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以身犯险

文 / 风起闲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情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常的情况下,大地上是不可能出现如此泾渭分明的情况,总会出现一些过渡,纵然会十分的微弱,分界的两处总会有些模糊。

    可是这里的情况完全不同,黑的土壤,红的土壤,就好像完全排斥的两种属性,彼此之间互不相容,让人猜不透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清晰的区别。

    总之,这种感觉就好像,似乎有什么在告诉他人,往前一步,充满危险。

    是的,或许在许多人的认知之中,红色往往都代表着危险的意思,尤其是这种深红如血一般的感觉,更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

    那么,红色土壤,黑色土壤,如此分明的区分开来,究竟会有什么意思呢?

    苏阳没有深思里面具有的含义,因为他知道以正常的思维来看待这一件事,是压根就行不通的事情。

    没错,别忘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绝道地,一个常识根本行不通的地方,法则在这里混淆,天道在这里不存,所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一点都不让人觉得意外,反而没有发生什么才让人意外。

    尤其是苏阳本身所处的位置,是位于绝道地最危险的岛屿之一,出现什么匪夷所思的现象简直再正常不过了,搞得苏阳现在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但是苏阳还能够保持镇定,风蚀却做不到,他这时候忍不住心生退意,说道:“我们还是走吧,这次斥探任务,只是要求我们探索外围,很明显这里面已经不需要我们探索了。”

    苏阳微微挑眉说道:“怎么?你怕了?”

    风蚀被苏阳这么一激,立刻咬牙说道:“怎么可能?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做一些无畏的牺牲而已。”

    苏阳冷笑一声,没有理会风蚀,只是蹲在那里,仔细研究这些红土,究竟暗藏一些什么玄机。

    红土看起来和普通的土壤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给人一种被鲜血浸透过的感觉,看起来特别纯粹,几乎不见任何一丁点杂色。

    咦,没有杂色?

    苏阳立刻就是心神微微一动,这种纯粹引起了苏阳的注意,因为世间万物的构成,不可能是那么纯粹的。

    尤其是当苏阳抓起一把黑土在指尖碾开,他就更加坚定这一件事,因为外面的黑土并非是纯粹的黑土,只是看起来比较黑,本质上还没有完全脱离土壤的泥黄色。

    但是红土却不一样,当苏阳抓起一把,在手中碾开,就立刻发现不仅外表看起来是血红色,里面的颜色也没有任何变化,好像本质就是这种血红色,并且表里如一,没有出现什么越往里颜色越深之类的现象。

    有意思!

    苏阳流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之色,刚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眉梢一跳,就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在自己的眼前上演。

    “不可能,这红土怎么是活的!”风蚀很显然也发现了什么,当场就发出一声无比惊恐的呼声,指着泥土大喊大叫。

    是的,这无比诡异的一幕,就如同风蚀所描述那般,红土在被苏阳碾开,落入黑土之上的一刹那,就立刻开始向前滚动,好似被什么吸引,再一次滚动回红土覆盖的范围之后,方才缓缓的静止下来。

    有意思!

    苏阳顿时来了兴致,取出一个玻璃盒,各抓一把红土和黑土在里面,然后快速的混淆在一起,让红土和黑土都混在了一起。

    然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混在一起的黑土仍然没有反应,但是红土之间却开始互相吸引,然后开始排挤黑土,最终红土完全凝聚到一块,把黑土给挤到了另外一边,好像具有意识一般,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太霸道了,又真的好像是活物一般。

    一时之间,苏阳还没有什么表情,风蚀则再一次脸色大变,看起来更加的惊悚不安。

    “走吧,我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这里发生的事情可能不是我们能够斥探的,还是等回去把事情上报之后,在做定夺。”风蚀如此的说着,表现出来的胆怯和退意已经更加明显。

    可是苏阳依然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从容不迫的站起来说道:“先前已经说过,你若是对我的判断,觉得不可为,尽管离去便是。”

    说完,苏阳就没有再理会风蚀,就一步踏入红土覆盖的范围之内。

    风蚀想要喊住苏阳,可是却还未来得及出声,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苏阳一步踏入红土之中,并且连续走出十几步之后,全身一震,似乎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忽然僵直在原地,一动不动,似没了声息。

    风蚀当场就是大吃一惊,连喊几声:“喂,你可别故意吓我,到底怎么了!”

    苏阳毫无任何的反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风蚀心里面立刻更加发毛了,几乎下意识的退后几步,慌乱之中,想要转身就逃,直接就准备这么无情的把苏阳给抛弃。

    可是转身没走几步,风蚀突然间好似想起什么,猛然转身复杂的望去,恼羞成怒的好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忘了什么?

    忘了地兵甲!

    先前,风蚀认为苏阳很傻,竟然愿意帮他扛着沉重的地兵甲,这么好的人形保姆,简直就是太贴心了。

    但是现在,风蚀却哭丧着脸发现,他已经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现在地兵甲还在苏阳的手中托着,跟着苏阳站在红土范围内十余步左右的距离,让他看着就想要龇牙咧嘴。

    好在,风蚀也不是太傻,他虽然不敢踏足红土的范围内,却可以让地兵甲自己走出来。

    就见风蚀大喊一声“启动”,然后取出怀中的遥控装置,准备启动地兵甲。

    可是连续试了好几次之后,风蚀悲剧的发现,地兵甲对于他的声音控制和遥控指挥,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一下,可真让风蚀给郁闷了,怎么关键的时刻,地兵甲失效了呢?

    难道说,只能把地兵甲丢在这里,自己转身逃走吗?

    风蚀再三思考之后,突然一点都没有信心这么做,因为他不知道回去的路上还有什么危险等着他。

    比如说杀神,风蚀总觉得自己还会遇上对方,若是那时候不小心跟杀神碰面,那么自己可真就要玩完了。

    故,风蚀再三衡量过后,觉得自己还是试着把地兵甲给取回来。

    另,看一看,十几步的距离并不算太远,以自己的速度连一息的时间都不需要,就能够闪过一个来回。

    到时候,大不了自己不碰这红土,卷起地兵甲就逃。

    就这样,再三思考之后,风蚀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反正试一试终归没有坏处。

    于是乎,风蚀一咬牙,深吸几口气,默默运转自己的风元素之体,努力把自己化成一道琢磨不定的风,以最快的速度卷走地兵甲。

    一时之间,风开始在风蚀的身边激烈涌动起来,蕴含着法则的强风,卷动着绝道灰雾也开始疯狂涌动起来,好似暴风之眼,有一种席卷天下之势。

    说实话,风蚀虽然在苏阳面前表现的不堪,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位打破一道枷锁的存在,自身的实力还是相当不俗的。

    而纵观七世文明,能够修炼到这个程度的存在并不多,所以风蚀的能力还是相当惊人。

    就比如说此刻,风蚀抛弃一切杂念,暗暗酝酿的风暴,给人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把一切都给卷成碎屑。

    冲!

    说动就动,这一刻风蚀几乎把自己最强的能力运转到极致,化成一缕快到极致的风,嗖的一声就冲入红土覆盖的范围。

    并且,由于风蚀的速度实在太快,他的残影还滞留在原地,没有消失。

    同时,风蚀化身的那一缕风,由于速度实在是太快,快到给人一种消失不见的感觉,几乎已经是完全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风蚀冲入红土之中,几乎已经触摸到地兵甲的蛋之际,他突然从空气中再次显化出身形,脸色难看的摔倒在苏阳的脚边,不甘心的说道:“我错了……!”

    错了?究竟什么错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风蚀就僵直原地,好像失去了所有的色彩,那脸上残余的不甘之色,仍然还没有消失。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左右之后,风蚀还维持着这种僵硬在原地的模样,但是一直僵直的苏阳,却突然手指颤动一下,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呼~!果然如记载之中描述的那么诡异啊!”苏阳醒来之后就长吁了一口气,嘴角仍然挂着他那邪逸的笑容,扫了一眼脚下僵直的风蚀,好像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阳又再一次活了过来呢?

    没错,这一切都是苏阳故意的!

    或者说,从一开始,苏阳就知道红土有问题,并且还知道蕴含着什么古怪的问题,因为在这之前,他从快活王交出的情报之中已经悉数得知。

    同时,古怪的不只是红土,还有这满天弥漫的红雾。

    红雾?不是绝道灰雾吗?怎么又变成红雾了?

    其实,站在黑土所在的位置,和站在红土所在的位置,完全就是两种情况,不真正踏入的人不知道,在红土覆盖的范围之内,绝道灰雾会变成血色,并且充满了凶煞之气,能够干涉人心神,让触及者陷入思维混乱的状态之下,犹如坠入幻境之中。

    而站在红土之上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血雾的存在,就是从红土之中蒸发出来的,与绝道灰雾混淆之后,就产生了这么一个古怪的效果。

    先前,快活王探索此地,就是被这血雾给逼退的,并且越朝里,红雾就越深,到处都在蒸发和升腾,危险无比。

    那么,苏阳又是为什么,明知这些古怪,又要以身犯险呢? ( 邪帝传人在都市 /16/1666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