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选择

文 / 史上最强糖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躺在柔软的床上,几个人才发现原来体力已经被透支到了极限。皮肤一接触到柔软的床铺就再也没有想要离开的想法。

    即使身体这么的疲劳,几个人却依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并不平整的天花板。朝下开的窗户成功的让室内的光线保持在了昏暗的程度,但这依然无法让几个人有闭上眼睛的冲动。

    “喂,我睡不着”

    连一根指头都懒得挪动一下的王凯,却对自己瞪得老大的双眼表示无奈。

    “我也是”

    爱干净的陈林和马晓东也完全没有爬起来去旁边的简易浴室洗漱一下的想法。

    “疲劳性失眠吧”

    马晓东猜测着,人类疲劳到了极点的时候反而会睡不着。

    “既然睡不着,来讨论一下接下去怎么办吧”

    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脑子依然很清晰的高扬提议着。

    “需要讨论什么?”

    “讨论一下接下去怎么做啊,我们是在这城里蹲满七天等来接我们呢?还是怎么办?”

    高扬的问题一出来,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安静。好一会儿陈林才问道:

    “契鬼怎么说?”

    “说什么啊,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张纸”

    王凯回想着那张粉色的纸张,从上面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力量,甚至连纹路都变成了原本的花的轮廓。

    “在“城”里肯定是安全的,就这么待上七天,然后回去?”

    又是一阵只能听见呼吸声的安静。

    安静了还没多久,王凯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情绪激动地说着:

    “别开玩笑了,我们好不容易可以遇见一个属于人类的世界啊,不对,这话应该怎么说”

    王凯急着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们目前的状态。虽然他说不出来,可是其他的人却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虽然嘴上嚷嚷着可以跟着红姐学东西,可到目前为止他们什么都没学出来。去问红姐的问题也都得到了解答,可是那种解答感觉更像是一个单纯的答案。

    他们也试图深度的询问一下如何使用骨戒,檀殷这些“礼物”,得到的回答无非就是“就像是用你的手那样去用吧”。

    他们和红姐之间的询问回答,感觉就像是学生去询问一道题的解答但是只得到了一个答案的感觉,至于解题过程就根本别想从红姐她们那里得到任何回答。

    这种鸡同鸭讲的对话方式,让几个人早已感到有些疲累。

    他们问的重点和红姐给他们的答案完全不在一个频率上。偶尔有那么一两次的时候,他们甚至怀疑过红姐她们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这种事情,就像飞鸟不会描述如何飞行,鱼不会描述如何游泳一样。

    “懂~所以,这是一个让我们和我们所熟知的另一个世界的好机会,要放弃么?”

    高扬扯着怪调说着。

    “怎么可能,‘市场’明天就开始了吧”

    “明天是几个意思啊?”

    “能别挑刺么,大概也就是几个小时后吧,那个鬼侍从不是说了么”

    “那是‘集市’明天应该就算是开市了,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假装经常混的样子?”

    王凯的问题成功的让几个人彻底的摆脱了床的吸力,齐刷刷的从自己的床铺上坐了起来。将包裹里的东西全部翻腾出来铺的满地都是。

    “现在我们知道可以用来交易的有流洲的水还有红姐给的饼干,这是我们目前知道的可以流通的‘货币’”

    “按照流洲遇见的那个女巫的说法,其实我们的东西都可以用来交易,恐怕价值还不低”

    “但我不觉得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交易是个好事,总感觉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联想到之前那个来找麻烦的所谓“商人”这种可能性很大。四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拿着人人眼馋的“神器”,怀璧其罪的可能性太大了。

    “小八也要想点办法了,不能总是藏起会憋坏的”

    高扬看着一直憋屈在他怀里好不容防风出来,在房间里此处乱窜的小家伙说着。

    “你到挺疼这只肥鸟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小动物?怎么把它当儿子养了?”

    王凯看着高扬打趣着。

    “儿子感觉更像是兄弟吧,说不定那是和我一起诞生但是没能分化成功的兄弟呢”

    从安娜那里得知小八是和他一起诞生时,这种想法就一直在脑子里徘徊着。或许小八就是他的那个没能成功分化的一胞兄弟。

    “没准哦”

    看着那只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小东西,联想一下无论是性格还是习惯都和高扬没太大差别的小八,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那你打算怎么办?”

    陈林趴在床上托着下巴看着那只肥鸟努力的把各种东西叼过来叼过去地消耗着精力,看得出来小东西憋坏了。

    “看能不能找个模型什么的让小八附上去”

    “哎?这种事做得到么?”

    “做得到吧,那只猫头鹰都可以这样,小八是纯灵体的应该也行”

    高扬说的有点没底气,从纯理论上来说这种事应该是可以做得到的。

    “那倒是可以一试,打算附在什么上?”

    马晓东也好奇的盯着小八瞧着。

    高扬盯着小八沉默着,这个想法是突然冒出来的,完全属于设想阶段。如果他早就有这个想法的话,至少会给小八买个帅点的外壳。

    王凯盯着手中那张粉色的纸张有盯着滚来滚去的小八看了看,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

    肥胖的手指灵活的将粉色的纸张来回折叠,很快一只歪七扭八的纸鸟就呈现在几个人的面前。

    “诺,给你先用着”

    王凯将纸鸟递到了小八面前,冲着它漏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小八歪着脑袋看着王凯手里皱皱巴巴的纸鸟一会儿后,像是受到了某种侮辱,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尖锐的鸟喙狠狠地啄在了王凯的眉心上。

    “嘶~你这个蠢鸟!好心好意给你做了一个壳子,你就这么报答我的么?!!”

    不甘示弱的王凯丢掉了纸鸟和小八争斗了起来。

    “喂喂都多大了”

    “折的这么丑不被嫌弃才奇怪”

    陈林把地上的纸鸟捡了起来,看着那一长一短完全不对称的翅膀还有头和屁股都分不出来哪是哪两头,非常可以理解小八生气的理由。

    “说什么风凉话呢,有本事你折啊哎呦”

    王凯不服气的反驳着,这么一个分神的岔空,又被小八一嘴叨在了下巴上发出一声惨叫。

    “真是的,没本事就别乱折么”

    高扬从陈林手里拿走了那只皱皱巴巴的纸鹤,沿着纹路展开后重新折叠着。

    “厕所?”

    陈林注意到马晓东往洗手间走去,下意识的询问了一下。

    “没,有点力气了洗一洗,你呢?”

    疲惫的连根指头都不想动的身体被这么一闹反而恢复了点力气,趁着还有点劲儿马晓东打算把自己洗涮一下,将这一趟地狱之行留下的汗迹洗干净。

    “等你出来好了”

    马晓东的行为提醒了陈林,身上黏腻的触感似乎又回来了,搞得他完全没有在躺下的想法。

    “gay里gay气的,大男人讲究那么多干嘛”

    王凯看着两个人的行为不满的抱怨着。

    “谁跟你一样啊,邋遢鬼”

    高扬没好气的怼了王凯一句。

    “你也不比我好多少好么”

    “至少我约会前还会洗个头的谢谢,谁跟你一样啊,一身汗臭味还有泥巴挂在衣服上就跑去和美女搭讪”

    一想到刚入学时这家伙搞出来的新闻,高扬就忍不住想笑。

    “别提了好么,那是我一生的耻辱”

    王凯翻了白眼,他就那么一次而已,怎么都没想到会直接被当成流氓然后被马晓东给修理一顿。

    当他再次在宿舍里看见那个修理了他一顿的人时,当时就想退学算了。

    不过也幸亏没有退学,才会又认识了其他两个人 ( 打工日常 /109/1094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