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奇怪的家伙

文 / 史上最强糖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声呲笑打断了胶着的氛围,随后一道听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嘲讽传了过来:

    “居然会有人想用匕首切鬼?你们是傻子么?”

    “谁?!”

    顺着声音望去,除了光秃秃的树枝之外一无所有。

    “我以为是几个外行人,不过你似乎有个好东西”

    声音又换了地方,这一次出现在高扬的背后。几个人回过头去看到了一只纯白色的猫头鹰站在附近的树杈上,饶有兴致的看着高扬怀里探出脑袋的小八。

    白色的猫头鹰扑通了几下翅膀从树枝飞到了高扬的肩膀上,勾着脑袋看着盯着小八的那只独眼瞧。

    锋利的爪尖轻松穿透了高扬身上的衣服,着实的抓在了他单薄的肩膀生疼生疼的。

    “你养的?”

    猫头鹰看了一会儿才欣欣然的收回了目光,将脑袋转了个九十度直勾勾的盯着高扬问着。可还不等高扬回答,又在自顾自的说道:

    “不可能,以你的力量是养不出来这么大的灵傀的,而且,也看不出来它的属性,感觉就是个废嗯,你该不会是捡了个天然灵傀吧,哈那怎么可能,从开天辟地到现在天然灵魁有记载的不过两只而已,怎么可能落在你这废物手里,哈”

    “你!”

    王凯暴怒的情绪还没来得及爆发出来,空气中突然加重的水汽浇醒了他的理智。

    一直站在原地不动的“男孩”突然缓慢的抬起右手,像是被水凝固成的手臂猛然拉伸,向昏迷中的钱娟袭了过来。

    王凯抱着钱娟不太灵活的后退了两步,勉勉强强的和“手”擦了个边。

    一次没有成功的“手”,直接转了个弯再一次袭了过来。

    反应过来的马晓东急赶了两步,伸出套着骨爪的手直接将那条蛇一样的手臂从中间切断。切断的手臂化成了一滩水随着重力的邀请回归了大地。

    “啧!骨爪也没用么?”

    “男孩”断掉的手臂处不断流淌出“水”最终形成一条新的手臂,宣告着马晓东刚才毫无意义的行为。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用?我说你们应该也不是纯粹的爱好者吧,你让你的灵傀上啊”

    猫头鹰站在高扬的肩膀上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有丝毫留情的说着。

    “怎么可能,小八会被它吃掉的”

    高扬可不傻,红姐说过灵傀对于鬼而言就等同于一道现成的美味。

    “哈哈哈哈哈哈!”

    猫头鹰突然发出古怪的笑声,笑的前仰后合差一点从高扬的肩膀上掉下去。好不容易停止了笑声,用翅膀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说着:

    “我还是头一次听见说灵傀是鬼的食物的,小子,你从哪弄来的这玩意?如果不是你养的我劝你最好把它送回去,灵傀离开喂养自己的主人是无法继续存在的,你居然连灵傀吃魂都不知道?”

    “灵傀吃魂?不是吃灵质么?”

    “你是不是傻啊,鬼魂就是灵质的聚合物啊,可以吃掉灵傀的鬼要比灵傀本身高出至少三个等级才行,你这只是有多弱啊,那个小“水鬼”都可以吃它?”

    猫头鹰放肆的嘲笑着。

    高扬怀疑的看着这只突然冒出来的猫头鹰。会说人话,神情、行为、动作完全都不像一只鸟,可是如果它说的是正确的

    “高子!别信它,鬼他么知道这家伙是不是那个小水鬼整出来骗我们的玩意!”

    从看到电梯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知道中计了。现在他们无非是被困在了又一个鬼打墙中而已,这个突然出现在鬼打墙里的家伙十有**是那个鬼整出来的玩意,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迷惑他们。

    “哟,不错哦骚年,我看好你的想象力,不过很可惜你猜错了。第一,这个小水鬼根本没有弄出我这种幻象的力量第二,这片鬼蜮也不是它的杰作”

    “鬼蜮不是它的?难道还有其他的鬼?”

    高扬从猫头鹰的话中听出了一个很糟糕的重点,按照它的说法,还有一个更强更麻烦的鬼和这个小水鬼在一起的。

    “怎么可能,这种程度的鬼蜮如果是鬼有意识创造出来的话,那么我劝你们还是扔下那个女人跑比较好。这里的鬼蜮完整但是很单一,一看就是天然形成的”

    “鬼蜮还能有天然的?”

    “应该说大部分鬼蜮都是天然的,当相似的灵质在一块地方聚集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形成鬼蜮,存在一段时间之后或者会消失,或者有可能会换成其他性质的,这取决于聚集灵质的灵核是否会变化,这个小水鬼只是因为和这片鬼蜮的灵质相同所以可以反过来利用一下这片空间而已你们真的不是外行人?这可是最基础的东西了啊”

    说着说着,猫头鹰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狐疑的歪过头来看着高扬问着。

    高扬没有空回答它的这个问题,水鬼的手臂突然变得无比的粗壮,直接将王凯连同钱娟两个人一起紧握在手中,而另一只手变得又细又长死死的缠住马晓东。

    急忙抽出钲匕,思量着该从哪里偷袭一下比较好。

    “嗯?你这匕首做的不错啊,外形很逼真”

    “你闭嘴!”

    高扬紧握着钲匕,准备找个机会偷袭一下,看看能不能再像第一次那样将这家伙打散。

    “偷袭也是没用的,这匕首根本没啥力量,而且你不用那么着急啊你看来了”

    正说着一堆废话的猫头鹰突然激动得拍打着翅膀。随着一串细碎的铜铃声,一条嵌坠着铜铃的链剑扭曲的穿透了“小男孩”的胸口缠绕在了他变形的双臂上,又随着铃声有节奏跳响几下,“男孩”的身体在众人面前化成了一滩水,消失了踪影。

    来人的身高约一米七,长着一张很中性的脸,半长的头发很随意的在脑后扎了个小团子,右耳上夸张的九连环形的耳饰格外的引人注目。

    猫头鹰几下飞到了来人的肩膀上,一落下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道:

    “这是我搭档,茯苓。茯苓,这几个家伙是来凑热闹的外行人”

    猫头鹰毫不客气的贬低着高扬他们。茯苓的的目光在高扬几人身上扫视了一下说道:

    “走了”

    随后一人一鸟就从几个人的视线中消失了踪影。

    “什什么玩意,那个夹饼什么意思啊,瞧不起人嘛?!”

    “行了,凯子把人带回她家”

    马晓东阻止王凯在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三个人带着钱娟再一次回到了楼洞里。电梯已经不见了踪影,走廊又变的黑漆漆的一片。摸索着爬上了八楼,从钱娟的包里摸出了钥匙打开门进去。

    房间里和他们上次来的时候完全一样,空气中到是还残留着一些熟悉的精油和花茶的味道,让人多少安心了一些。

    高扬在熏香炉里添了点水,又加了点精油进去,残留在空气中的味道迅速变浓,钱娟的表情也逐渐变得舒缓了一些。

    把女人搬到床上后,三个男人聚集在客厅中商量着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你们说,我们这算是任务完成了?”

    那个女人应该是女人,就在他们面前将那个可怜的“男孩”撕成了碎片。从钱娟嘴里听到关于那个叫男孩的故事,老实说他们还是满同情那个可怜的孩子的。

    可那个叫茯苓的夹饼不对,是女人,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那么一箭穿心在肆意分鬼,一点点的犹豫都没有。

    还有那只死猫头鹰,那么明显的鄙视和瞧不起的态度真让人很想把它的毛给拔了然后烤了吃。

    马晓东从内兜里掏出了一张粉色的纸,展开之后只看了一眼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合同上的内容依然和之前完全一样,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多出来,尾款一栏中更是空白一片。

    “奇怪啊,为什么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

    虽然同情那个小水鬼,可是如果能就此完成任务当然是最好的了。

    “难道不是我们动的手,所以不算?”

    “不该啊,上次打任务严格来说也不算是我们动的手吧”

    王凯思考了半天也只能想到上一次的任务还是那个至关重要的“雕塑”自己破裂掉的,他们除了被动的去保护那个委托人以外,什么都没做。

    “那就是这个事情还没完,鬼还没被除掉!”

    “什么嘛,那个茯苓夹饼,看着挺拽的结果也没多大的本事啊”

    得出了这个结论,王凯忍不住的蹭了下鼻子松了口气,如果事情就这么被那个拽不兮兮的女人给解决,那他们还要不要面子啊,红姐的面子要往哪搁?

    “看样子我们有些问题回去需要问问红姐她们了”

    马晓东的话一出口,就看到其他两个人投过来诧异的眼神。

    “怎么?”

    “没什么,东哥你居然会提议去问红姐她们”

    不能怪高扬和王凯感到奇怪,马晓东向来都是那个反对红姐她们介入的人。

    一直以来马晓东的言行,都给两个人一种想利用红姐她们,又不像让她们介入太深的感觉。

    “东哥,你终于肯信任红姐她们了,说起来,你为什么那么讨厌红姐她们啊?”

    王凯拍了拍马晓东的肩膀,顺势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感到好奇的问题。

    “接下来,我们是在这里等女人醒,还是回去?”

    对于这个问题,马晓东压根没有回答的打算,反倒是抛出了一个更现实更迫切的问题。

    “哎?对对哦,我们三个大男人好像待在独居女人的房间里不太好的样子”

    王凯托着下巴也察觉到了这个现实的问题。

    “被她男朋友知道会不会走私我们?”

    “我觉得这女人的性格应该没有男朋友”

    “现在不是讨论她有没有男朋友,问题是我们怎么办?我可是困死了快”

    “我擦,大半夜你以为我不困啊,这都他妈的快天亮了吧,可你放这女人一个人在家放心?”

    王凯摸索着下巴思量了半天之后,拍了拍高扬的肩膀说这:

    “那好吧,我和东哥回去睡觉,你在这里等女人醒,这里还有张沙发,你可以睡一下”

    “滚!”

    高扬一巴掌拍开王凯的肥手说着:

    “三个人都在这里还能说得清,这要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真说不清了,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别想把我一个人给卖了!”

    “行了,三个人就现在沙发上凑合一下吧,至少等女人醒了在来判断”

    还未完成的任务和之前蹦出来的那个莫名其妙的人还有那只猫头鹰。还有钲匕和鬼爪居然都对那个小水鬼没有用?这可是来自“鬼”的礼物。更何况女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半夜一点钟的给他们打电话。

    有太多太多需要思考的问题和需要解开的疑惑了,但现在不行,一晚上没休息成的大脑在向他抗议着,空气中弥漫安神的香味也催促着灵魂的安睡。

    算了,一切等女人醒了再说吧

    “茯苓,我跟你说,那三个小家伙好好玩,你说会不会是他们捡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做起了修仙的梦?他们那种弱鸡,什么都不懂,哪个门派也不会把这种弱鸡新手放出来自杀的,更何况他们手里的东西,虽然是仿品,但真是精致啊,制作的家伙肯定见过原品吧,那样的话也值不少钱,不会有那个门派那么无聊把这种可以用来镇派的东西给三个新手的”

    “枭”

    “嗯?”

    “你好吵”

    “额抱歉,茯苓要不我们把东西抢过来吧,虽然是仿品可是以你的力量恐怕发挥出并不会比原品差的实力,他们拿着太可惜了”

    “不”

    “为什么?”

    “他们背后的人不简单”

    枭不太明白的歪着脑袋看着茯苓。

    “那个胖子身上有尸气” ( 打工日常 /109/1094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