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一百四十五章 换衣服

文 / 无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146节  第一百四十五章换衣服

    第一百四十五章换衣服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白皙娇躯,连忙拿起地上的被子,盖在小丫头的身上。这么大人了,竟然还蹬被子,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红扑扑的小脸,听到她的呼吸有点急促,不由得脸色一变,伸手一试她的额头。坏了,小丫头在发烧。

    欧阳志远连忙抓过韩月瑶的手腕,搭在她的脉门上,顿时放下心来。

    小丫头只是感冒了。欧阳志远身上没有治疗感冒的药,他得下楼去给韩月瑶买点感冒药。

    “欧阳哥哥……欧阳哥哥……”

    韩月瑶睁开眼,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昏昏沉沉的又转身睡着了。

    小丫头这么大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但愿韩老先生在台湾能逢凶化吉。

    欧阳志远下楼,敲开了一家药店的门,抓了几幅中药,又买了几味药,自己要炼制一些感冒药,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欧阳志远熬好了药后,倒出药液,试了试药液的温度,正好喝的时候,把小丫头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

    欧阳志远不敢看怀里的小丫头,那狭小的衣服,根本遮挡不住那饱满的高翘胸脯。

    “小丫头,快醒醒,喝药了。”

    欧阳志远在韩月瑶的耳边喊着。

    “啊,欧阳哥哥……”

    小丫头昏昏沉沉的答应着。

    “快坐好,丫头,你发烧了,快喝药。”

    欧阳志远轻轻的捏开小丫头的嘴,慢慢的把药液小心的倒进韩月瑶的嘴里。小丫头喝了半碗药,一下子又睡着了,最后的药液在嘴里没有咽下去,顺着嘴角,流了一胸脯,整个胸衣都湿透了。

    欧阳志远连忙放下药腕,把小丫头放平,找到一条毛巾,擦去小丫头嘴边的药液,但是胸脯上的药液,黑乎乎的一片,这让自己怎么擦?小丫头本来就发烧,要是被湿的胸衣再加重感冒,这可不得了。

    欧阳志远围着韩月瑶转了三圈,冷汗冒出来了。

    湿了的胸衣,让欧阳志远差一点魂飞魄散。

    欧阳志远看到了被子,眼前一亮,有了。

    他连忙用被子盖住小丫头的身子,把毛巾拿在手里,伸进被子下面,摸索着用毛巾擦拭着小丫头的胸脯。虽然隔着毛巾,但那种少女的饱满柔软和坚挺,让欧阳志远紧张不已,冷汗顺着额角流出来了。

    欧阳志远费尽九牛二虎的劲,把小丫头的胸脯擦干,但湿了的小衣,还要换下来。可是,小丫头病好了,醒过来以后,看到自己的小衣变了样,还不吃了自己?这该怎么办?

    欧阳志远连忙打开小丫头的衣橱,里面花花碌碌的十几种漂亮的小衣,散发着诱人的少女体香,这让欧阳志远心脏狂跳,眼花缭乱,呼吸急促。

    欧阳志远强忍住想把这些内衣都搂在怀里闻一遍的想法,他终于知道,有的人为什么喜欢偷女人小衣的原因了,这些穿过的漂亮内‘衣,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对男人的诱惑力太大了。

    欧阳志远连忙稳住心神,找到一件和小丫头穿在身上相近颜色的小衣,小心的拿在手里。嘿嘿,小丫头的眼光不错,这件小衣漂亮的让人心跳加速,散发着荡人心魄的少女体香。

    欧阳志远连忙深深的做了一个深呼吸,重新把韩月瑶抱起来,用被子盖住小丫头的胸脯,用手去解小丫头背后内、衣的挂钩。

    可是,欧阳志远摸索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挂钩。

    这……不可能吧?自己看到过,眉儿的内小衣挂钩,都是在后面的。欧阳志远又摸索了好一会,急的一身冷汗,还是没有找到挂钩。

    难道小丫头的内小衣,是从头上套下来的?不会吧?难道是自己没摸索到?

    欧阳志远让小丫头的后背露出来,细腻的如同白玉一般后背上,果然没有挂钩。

    欧阳志远差一点晕了过去,没有挂钩,小丫头是怎么穿上的?欧阳志远又看了看自己从衣橱里拿出来的那件漂亮的内小衣,这件内衣的挂钩,就是在后面。

    欧阳志远这下没辙了,坐在那里狂喘不已。过了一会,他放下韩月瑶,又跑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内小衣前,仔细的看着每件内小衣的结构。

    哈哈,这要是让人看到,欧阳志远这样做,肯定认为他是变态的色和狼。

    欧阳志远在看了十几件内以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后面没有挂钩的内衣,仔细一看,差一点背过气去。

    一个极其细小的挂钩,竟然在前面两个圆球的下面,天哪,这个该死的设计者,竟然把小挂钩,设计成隐形的,自己是一个大男人,怎么给小丫头挂上这个小挂钩?要挂上这个小挂钩,必须那两个那个托起来,这……自己能托起来小丫头的那里吗?

    欧阳志远咬咬牙,走向床,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快7点半了,自己还要去上班。他连忙抱起韩月瑶,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两手摸索着,伸到小丫头两个那个的下面,用手指头,终于找到了那个隐形挂钩,但手上的那种坚挺的温热柔软,让欧阳志远有点神魂颠倒。

    “哼!”

    韩月瑶的嘴里发出一声无意的声音,吓得欧阳志远全身一哆嗦,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欧阳志远不敢再动,身体僵硬的如同石头一般。

    等一会,韩月瑶并没有醒来,欧阳志远连忙微微一用力,那个该死的挂钩,终于揭开了……

    欧阳志远连忙扯出来那湿漉漉的小衣,但就在这关键的时候,韩月瑶却睁开了眼。

    也许是欧阳志远给小丫头灌下去的中药,起了作用,或者是欧阳志远几次来回的瞎折腾,反正韩月瑶清醒了,她睁开眼,感觉到,自己被人抱着,一眼看到,一双手,正拿着自己的小衣,嘴里立刻发出200分贝的尖叫。

    “啊……啊……………………………………。”

    韩月瑶这一声尖叫,只吓得欧阳志远魂飞魄散,也跟着叫了起来。

    “啊……。”

    “啪!”

    韩月瑶转过身,就是一掌,正打在欧阳志远的脸上。

    虽然小丫头生病了,但手劲还是不小,再加上欧阳志远吓得心惊胆战,竟然没有躲避,他的脸上,立刻多出了一个手印子。

    “大色狗……呜呜……欧阳志远……大坏蛋……………………呜呜,你竟然欺负我,……呜呜,我非告诉爷爷不可……呜呜。”

    韩月瑶一边哭泣着,一遍把枕头什么的狠狠的砸向欧阳志远。

    但小丫头这一乱砸不要紧,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那双饱满,弹跳出来。欧阳志远连忙一指小丫头的胸脯。

    “啊……”

    小丫头一声惊叫,连忙抱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胸脯,尖叫着道:“快出去,大色、狗。”

    欧阳志远连忙解释道:“小丫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病了,我给你喝药,你不喝,药水撒了你一身,我怕湿了的内小衣,再加重你的感冒,所以,用被子围住你,给你换衣服,这是湿了的内小衣,你快换好,我先出去了。”

    欧阳志远说完,连忙逃了出去,但还是有一个枕头,轰了过来,砸的欧阳志远一个踉跄。

    “我恨你,大色狗……呜呜……。”

    后面传来韩月瑶的哭声。

    欧阳志远关好门,擦去脸上的冷汗,却碰到了脸上的那个大手印。

    今天是欧阳志远最狼狈最倒霉的日子。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喝了一杯水。

    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市局副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叔叔,那些小老板招了没有?”

    欧阳志远知道,这些人能在白水山开矿,绝对和赵宗彪勾结在一起,就是赵宗彪在暗中支持的,他们中间,肯定有着见不得人的交易。

    “志远,我们还在审讯,但,效果不大,这些人都是老油子了,竟然都一口咬死,都是自己私自偷开的,没有任何人默许,和白水镇的任何领导都没有一点关系。”

    周茂航无奈的道。

    “这怎么可能?周叔叔,那个潘选海怎么说?他也说和任何人都没关系?我亲耳听到他和赵宗彪打电话。”

    欧阳志远心了一沉,知道事情不好,就怕自己的冒死努力白费了。

    “志远,这个人更是极其的狡猾,他的口风更死,咬紧牙关,根本不承认和赵宗彪有任何的来往,志远,我们在加紧审问,一有消息,就告诉祢。”

    周茂航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其实,审问这些人,已经受到了外来的干扰,上面已经传下话来,要适可而止,不要把事情扩大,而且在暗示,只能罚款了事。

    这些小事,竟然能惊动上面,看来,赵丰年的手,伸的真长呀。

    但这些,周茂航不敢向外透露,更不敢给欧阳志远透露。他只能给欧阳志远说,加紧审讯。

    周茂航刚卡上电话,就又一次接到了公安局长赵大山的电话。

    赵大山很快就要到省厅上班了,空下来的位置,已经有很多人在拼命的抢,但赵大山力挺周茂航,现在,赵大山让周茂航尽快结案,周茂航能不答应吗?他也不敢不答应。

    自己是赵大山一手提拔起来的,自己自从干一名普通的警察,就跟着赵大山打拼,而赵大山一直把自己当作兄弟。有些人情,是不能不还的。

    欧阳志远合上电话,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自己拼死把这些人抓起来,难道就这样完了吗?这些警察都是饭桶吗?

    韩月瑶在欧阳志远逃出去之后,连忙拾起欧阳志远拿的那个干净的内、衣戴好,快速的把衣服穿好。

    这个死色狗,我一会要咬死他。

    韩月瑶很是气愤,恨得要死。爷爷把自己交给欧阳志远,这个大色和狼,竟然又欺负自己,我恨死他了。

    当她一眼看到了那半碗剩下的药液,还有欧阳志远给自己解下的湿漉漉的小衣,上面占满了黑色的药液。

    韩月瑶一愣,连忙拿起那件内、衣一捏,褐色的药液流了出来。

    韩月瑶呆住了,她的脸色变化不停,看来自己错怪了欧阳志远了。

    昨天自己和那个死冯小鱼跳舞后,又和他到外面赛车,结果,自己把他撇的很远很远,让他吃尽了苦头。

    很有可能,自己出了一身汗,又见了风,再加上自己睡觉不老实,好蹬被子,结果感冒了,半夜的时候,就昏昏沉沉的。

    看来自己错怪了欧阳哥哥了。

    自己生病没有人照顾自己,还是欧阳哥哥对我好,给我熬了药。

    小丫头收拾好被子,把那件沾满药液的内、衣丢进水盆里,悄悄的把门打开一道缝,调皮的伸着小舌头,把脸伸出来一看,看到欧阳志远脸色铁青,正坐在沙发上生气。

    坏了,欧阳哥哥真的生我的气了,这可怎么办?自己还打了欧阳哥哥一巴掌,天哪,那个掌印还挂在他的脸上。

    小丫头顿时没有了主意,这可怎么办呀?

    韩月瑶坐在自己的床上,眼珠子一转,顿时想了一个主意。

    小丫头连忙捂住肚子,叫了起来。

    “唉吆……唉吆……。”

    欧阳志远正在生气,猛然听到韩月瑶的叫喊声,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跑了进来,一眼看到韩月瑶捂住肚子,在床上打滚,嘴里唉吆唉吆的喊着。

    欧阳志远连忙道:“小丫头,怎么了?”

    韩月瑶偷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只见欧阳志远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欧阳哥哥,肚子痛。”

    欧阳志远连忙把手搭在韩月瑶的手腕上,感到小丫头没有什么大碍,连忙道:“小丫头,肚子怎么个痛法?”

    “唉吆,拧着劲痛,疼死我了。”

    小丫头夸张的叫着,但眼珠子却咕噜乱转。欧阳志远一听小丫头夸张的叫喊,和乱转的眼珠子,他立刻明白,小丫头是故意骗自己。

    欧阳志远心里嘿嘿笑道,小丫头,敢骗我,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欧阳志远大声道:“肚子痛,扎针就可以的。”

    说完话,手里多出了一根又尖又细的银针,在韩月瑶面前晃动着。

    小丫头一看欧阳志远手里的银针,顿时吓得不敢喊了,连忙道:“我要去洗手间。”

    说着话,小丫头像兔子一般,跑进了洗手间。

    欧阳志远呵呵笑着收起了银针,小声道:“小丫头,敢在我面前耍花枪,嘿嘿,还是不行呀。”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大声道:“丫头,我到点上班了,你上午不许出去,你还发着烧,一会,再把那半碗药热热喝下去。”

    韩月瑶在洗手间里,洗刷着道:“好的,欧阳哥哥,我上午不出去。”

    欧阳志远对着镜子,给脸上涂了点药,不一会,脸上的手掌印,慢慢的消失。

    “对了,小丫头,你出来一下,我送给你一个好玩的东西。”

    欧阳志远拿出来那支签字笔。

    韩月瑶一听欧阳志远要送自己好玩的东西,连忙跑出来道:“欧阳哥哥,什么好东西?”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丫头,在送给你这件东西前,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欧阳哥哥,快说呀。”

    韩月瑶晃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

    “我送给你一件防身的东西,但你要答应我,不到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不能乱用。”

    欧阳志远道。

    “什么东西呀,欧阳哥哥,我答应你。”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道。

    “丫头,你看着。”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那只签字笔举起来,笔尖对准墙壁,一按按钮。

    “噌!”

    一道电芒一闪,一根钢针打在了墙壁上,两寸场的钢针,只露出一个针尾,在墙皮外面猛烈的颤抖着,发出嗡嗡的颤音。

    “哇,好厉害呀。”

    韩月瑶只看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把那根钢针取下来,重新装好道:“丫头,这支签字笔,你平时就插在衣襟上,有录音摄像功能,而且还能喷射毒雾,我交给你使用方法。”

    欧阳志远把各种方法交给了韩月瑶,并把录音和摄像调到自动位置。还有一个定位功能,欧阳志远没有说。

    只要这支笔在韩月瑶身上,欧阳志远身上的那个钥匙扣,就能显示韩月瑶的位置。

    韩月瑶转眼就学会了使用方法,并把签字笔,别再自己的胸前。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县政府。

    早晨九点,要开常委会,讨论明天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的签约问题,以及新工业园建立的问题。

    今天下午,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就要到了,县政府度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已经在清泉大酒店,按照两大集团来的人数,预定好了房间。

    欧阳志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王青峰敲门进来,把常委会上所有的资料交给欧阳志远。

    “欧阳主任,这些都是今天你要的资料和明天谈判的细节和详细的合约条款。”

    虽然欧阳志远在常委会上没有发言权,但他是何县长的秘书,县政府办公窒主任,要列席参加,而且要做会议记录。

    欧阳志远刚看完今天常委会上的资料,高小敏敲门走了进来。

    “欧阳主任,何县长叫您。”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道:“这就去。”

    高小敏走了出去,欧阳志远来到何县长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来吧。”

    何振南在里面道。

    欧阳志远推开门进来,看到何振南的脸色很不好看。

    何振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坐下吧。”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高小敏倒了一杯水,端给欧阳志远。

    “那些人都放了,每人交了罚款。”

    何振南吸了一口烟。

    “什么?那些小老板都被放了出来?交了罚款?”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的,都放了。”

    何振南苦笑着道:“他们都没有犯什么法,只是私自开采国家资源,按照法律,实行罚款处理,他们都把罚款交了。”

    欧阳志远感到自己快要炸开了,自己冒着生命的危险,把这些人抓起来,虽然炸掉了所有的小铁矿、小石膏矿、小煤窑,但是,罪魁祸首赵宗彪却仍旧逍遥法外。这是什么法律?这是什么警察,难道他们都没有继续再审问吗?法律到底是为谁服务的?有钱就能买法吗?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所有人的口供都是一致的,他们咬死了口,没有人承认和赵宗彪有任何关系,就是潘选海也不承认,而且,潘选海在被释放后,在路上翻了车,连人带车,都掉进了山谷,车子爆炸起火,烧成了灰烬。”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人行动的真快呀,又是杀人灭口。

    “志远,这件事,到此为止,一会开常委会,你负责记录,所有的资料你看完了吧?”

    何振南看着欧阳志远道。

    “这件事就这样完了?我和黄县长出生入死,差点死在那里,您一句话就到此为止?我们白费功夫了?血白流了?”

    欧阳志远狠狠的把茶杯甩在地上,走出了何振南的办公室。

    何振南一呆,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自己何尝不愤怒?可是,上面直接进行干预,让快速的结案,就连白水镇派出所长田家水都被释放,官复原职。

    田家水咬死口,一直说,他听到了枪声,以为欧阳志远是罪犯,所以开枪射击,但开枪只是向巨石四周开枪,并没有瞄准人的要害。

    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力量,在这些人面前实在太弱小了,人家一句话,就可以左右龙海市公安局,释放那些小老板,可以杀人灭口,可以任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自己的力量,什么时间才能和这些人渣抗衡?欧阳志远的内心,如同火山一般沸腾着,自己一定要变强,一定要走到一个更高的位置,才能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和这些人渣斗一斗。

    办公室副主任王青峰敲门进来,轻声道:“欧阳主任,桃花乡乡长朱国栋、唐槐乡乡长唐恩民、石坝乡乡长刘文河想见您,你有时间吗?”

    欧阳志远一听三位党校的同学来了,看了看表道:“只有20分钟的时间,九点要开常委会。”

    王青峰转身出去了,不一会,朱国栋、唐恩民和刘文河在王青峰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三人刚一进入办公室,都满脸微笑的伸出手,嘴里道:“欧阳主任,您好。”

    “呵呵,朱乡长、唐乡长、刘乡长,你们坐。”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笑呵呵的和他们一一握手。

    党校开学几天,欧阳志远就被提拔为何县长秘书,这让三个人禁不住的大吃一惊,天哪,这怎么可能?党校都还没有培训完,人家欧阳志远就直接被提拔为县长秘书,兼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看看人家怎么混的。

    县长秘书虽然官不大,但每天和县长在一起,下面所有的官员见到县长秘书,都会点头哈腰的。

    几天后,他们又听说,欧阳志远已经升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并且引来了红太阳集团和绿蔬集团来傅山县投资。

    这两个集团的名声,在这些乡耳朵里,是如雷贯耳。

    一个是果饮集团,另一个是蔬菜养殖集团,这两个集团都属于中国500强企业之内的佼佼者。

    这几天,县政府就把这两个集团企业的投资项目详细表,下发到各个乡镇,并让各个乡镇填报承包投资项目详细表,上报上来。

    这三个乡镇把承包的项目报上来的同时,都听到,这次承包项目竞争的很激烈,三人为了保险起见,又觉得,自己毕竟和欧阳主任一起上过党校,今天就是来叙叙旧,顺便打听一下,自己乡的承包项目,拼准了吗?

    欧阳志远明白三个人的来意。他看过这三个乡申请的承包项目,也符合水文土地的要求,但是,后来欧阳志远的思路改变了,为的是半年后,迎接发改委来验收检查绿色环保有机旅游大县。

    所有新公路两边的乡镇,将优先发展各种林果业和蔬菜大棚的投资项目。有时候,脸面的形象,也必须做到位。这个思路,和旅游业也能挂上勾。

    每当阳春三月游人来旅游的时候,看到的是公路两旁的繁花似锦,花的海洋,而金秋的时候,更是硕果累累,香飘万里。

    再就是现代化的蔬菜大棚,一定要选择在公路两边的开阔地带。

    欧阳志远看着朱国栋道:“朱乡长,你们桃花乡申报的林果和花生的种植,但你们桃花乡距离傅山县城最近,公路两边都是开阔地带,是不适合林果和花生的种植。”

    朱国栋一听,心里顿时一沉,满脸的失望。

    欧阳志远看着朱国栋一脸失望的样子,微微笑道:“虽然你们乡不适合林果和花生的种植,但流向傅山水库的盘龙河,正好流经你们桃花乡,而你们桃花乡路两旁都是大面积的平地,很适宜大棚种植,所以,我把绿蔬集团的现代化大棚蔬菜种植,重点放在你们桃花乡里,希望你回去后,立刻动员全乡的乡亲们,做好准备,今天绿蔬集团的人就来到,明天签约后,绿蔬集团就要到你们桃花乡考察,希望你不要让绿蔬集团的人失望。特别注意的是,新固龙公路两旁的地,必须尽快的整理出来,你先回去做准备去吧。”

    朱国栋一听欧阳志远把绿蔬集团的现代化大棚,重点放在自己的桃花乡,内心狂喜至极。他知道绿蔬集团的分量。

    朱国栋激动的差一点晕过去,连忙站起来,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主任,您放心,我立刻回去做准备,不会让您失望的。”

    “呵呵,我听你的好消息。”

    欧阳志远道。

    朱国栋走后,唐恩民和刘文河两人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羡慕的神情。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的表情道:“唐乡长,你们申请林果业的种植,我们办公室研究过了,已经批准,你们乡和桃花乡相邻,你们乡大部分地段是山坡,特别是公路两旁的山地,我们考察了一种全新的立体种植模式,就是果树和中草药联合种植的模式。你回去做好准备,公路两旁所有的山地,全部清理出来,签过合约后,果树的苗木就会运到,具体操作过程,红太阳集团的技术人员会指导你们。”

    唐恩民这个人,思维敏捷,工作踏实,看问题很准,他申请的项目,就是把全乡的山地,全部种植果树,没想到,果树下面还能种植中草药。

    唐恩民感激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欧阳主任。

    “呵呵,不用谢我,这是办公室仔细研究决定的。”

    欧阳志远道。

    整个石坝乡,都不在公路旁,是个偏远的乡镇,但石坝乡的土地,都是沙土地,很适合花生的种植,而且没有一家工厂和山矿,更没有污染。欧阳志远看着刘文河道:“把你们所有的地,都腾出来,全部种植黑珍珠花生,红太阳集团的收购价是,每公斤40元,你回去算算,你们整个乡能产多少花生?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只允许使用土杂肥,要是使用化肥,你们就是种植出来,红太阳也不会收的。”

    刘文河一听,自己整个乡的土地,都要种植这种价值极高的黑珍珠花生,也是高兴的不得了。

    王青峰走进来,轻声道:“欧阳主任,时间到。”

    唐恩民和刘文河一听,连忙站起身来,和欧阳志远告辞。两人千恩万谢的走出大楼。

    欧阳志远拿起记事本,走出办公室,正看到何振南也走出办公室,欧阳志远立刻跟在何振南身后,走向常委会的会议室。

    常委会,又将是一场龙虎争斗。(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我和美女院长..1111336)-- ( 我和美女院长 /31/310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