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无头骑士

文 / 史上最强糖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秒记住【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二天是周末,等高扬睡醒之后来到打工的工作室时冯老头出车祸的新闻已经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工作室里的人虽然名目上不好谈论什么,但私底下可谈论的不少,一直受他压制的人言语中的幸灾乐祸对应着冯老头派人言语中的担心不已。

    “你不说点啥?”

    王玉田的办公室里,高扬看着一反常态冷静忙碌的人有些奇怪的问着,冯老头要就此倒掉了那么王玉田的春天就来了。

    王玉田的水平早已达到了一流摄影师的程度完全足够独立了,如果不是冯老头的打压早就出人头地了,怎么一点都不见这家伙高兴的?

    王玉田看了高扬一眼,嗤笑了一下说道:

    “到底是没在社会上混过的天真小子,这里面的水混着呢,那老鬼打压的可不止我一个,而且算起来我还是老鬼的人”

    高扬有点没听明白,但从王玉田的口气中到能听出来一个信息,这老鬼的倒台似乎对王玉田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王玉田看了一眼思考的高扬,猜到他根本没有明白这里面的利益链条,于是又补充了的提到:

    “你知道孙哲那件事吧?”

    孙哲事件别说是喜欢八卦的高扬了,就连从来不关心这些是的陈林都知道。那是一个英年早逝的天才摄影师的名字,他没有任何后台,也没有任何导师,单凭着一腔热血和对艺术的追求,独自一人走进了战乱的中东,花了两年的时间拍摄到了一组主题为《希望与毁灭》的战争题材照片,在国际上引起了轰动。他以自己独特的视觉角度和对色调的运用,让这组战乱题材的作品同时表现出了死亡与生息。是一个单凭着一组摄影作品就跻身进入世界一流摄影师行列的天才。

    但是他也也同样和那些年轻获得成功的天才一样,有着天才独有的毛病——年少轻狂。

    这组作品出来后,向他抛去橄榄枝的行业巨头不计其数,国内的国际的都有,这其中也包括冯天林。

    冯天林压制优秀后辈才华是业内半公开的秘密,所以他自然不会成为孙哲理想的合伙人,而且面对冯天林的邀请孙哲还把话说得很直白,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这让冯天林很没面子。

    于是冯天林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封住了国内其他妄图和孙哲签约的人,同时还利用自己在国内娱乐圈的地位,放出话,谁雇佣孙哲,那么他们的作品就要放弃国内市场,而且还到处收买所谓的专家找各种借口给孙哲的作品挑刺,让他以独立摄影人的身份开摄影展都做不到。

    在各个通道被阻塞打压的情况下,这件事最终以孙哲上吊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画上了句号,而他上吊时定时相机拍下的照片成了这个天才最后的遗作,在国际摄影拍卖上拍出了两千万美元的价格。

    冯天林打压孙哲这件事在业内是公开的秘密,可是作为始作俑者的冯天林丝毫屁事没有,不咸不淡的说了一些惋惜的话就该干嘛干嘛。

    这也是为什么王玉田会说冯老头的势力很大的原因。

    不过或许是他狂妄的态度激怒了某些人,很快不知道谁把冯老头立体式封杀孙哲的消息捅给了媒体,那些狗仔队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鲨鱼,开始抽丝剥茧各种寻找线索,这样也同时翻出来了他总是把年轻后辈的作品占为己有的事也都被翻了出来。

    一开始事情并没有闹得很大,冯天林的工作室还嘴硬的发表了律师宣言,没想到第二天就有媒体拿到了冯天林工作室到处打电话的录音片段,这一下子就坐实了冯天林确实到处打电话动用关系封杀孙哲的事情。

    但这也只能证明他有这么做,孙哲的死亡和他的行为在法律上并不能画上直接的等号,根本不能用法律去惩罚他,只能造成舆论的压力。

    可是民众舆论的压力具有时效性。这一年多来冯天林没有在参加各种摄影活动和赛事,反而跑来接这些原本根本入不了他眼的平面模特摄影,一方面是为了泡女模方便,而另一方面就是在等舆论过期。

    注意打的很好,不过可惜这一次的车祸打碎了他所有的计划,人现在是抢救过来了,不过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先不提。他以前得罪的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这一点从这两天各大传媒头条上,把冯天林以前干的事全都翻出来就能看出来。这个圈子里等着落井下石的人可不少,更何况这些敌人全都是冯天林自己树立起来的,这一次不扳倒冯天林那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斩草要除根,王玉田虽然是冯天林作为的受害者,但同时也是获益者。所以那些人是一定会把冯天林的势力连根拔起的,王玉田恐怕也是其中之一。

    “...你...”

    高扬原本是想问问这家伙有没有打算重新抱个大腿,就他所知道的以他的天赋,愿意接受他的人还挺多,要不是担心冯天林报复这家伙早就另攀高枝了。

    可他的问题还没问出口,就被一阵电铃给打断了。

    王玉田掏出电话接通,在听了一会儿,发出了诸如“嗯”“可以”“知道”“当然”这些简短的话语之后,就只是一脸古怪的瞄着高扬看,看的高扬心里毛毛的。

    最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之后,王玉田说着:

    “好,我一定通知他,哎?..当然可以,我马上把他的手机号给你发过去”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高扬一边发着短信一边说着:

    “警察找你,是老鬼车祸的事情,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心理有点数啊..”

    “他车祸找我干嘛?”

    高扬一脸懵逼的看着王玉田,对于交警找自己的理由是完全无法理解,这汽车突发个车祸,还要找之前的乘客了解一下事情么?没听说过啊?

    不一会儿高扬的手机就发出了来电铃声,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在王玉田担忧的目光中,高扬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通,对面就传来公事公办的声音:

    “高扬先生么?”

    “额,我是,请问你是”

    “我们是刑侦一科的刑警”

    刑警?这个词一出来,直接把高扬的脑子炸得晕晕乎乎的,怎么刑警回来找自己?

    “是这样的,我们有些事情想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电话里又传来的声音拉回了高扬的理智。

    “可..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啊,请不用担心,这只是一个例行检查,请配合我们的调查,你今天什么时间有空?”

    不愧是刑警,说话都是命令人的方式,完全不给高扬任何拒绝的机会,似乎只要他说一声不,下一秒就会有副手铐拷在自己手腕上一样。

    “额,我今天一天都有空..”

    “那么麻烦你下午三点前来一趟,地址稍后会发到这个号码上,请问这是你的手机号吧”

    “是..是的..”

    高扬觉得自己说话都不太利索了,这都哪跟哪啊,不是说是交通意外么?难道冯老头的交通事故还有其他原因?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稀里糊涂的挂掉了电话,随后就听到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可他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了。

    “咋了?”

    电话已挂断,王玉田就焦急的问着。

    “说让我去了解情况”

    “了解啥?”

    “天知道,这怎么跟刑警又扯上关系了?难道不是普通的交通意外?”

    “刑警?”

    “是啊,你陪我去吧”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想卷进去”

    听到高扬的救助,王玉田完全没有一丝犹豫的选择了拒绝。在这个圈子里混了那么久他很清楚只要他出现在警局,没事都能让小报消息说出点事来。

    被王玉田拒绝的高扬只能呆愣的走出工作室,然后打了个车浑浑噩噩的向着短信显示的地点驶去。

    汽车很快就到达了预定的公安局,看着大门上的那颗警徽,高扬是从心底发咻。

    “...算了,早死早超生...”

    高扬一边给自己打着气,一边走进了警局的大门。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要找的人之后,就被带到了一个会客室,很快之前联系他的刑警就走了进来。

    很普通,掉到人堆里都找不见的那种,个子还挺矮的还没有自己高,穿着便装,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给高扬无形的压迫感。

    “你好,我是负责这起案子的我姓刘,这是我搭档叫他小杨就好了”

    做完简单的自我介绍,刘警官很快就把找高扬来的原因交代清楚,这也成功的缓解了高扬的紧张。从刘警官的描述中,高扬得知了车祸发生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看见了一个无头女人站在路中间,警方怀疑这两个家伙有吸毒史,是吸毒后造成的幻觉。这样说起来,有关冯天林和毒品有染的小道消息一直在传就是没证据,看警察这幅样子,高扬估计这恐怕不仅仅只是小道消息了,不过就像王玉田临走前给他最后嘱咐的话一样,这种事还是能不参与就不参与。

    “就算这么说,可是冯老师只是好心送了我一程而已,我真的不清楚他们之前去哪,之后要去哪?”

    这也不是撒谎,他确实不知道。

    “可就我们所知,你让他把你送回了学校,但你并没有在学校留宿”

    杨警官一边说着一点死死盯着高扬看,不知道这不是不是刑警的习惯,被人视奸的感觉可不怎么好。

    “那是我应聘时登记的地址,但是回去太晚了,宿管很麻烦的,所以我就去别的地方住了了”

    “去哪?”

    这句话一问出来,高扬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吐槽了一句:还说没把我当嫌犯...

    不过这句话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只好实话实说道:

    “去我同学在校外住的地方”

    “你同学校外的房子”

    “嗯,他打工包吃包住的”

    “....我记得你们学校应该不允许外宿吧...”

    杨警官盯着高扬想要看出点端倪,可是从高扬的脸上他什么也没看出来。

    “这是学校的校规,不在我们的问题内,高同学,你别担心,我们只想知道从你上车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刘警官打断了杨的询问,将话题重新拉回正轨。高扬思考了一下觉得说出来并不会对自己有什么问题于是就把为什么冯天林会用车送他回去的原因从都到尾都说了一遍。

    “你在车上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什么怪味?”

    “怪味?”

    “对,比如有些甜腻或者甜甜的香味”

    “没有”

    “那当时司机和冯天林表现正常么?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止?”

    “..也没有”

    高扬在心里忍不住的吐着槽,这些难道不是做个尿检和抽血化验就能证实的么?

    谈话很快就结束了,警察又问了一下他下车以后冯天林的车是从哪个方向驶离之后,就让他离开了警局。

    事情比预想中结束的要早,高扬沿着马路慢慢的走着,一边思考着警察嘴里说的那个无头女人。

    “无头骑士正义出击,为民除害!”

    一嗓子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把正在沉思的高扬给吓得跳了起来,四处寻找着最后在左前方的一根树杈上看到了声音的来源——又是那只鸟。

    这一次那只独目鸟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要飞离的意思,反而扑腾了几下翅膀落在了高扬旁边的草丛里,肥肥的身体一落在地面上就跟窝在地上一样,从上方的角度看过去,高扬才发现,这家伙就是那天自己在拐弯处见到的肥鸟。

    独目鸟在地上走来走去,偶尔扇动一下翅膀然后又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

    高扬愣愣的看着鸟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似乎是在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是四周来回行走正常的人流,都没有人往他所在的位置看一眼,这不经让高扬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累了产生了错觉。

    深吸一口气,假装没看到什么怪鸟的高扬,僵硬的转过身体就打算离开这里。独目鸟看到高扬转身离开,急忙煽动了几下翅膀,肥胖的身体像是弹跳一样从一旁的绿化带上跳到高扬面前继续用高扬的声音说着:

    “那老头把注意打到了无头骑士身上,被教训了呢”

    这一次,高扬很肯定这只鸟是在冲他说话! ( 打工日常 /109/10947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