小姐的屁股,走向二楼。

    办公室主任郭振峰连忙跟在后面,和几位小姐上了楼。

    王俊山两眼如同恶狼一般盯住王永福道:“你狗日的找死不成,傻了?快去腾地方,否则,老子这就封了你的店。”

    王俊山说着话,抓起王永福的领子,一气把王永福扯到二楼风雅颂房间的门前。

    王永福冷汗直流,连忙道:“王科长,这样不好吧,风雅颂房间的客人正在吃饭,我……我怎么撵人家?”

    孔凡超恶狠狠地道:“嘿嘿,王永福,今天我们局长高兴,亲自来给你狗日的捧场,你别给脸不要脸,要是惹的我们局长生气,嘿嘿,告你个偷税漏税醉,你狗日的饭店开不成,还要坐牢,嘿嘿,你看着办吧。”

    “孔科长,每个月的税,我可都不少个,我根本没有偷税漏税呀?”

    王永福几乎快要哭了。欧阳志远可是自己侄子的恩人,自己的饭店是人家欧阳志远救活的,自己能恩将仇报的撵人家吗?

    “哼哼,狗日的王永福,就是你交够了税,老子说你偷税漏税,你就偷税漏税,让你完蛋,你就完蛋,快把那些人撵走,让他们滚。”

    孔凡超一边说话,一遍一脚揣在风雅颂的房门上。

    “嘭!”

    一声闷响,房门被孔凡超一脚踹开。

    欧阳志远这一会就听到外面吵闹的非常厉害,但五位美女正吃的津津有味,欧阳志远不想败了她们的兴,就没有出去看。

    今天他把黄晓丽请来,就是想让黄晓丽和陈雨馨、陆海燕多交流一下,以后在谈判和签订合约中好说话。

    中国很多的友情,都是在酒桌上建立起来的。

    几位美女们还没有吃完,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猛地站起身来,看到门外,一个身材高大的凶狠男人,正拎着王永福的脖子,嘴里辱骂着王永福,而另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门前,两只三角眼透着淫贱的目光,在五位美女的脸上,来回的扫射。

    “你们是谁?为何辱骂王永福?干什么踹开我们的门?立刻放开王永福。”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征收科长孔凡超。

    孔凡超一脚踹开房门,让他没想到的是,房间里竟然是五位美女在吃饭,还有一个男人,脸色铁青的在责问自己。

    旁边的王俊山也看到了五位大美女,这家伙的两眼顿时发直,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靠,太漂亮了,看完这几位美女,那几个小姐,简直就是垃圾,乖乖,看看人家这些女人,人家这才叫漂亮,极品呀。

    王俊山一看有极品女人看,他为了讨好局长高志山,连忙松开王永福的衣领子,跑向清风阁,去叫局长,来看美女。

    孔凡超平时对所有的商户,飞扬跋扈,目空一切,嚣张惯了,现在一看这个年轻男人竟然当面指责自己,不由得勃然大怒:“嘿嘿,小白脸,你问老子是谁干嘛?相识赶快滚蛋,我们局长要用这风雅颂吃饭唱歌。”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看着这个嚣张的男人,冷声道:“你们局长是谁?我们正在吃饭,为什么要让你?”

    “嘿嘿,我们局长是谁你都不认识,你还在傅山县混么?还不撒泡尿淹死自己算了?美女们,听好了,我们局长一会来了,你们每个人都要和我们局长喝一杯交杯酒,来陪罪,谁让你们占了我们的房间?你们和那几个小姐伺候的我们局长高兴了,我们局长说不定会把你们调到税务局上班……”

    孔凡超淫笑着看着五位美女。

    陆海燕、陈雨馨、萧眉、韩月瑶和黄晓丽他们,都是什么身份?他们听到这个男人污言秽语,早已气的柳眉倒竖。

    “啪!”

    欧阳志远不等孔凡超说完话,一巴掌就扇在他的脸上。

    欧阳志远这一掌,只打的孔凡超打了一旋,身子飞出三米开外。

    小丫头韩月瑶早已气的脸色透红,一看欧阳志远动手,顿时兴奋不已,一步冲了出去。

    孔凡超在平时耀武扬威,有谁敢打他?现在竟然被人打了一记耳光,不由得暴怒至极,嘴里哇哇的咆哮着,刚刚在地上爬起来,韩月瑶赶到了,一脚就揣在他的肚子上。

    “嘭!”

    “嗷……嗷!”

    孔凡超被韩月瑶一脚踢飞三米开外。

    陆海燕、黄晓丽和萧眉一看韩月瑶一脚把一个大男人踢飞,三个人心道,好厉害的小丫头。王永福一看欧阳志远这边打人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税务局长高志山,本就是色中的恶魔,整个傅山税务局里,稍稍有点姿色的女人,几乎都让他糟蹋了。有几位誓死不从的,都被他找借口,调到下面最偏远的乡镇去收税了。他正在和小姐们调笑,猛然看到王俊山跑进来。

    “高局长,美女呀,风雅颂房间里,有五位绝色美女,我靠,个个长得好像天仙一般,嫩的一摸一把水,咱们把她们留下,喝个花酒如何?”

    王俊山流着口水道。

    高志山一听那个房间里有美女,顿时精神一阵,哈哈笑着站起身来道:“走,去看看美女去,要是真好看,问问她们在哪里工作,都调到税务局里,老子包了他们。”

    高志山站起身来,和办公室主任郭振峰、监察科长王俊山以及那几个小姐,快步走向风雅颂包间。

    那几个小姐一听风雅颂包间里有美女,个个都撇着嘴,眼里露出不屑的表情。

    税务局长高志山还没走到风雅颂包间,就看到自己手下的征收科的科长孔凡超,被人一脚踢飞三四米远,正砸在自己的脚下。

    高志山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阴冷,两眼死死地盯着韩月瑶,当他看到韩月瑶一身紧身的火红皮衣,把整个青春逼人的娇躯,勾勒的凹凸有致,那双饱满的高翘胸脯,随着身体的晃动,而上下颤抖的时候,这个老色鬼咽了一口口水。

    “你个老色鬼,看你姑奶奶干嘛?恶心死了,你居然吞口水,我呸!”

    韩月瑶看着眼前的这个秃顶胖男人,恨不得一脚把他那张胖的让人恶心的脸,一脚踢烂。一口呸在了高志山的脸上。

    高志山平时在税务局里,高高在上,受到所有人的尊重,没有一个人敢对自己无理,现在被一个陌生女人骂为老色鬼,还吐了自己一脸,高志山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指着韩月瑶大声道:“把这个婊和子抓起来,老子要好好的干了她。”

    办公室主任郭振峰开始打电话叫人。

    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这个秃顶男人和他身后的几个穿着暴露的小姐。

    税务局长高志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亲信,哈哈,老子正想找你,你今天碰到我手里,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的整个税务大厅所有的窗口,都在贪污国家的税收,我还没来得极找你,你今天竟然派人找老子,嘿嘿,高志山,既然你找死,也怨不得我了。

    欧阳志远知道他是高志山,但故意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而高志山却不认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步跨了出来,挡在韩月瑶的面前,看着高志山道:“你是谁?为什么派人让我们给你让地方?你有什么权力这样做?我们正吃饭,凭什么给你让地方?”

    欧阳志远一连串的责问高志山。

    高志山一看到对方连续责问自己,顿时恼羞成怒,咆哮着道:“老子就是傅山县的税务局长高志山,今天老子就是想在风雅颂这间套房里吃饭,相识的话,快点滚,让这几个女人陪老子喝一杯,伺候的老子舒服了,老子说不定把他们都调到税务局工作,嘿嘿……”

    里面的副县长黄晓丽,拨通了县长何振南的电话,把情况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何振南一听税务局长高志山公然带着小姐来吃霸王餐,而且一直辱骂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和恒丰集团的继承人韩月瑶、天信药业的萧眉,何振南倒吸了一口冷气。

    高志山这个王八蛋,今天竟然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他还想好吗?

    何振南立刻把情况向县委书记王凤杰汇报了一遍。王凤杰一听,顿时吓了一跳。高志山这个狗东西,这不是惹祸吗?老子就要凭借这些投资政绩来作为提拔副市长的资本,你个王八蛋要是给老子搅黄了,老子撤了你。

    王凤杰立刻给纪委书记张建设打电话,让他和何振南亲自去处理。

    何振南和张建设开着车,直奔小吃一条街开来。

    这时候,十几个没有穿制服的税务人员,挥舞着警棍嗷嗷叫着从楼下冲过来。

    被打倒的孔凡超一看自己的援兵到了,嗷嗷叫着在地上爬起来,冲着那些人狂喊道:“快,他们袭击咱们的高局长,给我狠狠地收拾那个王八蛋,打死了,老子花钱给摆平。”

    冲来的人一看,孔凡超被人打得鼻青脸肿,高局长气的脸色煞白。

    高志山看着自己的人赶到了,他看着欧阳志远,冷笑道:“给我狠狠的打那个男的,女的全部抓走,给老子玩,老子玩死你们。”

    那些人一听局长下了命令,顿时都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萧眉、黄晓丽和陈雨馨、韩月瑶都知道欧阳志远的身手,但陆海燕却不知道,现在一看,十几个人挥舞着警棍冲了过来,不由得脸色一变。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一步冲了出去,一脚踹到一个轮着警棍的税务人员。

    韩月瑶早已兴奋的冲进了人群,一拳放到了一个。

    孔凡超和王俊山也加入了战团,两人挥舞着警棍,冲了上来。

    “住手,高志山,你想干什么?”

    一声低喝在下面传来。这声低喝,高志山很熟悉,连忙抬头一看,只见县长何振南和纪委书记张建设,两人铁青着脸,正在死死地盯住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刑警队长周玉海带着十几个警察在后面跟了过来。

    高志山一看是县长何振南和纪委书记张建设,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那些手持警棍的税务人员,都认得县长何振南和纪委书记张建设,个个都吓得连忙把警棍收起来。

    “何……何县长,张书记……您……您们怎么来了?”

    税务局长高志山结结巴巴的看着何振南。

    何振南脸色铁青的看着高志山,沉声道:“高志山,你在干山么?”

    高志山连忙道:“何县长,我正在带领税务部门收税,我怀疑这个小白脸和房间里的女人,在嫖娼……。”

    高志山的话还没有说完,韩月瑶一听这家伙不说人话,一掌打在高志山的脸上,把高志山大的一个踉跄。

    黄晓丽和陈雨馨他们,气的脸色煞白。

    这个狗东西,说的是人话吗?韩月瑶打的好。

    “高志山,你别信口胡说,你知道房间里是谁在吃饭吗?他们是红太阳集团老总陈雨馨、绿蔬集团老总陆海燕、天信药业老总萧眉,还有恒丰集团的韩月瑶,副县长黄晓丽和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

    高志山一听,风雅颂房间里,竟然是这些人吃饭,里面有黄副县长,那个小白脸竟然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欧阳志远,这……这怎么可能?

    高志山的冷汗流下来了,他知道,这次自己的篓子捅大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周队长,你立刻把那四个小姐抓起来,看看那四个小姐是哪个酒店的,立刻查封那个酒店。”

    欧阳志远知道,光凭这一点,高志山大白天的都敢找小妞,就可以拿下高志山。自己手里还有和李大鹏一起在税务征收大厅里,拍下那些窗口贪污的证据。

    四个小姐中的一个小姐,一听说要抓起来自己,拿出手机,就想报信,但周玉海一个箭步冲上来,把那个小姐的电话,一把夺过来。几个警察立刻把那四个小姐带上手铐,并把她们所有的手机,都搜出来,还在包里搜出来很多的安全套。

    高志山一看警察带走了四个小姐,顿时慌了手脚。

    “何县长,你们县里的官员竟然嚣张到这种程度,大白天的敢带领手下的人来白吃白喝,霸道的让我们让房,而且公然带着小姐,让手下的人来围攻我们,你们的投资环境不是太好呀。”

    陆海燕拉着陈雨馨走出房间讥笑着看着何振南。

    何振南连忙道:“对不起,陆总,我们一定要严肃处理好这件事,我在这里,代表县政府,向你们道歉。”

    “我等着你们处理的意见,这种信口雌黄的人,怎么能做到税务局长的位置?”

    陆海燕狠狠地瞪了一眼高志山。陆海燕对高志山那句诬赖嫖娼的话,很是愤怒。

    欧阳志远把李大鹏复制好的那些在税收大厅拍下来的录像,递给张建设道:“张书记,里面有一些东西,您会感兴趣的。”

    张建设结果欧阳志远手里的录像带,问道:“志远,这是什么?”

    欧阳志远趴在张建设的耳朵上,压低声音道:“税务局正收大厅里私吞国家税款的罪证。”

    张建设脸色一变,把录像带放进自己的公文包内。

    何振南沉声道:“先把高志山带走,查清一切真像。”

    几个公安局的同志,立刻把高志山带走。

    一个小时后,傅山县公安分局局长耿建峰亲自带队,带领大批的警察,突袭冯卫东的天堂夜总会,大白天的抓获了十几名正在嫖娼的男人和小姐。

    欧阳志远把详细的情况,向何振南汇报了一遍,并把录音放给何振南听。

    何振南气的脸色铁青。

    这一顿饭没有吃好,欧阳志远向陆海燕他们再次道歉。

    陆海燕笑呵呵的道:“在中国的土地上,永远少不了贪官污吏,现在早已见怪不怪了。”

    欧阳志远把萧眉送回天信药业后,回到了清泉大酒店,把陆海燕和陈雨馨的话,向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汇报了一遍。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一听陆海燕和陈雨馨果然没有看上傅山县的老工业园,马明远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陆海燕只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一个星期内,新工业园没有批下来,人家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就要到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园投资建厂,自己的功夫就白费了,给别人做了嫁衣。

    虽然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园都是龙海市的,但直接管辖那个高科技工业园的是另一位副市长,而那人的政绩已经很多,如果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就要到龙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科技工业园投资建厂,功劳政绩就是人家的了。

    一年后,就是换届的时刻,自己的目标就是市长的位置。

    一定要想办法,让新工业园尽快的批下来。

    马明远看着欧阳志远道:“今天下午我离不开,志远,你立刻到龙海,详细的把情况向周书记回报,请他想办法,一定要把新工业园批下来。如果批不下来,我们都为别人做了嫁衣。”

    欧阳志远看着马明远道:“好,马市长,我立刻就走。”

    何文婕站在医院的镜子前,内心砰砰的剧烈的跳动,如同一面战鼓一般。

    龙海医院的院长张延清亲自给何文婕小心的取着面部的纱布。

    何文婕的身躯,由于紧张而剧烈的颤抖着。

    何文婕的妈妈李翠华和爸爸何振乾从山南省的省会南州,赶了过来。

    何振乾和王翠华一边一个,握住自己宝贝女儿的手,两人也是紧张不已。

    何老爷子和老伴王正红,更是紧张的不得了。

    张延清微笑着道:“文婕,你应该相信你欧阳大哥的药和我的医术,不要紧张。”

    张延清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心,也是沁满汗水。

    他虽然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和药液神奇,但治疗烧伤,还是第一次,前几天换药的时候,何文婕的脸部还有一部分没长好,现在不知道,那个地方愈合了没有。

    随着纱布的慢慢减少,所有人的心脏都在狂跳。

    院长张延清屏住呼吸,慢慢的把纱布取下来,何文婕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镜子。纱布取下来,众人的眼睛都死死的盯住何文婕的脸。

    “妈妈,爸爸,我的脸怎么样了?”

    纱布取下后,一层褐色的膏药,盖住了原来伤口的地方,看不到脸部的皮肤。

    何文婕的妈妈李翠华握住女儿的小手道:“文婕,没事,脸上还有一层膏药。”

    “那就快点洗去膏药吧,别再折磨我了。”

    何文婕大声道。

    张延清接过护士递过来专门洗去膏药的特制药水,轻轻的擦拭着何文婕脸上的膏药,随着膏药被一点点擦干净,露出了细腻白嫩的皮肤。

    何振乾和李翠华两人看着露出来的光洁皮肤,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那种狂喜,几乎让两人有种想狂喊的想法。

    何老爷子老两口,也是激动万分。这要感谢欧阳志远的膏药呀。

    随着最后一点膏药被洗干净,何文婕的整个脸部终于露出来了,所有的烧伤位置,都已经长的完好如初,没有留下一丝疤痕。

    张院长笑呵呵的道:“小丫头,睁开眼吧,比原来还要漂亮。”

    何文婕闭着眼睛,却不敢睁开眼,大声道:“妈妈,真的长好了吗?”

    女孩子还是和妈妈走的近。

    “呵呵,文婕,睁开眼吧,我的女儿比以前还要漂亮。”

    李翠华轻轻抚摸着自己女儿的头,眼里充满着浓烈的爱意。

    “呵呵,文婕,你妈妈不会骗你的,我们的文婕,更漂亮了。”

    何振乾笑着道。

    何文婕颤抖着眼皮,终于鼓足勇气,慢慢的睁开眼,镜子中,一张皮肤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的俏脸,出现在镜子中。

    何文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镜子中是自己吗?何文婕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脸,高兴的眼泪流出来了。

    “妈妈,我太高兴了,我的脸终于好了。”

    何文婕一下子扑进妈妈的怀里。

    何文婕再大,在妈妈面前,仍旧是妈妈的孩子。

    她高兴的跳着,把爸爸、爷爷和奶奶,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包括张延清院长。

    所有的人看着何文婕高兴的样子,都拍起了手掌。

    何文婕拿出电话,她笑着,眼角上还挂着泪花。她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的车刚出傅山县城,自己的手机就响了。他一看号码,是文婕的号码。

    “文婕,快出院了吧?”

    何文婕听到欧阳志远的声音,眼泪下来了,她微微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听到电话里传来何文婕的抽泣声,心里吓了一跳,连忙道:“文婕,快说话,你怎么了?”

    何文婕听到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焦急的声音,抽泣着道;“欧阳大哥,我一会就出院了。”

    欧阳志远一听何文婕终于说出话来,而且说要出院了,顿时很高兴,连忙大声道:“文婕,你的脸好了吗?”

    “谢谢你,欧阳大哥,我的脸好了。”

    何文婕道。

    “祝贺你,文婕。”

    欧阳志远为何文婕的康复,感到高兴。

    “欧阳大哥,明天我就要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回省城南洲了,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何文婕的工作,省厅来人,已经有人接替了。胡志雕和他的儿子胡三,连同影子杀手田宝武和那些青铜器,如同在龙海市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

    “呵呵,文婕,我正在去龙海的路上,我办完事,就去你家。”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道。

    何文婕一听欧阳志远就在来龙海的路上,顿时很高兴道:“欧阳大哥,我等你。”

    李翠华看着女儿神采飞扬,就连眉毛都在动的和欧阳志远打电话,一拉自己的丈夫何振乾的衣袖,两人来到病房外,李翠华小声道:“你看文婕和欧阳志远打电话的神情,我怀疑文婕爱上了欧阳志远。”

    何振乾一愣,小声道:“不会吧,欧阳志远不是有女朋友吗?叫萧眉,是位医生,文婕怎么会爱上那个傻小子。”

    何振乾和李翠华进入省政府工作的时候,萧眉早就来到了龙海市,俩人都不认识萧眉,更不知道萧眉的身世。

    “文婕明天就要回到省厅上班了,你可别瞎猜。”

    何振乾看着李翠华道。

    龙海市公安分局。

    焦兴赞坐在自己副局长的办公室里,吸着烟。公安局长赵大山就要调往省厅工作了,第一副局长周茂航,担任公安局长是铁定的事了,他腾出来的第一副局长的位置,自己能夺得过来吗?另外的几位副局长,都开始发疯一般的跑关系花钱铺路。

    腰间的电话在震动,焦兴赞一看号码,是赵丰年的号码。

    “赵县长,有什么事吗?”

    “欧阳志远去了龙海,现在就在路上。”

    赵丰年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焦兴赞一听欧阳志远就在来龙海的路上,猛然站了起来。嘿嘿,欧阳志远,你终于来龙海了,这次要让你有来无回。你狗日的竟然敢私藏枪支,老子一定要逮住你,只要在你身上搜出那把枪,你狗日的就死定了。

    焦兴赞立刻给自己的心腹吴友天和赵剑打电话,办好秘密逮捕欧阳志远的手续。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快到龙海的时候,他看到,前面几辆警车在布控查车。

    欧阳志远放慢速度,越野车慢慢的开过来。

    焦兴赞看着欧阳志远的车过来了,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吴友天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他向赵剑暗暗地打了一个招呼。赵剑也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吴友天的脸上,透出一丝诡笑,示意欧阳志远停车检查。

    欧阳志远看到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查每一辆过往的车辆,心道,难道又有什么人罪越狱吗?

    欧阳志远看到一个警察,在向自己招收示意停车。

    欧阳志远慢慢的把车停下来。吴友天给欧阳志远敬了个礼,小声道:“请您下车,配合我们公安抓破逃犯的行动,谢谢。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让自己下车,虽然不是很情愿的事情,但还是走下车来。

    吴友天亮出一张执行公务的批文道:“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要搜身。”

    欧阳志远刚想说话,一把手枪在后面,顶在自己的脊梁上。(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