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莫信骗徒话

文 / 失落之节操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om,放浪形骸歌最新章节!

    此间一片寂静,天色昏暗,形骸起身道:“耽搁了这么久,你没捉住那人?”

    辛瑞道:“哪儿那么简单?那人自称断声,功夫远胜于我,只怕与你差不多了。”

    形骸叹道:“罢了,本也不该指望你...”话音未落,被辛瑞推了一把,道:“若不是我,你怎能活得下来?”

    形骸摇了摇头,朝前踏出一步,辛瑞见他伤情极惨,问道:“我也伤的不轻,若遇上大群疯鬼,只怕....”

    形骸从伤处挤出血,拍出真气,揉成两件披风,递给辛瑞一见,辛瑞只觉眼熟,想起是当年在解元尸魃阵中,自己曾用此物避过万千怨灵,救过形骸一命。她那件法宝不知失落在了何处,想不到形骸却已能自行制造。

    她笑道:“你还记得这宝物?”

    形骸道:“本也已忘了,但此情此景与当年解元相似,倒让我突生灵感。”

    辛瑞点头道:“此物能骗过怨灵,让它们以为咱们是同类,不知对那些疯鬼有没有用。”

    形骸道:“是了!那疯鬼不管活人还是亡者都会追杀。咱们就算有这披风,也得小心着些,尤其是你,可千万不许再笑。”

    辛瑞竖起秀眉,道:“混账,你还说...”

    形骸“嘘”了一声,当先走开,辛瑞抿嘴一笑,赶上了他。

    两人步步谨慎,聚精会神,走那些人迹稀少的小巷,或是早已荒废的街道。那披风原本无用,但形骸杀了两个疯鬼,将其魂魄融入魂铁,涂在披风上,似乎有所改善。远远遇上些疯鬼,即使被他们瞧见也不会遇袭,不过两人终究不敢太过靠近。

    一路观望情形,两人倍感心凉——整座城似乎已被疯狂的亡者占据,瞧不见任何正常的亡灵,连拜登委派的城中护卫官兵也皆发了狂。他们本已习惯了这满是鬼魂的城市,现在此地变得更加险恶,就仿佛做噩梦的人在噩梦中又做起了噩梦。

    即使有清醒的亡者,也都躲了起来,不见踪迹。

    有时,前路亡者如海,无法通行,形骸与辛瑞不得不绕道,眼见天色已晚,城市陷入黯淡无光的黑夜,连形骸目力也大打折扣。形骸道:“太危险了,先找一间屋子养伤,明日再赶路。”

    辛瑞知道心急无用,纵然担心,唯有听他建议。他们找一间空屋,形骸用黑木板封死窗口门扉,盘膝而坐,辛瑞掩住胸口,只感到伤处越来越痛,忽然喉咙一甜,她用手一挡,满手皆染上了黑血,血中有细小颗粒。

    形骸道:“这是龙蜒的妖火,你受了内伤,怎地不早说?”

    辛瑞叹道:“你也受了重伤,知道了又能怎样?”

    形骸道:“我服过蟠桃酒,功力又深,伤愈远比你快上百倍。”走到她身后,连拍她神道、灵台、至阳等穴。辛瑞本不愿受形骸恩惠,可又太过虚弱,只能任他救治。

    形骸曾解救过自身的龙蜒之毒,对此并不陌生,再说那断声的毒功远不及圣莲女皇,他将辛瑞体内细小黑龙全数杀死,疏通她闭合的经脉,运转周天,确信她再无隐患。如此施救,忙碌了足足两个时辰,方才大功告成。

    辛瑞小声道:“谢谢。”

    形骸得意笑道:“是谁说永不对我说‘谢谢’二字的?”

    辛瑞窘迫不已,道:“你别蹬鼻子上脸,本姑娘心情好,这才谢你一谢。”

    形骸道:“若不是你替我击退那断声,以前也算救过我一回,我才懒得管你。”

    辛瑞道:“我也是,刚刚就不该谢你!”扭过头,不理睬形骸。两人这一年多来共同远行,并肩作战,患难与共,之间好感远大于恶感,可不知为何,却觉得与对方斗嘴远比客客气气地交谈有趣,反反复复多次,终于成了默契,也难以改善了。

    形骸静下心,开始替自己疗伤。他那蟠桃酒的效用极强,即使无龙脉可用,也能快速自愈,但心智却大受煎熬。

    辛瑞见他脸色痛苦,暗忖:“他不顾自己伤痛,先来医治我,他这人嘴虽强硬,却对我很讲义气。他是利歌的师父,我也不能对他太差啦。”想到此,轻点形骸心经穴道,她真气虽远不能与形骸相比,但此举确令形骸再无后顾之忧。过了一个时辰,形骸叹了口气,道:“多谢了。”

    辛瑞笑道:“咱们打成平手,握手言和怎样?”

    形骸道:“你我无仇无怨,我本就是你长辈,怎说是握手言和?那不是多此一举么?”

    辛瑞抓起他手掌,握了握,道:“少啰嗦。”

    窗外仍幽冥漆黑,什么都瞧不见,只听得众疯鬼的呢喃,令人不免心悸。每到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形骸便加倍想念白雪儿,他运梦魇玄功,将思念化作一只蝴蝶,将其送出窗口的缝隙。自从他离开颠倒山后,已经给妻子送出三十只梦蝶了,却不知她是否能够收到?

    辛瑞问道:“你是在想念谁么?”

    形骸道:“我妻子。”

    辛瑞道:“你这样的人也会有妻子?”

    形骸愤然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为何不能有妻子?”

    辛瑞笑道:“你怎地这般经不起激,你是活尸,她不讨厌你么?”

    形骸道:“我早已从活尸修炼成人,可到了这鬼地方,却又时而复发,真是不幸。”

    辛瑞叹道:“活尸至少不会害人,我们尖牙鬼却总想吃人的血肉,我看活尸比咱们尖牙鬼强得多。”

    形骸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活尸不容于天地,承担无数欲加之罪,忍受无数冤枉委屈,尖牙鬼如何能比活尸更苦?”

    辛瑞道:“但你是活人啦,又有什么可抱怨的?你妻子叫什么名儿?有你的孩子了么?”

    形骸唉声叹气,道:“她叫雪儿,我与她不会有孩儿的。我离家越久,越是想念她,可这旅途不知何时将会结束。”

    辛瑞道:“你又不是利哥哥,为何不回去呢?对你而言,路途虽然遥远,但一个月、两个月,总能回到妻子身边。”

    形骸眼神茫然,回答:“我也...也不知道,我担心若我回去之后,见到她的笑颜,便再也舍不得离不开了。”

    辛瑞道:“不离开就不离开,难道在家陪伴心爱的妻子,不是天经地义之事?”

    形骸道:“你不明白,这凡世需要我去拯救,龙蜒需要我去阻止,我在等,等待星知师公再给我指点,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我本不该停留,可接下来我该怎么做?一桩灾难接着一桩灾难,青阳教似乎无处不在。”

    辛瑞本想嘲笑他是个自以为是的笨蛋,告诉他这世道缺了他也未必会怎样。但当她看见形骸的眼神,陡然惊觉形骸或许并未言过其实——他曾救下过解元,救下过离落国,救下过利歌,救下过骨地长城,他或许还救过许许多多她不知道的人和地方。孟行海虽然在辛瑞面前像个十足的酒鬼、愚笨的傻瓜,可他不是,他远比外貌表现得伟大许多。

    辛瑞道:“星知大师先前告诉你来救利哥哥?”

    形骸点头道:“他坚信徒儿将是拯救乾坤的关键。”他顿了顿,道:“在梦境中,我也见到过你。”

    辛瑞脸一红,道:“是么?那定然是个噩梦,你被女尖牙鬼追的走投无路,对不对?”

    形骸道:“不,我见到同行的路上有许多同伴,有你,有利歌,或许还有澎鱼龙,利百灵,玫瑰....我只见到了背影,但你的背影,我绝不会认错。大伙儿在一起,将是对抗龙蜒的希望。”

    辛瑞低声道:“同伴?”

    形骸道:“同伴,伙伴,朋友,同道,不管怎么说,我需要你,利歌需要你,这世道需要你。”

    辛瑞感到心热了起来,充满了力气,充满了豪情。她原本只是一个自怨自艾、孤苦冷漠的女尖牙鬼,每天只想着如何杀人,如何吃人,再如何耐住杀意,少杀些人,少吃些人,整日受愧疚折磨,被食欲支配,当真是一只凄惨凶恶的女妖。但自从遇上利歌,遇上形骸之后,不知不觉间,她的脸上开始时不时挂着笑意,她感受到了爱,有了值得珍惜的朋友,此时,她又生出了崇高的使命感,依稀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她无需再为生存而担忧,无需再恐惧自己的天性,她终于有了值得追求的事,哪怕那件事虚无缥缈,艰苦卓绝。

    她道:“原来....你一直将我当做...朋友?是因为利歌么?”

    形骸脱口说道:“即使没有利歌,你也是我的朋友,我的战友,我的亲友。遇上危险,你会毫不犹豫地救我,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救你。”

    说到此处,两人陷入沉默,又不约而同地呸了一声,同时说道:“好肉麻!”

    辛瑞笑道:“那些事你放在心里便行了,何必说出口来?闹得我遍体恶寒。”

    形骸道:“奇怪,我是不是着魔了?方才所言,姑娘不可当真,听过也就算了。”

    辛瑞板着脸道:“是么?我就知道你没那般好心,你放心好了,就算你嘴上说得怎样怎样,我一个字也不会信。”

    形骸道:“这就对了,若姑娘遇上危险,你可莫要来救我,我也懒得去救你。”

    辛瑞哈哈一笑,道:“这还差不多。”

    她伸了个懒腰,找一舒适之处坐着,闭目养神,就此入睡。她知道无论遇上何等危险,自有形骸守着。他虽说了会放弃她不管,但这人说出的这些话,辛瑞是一个字也不相信的。(放浪形骸歌..112112341)-- ( 放浪形骸歌 /109/10940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angshu.cc

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